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歸、不復〈引〉一笑江湖,一夢前塵

 
 
         吾知去者不復,望來者可追矣。
 
 
 
引、一笑江湖,一夢前塵
 
 
 
  「山渺渺,雲渺渺,八方風雨止今宵;情渺渺,仇渺渺,風塵一夢任逍遙。」

  山水之間、簡陋竹屋前,一人慵懶靠在竹椅上,輕輕地吟唱著。

  「風塵一夢……任逍遙……」

  輕輕的歌聲,反覆低迴。

  一陣微風撫過,微亂的白色髮絲飄揚,人亦在唇角勾起一抹戲謔淺笑,悠然瀟灑的抬起手上的煙斗,往唇畔送去。

  就在煙斗即將送到唇畔之際,一隻手忽然伸了過來,一聲輕響,迅速就將煙斗給奪走了。

  「慕阿呆,你就是嫌命長,也不要死在我這裡!」

  毫不留情的罵聲,讓白髮人抬起頭,無辜似的看著眼前遮住光影的人。

  「哎呀呀,說壞朋友就是壞朋友,」被罵的人眨眨眼,表情委屈,口氣卻仍油滑,「也不想想吾才去下面觀光一趟回來,竟然馬上就詛咒吾再去一次。」

  抓住煙斗的人聞言,毫不動容,仍冷冷瞪視著他。

  「既然知道自己才走了一趟回來,現在是三補破爛身體,就不要在這裡曬日頭、抽煙斗!」

  聽著仍是毫不留情的尖酸言語,他卻笑了起來。

  「呼呼~朱痕你,果然是嘴硬心軟。」

  罵歸罵,還不是擔心他嘛。

  「哼,我是怕你死在我這,沒辦法對那個鳥人交代。」

  哼了聲,嘴上仍是不留情。

  「哎呀呀,你想太多了,」他聞言,唇畔的笑容加深,「且不提羽仔很久不見,再怎樣,他也不敢拿天泣砍朱痕大俠你啊!」

  「哀怨的話自己跟他說去。還有,他的不敢是對你,不是對我。」朱痕沒好氣的一哼,冷冰般的說:「晒乾了沒,可以進屋了嗎?」

  「哎呀,天氣這般好,讓吾多坐一會吧。」他嘴中央求,眼神卻執著。

  朱痕擰起了眉,兩人對峙般的對看半晌後,終於不言的轉身到屋後去砍他的柴,也不忘帶走某人的煙斗。

  於是,他只能在屋前坐著,看著空空沒有煙斗的手,唉呀了聲。

  連口煙都不給,真是小氣寒酸的朱痕染跡璧無暇。

  他撐著臉,微微的瞇起眼仰望著晴空,看著偶然飄過幾片如絮的白雲。

  潔白的,像那個人身上的衣,落下的羽。

  「哎呀呀……吾也沒說錯,他確實很久沒出現了……」他低低的,自言自語般的說,又自嘲笑了笑,「朱痕說得是,這語氣,還真是挺哀怨的。」

  望著晴空的眼眨了眨,沒多久,便打了個呵欠,困頓般的瞇起了眼。

  恍惚間,一抹潔白輕輕飄落在膝上,讓他瞬間清醒了過來,同時看見了一抹影子罩住自己。

  「哈,你總是神出鬼沒……」

  笑語未盡,一雙手臂,已然將身軀緊緊環住;灼熱的體溫,緊扣的力道,令他近乎無法呼吸。

  埋在頸間臉龐,沉重般的呼吸,卻彷彿帶著濃重的痛楚般,炙得人疼痛。

  「……哎呀呀,就算這麼久不見,也不用抱這麼緊。」

  他試圖笑語,但擁抱的人仍沒有說話,須臾間,他彷彿感到滾燙的淚,染在頸畔,染得他心痛。

  「沒事……羽仔,沒事了……」他嘆息著,輕輕地擁住了緊抱不放的人,低語呢喃,「過去,都已經過去。」

  江湖八方風雨,彷若風塵一夢……

  已過的,夢。

 

  
------------------------

哈哈哈哈,我動手了我動手了,盤算半個多月終於敢動手。
這是個回溯的故事,所以開頭就表明了是好結局。
因為是有點不太確定的半成品階段,所以論壇跟自家限定,就醬。

還有我寫的最爽的一句話,是朱痕那句:「晒乾了沒?」(←請用台語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