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冬至圓(極短)

      ※  ※  ※  ※  ※  ※  ※  ※       暮色時分,從那名為安樂的小村離開之際,村長還問著他要不要留下?說是雪飄了、冬至了,俗話說冬至大如年,大夫您就留下來同大家吃個冬至糰、喝個分冬酒,熱鬧熱鬧。   他聽了,只是客氣笑笑,說道自己還有事兒不能留晚;而心底是想著,他人一家團聚,獨自己一個外人總是奇怪著的。   反正一個人怎麼過都是一樣,所以過節這種事兒他向來不會刻意去迎俗,也就沒必要打擾別人。   村長也不強留,只是喊著自己的婆子拎壺酒又備了一小鍋的湯圓包好,硬是塞給了他。說是些小小心意,大夫不肯留下過節至少要帶走這些,回去也好應應景。   他道謝著接過,拉起披風在溼冷的空氣中邁開步伐,慢慢走回自己在僻靜處的小屋。   推開的門發出空寂似的咿呀聲響,陰暗屋內冷凝的空氣並沒有比外頭好上多少,反而更顯冰冷。他匆匆把手上的東西放下,點起燭火、生起炭火;等火光燃起,他不自覺地呵著雙手等待屋內轉暖,打量著這生活了快兩年的小屋。   屋內,簡單而樸素的只有生活必備的物件與行醫的用具,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擺飾……或許是習慣了遷移,所以他並不把這裡當家,而只不過是一個歇息處所。   不管到哪,總有人問:一個人不寂寞麼?   而他習慣也似的笑笑,不承認也不否認。   寂寞如何?不寂寞又如何?說與不說並不能改變什麼……所以,又何必說?   也有人不問,卻總對他說:留下來,跟大家做個伴吧!   而他也總是笑了笑,婉拒。   不管在哪裡,不管在怎樣熱絡的氣氛裡,他仍是感到孤獨……或者,就是在那樣熱絡吵雜之中,才又更感覺到自己的孤獨。   與其那樣格格不入、言不由衷,他還是寧可一個人安安靜靜的過。   目光飄到了村長塞給自己的東西上,他打開包裹拿那鍋已經有些涼了的湯圓倒入碗裡,幾分小心而遲疑的用湯匙送入嘴裡。   溫溫的、甜甜的糯米糰子,含在嘴裡,感覺卻有些酸。   已經很久,沒有吃這種過節的食物……因為,團圓的事物,總讓他想起不在身邊的人。   還有,那夏日的、充滿蓮香的亭畔。   呼呼的冷風聲中,凝望著的粒粒飽滿的視線,彷彿被一層水霧籠罩而漸漸模糊;而他默默的,品嚐著那既甜膩卻又鹹澀的滋味。            ※  ※  ※  ※  ※  ※  ※  ※               「續緣……續緣啊!」   「嗯……啊?屈伯伯,怎麼了嗎?」他驀地回神,看著眼前鬍子幾分花白的儒生、父親的好友。   「叫你好幾聲都不應,想什麼想這麼入神?」   「沒什麼,」他溫雅地微微一笑,看著滾水中翻滾的一顆顆湯圓,「只是想起幾年前住的那個村子,那裡的村長,冬至時曾送我的一盅湯圓。」   「喔,很好吃?」儒生有幾分好奇。   好吃……麼?他失笑,「說不上,只是……滋味很特別。」   那是他離開父親身邊的日子裡唯一吃過的團圓食物,感覺特別難忘。   滋味很特別……?屈世途聞言納悶了下。特別,那到底是指特別好吃還是特別難吃?   「爹親呢?」他轉而問道。   「還沒回來,那大忙人不知道又摸到哪去了。」屈世途哼了聲皺起了眉,「我看不要等他了,先吃再說。」   「再等等吧,好麼?」他溫和的說,那種堅持卻很明顯。   儒生看著他半晌,或許也因為看著他多年也了解了他的想法,所以哀哀了兩聲便點頭又回頭去捏糰子、甚至還想多找事情拖時間的刻起花來。   騰騰熱氣中,湯圓起了鍋、盛入碗,加上調製好的桂花糖水,只覺清香甜膩撲鼻而來。   屋外,終於是有腳步輕響、蓮香飄逸。   他看著浮載在碗中,圓潤飽滿的顆粒,深深的呼吸;而後捧起碗轉身,任熱氣氤氳上眼,微微笑的對著來人開口:   「爹親,您回來了。」            ※  ※  ※  ※  ※  ※  ※  ※  ※  ※  ※   很久沒看見有人寫續緣了,少少寂寞了些。   這篇,只是想寫很短很短的一個鏡頭,也是很短很短的一篇文。   那一刻是什麼滋味,總覺得難以盡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