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拾伍》

幾分退讓幾分試探後,葉小釵定氣寧心,一個斂眸心劍倏發;而洛子商手中玉璃劍一振,秋風劍法毫無退卻的迎上!

不遠處,坐在屋前的素還真微微笑地看著。

小釵的劍越發沉穩了,劍裡的慈悲意味也越重。

劍如心,他的劍法一如他的個性,直接卻又含蓄,幾分包容寬懷;而經歷一番生死,洛子商的劍勢似乎也較為緩和,不再似以前躁進。

心頭一動,他看著身旁一樣關注著比試的孩子,忽地開口:「續緣,商兄弟還未問起前輩之事麼?」

忽然被問到,素續緣怔了怔,搖搖頭,「他沒提,但……似乎也有些疑惑。」

前些日子父子倆之間的僵持好不容易平靜了、也寬懷了不少,但他心中還是有個隱憂,那就是關於洛子商的事情。

這幾日,洛子商漸漸恢復了過往的好動,將心思專注在找葉小釵比試上;而雖然沒有開口問,但素續緣卻可看出他確實對於憶秋年跟舒石公的失去蹤影介意著。

「說不出口?」素還真將眸看向前方比試的兩人,淡淡說著。

原先,是想著若是在續緣面前洛子商應該會比較容易放開情緒,但他也知道以孩子的個性定是猶豫著怕洛子商受了什麼傷害所以遲遲不敢開口。

只是,這事總是不能瞞也瞞不了多久,一但被洛子商自己發現,傷害恐怕更重。

「我並不想瞞他,但,總難找到時機。」素續緣微微一嘆。

洛子商復生後,好不容易從那消沉中恢復了起來,又顯露出了以往那種瀟灑輕快……他實在,不忍去告訴他在寒食草堂之外的世界已然有了什麼變故。

憶秋年前輩是他唯一的親人哪……他怎麼,忍心?

「時機啊……」素還真悠悠地複述著,仰起頭自語也似的道:「再怎樣的時機,也都改變不了現實。」

這孩子心太軟、太多情,這也是他之所以不願意讓續緣回到江湖的原因。

一但經歷了江湖的殘酷,多情只是種折磨──因為就算重情,也得逼著自己無情。

但,這是續緣的選擇,他的固執天性恐怕不僅來自於自己,還有來自於他的娘親。

選擇了,就終生不悔。

「……若你無法說的話,就讓我來吧。」他有些淡漠地開口。

比起續緣,他更懂得什麼叫當斷則斷……也許,不該讓續緣去承受那些悲慟與情感的沉重,很多事情,只要自己負起就好了。

素續緣一怔,迅速的明白了父親的意思。

這幾日來他懂了……不,或許是很早以前就懂,只是到那日之後才真正的確認了──他的父親總是這樣,在必需的時候裝做無情、做他人不想做的事情,而從未開口埋怨、哭訴些什麼。

一日一日的,他的身子站得越堅挺,卻也越發根深的站在江湖之中無法移動。

池中蓮……他的父親,是已經生根在江湖中的蓮;身為他的孩子,又怎麼能孑然一身、永遠擺脫那泥沼?

「不,這件事情我會告訴他。」他驀地堅決道。

即使一點點都好,他想幫父親承擔這些……更何況洛子商是他的朋友,這件事情要承擔也該是他來。

他沒有極強的武學,處世智慧也及不上父親,能做的僅僅是讓父親能夠減少些許負擔。

要學著堅強,要堅強到足以去承擔父親的一些擔子;若連這一些都做不到,他留在父親身邊又有何用?

素還真回眸看著他,半晌後說道:「……多謝你。」

那是很輕、很輕的一句話,卻帶著許多的寬慰。

素續緣聞言僅是搖了搖頭,在被理解的感動與淡淡酸楚中,漾出了一個笑容。

一比試完,葉小釵就立刻收勢走回素還真身邊。

素續緣回到屋內端出了冰鎮酸梅湯放下,又拿了兩碗往前去送給洛子商,隨著他在樹下坐落說話,留給兩人獨處的空間。

「如何?」見他額上薄汗,素還真毫不避諱地拉起衣袖壓去汗漬。

『他已經復原得差不多了。』方才出手到最後,已經得用上七成功力。『等他復原,會是個很好的敵手。』

「守勢向來比攻勢更難,你不用自謙。」他一笑。方才的比試他看得出小釵仍是守勢居多,而他的個性向來就是這樣,不輕易主動攻擊,但是一出手卻是絕對。

「只是,這些日子在騰龍殿,你用心潛修的時間更少了。」他的劍不曾退步,但原地踏步卻也是退。

『與那無關,武學總是後浪推前浪。』葉小釵聽出他意思的搖了頭。

武學之道沒有絕對的強者,即使有了今天人人稱讚的名號,他仍不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最好,還有待努力。

「……但,總是辛苦你了。」

這些日子不只小釵,還有劍君、狂刀,以及因為他的託付而再出江湖的慈郎,每個人都是負著重擔。

葉小釵攢起了眉,只是還未言語,素還真就立刻接口: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又要我別想太多是麼?」見眼前人拋來『就是這樣』的眼神後,他又淡淡一嘆,「總是會想的,你們在外奔勞,我卻──」

『靜心養傷,才是你目前該做的事。』劍客直話直說。

「靜心……可惜的是,江浪不息。」有太多太多事情,他總希望自己可以身處其中去運籌帷幄。

想來自己果真是矛盾,既希望平靜,卻又總是掛心。

『傷未養好,其餘都是多想。』

「只怕傷會好,但是這身軀卻未必。」以現在的情況,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還有沒有恢復的一日……若是真當殘廢終身,那天命他也只能承受。

但沒有武力自保,只怕,會成了負擔。

『若不能好,你又能放下麼?』劍客直直地看著他道。

認識這般久了,他怎會不知道眼前人的個性?若能放手、退隱,那這江湖就早已經不會有清香白蓮這號人物。

放不了手、放不了心……一如他對這江湖,一如自己對他。

「確實,是放不下。」他笑了。真是,小釵總是這樣,總能在他心頭思慮多得快亂時將他拉出。

或許,是他依賴著小釵。

很多事情即使是自己知道的,卻總要他的一句話,自己才能定心。

只有他是不同的,只有他,能定自己的心。

『那就別多想,外面的事情,我們會去解決。』他不希望他想得太多,而勞累到已經極為脆弱的身體引發病痛。

「……這樣下去,我會太依賴你。」瞅著眼前人,素還真淡淡歎道。

『你如果能真的依賴,就不會弄到現在這樣。』劍客每想起當時情況都還是有幾分的不滿,但就算再多不滿埋怨,卻也比不上心痛憐惜。

又被叨唸這件事情的人露出了些許耍賴神色,一撇嘴,「我只是不想連累──」

話沒說完,就被劍客的手掩住了嘴。

『你什麼時候才能拋掉這種想法?』他無奈的看著眼前人,緩緩道:『我與你,還能分什麼連累不連累的麼?』

早就分不開彼此的人,怎麼去說連累?不知道幾次自己為了他,也不知道幾次他為了自己去陷入危險,真要算怎麼算得清,真要分又怎分得開?

守著他,就是守著自己的心了……即使不在身畔,心卻也分不了。

素還真怔怔地,看著眼前人。

溫熱的手在唇上,心口熱熱的、暖暖的,幾分漂浮似的醉意。

情深可以到什麼程度?為何總是覺得那片情意還在漸漸的深濃、甚而有時沉醉醺然?

「我有時候,也很怕你呢……」他喃喃地說道。

怕情太重失了分寸、怕自己會因為眼裡只有他而忘了一切,所以才有過退卻……卻也,躲不了。

『……誰不怕呢?』誰不會怕,那個最放在心上的人。

他抬手掬起一綹銀白髮絲,輕輕印上唇。

這不是那種突然而來的鍾情,一瞬間就讓人痴醉狂亂。

但,卻是日積月累的沉澱在心,濃郁得令人沉醉癡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