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陸》

「爹親!您醒了!」素續緣即刻清醒地慌忙起身,著急問,「覺得如何?還有哪裡不舒服?還是,有哪裡疼麼?」

「沒事,我覺得很好。」他答著,掃了眼微暗室內問道,「我睡了多久?現在什麼時辰了?」

「你睡了整整兩日夜,現在近未時,快天亮了。」回答的,是坐得較遠、也被這陣騷動驚醒的洛子商。

「……讓你們擔心操勞了。」

「操勞的是他們兩個,可不關我的事。」

洛子商聳聳肩,依舊是那無關己事的模樣;而素續緣忙碌診視父親的脈象及情況,葉小釵那眼神也是始終放在那臉色蒼白的人身上。

素還真看著,感慨之餘,卻不由得微微一笑。

眼見所關心的人圍繞在身邊,陡然地,有一種幸福之感……他將目光轉向那始終痴傻般凝望自己的劍客,眼神交會中,是無須贅言的深意。

每一回總是如此,恍恍然,似死後重生再會一般。

一旁,素續緣確認一切沒問題後,也見著眼前的情況。他沉默了會兒,似想起地問:「爹親可餓了?我馬上去準備吃的。」

言罷,便迅速轉身往廚房去;而洛子商看了看那背影消失的方向,也跟著說道:「我去幫忙吧!」便離開了。

屋內,就留下兩人。

「小釵,你靠過來點可好?」終於,素還真輕輕開口。

一聲喚,葉小釵如夢初醒般,踏前一步彎下了身;手伸出似想撫摸,卻又遲遲的不敢碰上。

「我沒事了,你別擔心。」

『……我一點都幫不上你……』他終於說。

「你亦是在受苦啊……」他心疼的,看著劍客那原本澄澈的眸蒙上了濃濃的痛。

『是我的錯,我沒有保護好你。』葉小釵單膝跪落床側,撫著他的臉後閉起眼垂首靠於他的肩;那景象姿態,是沉默無形的傷痛。

「小釵、小釵……」素還真見著心口都緊了,有些著急地輕喚著,「別這樣,這與你無關,是我自己……」

如果,可以伸出手抱著他就好了!可是偏偏,這雙手卻不聽使喚!

一而再、再而三的無力感,讓他對現在的情況有了怨懟憎恨。他現在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啊……他即使想碰碰他們,都是不能!

這樣的身子還能做什麼?真正無用的人,根本是自己!

一急一怒,翻湧的氣血再度勾起劇痛,葉小釵一驚察覺地迅速手伸出疾點穴位,雙手扶起了人從背後渡入真氣。

汗水淋漓而下,急促氣息漸緩,葉小釵收掌起身欲前去喚素續緣,卻被素還真手腕輕抬地制止。

「不、別叫續緣,我無事……」他氣息雖有些弱卻仍極度堅決地道,「小釵……就這樣…一會兒就好………」

喃喃言罷,他困頓似的靠上身後那包容胸膛,閉起了眼。

葉小釵不知他是否睡著或只是閉目養神,只好動也不動的任由他靠著,一雙手臂,輕緩地攏住了身前的軀體。

傾頸靠上那光亮不復的白髮,他鼻酸輕吻,卻是狠狠咬著牙不讓自己流淚。

不能,再讓他有負擔。

「小釵……你莫要哭。」儒者在他懷中淡淡嘆息了,語氣已然寧靜卻依然無奈,「吾可不知該拿你的眼淚怎麼辦才好呀……」

劍客沉默,半晌才抬起了手輕撫著他的臉頰道:『可是你……卻總是不哭。』明明是那麼的痛,痛得連一旁的人都心疼心碎了,還是沒有落淚。

「痛只是身體,算不上什麼。」他輕輕側過臉靠緊,呼吸起伏間盡是劍客的氣息,「而且……只要像這樣,就夠了。」

一切,靜謐了下來,只有安寧依偎的呼吸聲音,平撫了所有一切不安、心疼、苦痛──是的,原本就不需要太多,因為他們一直都是這樣攜手走過。

半刻後,葉小釵垂首靠著身前人兒的肩,開口道:『我已經告訴續緣,等你穩定,我就離開。』

「……是麼……?這樣,也好。」他一怔低語,不問,只因為心中明白他如何想。

即使不捨,也該放開。要僵持住現在這樣的景況不上不下,對誰都不好,還不如讓出這一段時光,讓他們父子先行去解開。

『……有續緣照顧你,我很安心。』

「那麼,可換成我擔心你了。」他微微地彎出了笑,卻又一嘆,「可惜,吾現在連抱你都不得。」

劍客聞言,眸光柔了,亦笑了,『現在,不也一樣麼?』

手臂環繞身軀,吻,虔誠地印上了額心,是無言的誓言。

跟著到了廚房,洛子商發覺素續緣雖然真的忙碌於灶上,卻神色有所思。

「給他們機會獨處,是表示你想開了?」沒有意思插手,他只是靠在門邊問道。

素續緣瞟他一眼,手中舀起一瓢水入鍋後淡淡地問:「想開什麼?」

「哈!你對葉小釵的態度已經軟化許多了不是?這樣來說,你只是不肯開口承認什麼而已吧?」

「……我不知道,自己該承認什麼。」他聲音依舊是淡淡的,但那份迷惘,卻依然濃重。

他的承認與否,會造成什麼影響麼?他之於父親,母親之於父親……是怎樣的地位?而葉小釵,又是怎樣的地位?

他知道不同,當然不同。但,卻難以令自己不去比較這樣的不同。

「你們是不是太欠缺溝通了啊?有話直說,不就沒事了?」

「有些話,是不能直說的。」他聞言已然習慣了地哂笑,未被勾起怒火。

之前對於洛子商的怒意,一半是緣於他是局外人的身分,而其實有另一半是來自於自己的『無法做到』。

明白了後,那種怒火,已然能被克制。

「是麼?你有話跟我直說,我倒是一點都不介意。」洛子商聳聳肩,忽然看了看他問,「你有沒有朋友?」

「朋友?」素續緣重複了這個有些陌生的詞。

行走江湖四處行醫時雖接觸甚多人,但卻也習慣地刻意跟他人保持距離;而在父親身旁時,幾乎所有人都是他的父執輩。

朋友麼?能稱得上朋友的,至今,仍不曉得。

「對,就是有話就可以直說的朋友。」他看著素續緣思索的神情,揚眉道:「沒有的話,你眼前有個不錯的人選。」

「你?」這一回,素續緣倒是訝然了。

沒想到洛子商會說這句話──他還以為他們個性不同,所以對彼此都不抱有什麼好感,現在能稍微和平共處已然算不錯了。

「何必訝異,世事無絕對不是麼?」

一句話,令他又怔了怔。

他說得錯,沒人能曉得未來會有什麼變化──敵人、朋友、知己,誰又曉得,會如何變化?

雖然仍覺得他們之間有許多不同,但或許,他們可以有個關係的起點,也或許,未來會成為真正的朋友也不一定。

「朋友?」大方伸出手,洛子商等著他的回答。

素續緣看著那直直向自己伸出的手,半晌後,他終於將手伸出,「……朋友。」

旋而被緊握的手,宣示了友誼的開始。

而未來,尚未可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