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拾貳》

葉小釵不動地任他撫著,在確定掌心所碰的溫熱後,素還真終於能開口平穩地問:「小釵……你為何會來此?」

『舒石公前輩無法分身,要我來看看你們的情況。』葉小釵看著他略顯蒼白的臉龐,將他的手放入掌心,『你的氣色還是不好,傷勢狀況呢?』

他前來其實除了掛念,還有其他的事情;然而見著他的神色模樣,所有一切都拋諸了腦後。

武林重要、江湖重要,但若不是因為眼前人,他不會將一切看得那麼重。

「無礙,只是昨日夜裡沒睡好。」素還真微微一笑,淡淡地。

昨夜他的傷因為心緒波動而又被引動,只是,他沒有開口呼喚孩子──讓時間、距離,默默地緩和心傷。

葉小釵定定地看著他。每當素還真想隱瞞些什麼,總是會露出這樣的笑……然而卻不知道看在自己眼底,那笑,就像是心底在淌著血一樣的痛。

『續緣怎麼了麼?』他問。

除了續緣,他不認為有誰可以令眼前人如此。

笑容,收下了,「與續緣無關,是我的錯。」

對續緣,他總是錯的太多。

『發生什麼事?』握著的手,似要給予力量地緊了緊。

素還真垂著眼眸,想笑笑帶過,卻發覺在那緊握的手中無法再掩飾地任由一股軟弱染上了聲音,「我只是,不希望他再遇到危險……他該有他的人生,不該為了我而耗費。」

『續緣怎麼說?』明白了原因,葉小釵仍是沒有安慰的言語。

傷人傷己,受傷的不只眼前人──一如當初他們之間,以一句『好友』硬生生劃開的裂痕,要兩人共同才能癒合。

「我什麼都沒讓他說。因為他一但說了,我知道自己無法再去割捨。」他低語說著,又自嘲地笑,「小釵,我……很自私,對麼?」

葉小釵沉默。說自私,他們都一樣,以自己以為好的方式去對待所有關心在意的人們,即使對方再恨再怨,仍以冰冷無情相對。

對他人殘忍,對自己殘忍,為的卻是平安兩字。只是人心終究不能如此掌握,如當初的自己、如當初的他。

錯了麼?是錯了吧!然而錯,怎能再回頭?

只是眼前是否又要再重蹈覆轍,他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畢竟誰也不能料到日後會有怎樣的變化。

這決定,終是要他自己來做。

他只是伸手將人攬入了懷中,輕輕地撫著背脊,等待他的平復。

頸項依憑,聽著心跳有力的鼓動,一聲又一聲;呼吸、溫熱,暖暖地又讓人心安的傳遞過來。

「你來此,是前輩讓你來告知什麼的?」半晌,素還真抬頭,伸過手去握住那雙總是佈滿粗繭、卻讓人萬分安心的手,深吸了一口氣道:「有話,就說吧!」

葉小釵沉默一會兒,才緩緩的述說起來。

獨孤遺恨與風之痕對仗後沉江、天策真龍突然退位歸隱、妖刀界趁機入主中原……而先前引了洛子商前往的弔黃泉在憶秋年的追蹤下查出原為策謀略陰謀,且發現誅天之死應與策謀略有關,於是便與風之痕聯手追查。

這之間,出現了一名自稱『亦真非真定風愁』的人物引導兩人前往幽冥洞;然而除去了策謀略之後,卻教眾人知道了殺去誅天的兇手,竟是妖后。

黑衣與妖后母子反面,入主中原一事,幾乎成了空殼。

一件件娓娓道來,素還真的手卻是越箍越緊。若非有葉小釵的手可以握著,自己的手怕早已緊箍成拳、深陷入裡。

察覺了他的不安,葉小釵停下了敘述,擰眉看著那臉色微微發白的人。

眼光一交會,他沉默了一會兒,道:『你知道了,是不是?』

雖然從不了解那般細密的心思如何去想,但就是知道,他應該猜測得出來。

「……我只是猜測……」閉了閉眼,一個深深呼吸,「是憶秋年前輩,是麼?」

唯一一個所有事件的交會點,唯一一個被隱瞞的去向,唯一一個會讓這些人那麼的在意介懷的人……只有憶秋年。

「前輩,現在在哪裡?」

葉小釵還未回答時,門忽地迎迓而開。

素續緣踏出了門,神色在看見眼前的情景時一楞,停住了腳步不言不語地望著;半晌後,他一個旋身,又轉身要入屋。

「續緣!」素還真驀地喚住那身影,在他停步等待之際又道:「我想與小釵去走走。」

一陣沉默。而葉小釵擰起眉看向素還真,卻無言。

「……路上小心。」素續緣袖下拳緊握,落下這句話便入屋關上門。

素還真凝視著關上的門扉,半晌後悠悠一嘆,看向始終不對他發出任何駁斥意見的葉小釵。

「走吧。」他不想,讓續緣沾染武林事。

葉小釵伸出手,將他的身軀從輪椅上橫抱起。

盈斥著藥香的身子,比以前顯然清減了許多……他閉了閉眼眸,吸了口氣將人給緊抱著,方提氣縱身,離開了寒食草堂。

而屋內,素續緣只是怔怔地坐在洛子商床沿,任手邊的布條滑落。

到得暮日,素還真才回來。

正確說來,是葉小釵抱著他回到寒食草堂。

素還真神色泰然,除卻幾分蒼白外,神態仍十分地冷靜、平靜,悠悠淡淡;然而直至將人安置上臥榻、掩上了被,葉小釵仍是擰著眉,思索似的看著眼前人的眼神裡,掛心滿滿。

滿滿的關切看在素續緣眼底,只是垂眸斂下了眼裡波瀾,便如往例地上前為父親診治。

手指甫搭上腕脈,便因為脈息的浮動紊亂而攢起了眉。

怎會如此?他眼眸迅速望向葉小釵,卻在還沒開口前,便被一句話給震得楞住。

「續緣,憶秋年前輩亡故了。」

彷彿在一瞬間被遏止了呼吸,半晌,素續緣一聲輕喘,不敢置信似的看著父親端坐著平靜冷淡的姿態。

只有葉小釵,悄然的伸了手握住那看來冷靜,實則身軀始終些微顫抖的人。

太過於平靜的素還真讓他憂心。現在的他,似乎又下了什麼決定般的令人感覺不安。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漸漸變得如此──越是傷越是痛,偏越是冷靜;就連在憶秋年的墓前曾流露的哀傷,也在頃刻後轉為一種漠然的冷靜。

他知道,這是許多人罵素還真無情的原因。然而在這份冷靜的背後,他卻看見了那近乎搖搖欲墜的平靜表象;那被收掩的痛,比去顯露出疼痛還要刻骨。

「──怎會?」素續緣鬆開診脈的手,終於能出聲地問。

「安置誅天遺體的乾坤陵設置了術法陷阱及一批死士……」素還真頓住,握著葉小釵的手收緊,輕微地咬了下牙關才又平靜道:「前輩誤入陷阱,速度受制兼之殺手眾多,所以──」

別開臉垂著眸,言語至此,他已不用也不願再多說。

素續緣唇瓣微張,卻是說不出話,腦裡只能回想起當日憶秋年前來看洛子商時那般風雅、自信、灑脫的身影及話語。

鼻頭猛地一酸,深吸口氣想忍,卻仍是不免的濕了眼眶。

素還真看著他的模樣,沉默半晌,驀地看了眼葉小釵將被握著的手從掌心抽出;突然的動作讓葉小釵眉峰一攢,未及有所動作言語,便已經聽見他對素續緣開了口。

「續緣……你還是堅持要留在我身邊麼?」

「爹親!?」突然的一句話,讓素續緣身軀微震,倏地看向父親。

謂何要突然問,又為何突然主動提起?

「你可知道,留在吾身邊代表什麼?」素還真逕自淡淡說著,眼神依舊冷靜,似沒有感情的淡然,「危險、危難、災害──你可知道在吾身邊,你只能得到這些?」

「我知道、但是──」素續緣急促地回答,卻又被打斷。

「既知道,又為何還要堅持?若要讓你回歸江湖,當初,又何必讓你遠離?」他突然地彎起了嘴角,平靜,卻依舊幾分的自嘲,「因為只有離開我身邊,你才會平安。」

只有這樣,他唯一的孩子才能夠安全平穩度日──自己身邊的人總是脫離不了危險,一個又一個,因他而死的人何嘗少過?為何續緣卻偏要選擇這份危難?

自己離不了,卻也絕不願意孩子步上後塵!

「可是,我想留在爹親身邊!」他呼吸急促地說道,向臥榻踏前了一步,「我知道爹親希望我平安,才會要我遠離。但是爹親……續緣不想後悔,不想只有自己平安,卻讓爹親危難重重、一點都幫不上忙!」

「但,吾會後悔!」素還真驀地抬頭,厲聲地。

素續緣愣了,怔怔看著那不再平靜的容顏。

「當日,吾後悔了百萬次,為何要讓你再涉入武林事?」咬著牙,他緊握住被褥,一字一句,「吾後悔,為何要去東瀛,為何要讓你陷入危難,為何讓你受如此折磨──但吾後悔的不是當日選擇離去,而是明知道會如何,卻仍會如此選擇!」

即使後悔百萬遍,他仍知道當時該如何做才是最適當。

所以後悔。即使明知道一切是為了大局,明知道這麼做對於當下是最好,卻仍是在自己的心底、感情上,感覺到悔恨。

理智、人性、感情……血肉之軀,又豈能夠完全擺脫俗世之情?

「爹親──」素續緣呼吸一窒。

其實,他或許早已知道父親是這般的想法──他早知道在所謂的大局之前,那些選擇該會是如何。

「續緣,不要讓吾後悔。」

一句嘆息、帶著些許求懇的話,讓素續緣再度的震攝住了。

他不是要逼父親什麼,不是要令他為難,他只是、只是想留在唯一的親人身邊,只是想,可以為爹親做些什麼……

「您說的我都知道,但是您可知道,每次聽到那些風波我有多麼擔憂?我總是怕,會不會一但分離就再也見不到一面!」他咬住了唇,有些哽住的聲音顯得些許顫抖,卻終於開口問道:「爹親……為何我就不能像葉小釵一樣,留在您身邊?」

他不行麼?他就不能夠成為父親的支柱,不能夠分擔他的辛苦憂勞麼?

是不是他的能力不夠?是不是,他真的只是父親的負擔?

他的執意令素還真一陣靜默,眼眸抬起直接地問,「……若小釵不再與我一起,你是否就不會有這比較?」

一句話出,其餘兩人均是怔楞。

『為何這麼說?』葉小釵迅速看向素還真,卻見他避開自己眼神不予回答。

方才他抽手的舉動,在此刻形成了一種明顯的不安念頭──不願這麼想,但那份了解卻讓他明白了話語背後的涵義。

擰眉、葉小釵神色漸漸肅冷。

並不知道葉小釵說了什麼,素續緣只是喃喃地握緊袖下的拳,「爹親……我並不是因為──」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雖然他確實開始並不贊同,雖然他確實有些妒忌葉小釵,但是,他並不是想要這樣!

「不是,又為何要這麼比?」避開那螫人的目光,他逕自地冷道:「如果讓他也離去,你是否會感覺較好?」

葉小釵聞言倏地起身,俯瞰著的目光直射向素還真。

『你是認真的麼?』他問著,再也無法去顧慮到素續緣還在場的事實。

他只知道,若然真的讓他這麼做,一切將化為虛無。

他可以忍受許多,包括總是一而再的分離──但是,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劃分!

素還真眼眸閉了閉,低聲地道:「是。」

『──你可知道,這是你第幾次要我離開?』葉小釵在床榻前蹲下了身,以自己的目光梭巡,捕捉他的視線。

他不語,眸子在接觸他的眼神時一慟,卻又立刻閃了開去。

是不敢,也是不忍──總是在他面前,無法冷靜的選擇。

『看著我!』葉小釵不容許的攫住他的手,『如果你要我走,我會走。但是你要知道……不是每一次的離開,我都會再回來。』

他總是聽他的話鬆手,但,不是每一次的別離都會有重聚。

素還真身軀震動了下,張著唇,驀地幾分顫抖。一旁的素續緣雖然不能知道對白,卻也從父親與葉小釵對峙似的神色中隱約明白了一些。

他悄然地退到了一角,幾分黯然地看著。

「你離開吧……」終於,素還真壓抑地開口。

葉小釵無言看著他,瞬間閉緊了眼,深吸了口氣。

『如果,這真的是你所希望的。』他睜開眼說,抽開手起身。

抽離、驀然冷卻的掌心,帶來全身發冷的顫抖。

他抓緊了被褥,低頭聽著那轉身邁向門口的腳步聲,胸口不定起伏,呼吸越來越急促。

他要走了……走了,或許就不會再回來……不再回來──

「……不……小釵!」他驀地抬頭,急喘也似的將哽在喉頭的名字呼喚出。

手一伸,卻牽動了無法動作的下身。一個傾身搖晃,撲跌瞬間,關注的雙臂早已經迴身迅速的將人抱起。

素還真抬起眸,只見到那雙眼──堅毅又溫柔包容的眼,帶著痛惜的看著自己。

「小釵──小釵、小釵……」一聲呼喚、一個哽噎,他驀地將臉龐埋入葉小釵的頸窩,閉起了眼任熱淚淌洩。

閉著眼喃喃呼喚,雙手緊緊地攀附著、身軀也被緊緊地擁抱著,從昨日到現在忍耐了許久的淚一但溢出就再也無法停止,不斷傾瀉而出。

只有在這個人面前才能軟弱,只有在這個人面前不需要逞強偽裝,只有他──怎麼能夠分,怎麼能夠?

嘆息般輕柔、憐惜的吻,一個個落在髮上、鬢上;捧起了臉龐,吻去了淚。

在雙唇密合而膠著的瞬間,素續緣退出了房門,悠悠地走到了另外一間房在洛子商的臥榻旁坐下。

不捨,與捨得,如何界定重要與否?

他是父親的孩子,葉小釵卻是同生共死的伴侶──他早已經知道這兩者之間是不該比較也不該有取捨,然而,卻仍希望可以得到一個最重要的地位。

究竟,他的定位在哪裡?他不是想要父親選擇,也並不是想要父親跟葉小釵分開,他只是希望能夠被重視……

他只是希望,自己無可取代。

素續緣怔怔地望著前方,不自覺地,淚意濕了臉頰,撲簌滴落。

「喂……」

突然出現的粗嗄嗓音令他驀地一震,迅速低首,一雙淚眸竟是望入了那雙久違的黑亮眼眸──幾分的揶揄、幾分的飛揚跳脫,熟悉又令人喜悅!

一怔間,那人又繼續的用那乾澀嗓音開了口。

「我說,你可別哭,我說過……我不懂安慰人哪。」

素續緣怔怔看著他揶揄的眸,同時想起了過往的同時禁不住彎起唇角;想擦去眼角的淚,卻掩不住俊秀面龐上的笑意跟早已滑落的淚水。

笑與淚,便同時地在初醒的洛子商眼前綻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