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感】孤獨缺、羽人非獍

  先前,跟朋友討論時就猜出孤獨老人行為的背後動機,不過實在太過沉重,所以有些許的不想去面對說破;今天看見新的月刊預告,設想成真,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打從孤獨缺出罪惡坑與徒弟會面,雖然嘴上說著是要想辦法找出破綻、完成任務,其實可以看出他的目的不在於殺,而是在於逼迫羽人非獍動手全力一博。   「不要讓我找到你的破綻、你的弱點。」從開始,他就口口聲聲提醒徒弟自己是罪惡坑的人,行事作風都是罪惡坑的風範。   半是試探成長、半是試探現在心境,孤獨缺不斷提醒徒弟「過往的罪」,不斷的挖掘過往羽人非獍的傷痛、試圖激怒他拋去舊情決戰,但卻發覺無用,羽人非獍別說動怒動刀了,甚至連趕都不趕、避都不避,讓他大感意外。   慕少艾前往落下孤燈求援,孤獨缺親見羽人非獍的關懷,並故意試探出慕少艾對羽人非獍的熟悉與維護,之後更對受傷的慕少艾動手,果然換來羽人非獍的怒意相對,也讓他知道了若要這個徒弟真的能捨下師徒之情一戰,必須對他身邊的人下手。   看到孤獨缺明明沒打算殺妙如詩,卻在瞥見羽人非獍來到忽然動下殺手時,就可知道他已經確認了這個方向;看了五六集的預告,他在徒弟面前殺了捨一仇,終於換來羽人非獍沉痛且憤怒的一聲「孤獨缺!」,也將師徒關係逼向決裂,換來了最終的決戰。   「身為一個徒弟,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或許這是孤獨缺想要的結果,一生的罪惡,終能終結在自己的徒弟身上,但羽人非獍又是如何想的呢?   知他故意激怒,所以不斷的忍讓,相信自己的判斷沒錯,相信過往的師徒情誼,相信師傅雖然用了各種手段試探、刺傷,但對自己終究是關心,不可能真的會下殺手。   「你是我的師父。」無論他如何做,羽人非獍都是如此堅持。即使孤獨缺故意偷襲,他也只是問了句:「你是真的要殺我嗎?」並不真的相信孤獨缺是真心要殺自己。   但是在看見孤獨缺突然對慕少艾動殺手時,他的情緒第一次受到動搖。   「羽仔,相信你自己的判斷。」深知好友開始自問以及自疑,慕少艾沒有多言,只是如支持般的說道。   但在看見孤獨缺殺了一名再無反抗之力的女子時,羽人非獍禁不住的質問:「你變了,過往的你,不可能殺女人。」   這聲質問,不只是對孤獨缺,也是對於自己心底的認知。   「是你自己一開始就看錯了!」   看著這樣離去的孤獨缺,羽人非獍不禁苦笑自問,在師傅的行為顛覆了過去所知的情況下,要如何相信自己的判斷?   在孤獨缺種種刻意所為之下,師徒終將捨身全力一戰,可以想見,當孤獨缺真能亡在徒弟刀下,心中想必是欣慰且滿足,為惡、逼迫、惡毒話語,都是要讓人不苛責徒弟,是一種要讓羽人非獍可以刀刃相向卻不會深深愧疚的手段。   或者孤獨缺認為,這樣能讓徒弟懂得他並沒有愧疚於自己,一切都無愧於心不是罪,然而重情的羽人非獍又怎會如此輕易的放下這種沉重的傷痛?弒母之後,又將擔上弒師之罪,情何以堪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