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貳》

「還不是因為你自己愛管又不去。」洛子商揚眉。

「唷唷,你不是也很愛麼?我給你機會啊!」

「哼!反正人我帶到,接下來你自己看著辦。」縮在這裡幾天跟葉小釵乾瞪眼,還得面對素續緣的冷顏,無趣透了!

「不行,我還有事情要忙,你留下。」

「這麼神秘,你又在做什麼大事業?」眼眸一斜睨,狐疑著。

「晚點你就知道。」憶秋年一撫長髯,自在一笑。

「哈!反正你的愛管閒事我很清楚了,是什麼我都不會意外。」他劍一抱,背轉身,「要走就走,拖拖拉拉的幹嘛?我是不會送你的。」

「不用勞動洛兄,自有人送。」他走至門邊,對內說道:「續緣,吾要離開了。」

「讓續緣送前輩一程。」溫溫雅雅的禮貌嗓音,輕緩從屋內送出。

態度差真多!洛子商聞言蹙眉看素續緣從屋內走出對著憶秋年一笑後並肩離開,根本不往自己這邊看一眼;反倒是憶秋年,離去前還回眸使了個眼神。

「葉小釵,你快進去!」知情會意,洛子商立刻對一旁的葉小釵說道:「放心吧,師尊會拖延時間,人回來我馬上通知你。」

葉小釵一楞,旋即點了點頭,迅速轉身就往屋內走去。

推開內室的門,濃濃藥香撲鼻;走過床畔,褟上人兒正沉沉睡著,長長眼睫下的陰影,青白臉色透出幾許疲憊。

他伸手,撥開覆於額上的髮。手指順著額,輕劃過額心硃砂,眉、眼、鼻、唇,淡淡掃過一一審視,一次又一次,直到自己的心跳終於能平緩安定。

他,還活著,仍舊在呼吸呵!

半晌,睡著之人似有所覺般的眼睫輕動,緩緩張開眸。

「小釵……」辨認出眼前人地泛出朦朧微笑,似乎想側身地動了動,卻引來身軀一陣劇痛地輕喘了聲。

『別動。』他忙地伸手,將他的身軀輕壓躺平。

「續緣出去了?」聲音透著倦怠、亦幾許沙啞。

『他送憶前輩離開。』

「是麼……?吾竟不知道前輩來了……」素還真輕闔眼,似有感嘆。

失了功體、成了個半廢之人的自己,連有訪客來都不能知曉,此後,又當如何?

『別想太多。』葉小釵伸手輕握,不善言詞的他,只能如此的安慰。

他聞言,笑了笑,「放心吧,吾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總有辦法的。」頓了頓,忽然轉眸凝視著他輕道:「這些日子,你過得可好?」

他一怔,點了點頭。

其實,江湖打滾多年,從來就無謂好或不好;但這樣的詢問似乎已經成了習慣,明明已經從他人口中聽聞,卻就是仍有不安地想從對方口中再聽一次。

「續緣……可有對你說什麼?」眸光專注關心。

葉小釵搖了搖頭。他懂得在表態了兩人關係後素續緣有此態度是很自然,而且,素續緣雖神色微冷,卻仍沒有失了分寸與禮貌。

有其父必有其子……不悅起來的模樣,倒是很像。

「也許說了什麼反而是好的。」素還真輕輕一嘆,才垂眸輕道:「他依然沒向我開口詢問任何事情。」

『……他會了解。』

或許,只是仍在思考吧!他無由地篤定素續緣遲早會懂得,只因,他是自己心繫之人的愛子。

他遲早會懂,他們並不是抱著隨意的心態;而是因為情真、情重,使得他們緊緊相繫,交付與共。

「也許吧!只不過,委屈你了。」眸裡,流露著幾許歉疚。

『我無所謂,你的傷……』

「慢慢調養吧!性命既撿得回來,還有什麼不能忍呢?」依舊是那淡淡的笑,雲淡風輕。

葉小釵沉默凝視,知他始終不願多談。

一聲嘆息,他輕輕地,將唇印在那額心硃砂後,輕輕滑落至唇。

無言的思念,誰言,就不夠深?

 

 

 

「前輩。」沉默行在林間半刻,素續緣終於開口,「為何,要引葉小釵前來呢?」

「為了安心。」

「安誰的心?」敏銳地,追問。

「這嘛,」似早知道他會問,憶秋年只是笑言轉問,「你認為有何不妥呢?」

「……續緣只是不明白原因。」他眸一抬,望向蒼鬱樹梢。

燦燦陽光從樹梢落下,很是清幽遣懷,然而他的心卻一日日沉重。

每每遇上父親欲言又止、卻仍沒有開口的神色,他就變得更加沉鬱,只因他知道向來表現得雲淡風輕、自信高雅的父親那欲言又止的神色是為何。

「你認為,素還真會是隨便的人麼?」撫著長髯問。

「我相信父親,但,誰又真能懂他在想什麼呢?」他淡淡的話中,有幾許寥落。

他的過往,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懂父親在想什麼──即使到得後來他已然學會相信父親的行止目的,卻依舊,不是很懂。

他只知道,父親是他唯一的血親、世上最重要的人,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自己還有些什麼。

「還有時間,慢慢來吧!」憶秋年輕拍了拍他的肩膊,「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父親此次的傷,不就有許多時間讓你了解了麼?」

素續緣點了點頭,然鬱結眉頭仍是未曾鬆開。

「吾離開了,外界的事情叫素還真別想太多,自然有人解決;至於我那個徒弟你就稍微包容一下,他不過是嘴快嘴硬、說話直接了點,其實沒什麼惡意。」

「……續緣懂得。」

只是雖懂得,他仍不喜歡那種感覺;因為洛子商的直接,總是會引起自己隱藏了許久的尖銳。

目送憶秋年離去後,素續緣仍在原地怔立半晌,才轉過身回雲塵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