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衷情,誰與共《壹》

床上之人是他的親父,而那人,原該是父親的知交、夥伴──而他,可以忍受一個知交、夥伴,但無法忍受一個情人。

昨夜,父親目送那人離開後看向自己的目光,有惋惜、有包容,亦有憐惜,但仍是沒有說一句話,淡淡地閉上眼睛。

只有一聲,似有若無的嘆息,令他心頭猛然一揪。

不該是這樣的,不該呀!

他凝視著昏迷中依舊顰眉之人,一雙眼眸染上幾許怨懟。

父親,您的心中難道沒有了母親麼?否則您為何會去愛上他人?你們之間又是從何時開始,轉換成這般的關係與情感?

好不容易回到父親身邊的自己,能坐視他們如此發展下去麼?

「你還是想不通啊?」

一個略帶譏誚的聲音傳來,他攢眉回眸,見著一名黑衣青年雙手交叉倚在門邊,臉上依舊掛著那似笑非笑、幾許輕佻的神情。

這般莫名的介入,令人,感覺不悅。

「與閣下無關。」

素來對人慣以溫和面貌,但對這總隨意揣探他人心思、說話間又輕嘲帶諷的人,從一開始見面便有『非我族類』的排斥之感;言詞神色間,也難以親近。

來人聞言輕輕一哼,顯然也是習慣了他對自己的不友善,「我將人帶到,你卻把人趕出屋外,自然與我有關。」

「你將人帶到,我卻未必有義務要接收。」淡然以對。

「我非是將人帶給你。」黑衣青年站直身,亦是絲毫不讓,「人,是為了醫治你父親而帶來的。」

「父親有我醫治照料。」他神色略顯警戒,語調仍淡。

「治傷不治心麼?」犀利說著,一哼。

他倏地沉默,轉過頭去凝視著病褟上的人,倔強抿唇不語。

「……天下第一啊……」驟地,倚在門邊看他的青年喃道。

驟聞過往,他驀地回首,眸光寒慄。

「哈!我聽過你以前的事情,還想是不是我弄錯人了,而原來,你也不過是外表變得和順罷了!」對他的犀利眸光,青年無謂似的笑了聲,站直身軀,「告訴你一聲,事情辦妥以前,我都會留在這裡。」

說罷,黑衣青年灑然而去。

而他,伸手握住父親發熱的手,咬緊了唇。

「娘親……續緣,該怎麼做好?」

他喃喃地說著,閉起了眼。

耳畔,似乎還留著昨夜那一聲輕嘆。

 


「這種時候,你還能打坐啊?」

走出屋外,洛子商嘖嘖有聲地看著靜靜盤坐在大石上的劍客。

葉小釵無言,只是將目光飄向屋子,神色中略帶詢問之意。

「放心吧!老石頭說過素續緣的醫術精湛,而且,素還真的傷勢已經穩定,應該不會再惡化了。」他放下懷裡的劍,拔了根草叼著懶懶坐下。

葉小釵點了點頭。他早已聽舒石公解釋過素還真的傷勢,卻仍在昨日見著那動亦不能的人兒後,難以遏止那激動。

病褟上的他偏頭看著自己,扯出微笑;一聲喚名,讓他再難抑止盤旋數月的心驚擔憂、以及那抹傷痛地伏身抵著他的額,並唇輕印上時,落了淚。

明知素續緣在一旁,他仍不想離開那久別後終於回到懷中的氣息。

當素續緣以療傷為由『請』他離開時,他並不想走,是素還真的一個請求眼神,他才起身離開。

終於再見,卻是這般場景。

「看來,得在這裡耗一段時間了。」洛子商有些無聊地雙手枕著往後一躺,自言自語起來,「就不知道要耗到什麼時候才會開竅。」

劍客聞言,只是靜靜閉起了眼。

若非天策真龍化星入體,行事一轉為和善且與魔劍道訂下和平協議,否則他亦不能來到這裡;可這和平,他也不知道能夠維持多久時日,一但生事,他仍得馬上離開。

總是,離別。

每次、每次,聚了散、散了聚,他曾不一次的想,是否這次離別不會再見,是否,這是最後了。

所以,手,總放不開。

為何總是如此?分別後、等待重聚,只能這樣麼?

即使,心相守,但分別總是比相聚來得長。

這時候,他總會反握著自己的手,含著笑,誠摯道:

『沒問題的,相信吾吧!』

於是,他一次次的信了,鬆手,卻也總是面臨一次次的心驚膽跳。

『千萬,不要來。』

那日他這麼說著。

『到安全的地方,無論聽聞什麼,都別出現。』

不同於以往溫言軟語勸言,而是那般堅持堅決。

──『相信我,好麼?』

那一天,他的手,反握得比自己更緊。

他坐在石上,手緊握成拳。

狠狠一咬牙,手指緊掐入掌心;血滴落土,痛,卻是不足以抵上心頭折磨。

明明該守護他的,但,他卻沒守護好;而現在,又只能枯等麼?

冷冷的風沙、捲著濕冷殘葉,在眼前。

那溫暖春日,何時才會到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