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伍》

再度被忽略,洛子商聳聳肩學他屈起膝,以手撐臉看了白雲半晌,又回頭看看素續緣仍是無甚表示的空白神色,終於又忍不住唉了聲。

「你啊,是不是太壓抑了?看你年紀也沒大我多少,怎麼感覺那麼沉重?」

不說話,不理會。

「有話想說的時候就該說,悶在心裡,有趣麼?」

依舊不發一言,只是眉峰稍微蹙起。

「不說話,沒人懂你在想什麼。」輕哼一聲,「你以為素還真有神人到你不說他可以懂這種地步麼?」

「……你可否別說話?」終於,素續緣冷冷地道。

他只是想要一個人安靜一會兒,可偏有個人要在一旁一直說話吵他。

「怎樣,不許人說中你的心思麼?」如果這樣就退縮,他就不叫洛子商了,「你想說什麼就說,不乾不脆,誰受得了?」

素續緣倏地起身欲走,卻被洛子商跳起攔住。

「是否除了你那位爹親,你對誰都是這樣的態度?」

他漠然一瞥,無表情的臉龐,卻有一雙蘊藏冷火的眼眸,「對怎樣的人,就用怎樣的態度。」

「喔、這意思是,你很討厭我。」

「說不上。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淡淡道。

「夠犀利。」洛子商挑眉,依然不以為意,「我也不是心甘情願留著惹你討厭,反正,該辦的事情辦完我就會走。」

好了,至少,不是一附要哭不哭的表情。

「你現在離去亦無妨。」素續緣別開眼眸轉身,口吻中的火氣略降。

他也知道,洛子商之所以留在此有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憶秋年吩咐;想到憶秋年,就想到之前的對話。

他是否,真該放寬容於這點,努力去接受父親所做的一切決定跟選擇?

但,那些過去呢?又該放往何處?

「趕人?哈,我要是現在走,你跟葉小釵還不弄得素還真一個頭兩個大麼?」見他身軀一震卻沒有舉步離開的樣子,洛子商也收下攔人的姿態走到他身旁望向崖外,「或許我的歷練真的沒你多,但想說就說這點我比你乾脆;反倒是你們這些在所謂江湖中打滾久的,怎麼都這麼彆扭拖拉?」

素續緣怔了怔,頭一次認真的注視起洛子商那年輕俊挺的臉龐。

他說的,其實並沒有錯──或許從一開始就沒有錯,只是,為何自己卻做不到呢?

「……或許,這就是江湖。」他喃喃的說。

他的童年記憶,早已經模糊而稀少。什麼叫做年輕的想法,什麼是年輕人該有的,他其實無法掌握住。

他外貌年輕,心思,卻好似蒼老。

「經歷過江湖風浪的人,都會這樣?」洛子商頗富興味地問。

「風浪、歷練,與挫折,三者是一併存在的。」素續緣看著他,好像看到了許久之前的自己那一些影子,「犧牲,也會伴隨而來。」

「但沒有風浪的日子,太過無趣了。」他聳肩,喃喃自語中有著一股自信自傲,以及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倔強,「總有一天,我會出去闖闖,證明自己的本事。」

素續緣無言。沒有經歷過的人就是這樣的吧?會有什麼樣的代價,怎樣的成長,都是要自己一一去體會,旁人無法贅言與替代。

「我發現,這是你第一次跟我『說話』。」洛子商驀然的說道,笑了笑。

「嗯?」他微怔,這才發現這是他們第一次沒有任何挑釁意味的談話著。

也許與他相處,並非自己先前所想的那麼不快與困難;而方才他追出來,想必是因為擔心自己所致吧……

「多謝。」他低聲說道,閉了閉眼眸,「我該回去了。」

那屋裡,畢竟有著自己一生最掛心的人在。

該面對的,還是得去面對。

回到屋裡,他見著父親已然被放平身子,沉沉入睡。

葉小釵坐在床側,見著他來只是點了點頭;而素續緣神色微僵,不言也不面對的坐到了床首,接過布巾浸濕擰乾,再放上父親的額頭。

兩人就這樣沉默無言的坐著、照顧著,誰也沒開口;一直到日落西山,一旁的洛子商才認命搖頭做飯去。

飯菜端入屋,洛子商招呼著兩人吃飯,卻只有葉小釵動了,而素續緣仍固執在床前。

『吃飯吧,我來照顧。』用完飯,葉小釵取過一張紙寫著,遞到他面前。

「……我吃不下。」

『你父親不會樂見你如此,要讓他安心,你就得好好的。』他停了停,又寫,『你放心,等他穩定了,我就離開。』

素續緣一震,抬頭望入。

那雙眼眸沒有忍痛割捨,沒有之前那心痛難抑,而只是如一個長輩般平和包容。

「……為什麼?」

『我有我該做的事情。』葉小釵沒再寫下去,只是淺淡一笑,望向床榻之人的目光無盡溫柔。

不說,素續緣也已經明白,他的離開是為了不讓父親為難。

心中頓時升起難堪,是因為自己那般狹隘的心思。

他可以為了父親,毫不猶豫地捨下心痛決定離去;而自己,卻在這裡賭這心中的一口氣而始終不肯和顏悅色麼?

心情複雜難解,他緊咬唇,卻終究是聽話的起身。

只是目光,始終無法從那沉默卻細心照顧的劍客,以及素來堅強、此時卻只能由人照顧的父親身上移開。

心口,有些酸楚波動;但他依然不知道,自己究竟該怎麼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