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捌》

「素續緣!?」狂刀跟劍君同時一怔,迅速領悟過來,「原來他沒死!」

可惡的素還真,連自己人都瞞,太不夠意思了!

「為了讓他免於江湖險路,素還真也是不得已。」慈郎柔和地說後,轉向葉小釵微笑道:「既然有素續緣照料,素還真應當無礙。葉小釵,你也累了,歇息吧!」

葉小釵點了點頭,轉身回房。

「就算素續緣在,葉小釵也沒必要回來吧?」見他遠離,狂刀突然發現了似的。

慈郎安靜了一會兒。其實他見著葉小釵很快回轉就已經大致猜出,不過這問題也不是旁人所能解決。

「也許,是想讓他們父子獨處吧──畢竟,他們太少相聚。」他淡淡柔和地,說道。

平凡與幸福的日子,無論有多短,都是好的。

日復一日,平淡清靜的生活,幸福卻是一日過一日。

每天清醒,素續緣第一件事情就是幫助父親起身、漱洗,然後一整日他忙碌著照顧、診治、清掃,靜下時就與父親閒聊,時而,也能談笑了。

這樣的日子他渴望了許久,就在幾乎已經要放棄了這樣的渴求時,天卻賜了這樣一個機會,讓他們能嘗試天倫的滋味。

只是,能維持多久呢?

他腦中偶爾會泛出這麼樣的想法,卻又因為察覺這想法太過低沉而連忙甩去。

有,就該滿足了──獨自一人時他不也是這麼想麼?怎麼一但得了,卻貪了?

他知道,父親的隱退只是因為傷重的逼不得已,他的心思仍在江湖之中未曾遠離,否則也不會在洛子商每次來時都不著意的探問起江湖時勢。

素續緣想著,回頭望了眼床榻上已經能自行坐起翻閱書本的父親,心不在焉地翻著醫書。

那之後的幾個月來,洛子商偶爾會前來探視、說說閒話,然後住個一兩日便離去;但葉小釵卻是再也無所音訊,只能偶爾從洛子商口中得知一些消息。

父親,卻也從不特別問起。

是因為自己在場,或是,當真如此安心?

「續緣……續緣?」

「啊、是?」

「天陰了。」淡淡地,徐徐提醒著。

他一怔看向窗外的陰霾,這才匆匆的放下手中書冊奔往外去收拾衣物。待得收衣入屋,雨果然滴滴答答的落了下來。

正想掩門,素續緣卻一怔地看見漸大的雨勢中有人匆匆而來。還來不及取出傘,人便已經自己閃身入屋。

「哈,幸好閃得快,沒怎麼濕。」洛子商哎呀一聲,拍了拍自己衣服沾上的雨珠。

「頭髮也擦擦吧。」素續緣已經習慣這種突然性來訪地遞過布巾,反正洛子商總是愛四處亂走,也別想他來之前會通知一聲。

說來,憶秋年前輩也總是如此呀,真是相像不已的一對師徒,差別只在於一者是超於物外的自然灑脫,一者是年輕無畏的快意瀟灑。

「素還真醒著麼?」擦去水珠,洛子商瀟灑地撥順了前額那綹髮問道。

「嗯,爹親在房內看書。」

說著,兩人一前一後入了房裡坐下、喝了茶後,洛子商才對兩人道出來意。

「誅天首級被懸掛於公開亭?」素還真怔了怔,一雙眉迅速擰了起來,顯然腦中思緒正飛快地轉。

「沒錯,也就代表和平終結了。」洛子商接口,眉飛色舞地說道:「現在魔劍道派人前來中原就為了探查此事,傳言兇手是一名叫獨孤遺恨的劍者,聽秦假先說過,誅天曾在瓊華宴上提及兩名可以殺他的人,一者是風之痕,另一就是獨孤遺恨。」

「洛兄好像對此人很有興趣。」素續緣笑了笑。

「哈!劍術的切磋。」他確實很想試試看獨孤遺恨厲害到哪去,結果老兄聽了一臉哀怨地看著他,說『怕他惹到不該惹的人』。

他就不信,不過是想看看他有多厲害罷了,能有什麼危險?

「獨孤遺恨可曾承認殺害誅天?」素還真平靜問著。

「目前還沒有人見過他,不過聽聞他的孤舟將會出現在寒月江,所以天策真龍已經前往探查。」

「也就是,所有的人都在追查獨孤遺恨?」

「嗯,因為這是唯一的線索。」

「爹親,有什麼問題麼?」素續緣敏銳地察覺他眼中異樣的神采。

「不,只是在想,若獨孤遺恨並非殺害誅天的兇手,眾人可就白忙一場。」而且,還會讓魔劍道有光明正大入侵的理由。

「啊!」他一聽,頓時聰穎地領悟。

「怎麼?」洛子商追問。

「誅天甫亡就傳出殺人真凶的姓名確實有些不尋常,而且,單憑著誅天說過的話語就如此推定也過於莽撞,或許,他只是有心人推出來的棋子。」素續緣解釋著,「無論獨孤遺恨是否為真凶,現今都已經成功地轉移了眾人對於誅天屍首的注意力。」

一旁,素還真只是微微一笑,不言地聽著兒子的判斷。

「喔~」恍然地點點頭。

「可有人去查探過誅天屍首的真偽?」

「屈世途前去一次,但查不出有易容作假之處。」洛子商也提供著情報,「聽說,誅天頸部像是被鋒利的劍所砍斷,所以魔劍道才會一下子就找上了用劍的獨孤遺恨。」

「嗯……」

「回原鏡~。」驀地,一個悠然的聲音插入。

三人轉眸看向門口,洛子商迅速跳起身,「喂老兄,走路不聲不響是會嚇死人的!」

「哼哼,比起那個老是四處爬爬走鬧失蹤害得老人家擔心的惡劣徒弟,吾已經算很好了。」憶秋年撫著長髯睨著。

「難不成我去哪裡都要向你報備?」他不甘示弱地哼了聲,「最近你管我管得很緊喔,真反常啊!」

「唉,吾是擔心你去惹事、找麻煩啊!」一臉憂心忡忡的模樣。

「我惹的麻煩怎樣也沒你多!」

看見快槓起來的一雙師徒,素還真忍不住咳了聲喚回兩人注意力,「前輩,您所說的回原鏡是指魔寶大典中的那面?」

「沒錯,只有回原鏡能證實魔界之人的身分。」

「那東西在哪?」洛子商立刻追問。

「禁雨山之下的生死連環洞。」憶秋年咳了兩聲,正色道:「洛兄,你也安分點,那裡可不是讓你玩的地方,你只要去告訴屈世途東西在哪就好。」

洛子商聞言橫了他一眼,「反正又要我跑腿就是了。」

還敢說他惹麻煩,老兄自己惹的麻煩不知道多多少倍!!

「欸~我怕你無聊嘛~」憶秋年油滑地說。

「商兄弟,生死連環洞有五道術法機關,若單獨去闖會使五者合一,危險倍增,所以必須要五人同去。」素還真說著,想起什麼似的泛起了微笑,「以天策手下諸位大將的能力,取得應該不難。」

「喔~」洛子商點了點鼻翼,想起似的,「對了,我好像有一陣子沒見過葉小釵了,他後來都沒來過也沒消息?」

父子兩聞言同時一怔,素還真先行反應地搖頭道:「沒有。」

「怪了,我還以為他會再來陪你。」跟喜歡的人不是就是應該努力想要相聚麼?

他微微一笑,「有續緣陪我。」

素續緣一怔看向父親,胸口因為這句聽似滿足的話而微微發熱著。

即使是簡單的話,他聽來卻有被重視、被需要,且被視為唯一的感受。

「你知道兩者不一樣不是?」洛子商這句話語帶雙關,眼眸也看向素續緣。

這些日子的往來,他察覺素續緣的態度明顯軟化,只是看來父子倆離好好溝通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洛兄~你實在,很愛管閒事。」憶秋年終於看不過去地搖頭嘆氣。

說話還這麼直接,一點都不懂婉轉的藝術啊~要他學書法學忍耐只怕是白費力氣!

「跟你學的!」洛子商一挑眉,又要跟他槓起來。

素續緣見狀忍不住一笑,插入話壓下兩人戰火,「前輩,讓續緣泡壺茶,坐下歇著慢慢聊吧!」

「看看,人家續緣多體貼、多有禮貌,多跟人學學!」馬上,又有了說教的題材。

「拜託一下,我泡給你喝的茶還不夠多啊?」

「哎呀,誠意、誠意問題~」

「哈!少來!」

一旁的父子倆見狀只能搖頭晒笑,任由師徒倆你來我往的爭論聲,熱鬧的掩過了屋外淅瀝清靜的雨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