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商情續緣起(六)

「小釵,」他看著眼前沉默瞪著自己的劍客,揚起一抹溫雅的笑試圖安撫,「麻煩你送我進屋好嗎?」

看來前些日子獨自會見鬼隱、兵燹的事情讓他給知道了,這下,可得花點時間跟他解釋。

看見這樣的笑,葉小釵反而蹙起了眉動也不動,讓素還真一下子有些尷尬,也讓一旁的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比起屈世途笑得渾身抖動,洛子商還算給幾分面子的掩著嘴角。

哈!好厲害的刀狂劍痴,不需要會說話,也可以把這老狐狸給制住啊?

給素還真一瞪後,屈世途立刻識相閃人,而素續緣其實也想笑,但礙於眼前人是自己親爹,只好忍著笑對葉小釵說道:

「小釵叔叔,續緣得先進去弄藥,爹親麻煩您了。」

見他要走,洛子商也咳了咳,揶揄地說:「兩位慢慢聊,不打擾囉!」雖然素還真這種情況少見,然而,還是先把自己的人顧好要緊。

說著,追在素續緣身後,沒兩下就並肩而行。

「他們從以前就是這樣?」不掩好奇地問道。

素續緣一怔,有些許不知如何地轉開眸子。

雖然,洛子商並沒有再特意去提那一夜的事情,只是一如以往地逗他、黏他﹔但是,現在卻變成了自己非常在意,無論是他的一個眼神動作,都無法用以往那般朋友的心情去面對。

或許有些明白,洛子商的行徑一直都沒變﹔變的,是自己因為明白而懂得了許多的心境,也所以,更不知道該以怎樣的態度面對才是恰當。

只好,在找出答案以前,仍努力照著以往的相處方式與態度去過。

「你說爹親跟小釵叔叔?」想起方才的情景,他也不禁微笑,「其實多數時候是不會這樣,但是碰到他認為爹親行止太危險時,這樣就會讓爹親乖些。」

「哦?有趣。」洛子商滿是趣味地說著,跟入藥室,「不過,你不會妒忌?」

「妒忌……?」他怔了怔明白過來後,才有些澀意地微微一笑,「有時候,會有些吧!但這畢竟──」

「你該不會又說,這是不能比較的吧?」說實在,他挺想改改他這太知足的性格。有所要求,並不是不好的事情啊!

「事實如此。」可以生死相伴的人,跟親兒,雖然都重要,然而仍是不同的。

「雖然是事實,但是還是可以要求啊!」他聳聳肩,一如往常落坐後看著在藥櫥前走動的人,「有些事情,不試,怎麼會知道。」

素續緣略為想了想,拿足了物品後一樣在桌的另一邊坐下,「如何說?」

「雖然不可能完全相提並論,不過,你可以要求他告訴你、跟你分享不是嗎?」洛子商挑起眉,「我從來就沒見過你對素還真撒嬌,不覺得生疏?」

生疏……。素續緣笑了笑。或許是有些,但是,他們是一對沒太多時間相處的父子,現在的關係,他已經認為很好了,也知足。

「那,你跟憶前輩會這樣嗎?」他已經知道洛子商回去看過憶秋年的事情,提起憶秋年時,洛子商也不再迴避。

雖然,高興他已經克服了自己心中的傷,但卻也有些覺得自己沒幫上什麼忙。

「你是問,我會不會向那老兄撒嬌?」他立刻一副敬謝不敏、毛骨悚然的表情,「哈,我若是真做這種事情,他還會懷疑我是不是真的洛子商呢!」

素續緣莞爾一笑,「所以說,各人都不相同,不是嗎?」

「欸?可就是因為這樣,我現在才在這裡啊!」洛子商眼神賊忒的,看著他有些不明白的神情才悠悠道:「難道都到現在這樣了,你還是不知道我一直都努力在跟你撒嬌嗎,續緣。」

果然,他一怔領悟後,薄紅登時飛上臉頰,「你──」

霎時間,他想起了前夜的事情──那些告白的話,跟蜻蜓點水似的親吻。

「喔、看你這樣,我說了什麼讓你臉紅的話嗎?」很明知故問的。

素續緣被他的明知故問弄得一時語塞,惱了半晌後才道:「這、你剛才說的……」

「撒嬌嗎?你或許一點都沒發現,但我說的可是認真的。」洛子商收起那玩謔神色,淡淡地道,「所以,你可以對我生氣、可以多要求一些,這樣才叫做不同不是嗎?」

雖然不知道素還真是不是也這樣想,但他可是很希望這樣的。

因為,想著來到雲塵盦的初遇後相處的點滴,他總是在貪求他的溫柔﹔而素續緣也是源源不絕的付出,就像是清淙流水,撫慰了所有的深沉傷痛。

自己確實一直在試探他的包容,因為希望能是特別。

素續緣沉默了,似有些為難的,「洛子商,我──」

「欸,等等,我不是在要求你馬上給什麼答案,」洛子商隨意的撿起桌上的藥草把玩著,笑道:「其實你不躲著我,我已經很高興囉!至少你不是想都不想就拒絕。」

雖然說,有回應的話是最好。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

他實在不知道該對他的告白作怎樣的回應,可是,卻又不願意敷衍了事、亂下定論,因為知道他是認真的。

確實是不願意失去這個朋友,但是不代表是因為那樣的情感,所以才不願失去的不是嗎?但是,胸中那抹怦然,是為了什麼?

真的弄不太清楚,自己的想法是怎樣的。

「可是你不討厭我,對吧?」洛子商雖是問,卻極有自信。

對於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他雖沒把握是到何種程度,但仍知道是有的。

遲疑了一會兒,素續緣仍是點了頭。

「所以說,我有時間,可以等你想清楚。」他說著,又露出那有些痞、有些賊的笑,「而且要懂得等待這句話,這可是你那爹親親口警告我的喔!」

啊?爹親?難道──

素續緣為他話中的意思漏了心跳,「你是說,爹親他……」

「他當然早就知道了啊!」洛子商沒怎麼考慮就給了他一個震撼的結論,「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樣遲鈍啊,素續緣。」

素續緣抽氣屏息著,半張著唇說不出話。

爹親──爹親竟然早就知道了!可是卻──

爹親!您怎麼可以這樣!

「我已經得到家長認同囉,續緣。」他忍著笑,趁機揶揄著那又楞住的人道:「所以雖然我會等,但你是不是也該儘快點頭呢?」

哈哈!素還真,反正他早晚也會知道,就借我利用一番﹔而這人情以後也是要還你,你就不要怪我喔!

不過說到底,爹爹的重量,果然還是比他要重得多啦!唉!

 

 

 

入夜,皓月當空。

越發熱鬧的雲塵盦,在素閒人的一時興起下在後院擺出了賞月的陣勢,茗茶、素點紛紛出籠,仿若以前琉璃仙境偶來的閒適一般。

「你對續緣說了什麼?」抓著錯身的機會,素還真唇角蘊笑,口吻,卻是帶著鋒利地詰問著洛子商。

素還真畢竟是素還真,沒兩三下就發覺了兒子面對自己時的神情不太對勁,雖然仍是乖巧貼心,卻有時有一些的像是在生悶氣。

想了想,他確定自己應該沒事情惹到兒子,那答案就只有一個。

「沒什麼啊,只是把你建議我那番要懂得等待的話告訴他。」洛子商反正是覺得沒有什麼好瞞,也沒打算瞞。

「哦?」果然是你!他哼了聲,眼眸一睨,「手腳倒是挺快,不過別以為拿我當理由,續緣就會有所回應。」

「欸〜我怎敢這麼想。」即使面對這位素閒人,他依然是痞痞的態度。

「敢不敢,不是嘴裡說了就算。」他看著月色下擺置著茶點的孩兒與好友,漾出抹微笑,「年輕人,自己招惹的事情,記得自己解決。」

言下之意,沒解決這件事情的話,就等著瞧!

哎呀,又是威脅。

「謹遵前輩吩咐囉!」洛子商聳聳肩,向前去找心上人了﹔而白髮者的身後,沉默的劍客也出現陪伴。

見著洛子商湊近兒子耳邊說話後沒半晌,孩兒回頭看了看自己,似是確認父親身邊有人後,才被拉著往另一頭去。

那不設防的親暱姿態,令素還真淡淡地嘆了口氣。

續緣大概還沒察覺,他對於洛子商的態度已經不只是最初時單純的被動,而是一種特別的存在了﹔否則,不會這麼自然且理所當然地,接受他的舉動。

『怎麼了嗎?』聽聞嘆息,葉小釵彎下身關心地問。

「沒事。」他搖搖頭,看見劍客臉上浮現一抹狐疑神色後揚起淺笑,跟著仰望著夜空道:「小釵,你不覺得今晚月色很美嗎?」

些許冰涼的空氣吸入肺腑,吐出之時,總是覺得有點寂寞。

唉,開始,覺得捨不得了呀!

肩上一雙有力雙手輕壓,他回眸看著總是在自己身後守護的人,不禁笑著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手。

「走吧,屈世途等著呢!」

 

 

被輕扯著手坐下後,素續緣帶著疑惑與關心地開口,「有什麼事情嗎?」

方才,洛子商一臉正色地說有事情要跟他說就把他往崖邊帶了,也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什麼緊要的事情。

「不急,先吃點東西。」他從懷裡掏出個小包,輕手地打開後,清甜香味頓時四溢。

「……你打哪弄來的?」素續緣看著,有些失笑地問。

剛才也沒見他動手從桌上拿,怎麼一下就掏出這些點心來了?

「欸?做的時候就先包一些起來啊!否則我怕你只顧著爹卻沒吃,那就可惜了。」洛子商一臉理所當然地拉過他的手掌,現寶似的輕輕放上一個,「來,嚐嚐看!」

難得做東西,當然要給心愛的人嚐嚐才划算不是?

素續緣聽得一怔後,在他期待似的目光下捧起掌心中的糕點嚐了一口,直感覺那薄甜帶酸的溫軟不僅在嘴中化開,好像也淡淡的沁入心脾一樣。

好像,有一點點的……感動。

「如何?」洛子商直盯著他看,就是要人誇。

「你的手藝,不用我誇也知道極好啊。」他禁不住一笑。

「欸〜你誇的,可比別人說的重要哪!……對了,你等一下。」也不管自己說的話會讓人不好意思,洛子商突然站起身跑了開,沒一會兒就捧了兩盞茶回來,「有好茶、配上好點心,這才叫享受。」

素續緣唇角上揚,靜靜捧起茶碗淺啜。

溫熱的茶香沁入了鼻端,風吹動枝椏與月影交錯著灑落在草地之上,是一番清心適意的閒適自在。

享受著這樣的寧靜一陣子後,他看著身旁一派瀟灑屈起單膝望向夜空的人。

「你方才是想要說什麼?」

「……你現在心情可好?」洛子商沒頭沒腦的反問。

「我並沒有心情不好呀!」他帶著幾分困惑地道,「怎麼了嗎?」

「哦〜你不是因為我說的話,在生你那位爹爹的氣嗎?」笑著,明知道眼前人一提起這件事情就會開始不自在,卻帶了幾分促狹地問。

「這、我並不是──」被問得赧了,他一時間找不出話回答,「我並沒有生氣,只是有一些覺得……」

「有一些覺得什麼?」洛子商拎起糕點咬了一口,大嘆口氣,「你那個爹啊,知道寶貝兒子生他的氣,可是緊張了呢!」

寶貝兒子?素續緣從沒聽人這麼說過,霎時間神色中,不禁浮起一抹羞澀的喜悅之意地吶吶問:「爹親他……當真緊張了?」

「如果我說他威脅我,你會不會相信?」

唉,這麼高興?爹親說一句的影響,果然比他說還重要。

「威脅?因何?」

「當然是因為你囉!」他聳聳肩,「打從他知道我喜歡你開始,就開始威脅啦!」

他聞言臉上頓時微熱,仍是困惑低問道:「這,我不明白。」他不是說過,爹親要他等待自己回應的嗎?那又為何威脅?

「耶?你以為他要我懂得等待是為什麼?」洛子商側頭看著他微赧卻又疑惑的神色,挑起一雙劍眉,「素還真才捨不得把你給賣了呢!威脅要我懂得等待,當然是為了保護你、怕我去傷害你啊!」

「啊!」素續緣霎時領悟,胸口浮現一股暖意的同時,卻又覺得不好意思。

知道爹親多麼重視自己是一回事,然而真正知道時,卻又更加的感動滿懷。

「高興了?」他揶揄地調侃後,突然轉為正色,「你該不會因為這樣,就拒絕我了吧?」

「這、我、我還……」沒想到他突然提起這事情,素續緣一下給問得結舌。

「還在考慮?」故意地,把臉給湊近,「你不是說過喜歡我嗎?」

「我沒──」他迅速反駁,卻突然想起自己確實說過這句話而止了口,吶吶地道:「我那時的意思是喜歡……喜歡你這個朋友啊……」

說完,因為想起當時的自己有多遲鈍,而臉紅了。

「欸〜一樣都是歡嘛!」看他臉紅的可愛模樣,洛子商笑得更得意,逗弄意味極甚地貼過臉龐,「還是要再親一下確認?」

「洛子商!」素續緣霎時腦中轟然一響,迅速推開他站起身,「你──」

急了的想說什麼話,但卻因為想起了當時的親吻而熱紅上臉不知所措,只好著惱迅速轉身往庭院中的父親走去。

哎呀,雖然不好意思了卻沒反駁他呢!好現象!

身後,洛子商笑得宛如偷了腥的貓,跳起身跟了過去。

 

 

「爹親,您該睡了。」月光輝映下,照出素續緣臉頰上的幾分嫣紅。

正與葉小釵、屈世途品茗著的素還真仔細打量起兒子的羞赧神情,確認他沒在生自己氣後眼眸一轉,看見從素續緣身後趕來的洛子商正笑得忒賊。

這小子,又做了什麼好事?

「不忙,讓小釵陪我就好。更何況商兄弟明天要出遠門,你就陪他聊聊。」他手腕抬起握住孩兒的手道:「累了再進屋便可,但切莫忘了時辰。」

說著,眼眸略有警告地睨了眼洛子商──雖然給你機會,但可不准隨便亂來!

素續緣聞言,略略遲疑了下,「是,續緣知道。」

「小釵,勞煩你。」素還真說後,葉小釵便站起身對眾人頷首示意,推著他進入屋內。

見父親的身影消失,素續緣才坐了下來﹔而洛子商見狀,自然也挨了過去。

給他這樣一膩著,素續緣想起方才事情地一陣羞惱,卻又在屈世途面前不能怎樣,只好悶悶地低頭喝茶不說話。

「續緣啊,你的臉怎麼紅紅的?生病囉?」屈世途疑惑的開口問。

聞言,素續緣略為尷尬地不知道怎麼回答時,一旁洛子商就已經先噗嗤一聲,很不客氣地哈哈大笑。

「洛子商!」素續緣微惱低喊,但卻又拿他沒辦法。

還不都是他說了那些話,要不然他怎麼會……現在屈伯伯都看出來了,方才爹親也一定知道了呀!

「好〜,不笑就是了。」洛子商說著,卻還是忍不住笑了聲後才正起色,「不過老實說也無妨啊,要不然我來說也──」

「你別──」他這是真的急了,也不管什麼禮儀就伸手去捂住身旁人的嘴,卻因為感覺到掌心的熱度而慌張收回手。

「唉,可惜。」手一鬆開,洛子商馬上唉了聲,眼光滿滿揶揄笑意的看著側過頭喝茶的素續緣。

「可惜啥?」看得迷迷糊糊的屈世途問道。

「可惜沒有親──」故意說的話在看到某人回頭一瞪後,聳聳肩轉開話題,「喔,沒什麼,我在胡言亂語而已。」

說下去,可有人會生氣哪!

這兩個是在幹什麼?屈世途看得一頭霧水,索性搖搖頭站起身,「算囉!你們兩個年輕人慢慢講,我這老人家去睡了。」

全部是有聽沒有懂,還不如早早睡覺去比較贏。

 

 

見屈世途走了,洛子商伸手扯了扯那不理自己的人兒,「喂,真的生氣了?」

「……沒有。」低頭喝著茶。

「你若不願我提,那我就不再提。」他正色的說著,心中卻不由得嘆著氣,「我說喜歡你,是否是你的困擾?」

素續緣靜默了半晌,才放下茶杯輕聲說道:「這件事情確實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但……但不是困擾。」

「所以,你不討厭我。」他唇角微微勾起,幾分雀躍。

極近的玉色臉龐,讓人極想要親吻碰觸,卻又怕太過踰矩惹惱了他。

「嗯。」沒有猶豫地,點頭。

「那麼,可喜歡我?」試探地,湊近。

冗長的沉默,「……嗯,但是……」

他承認自己確實喜歡洛子商,然而未曾有過這種感覺的他卻不明白,這種喜歡,跟友情有何差別?

情愛二字於他而言太陌生,也因為父母的過往而有些卻步。他怕自己會做錯了決定,害了自己,也害了他。

他是素續緣,清香白蓮素還真之子﹔從出生起,就註定了他生命中的波瀾。

可以因為喜歡,就放任接受,去談情這一字嗎?

「前面那個『嗯』很讓人高興,不過這『但是』兩字,聽起來就挺可怕的。」洛子商摸摸下巴,一改平常痞樣的小心平穩問道:「你的猶豫,是什麼呢?」

「我的猶豫──」他頓了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地看向他半晌才道:「那你為何一點猶豫都沒有?」

「我知道自己喜歡你,為什麼需要猶豫?」

意料之中的直接答案令素續緣淡淡一笑,卻似有些感傷的道:「但喜歡,就可以代表一切都沒問題嗎?」

「是不能。」洛子商答得瀟灑,「只不過,我不願意為了怕以後的變數而放手。因為問題可以解決,人錯過了就沒有﹔所以喜歡,就要去追求。」

素續緣聽著,怔怔地想著時,被握住了手。

「我喜歡你。」低聲,但堅決地告知。

「我……」素續緣低頭看著被握住的手,有些許的無措,「但是……我們,不能像爹爹跟小釵叔叔那樣,就好了嗎?」

那樣的相處與相知,不是一樣很好嗎?

那種純心靈的伴侶?洛子商沒半點猶豫地搖頭,「辦不到,因為我跟他們不同,我會常常想要抱你、親吻你。」

這麼直接的話令素續緣倏地別過頭,有些無措地想起身﹔見狀,洛子商手一輕扯,伸手環住側對自己的他。

素續緣一驚,臉龐一熱,略有不安掙扎了下卻也沒太使力。

「我喜歡這樣抱著你,還能只算朋友嗎?」洛子商緊抱著,枕在他的肩頭,「而且我不想只做你的朋友,續緣。」

他聞言安靜了,淡淡嘆息,「你讓我好困惑,洛子商。」

軀體的熱度、氣息傳來,心頭雖有著怦然,但卻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喔?」他一挑眉,手臂略鬆地把人環在身前,神色又恢復了那些許的痞樣,「那也代表,你心中確實有我的地位不是?」

「……嗯。」側首遮去微赧,應著。

「所以,你不覺得跟我在一起很好嗎?」洛子商調皮地眨了眨眼,又把人給攏近了,「而且不用想太多,你不覺得,這樣兩個人抱在一起是很溫暖的事情?」

素續緣一怔,斂去羞赧低頭靜靜體會後,不禁一笑點頭。

心跳、呼吸,此起彼落,薰染著彼此的熱度,接觸中,有一種奇妙的分享感覺,而且,很安寧、安詳。

擁抱,或許是最簡單,卻也最讓人溫暖的事情了。

「兩個人,比一個人好這點,是你讓我懂得的。」夜風中,洛子商低低的傾訴著,額抵著額四目相對,「你知道我多喜歡你嗎?素續緣。」

輕吐著氣息,微微觸碰後交合的雙唇吞沒了那怯意,在夜空下傳遞著幾分初萌的青澀蜜意。

這一次,微微帶著醺然。

拉著人到崖邊,洛子商便把披風鋪上草地,率先坐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