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参》

屋外忽傳來說話之聲,且顯然漸漸地有些不快,聆聽半晌後,素還真彷彿知道他的心思地手一掙輕聲說道:

「去吧!」

他們之間,總是要自己來說這句話才得以放開。

『……你好生歇息。』

葉小釵腳步一頓,深吸一口氣,這才轉身離去。

庭外,漫步回來的素續緣只見洛子商一人叉手寫意似地倚著竹籬,雖早知道葉小釵定會在自己離開時進屋去看父親,神色卻仍不免有些僵硬。

不語地與那黑衣青年錯身,他直直地走向小屋,卻被攔住去路。

「稍微歇息一下,如何?」洛子商神態幾分玩笑揶揄,眼眸卻認真的凝視著他,「讓他們獨處一陣又何妨?反正你還有的是機會跟素還真獨處,葉小釵可未必。」

素續緣一瞬心頭彷彿針刺,神色霎冷的瞪著。

他這一生,與父親聚少離多,論相聚相處時間葉小釵都能勝過自己了,洛子商什麼都不懂,又憑什麼來說這樣的話!?

「我給的時間,已夠多了。」

說罷,他一拂袖繞過,不想再跟洛子商有任何談論。

「聽這句話,你像是在妒忌似的。」

涼涼淡淡,彷彿不關己事的聲音從身後來,令他腳步一頓。

「──此話何意?」他呼吸一滯,略為不穩地問。

「你,是怕葉小釵搶走你父親吧?」

在他眼裡看來,素續緣確實有這樣的傾向;他的排斥,未必全是因為葉小釵與素還真之間的關係,而多數是因為不願父親成為『別人的』。

素續緣唇緊抿,袖下之拳握緊。

他以為自己的個性已然不會像過往那樣衝動,然而卻每每被洛子商挑起了怒意熾焰,近乎難以遏制。

他是在妒忌麼?妒忌著葉小釵能守在父親身旁與父親並肩,妒忌他能夠與父親相知相惜相伴,甚而已經──

他胸口的不適,全然只是因為妒忌麼?

「對他人妄下斷語,是你的嗜好?」半晌,他以極端壓抑的平穩聲音沉冷說道:「你非是我,又怎知我如何想?」

「我只是說出我親眼所見。」洛子商的言詞坦白,未曾有任何畏懼。

「──親眼所見,是麼?」素續緣忽爾一哂,淡淡的笑了,「雙眼所見亦未必是真,你的歷練,還太少。」

言罷,他再不回頭地往屋內走去,與甫出屋的葉小釵擦肩而過,關上了門;洛子商笑容斂去地挺直背脊,雙眸直盯著關上的門,半晌也是一哼後往庭外走去。

而葉小釵,在一瞥小屋後,也跟著洛子商走出。

「你回來了。」

聽聞榻上傳來父親關注詢問的柔雅聲音,素續緣本略顯抑鬱的臉色登時轉為柔和。

「爹親。」他上前,輕手為父親診視問道:「醒後可有任何不適?」

「精神已比前些日好了許多。」素還真凝視兒子開始為自己診治的一舉一動,半晌後才喚道:「續緣。」

「是?」

「你可有什麼話要說?」他幾分試探,幾分無意似的淡問。

素續緣一怔,垂眸道:「憶秋年前輩離開前要我轉告您,請您莫要擔心外界事情,一切自會有人處理。」

「……那麼,你呢?」

他抬眼與父親對望半晌,才別開眼,「續緣沒有什麼想說的。」

他憶起,過往曾不經意對父親出口的怨言引起父親無奈又愧對似的嘆息,每每想起都令自己心頭微疼……他不希望自己說的話會傷害或困擾到父親,更不希望自己會造成父親的負累、重擔。

「是麼?」素還真側首望著逕自轉身忙碌的孩兒,眼神幾分的奈何又幾分憐惜。

孩子在想什麼,他怎會不知道?

對於續緣,他一直有著愧疚,然而當初既已坦然地接受與小釵關係的改變,今日便不會因而有所後悔。

沉默地注視著兒子,素還真腦中數種思緒翻過,眉頭微攢卻是不知如何再開口,也不知該用怎樣的方式去讓他懂、讓他了解那經歷過的改變,並非突兀突然。

親情啊……從以往到現在,竟是自己最為笨拙的一項。

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他有些倦怠地閉上眼,體內卻又一股彷彿撕扯身軀的劇烈疼痛舖天蓋地湧來,幾乎淹沒所有思緒。

他微喘息咬緊牙想忍過這些日子常有的疼痛,然而卻只在耳畔聽得孩兒一聲急喚後,便失去了意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