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柒》

回眸,見著三人目光都聚在自己身上,他微微一笑,「怎麼不坐?」離開屋內,可不是要他們來發呆看著自己的呀!

他一開口,重要的人便分坐自己兩旁,而另一角,則是那颯爽直接的青年。

不過,還是沒人說話。

素還真心底一哂,轉而問起洛子商,「你留在此地,前輩可多掛念了吧?」

平日憶秋年來,話語中總不離自家『劣徒』──雖是叨叨念著抱怨,可那關心關愛,溢於言表。

「掛念?」洛子商聞言,不以為然似的笑了笑,「哈!那個憶兄平常都在四處亂跑,我看現在,搞不好又爬上孤獨峰去了。」

「孤獨峰,前輩是去會那位劍者風之痕麼?」

「嗯,這陣子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連我都拖下水幫他跑腿。」

話是這麼抱怨似的說了,然而對於能接觸到江湖事,一直想闖蕩一番的洛子商也是有著雀躍。

過往,素還真葉小釵等等的江湖人物,於他而言只是名字跟故事罷了,而現在人就在自己面前丈許,年輕氣盛、又對一切好奇的他,怎有可能覺得無趣?

「是劣者勞煩到你們了。」素還真歉然道。

「與其說這些,還不如快點把你的傷養好。」洛子商眼眸一瞟那不開口的人,「那麼多人關心你,又有個好大夫關照,你就安心養你的傷;外面的事情老兄說了會處理,你想太多也沒用。」

直率的言語,令他聞言一笑,「劣者明白,只不過,仍是有勞了。」

「爹親,您喝點水吧。」一旁的素續緣總算插言開口,捧起準備好的茶水往父親唇畔輕送去。

那神色專心致意、小心謹慎的關注模樣,再再地顯示了他對眼前的人是極度重視,甚而,不願假任何人之手來照顧。

「葉小釵,你要不要吃點東西?」見劍客兀自沉默一旁,洛子商也打開食盒招呼。

葉小釵點頭接過,猶豫地看了眼身旁與親兒輕聲說話的人兒,才將食物放入口中。

即使這幾日的相處已經較為和平,然而在素續緣面前,有些事情動作,他自覺仍是要有所保留才好。

於是吃的喝的捧出放上,四人時而交談,時而沉默不言,只是那氣氛,已然比先前好了許多。

趁著洛子商與素續緣交談的時候,葉小釵與素還真兩人眼神一會,驀然地開口,『我明日就離開。』

「……是麼?……也該是時候了。」他微微一怔輕道。即使習慣、明白,卻仍有些難言的失落。

欸……現在的自己不只身軀弱了,連心也弱了麼?

『洛子商說得沒錯,你別想太多,安心養傷為要。』他手一抬,其實想以手指輕撫他的臉龐,卻又礙於有他人在場而放下了。

認識那麼多年,怎會不明白他那份怔然是為了什麼呢?

只是他已然答允,也知道有事務在身必得離開,遲疑猶豫的後果,怕是會讓事情更加繁雜。

「吾明白,只是總不免多想。」

『你總是多想,不是麼?』劍客淡淡地笑,含著輕微揶揄,『這次的傷,不正好可以讓你的腦子休息?』

「要真可以休息早休息了。」嘆息,眼眸一眨地望向劍客,「更何況,吾傷的是身體又不是腦子。」

「什麼身體腦子的?你們在談什麼?」一旁,談話中止的洛子商好奇地湊了過來問。

『明日離開。』葉小釵簡單地,在地面上書寫道。

素續緣見了一怔,瞬間抬頭望向父親那淡淡微笑、無所感傷的臉龐,神色浮上些許困惑難解。

「喔、是麼?」洛子商眉梢一揚,想了一下便道:「那,我也跟你一起走吧!」

反正他來的原因是要讓葉小釵跟素還真聚一聚,那既然他要走,自己也沒必要多留了不是?

「這十幾日在這兒,商兄弟大約也悶了吧?」素還真笑了一笑。

「哪裡~雖然出去闖闖比較合我的個性,但我覺得這裡也還挺不錯、挺有意思的。」他聳聳肩,不以為意地瞥向素續緣,「反正我也交了個朋友,值得!」

突然被點到名,素續緣一怔,才溫和開口,「──江湖路險,要多注意保重。」

他憶及前幾日的談話中洛子商對於江湖行興致勃勃一事,總覺得有那麼些地擔心──身為劍界高人憶秋年的唯一弟子,年輕氣盛的洛子商極可能成為敵人算計的目標。

自信雖是好事,但小心仍是必要。

「喔、這句話,可以視為你在關心我麼?」洛子商挑眉一笑。

「洛兄怎麼想怎麼是吧!」他笑笑地。

朋友間,關心不是應當麼?雖然對於他的個性仍有許多不認同,然而,已經慢慢在接受這種不同了。

假以時日,或者他們真的能成為好友。

「放心吧!我還沒那麼弱呢!」出來一段時間,他對自己的本事也有一定的評價了。

「續緣說得對。這與能力無關,江湖詭譎多變,凡事總是小心為上。」素還真開口,懂得孩兒與自己同樣想到了什麼狀況。

「你們父子想法個性還真是都一樣啊!」他看了看那兩張神似的臉龐,「我會儘量小心注意就是……別說這個了,還是喝茶吃點心吧,我走了可就沒那麼好吃的東西囉!」

說完還是一樣那麼自信自傲的態度,看得素續緣一哂,隨他去的接過點心茶水,有一句沒一句的談話中,還是隱藏著要他一切仔細小心的意味。

一旁,兩位長者含笑看著後,回眸相望。

「珍重。」安靜地,輕柔道。

『你亦要保重。』葉小釵說著,手悄悄地伸了過去,在長袖下找著了那與自己契合的手,手指穿過交握。

草地上、衣袖下,一雙手緊緊箍守著。

執手無言相看,情衷互訴,盡是於此。

 

第二日天明之際,葉小釵與洛子商便離去了。

知道葉小釵在離去前曾來探望熟睡的父親,也眼見那珍惜難捨的輕輕一吻,素續緣卻是沒有說什麼的旁觀著。

父親的笑,葉小釵的坦然,讓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有一面的他在說服自己接受,卻有另一面的自己不自主會流露出反抗──或許人性就是如此,時時刻刻,理智與感情都在做著抉擇。

「他們走了?」

一聲詢問,讓他從窗邊回過神,趕忙步過診視回答,「嗯,他們天色剛亮就離去了。」

「那麼,現在只有我們父子倆了。」他笑。

「爹親……」跪坐床畔,他猶豫地,輕喚。

「嗯?」

「葉小釵,對您而言很重要麼?」即使知道,他仍想問。

「……重要。」眼光直接,沒有任何疑惑。

「那麼,娘親呢?」他終於問出這個問題。

「采玲麼……?」素還真笑了,那是一種幽遠懷念、又含著朦朧心痛的笑,「采玲……一直都在這兒啊!」

「是指,在心上麼?」心上……說得近,卻又是多麼渺遠的感覺。

「不,采玲是我的一部份。」他望向孩兒,沉穩溫和地柔道,「她始終與我共存,今天無論素還真是生或死都不可能割捨離棄,就如你是我跟她的孩子,你這一生無論如何,都不會遺忘或捨棄她的,不是麼?」

素續緣怔怔地聽著,怔怔望著,胸口發熱卻無法言語。

生命的刻痕沒有那麼容易消失,如同父母留在他心上的刻痕一樣,他亦是在父母心上無法抹去的重要痕跡麼?

他是如此渴望,但,卻又不敢這麼認定,只怕到頭來會是失望。

父親的心太寬廣,天下安定於他是那般重要,重要得連自己都可犧牲──而他,是父親生或死,都無法改變的重要存在麼?

「爹親……」

「嗯?」素還真只是靜靜的望著,沒有開口。

「請再……給續緣一點時間。」他低聲地,請求道。

他需要時間,來好好的思考釐清,來接受這一切。

「莫急。」他微微地,撫慰一笑,「這裡,只有你跟我而已。」

也所以,有的是時間與空間,等待一切清澄。

雲淡風輕的日子,也許將不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