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宿命(極短篇)

      「你信命嗎?」   那個人,曾問過這麼一句話。   那一日,朱痕染跡慣常的在自己屋前吹著笛,隨即聽到了一陣熟悉、卻感覺比往日沉重的步伐。   「真難得,是發生什麼事情,讓你煩惱至此?」   他收起笛子,回過身看著來人。   什麼事,能讓向來十分樂觀的這個人,鬱起了眉、收去了笑,少去那瀟灑步伐?   而來者,欲言又止般的看了看他,才開口:   「……朱痕,你信命嗎?」   命?朱痕攢起眉峰,看了看眼前人。   「你是發燒了嗎?」   不客氣的語氣是他向來說話的習慣,也是因為被問了一個他從來不認為會在這人眼裡、心裡的問題。   「哎呀,難得吾這般感性,沒想竟然得到你這句評語。」   被他一講,那人終是笑了起來。   「問這種問題,會讓人懷疑眼前人是不是慕少艾。」朱痕上下瞄了他幾眼,「要喝酒嗎?」   「也好,吾正想一醉。」   「如果是借酒澆愁,那就免。」喝酒於他是樂趣,他可不想變成陪人一起憂愁,「罷了,有什麼事就講吧。」   「也沒什麼事,只是……吾遇見了一個人,」慕少艾在石上坐下,解下身上鐵箏平放在膝上,隨意撥弦數回,「一個,吾很想跟他結交的人。」   「喔?」朱痕不感訝異,慕少艾這人向來愛四處交朋友,走到哪,都有他可以稱為朋友的人;只是看他神色………   「你被拒絕了?」   「哈,是啊,毫不客氣的轉身走人呢。」   這一笑,看似瀟灑,眉間卻又幾分的沉鬱。   「這跟你那莫名奇妙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又是誰,讓他露出這般神情?   「這嘛……」慕少艾又笑了聲,調整了琴弦,忽然的奏起了那首笑夢風塵。   見他奏起,朱痕沒有繼續追究,只是拎出了酒來在他對面坐下;直到琴曲罷,慕少艾手指按在琴弦之上,抑去餘音,跟著拎起酒壺仰飲。   噓了口氣,慕少艾一抹唇角酒漬,忽然開口:「朱痕,若有人一出世便注定了六親斷絕的命運,是怎樣的感覺?」   「我不信。」朱痕如他一般的仰飲了口酒,淡淡的道:「你也不是相信這種事情的人。」   「吾是不信,也不願為此放棄這個朋友。」慕少艾說著,又是一口酒入喉,輕笑一聲,「你可知,他雖然說自己不需要朋友,但神情,卻像是個討不到糖的孩子似的。」   而朱痕,聽見了那若有似無的嘆息中,夾雜著或許當事人都沒注意的幾分憐惜。   「既然如此,你在猶豫什麼?」隨心而做,不是他向來的圭臬嗎?   「吾是認定了他這個朋友,但是──」他頓了頓,彷彿回想般的抬頭望向天空,「但是他的神情啊……就好似吾在傷害、逼迫他做痛苦的事似的,讓吾心有不忍啊。」   「……看來,你很喜歡這個人。」   很少見……或者說從未見過,慕少艾對一個陌生人這麼執著在乎。   他所知的慕少艾向來瀟灑豪氣、凡事隨性,除卻放在心上的人外,他從不強求、也不執著什麼;而今,卻為了一個初見不久的陌生人,染上了愁。   「哈,也許吧。」他颯爽一笑,又仰飲一口,「不過,也說不定是因為難得有人理也不理吾啊!」   「哈~」朱痕跟著將壺中的酒飲盡,一抹唇伸手一指,「那就是你的魅力不再,該檢討。」   慕少艾聞言只是笑了笑,又伸手撥動了幾下琴弦,不言的微微凝眉。   「你既然說你不信命,又何必猶豫?」總覺得看不慣他這般神色,朱痕拍開了另外一壺酒,「既然不會放棄就去做,猶豫,就不像慕少艾。」   琴弦上的手微微停頓,靜了半晌後,又是熟悉的笑語。   「唉呀呀,這話,說得倒是透徹。」慕少艾說著,仰望著天,微微一笑。   聽似輕鬆的話語,眼神,卻透露許多執著固執。   「是。吾不信命數,不信天,真會絕人之路。」         多年後,落日煙的大雨中,他看著崩斷的琴弦,想起了那人這樣的問過。   「……朱痕,你信命嗎?」   ──你信命嗎?   不,我仍不信。   但我或許相信,你與他的相遇,是你的宿命。   所以,你飛蛾撲火般的去,卻仍舊瀟灑無悔。          -------------------- 突然間...就寫出來的東西== 本來覺得應該是放在長篇裡面的不過...我就是很想寫>_<;;;; 命數宿命,於我是不同的東西 一個是注定,無論如何做都會走到那裡;一個,則由選擇來牽連,一個選擇一個運,絲絲相扣。 步步走來,我信他瀟灑無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