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玖》

「嗯,他明日一早出發。」

「前輩如何說?」

「前輩只是交代他辦完事就回去,但,他似乎不怎麼情願。」看著洛子商的抑鬱,他竟有些感同身受。

有誰,願意受到禁制呢?

「是麼?」他微微一哂,「前輩只是擔心他。」

洛子商性格直爽,幾許年輕的傲氣衝動,想出去一闖也是理所當然──只是這個時節太亂,暗潮四起,憶秋年如何能放心?

「……我明白前輩是為他好,相信他也明白。」素續緣頓了頓,又道:「但即使知道,又如何呢?」

他並不是贊同洛子商想試試能力而走闖江湖,卻也不認為前輩的做法是完全正確。

因為,那一句『為了你好』,是多麼沉重又多麼像是令人極欲掙脫的禁錮。

洛子商如此,他,也如此。

即使知道是為了自己好,但是那份抑鬱難伸,又當如何處理?

「以現在的時局,出去走闖並不恰當。」素還真就事論事,平心論道。

「時局,又何嘗平靜過多少時日?」他驀地有些沉悶,唇一抿,驀然衝口說道:「前輩不可能一輩子都如此照應著他,不是麼?」

父親,也不可能一輩子都替他決定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更不能總是決定他的路該怎麼走。

這是一種矛盾。

他一方面明白一切的不得已、以及那背後的真意,也為此而感念;但另一方面,卻難紓解這樣的無法自主、鬱悶與感嘆。

「……吾明白你的想法。」素還真一瞬斂眸,懂得這句話並非只對憶秋年而來,「只不過,這就是人之常情。即使明白、了解,亦不能讓自己的心完全遵照。」

因為在意,反而會故意去忽略掉這些清楚明白的感受。

所以,前輩即使知道徒弟的不滿,也清楚明白自己確實過於管束,然而卻仍不能避免自己去約束徒兒。

「……難道,就無法兩全其美麼?」

「世事,本就難以兩全。」他說得平靜,也有些許冷漠。

素續緣怔怔看著父親,一瞬,抿緊唇,「……我去廚房幫洛子商。」

說罷,轉身離開。

素還真看著兒子離去,半晌後斂眸,一聲悠悠嘆息。

「哈!你看起來比我還鬱悶。」

是夜裡,洛子商來到正在崖邊靜思的素續緣身旁坐下,一臉的揶揄。

「你倒是恢復得快。」素續緣睨他一眼,又復看向崖外的浮雲攬月。

「反正這次不行還有下次。」他聳聳肩,一臉無所謂似的撐著臉看他,「倒是你,怎麼?被我傳染了?」

「……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喔?什麼事情不妨說來聽聽。」

素續緣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度忖著地想著是否該開口。

「我在想,所謂的身不由己,到底是因為自己還是他人。」他終於說道。

早期,他忤逆、狂傲,雖大部分是不由自主,卻不能否認那些是自己心底有過的想法,只是因為邪氣而被擴張到無法收拾。

後來,他漸漸轉為內斂、自謙,或許是因為種種曾有的苦難歷練,以及那想歸於平靜的想法,他只想默默的行醫,默默地、為遠方的父親祈福。

可是,仍是再度的捲入了風波之中,只因為他的不捨、捨不得、以及不能捨。

次次分離、相聚,皆是因為如此。

「你有這種感覺?」洛子商挑眉問道,「難道你現在很『不得已』麼?」

「不是現在。」

「不是現在,那你想那麼多幹嘛?」又不像他,真是給老兄限制到很鬱悶,很身不由己。

「我只是在想以後的路。」素續緣說著,抱膝遙望明月。

「以後的路啊……」洛子商跟著思忖似的喃喃自語,「也是,總要下個決定的。」

素續緣倏然回眸,「決定?」

「總不能過一日算一日吧?我可沒有像老兄那樣閒雲野鶴、可以什麼都不想做的輕鬆態度。」他畢竟還年輕,不想那麼快就過老年生活。

「前輩他……很難同意吧。」他嘆息著,一哂。

「那就想辦法說服他囉,至少,該讓他知道我是怎麼想的。」他對素續緣眨眨眼,「你也是一樣,不是麼?」

素續緣怔了怔,「……很明顯麼?」

他的情緒,有這麼明顯地寫在臉上了麼?

「很明顯,我今晚就一直覺得你們父子倆怪怪的,就是因為這樣鬧彆扭吧?」洛子商搭上他的肩湊了過去,「該不會,他也不答應你走闖江湖?」

「父親並未如此說。」只是那種『不說』,比說了的牽制力量更大。

「他既然不說,你自己做決定不就好了?不做,又怎麼決定好壞?」

「但做了,也未必是對。」他總是會擔心自己無法成為父親的助力,反而成了負擔。

「哈!如果要這樣一一考慮,是否什麼都不用做了?」洛子商向後一躺,雙手叉於腦後,「很多事情都可以克服,但沒有去經歷,又怎麼克服?」

「你說得沒錯,只是──江湖路險,並非是只要自己能掌控自己就可以。」

「拜託,你不要也跟老兄一樣。」他翻了個白眼,又大聲嘆氣,「我知道~平靜、平安是很好,可是,我想走自己的路。就算是師傅,但畢竟他是他、我是我,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自己負責!」

素續緣看著他年輕氣盛的臉龐,半晌後,仍是無言。

那樣強烈的自信、自主,也是自己曾有過的經歷,不曾忘,卻早已經磨平了。

所以,他無法說什麼,因為知道他是不會聽的。

洛子商……畢竟還太年輕。

「希望……你一路平安。」他喃喃地,說著。

只是江湖路,何來絕對平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