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拾遺、揚州夢

ψψψψψ

風簷春秋。

主人既名為悅蘭芳,風簷春秋,即是蘭花天下。

在數種數樣、各具獨特風韻姿態的蘭花之中,最為出色的,卻仍是那一身血紅的御筆丹青悅蘭芳。

羽扇輕擺,他含笑,指尖輕撫眼前血色蘭花。

「如何了?」悠悠地問道。

「他下令追殺指王星。」

「能拖則拖,吾尚需指王星指引。」

「是。」

「回去吧!免得他人起疑。」

蘭花,一品丹心--那丹心者,究竟是誰呢?

計與謀,他含笑盤算著。

哈!誰管武林如何、他人如何?能活著支持到最後,就是贏家!

二弟,汝與吾,總是要分出輸贏來的。

這是你所願,吾,也奉陪。

ψψψψψ

世事似乎總非那樣順逐,樣樣事事迫得他不得已的回歸故往,那曾被自己『不得已』捨棄的地方,曲水流觴。

對那癡情女子,他是喜愛著的,尤其當她順從依偎之時。但,他不甘如此失敗而平凡,那不該是他的人生。

安棲湖畔,他終日似悠然閒情,卻從未放棄過外界,暗暗籌備著、等待著再度展翅的日子,而機會終於到來。

「悅蘭芳!我便是做鬼,也不會原諒你!」

淒厲咒怨著,女子一個翻身,飛身墜入滔滔江水中。

「啊!千歲、千歲!」他震驚踏步向前,一慟地捂著胸口,「啊……」

「是她自取,與你無關。」紅衣女子嬌媚柔聲地,如此勸說道:「隨吾來吧,日後吾自當重用你,切莫擔心。」

「多謝權妃。」他狀似戚然地說。

千歲,妳何需如此傻呢?

負心薄情?唉,即使再度江湖,吾依然會如此待妳不是?

傻呀!望向滔滔江水,他悵然似的惋惜著、嘆息著,卻是沒再任何眷戀停留地舉步離去。

世上,誰不是為了自己著想?

ψψψψψ

「走到如今地步,你究竟想追求什麼?」

花團錦簇中,那紫衣女子困惑地問。

「想追求什麼?」他驀地,回望,幾分驟起茫然。

他在汲汲營營於什麼?

權勢曾有、名望曾有、富貴不曾少……仇怨?他仇怨過誰呢?那處心積慮篡奪地位、甚至想奪取自己性命的親弟?

也許在他奪取的一刻,怨恨過。

但卻是他讓自己更加懂得,世上只有自己是最能保護自己……只有自身,是永遠不懂背叛。

想要順逐、想要尊重、想要功成名就……世人不都是如此?而為了這些一步步踏來至今,他卻無處可容身。

「想要什麼……吾也不知道。」他答著,落拓中,仍有幾分侷傲,「也許,吾只是想證明自己無錯。」

錯?究竟誰錯了呢?

是他,還是這世道?

誰能給予一個明確答案,告訴他,錯有何在?

ψψψψψ

「你的智慧、冷靜令吾欣賞,可惜你俊俏的面孔,成不了事!」

屈辱,諷刺地成了重生。

擺脫過往辱名,新的面貌、新的名字、新的人生。雖然虛與委蛇,然而,他絕不會永遠屈居他之下!

但,乍見那劍者狂然的悲慟,他有些許震撼;莫名中,竟產出了悔意--以及那對於自己身為棋子被矇騙、利用的屈辱感。

他思忖行動,一面裝做遵從指示介入正道,另一面暗地裡開始積極地周旋、暗地挑釁、試圖擺脫控制,回報那人給予自尊的踐踏。

而越介入正道中心,他發覺那不是因為身分地位、而僅僅是因為個人而來的尊重,竟是比過往曾享過的種種尊榮,都來得有感受。

人可以為了他人做到何種地步?同樣是友,過往的他選擇的是犧牲以自保--悵然若有所失,他竟陡然覺得,過往是只有污穢而空蕩無物的一團泥沼。

漸漸地,他覺得身為定風愁,比身為悅蘭芳好。

本來,只是個名字而已,只是張面貌而已,卻漸漸地融合於血肉,讓他辨不出自己是誰、又該是誰。

「亦真非真……定風愁……哈!」

離了群,他佇立回望,驀地失笑、且歎。

真或假,是與非,舉目不見答案,只有空蕩。就如他雖感覺得到心的跳動,卻茫然得彷彿一切只是假象。

伸出手,更摸不著過往的一點痕跡,只有手臂上的刻痕依舊。

這人生、這身軀、這臉皮,代表的究竟是什麼?

真與假,又該如何認定?

ψψψψψ

「代替劣者,你心甘情願嗎?」

臥榻上,那殘廢之軀以睿智眸光注視,唇角依然掛著過往的淺淡微笑。

「吾不會後悔。」

原因,他不知道。

只知道,接下這擔子後,他毫無後悔的感覺。

「劣者只是想,你答應前輩此事是因為愧疚?」那儒者淡淡道,幾分犀利的,「但吾並不以為你有愧於吾。」

「……汝走到如此地步,吾也該負些責任。」

「吾印象中,悅蘭芳不該是如此容易傷感多情之人。」他坦白說著,神色沒有任何諷刺之意。

「哈!吾現在還是悅蘭芳嗎?」他自嘲笑著。

「……人都有過往,消失不代表不存在。」

「是嗎?」他避過那溫和中帶著犀利的話語,「何必多究?也許,吾只是想試試身為名滿天下的素還真是何滋味罷了。」

儒者不再說話,只是瞅著他的眸裡有些許了解,卻被他背身閃過。

不想被探究,更不願被探究,只怕一但想了會更不堪。

就暫且做眼前事想眼前事,隨波、逐流罷!

ψψψψψ

「沒想到,最後救我的,竟會是你。」笑中,淡淡自嘲。

「切莫起身,你傷勢頗重,要好好休養。」眼前人淡如菊,唇角是一個安撫的溫雅笑容。

那是過往曾經列為夥伴的人物,而今,他已認不出自己。若然他知道自己是誰,可還會伸出援手?

「……你可知道我是誰?」

「我知道你是定風愁,也知道你為中原武林出了不少力。」

那人真摯地說道,卻引來了他狂揚的笑意。

定風愁、定風愁--若他是定風愁,悅蘭芳又是誰?

若只是這樣,他會過得較為輕鬆嗎?

若真能再一次重生,他會如何選擇?

 

「定風愁……?哈!我也希望……我只是定風愁……」

 

唇,嗆出生命的血紅,無力支撐的身軀倒落。

漠然闔起雙眼,他已不願再醒。

 

十年一覺……揚州夢……

浮生,原只是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