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拾柒》

察覺他的到來,素續緣只是抬頭看了他一眼,便又將目光放回洛子商動也不動的背影。

沒有嘆氣沒有無奈,有的只是那種想安慰眼前人的心情。

葉小釵看在眼底雖有領略到似乎不該打擾,但仍輕步的來到素續緣身邊,彎下了身,沙沙書寫,『你爹在等你。』

素續緣僅僅是搖頭了下,固執地不動。

他不能離開,不可以在這種時候,讓洛子商孤單。

葉小釵明白他的意思,卻仍在地上繼續寫道:『他需要用藥跟針。』用藥他還有辦法,然而隔日一次的施針,能做的人只有素續緣。

素續緣身軀微震,抿了抿唇看著眼前明知道他們在交談卻依舊不動分毫的人。

「洛子商,回寒食草堂好嗎?」他放緩聲調、溫和的開口問著,但眼前人卻仍不理會也不動。

葉小釵見狀,伸手又寫了句:『我會陪他。』

他知道,素續緣是不放心孤獨一人的洛子商。

素續緣心裡無奈嘆息一聲,動了動其實已然痠麻的腳,緩緩提氣站了起來。

「等爹親睡下,我再來。」他低聲對葉小釵說後看了眼那不動的背影,吸口氣轉身離去。

而劍客,則取代了他的位置,陪伴在那黑色身影之後。

急急奔回寒食草堂的素續緣,臉上有著淡淡疲憊;而身上,難掩的寥落、低沉與自責,縈繞在周身。

素還真並非看不出,但卻只是任由兒子沉默的整理著今日買回的草藥與物品,等待他來到自己身邊施針結束才開口。

「商兄弟如何?」

「……他在前輩的墓前跪著,不肯走。」而他,拿洛子商這種自我懲罰的方式一點辦法都沒有。

什麼,都做不到。

他很想安慰洛子商,一如洛子商可以在他低沉時給予的鼓勵一樣,卻發覺自己竟是幫不上忙。

無力、焦躁,讓他只能以陪他跪著的方式來堅持自己的安慰。

「爹親……您會有這種無力感麼?」他想著,終於緩緩開口。

看著週遭的人在詭譎的江湖波濤中身亡,看著他們的親、友傷痛欲絕,卻是沒有辦法做些什麼。

好無力,他明明是那麼的想幫助洛子商,但是除了承受他的怒意以外,卻是什麼也做不到!

素還真看著兒子,半晌後平靜地問:「……你後悔了麼?」

素續緣一怔,用力的搖頭,「我不後悔,只是、覺得自己很無力。」

他驀地想起憶秋年前來探視洛子商時所說的話,以及那日情景。

他想起,自己答應了前輩要使洛子商的傷、痊癒。

但是……前輩,續緣怕是無能為力去醫治他心底的傷啊……

聞言,素還真竟是淡淡的笑了,「無力是嗎……?或許,一直以來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努力也無法達到任何改變。」

他無法改變許許多多的事情,因為每當有選擇,即使痛心也得割捨;好幾次,他確實被濃濃的無力感包圍住,深刻覺得自己所做一切是毫無用處,覺得自己根本不該踏入江湖……

但,那又如何?

離不開、放不下,只好去做。無論後果為何,他不說後悔。

「無法改變,但是我不能不管。」素續緣說道,定定的看著父親,「我知道我無法讓他的傷不痛,但是,我仍想幫他……只是他不理會我,讓我不知道該從何著手,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能讓他好點。」

無法改變,卻也不能不管?

素還真笑了。這孩子雖然溫和了很多,但那股倔強脾氣,其實跟以前一模一樣。

而其實自己的想法也一樣,不能、不管。

「那麼,去陪著他吧。」他緩緩開口,「一日不行就兩日,兩日不行就三日……他並非那般無理的人,總會看懂你的關心。」

除了關心,沒有更好的方式。

「續緣也打算如此,但──」重要的是,他不放心爹親的傷。

「放心吧,有小釵在,短短幾日還無妨。」他說著頓了頓,又沉默了下方悠悠地道:「若他只懂得悔恨,又怎對得起前輩救他的苦心?」

悔恨不是唯一的方式,因為悔恨,無法挽回任何事情。

聽著,素續緣心頭驀地因為想起往昔一痛,半晌方點頭:「那麼,我會將這幾日的用藥寫明分配,再請爹親告知葉小釵用法;每隔一日,我會回來為爹親施針。」

「就如此吧!」素還真點了點頭,看著他疲憊的臉龐,向來少於透露情感的眸裡逸出幾許的疼惜,「累了麼?是否要歇息一晚再去?」

而素續緣卻是搖了頭,「我答應過,等爹親睡下就去。」

「……別硬撐。」明知道他不會聽,但素還真仍是如此說道。

因為這孩子固執,一但下定決心,是怎樣也是拉不回頭的。

已有決心往來兩處直到洛子商願意聽自己說話的素續緣,沒想到當自己在天色漸明匆匆趕回步雲崖時見到的竟會是塵沙飛揚的打鬥場景。

劍氣倏來忽往,洛子商流水劍式似以全力之勢出擊,招式綿綿不絕似洶湧波濤傾出;而場中的葉小釵依舊冷靜以對,僅可能的只是閃避防禦,只有偶而一兩次逼不得已動出了心劍回擊。

瞬間,一道劍氣又是往葉小釵身上招呼去,只見雙眸微斂的葉小釵氣定心閒,一個閃身便已避開攻勢。

劍氣射穿了樹幹,轟然乍響,震動了山林。

「葉小釵,為什麼不還手!?」不滿的沉聲怒喝,出自持劍的黑衣青年口中。

劍客僅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完全無動手的意願。

他向來,不喜歡毫無意義的爭鬥殺伐;也所以之前洛子商找他試身手,他也僅是抱著切磋心態罷了,從未真正想過輸贏勝負問題。

而現在,他也不認為洛子商這樣宣洩情緒的方式是正確的。

見他只是搖頭不動,洛子商一哼,手上的劍輪轉揮灑,招式瞬間祭出。

「快住手!!」焦急的喝斥聲傳來,一個人影想制止的奔入了戰圍。

來不及收勢的劍氣,刷的一聲,竟在那深藍衣衫上劃出了一道裂縫。

霎時,血濺。

葉小釵『啊』的一聲,瞬間閃身來到素續緣身畔查看他手臂上滲血的傷口;而洛子商這一日來始終保持冷漠憤然的神色,頓時也因自己傷了人而顯出錯愕懊悔。

「我沒事,劍氣只是擦過。」他溫和客氣地對葉小釵說道:「爹親已經睡下,但寒食草堂無人看顧,請您先回去好麼?」

葉小釵點了點頭,朝兩人各望一眼後離去。

待劍客身影消失,素續緣才將臉龐轉向那僵著身軀、抿唇不說話的青年,「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詢問的聲音很平靜冷靜,但是隱隱的,有著些許怒氣。

手臂上的傷有些痛、且淌著血,但他更氣的是他怎麼能夠用這樣的方式來發洩情緒,又怎能如此輕賤自己好不容易得回的性命!!

洛子商不回答,只是倔強地將手上的劍握得更緊。

見他還是不說話,素續緣按耐著氣上前一步又問:「難道這就是你回報前輩救你性命的方式麼?洛子商!」

「我一點都不想要他救!」洛子商驀然抬頭怒瞪,低吼道:「誰要他總是自作主張──」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打斷了那接下來發洩的話語。

被打的人錯愕之餘露出憤怒神情,「你──」

「這一巴掌,是我代替前輩打你!」素續緣握緊自己發痛的手,毫不退縮地疾言厲色怒道:「打醒你,讓你看清楚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做什麼!」

洛子商胸口起伏不定,瞪視著眼前人半晌才像是快要崩裂地啞著聲開口,「你根本不明白我的感受!」

他情願老兄不要管他的死活,像以前一樣逍遙自在的過著……寧願自己沒有復生,看到眼前這一幕場景!

為何他要自作主張捐出根基救他?死亡若是他的命數,那他認了!但又為何要牽連到旁人,牽連到自己唯一的師尊……他唯一的親人呢!?

「你沒問,又怎知道我不曾明白這種感受?」他握緊了手,胸口因回憶而痛得絞緊卻仍是一字字地清晰說道:「你以為這世上只有你一個人在承受這樣的感覺麼?你以為這種悔恨只有你自己有過?所以你就要成日的悔恨自己不該復生,不該讓前輩為你犧牲根基,然後終日的只靠悔恨度日麼?這,竟然就是你報答前輩的方式!?洛子商,你這樣做,只是讓去的人不安寧,你只是讓他們的犧牲白費!」

父親、葉小釵、甚至自己……江湖中,有多少人,是承受著這樣的悔恨卻仍繼續踏步前行?

自厭自棄得不到任何東西,他已然深刻體認過,更不願自己的朋友如此。

洛子商閉緊了眼眸不說話,只有微微顫抖的雙肩透出了情緒。

「前輩,曾經來看過你一次。」素續緣沉默半晌後輕聲的開口,終於引來眼前人的注視。

「……他說了什麼?」洛子商也終於開口,聲音仍是瘖啞的、微顫的。

「他說:即使長大,但為人師長、為人父母,總是終身掛懷,即使明知不可,卻也想避去任何會傷害孩子的可能。……他還對舒前輩說:這一生該享受的他都已經享過,但是你還年輕,還有許多未曾做過的事,他惋惜、更加悲傷。」他看著眼前人,以淡淡責備卻又那般溫和的口吻柔聲說道:「前輩是這般想著、這般的重視你,才願意用根基去換回你的性命;而你,卻是這樣的對待自己好不容易得回的性命麼?你這樣,又怎對得起前輩的苦心?」

噹的一聲,洛子商手中的劍倏然落地,身軀頹然跪倒。

「我……只是恨我自己……」他低著頭,聲音很低、如哭泣。

素續緣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按上他的肩,無言。

「如果我不是那麼的想闖蕩、不聽他的勸……是不是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他繼續喃喃自語也似的說著,咬著牙的聲音越發壓抑顫抖,「是我的錯麼?為什麼我的錯,卻是要他的命來抵?」

為何,不直接以他的命作結就好?

聲聲的問,讓素續緣只能苦澀的、自嘲的笑──好似,記憶中他也曾這麼自問過。

「這並非完全是你的錯,江湖本就詭譎波濤難以迴避,即使當日你不如此,也未必躲得過。」他說,帶著理性的分析。

因為洛子商與憶秋年是師徒關係,想設計憶秋年,自然就會以洛子商為目標──即使洛子商不曾外出闖蕩,策謀略照樣會想辦法達到同樣目的。

「但終究,卻是因為我……」

「那麼,你就要一生這樣的懊悔著麼?你難道不明白,前輩救你,不是為了要你感恩,更不是要你後悔。」他看著眼前的人,輕撫著他的肩膊一聲幽遠嘆息,「他只是希望你活著罷了……他是把自己的生命寄託於你,要你能夠幸福的活著。」

從自己嘴中說出之刻,他才真正是懂了父親的話──那刻於骨血記憶之中的,已然等同於自己的生命,是自己的一部份,是已逝之人生命的延續。

是這樣的,對麼?……娘親。

眼前青年震動地抬起頭,隨著牽引靠上自己肩膀,當溼熱染濕肩膊之時,那聲聲呼喚著師尊的哭泣聲音雖令他鼻酸,卻也釋然。

眼眸,望向了那日出漸朗的天空。

──天,晴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