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陵定風愁(七)終

  好安靜。   整個雲塵盦沒有了人的聲息,就連呼吸與衣物的窸窣聲音,都是那麼清楚。   定風愁手撫竹笛,深深呼吸著感受那始終幽繞四周的冷梅香。   過往,如同走馬看花,一切已經不復存在。   是非對錯、悔怨愧負,揪得神魂茫然失措,他以為這樣的自己再沒有東西可以掌握,也沒有資格去獲取。   但,這個氣息是真實的,這抹溫暖是真實的……看著自己的這個人、這雙眼,真實的存在於身邊。   「還好嗎?」依舊是,那有些淡漠的嗓音。   他聞言抬眼,斂眸而笑了,「……就剩下我跟你了,東陵。」   從沒想過,到最後,會是與他。   如果這是命運,現在的他亦是選擇這份命運。   東陵靜默著,手指纏綣那烏黑的髮絲,「那麼,還要留嗎?」   「留?」喃喃地反問著,搖頭,「沒有什麼好留的了。」   聞言,那灰髮的冷竣男子,唇角揚起了抹淡雅的笑。   「走吧。」   往來處來,向歸處去。   歸去歸處,無風無雨。   聽聞,日揚台一役,素還真與經天子聯手大破天獄軍隊,使天獄士氣大傷;玉指聖顏經天子,正一步步邁向他的霸主之路。   半月後,一路緩行、聽聞了各樣消息的兩人終於回到了懷擁天地七步階,時值梅花似雪、片片殷紅紛綴。   梅林泣血,歷經如此多生死輪轉,那淒艷美景依然存在;只是,這名聲已然再度隱沒於紅塵俗世,將不會有紛擾。   定風愁手撫著梅樹,一次又一次的。   他素來喜愛蘭花勝過各類花品,然而在這只有梅樹的領域,卻如此平靜。過往年餘,他總會撫著這樹樹梅花,直到一切浮躁平息。   他回頭望著那始終不曾離開的男子,垂眸笑了笑--這梅樹,或許其實,就是那人的化身。   「東陵,我回來了。」   他輕聲說著回頭走近,雙手緊握地許下承諾。   此後相守,再不分離。   再次聽聞那離別愁韻的笛音,是因為半年餘後,從七步階外傳來了訊息。   聞訊後,那人兒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地拾起了竹笛,將唇湊上,幽幽渺渺地在梅林間吹奏起來。   誰都能聽出,他的笛音,帶著哀戚。   而他,就只是靜靜靠在梅樹旁看著,聽著他一次又一次,彷彿送別般吹著同一個曲調,一直到月色染上涼意,他才走了過去將披風披上那肩膀。   懷裡人放下竹笛,任樂音邈去,輕歎。   「如此就夠了嗎?」語音冷然,卻奇異地有著溫存勸慰,「你若仍難過,落淚亦是無妨。」   定風愁閉了閉眼,默然地搖頭,「走在這條路上,是他所選。」   該為他哭嗎?他可會願意自己為他而哭?   他不曉得,只明白,他是不會後悔所選。   二弟啊,汝……即使知道結局如何,也依然會如此選擇的吧!   「也許,他死得其所。」東陵說著,從身後順勢將他抱入了懷中,貼過耳畔,「但是,為他哭泣也是你身為兄長的權利。」   兄長……他身軀震了震,緊緊閉起眼。   是的、曾經,他也喚過自己兄長;曾經,他們朝夕相處、休戚與共……但成長後、接觸了權利與鬥爭後,一切都變了。   是的,兩個人都變了。變得懂算計,對小心翼翼試探彼此、推測觀察行止,親兄弟,成了爭奪肉食也似的獸。   不恨,只是不甘,才讓一切無法回頭。   經天子,吾的二弟啊……若非生長在汗青編,吾與汝,可否比較像親兄弟?   緊閉眼瞼落下的淚沾濕了臉龐,東陵少主一聲低嘆,微涼手指揩去微溫水珠,「招惹你哭,反倒讓我後悔了。」   即使知道無謂,卻還是妒忌起了經天子。他什麼都不用做,甚而是反目了,都還可以讓蘭的心緒起伏、掛慮牽念。   就算死去,也抹滅不了這一份地位。   「東陵……未曾得到的,就不言失去。」他輕聲說著,眼瞼微動,落下扇睫上幾滴水珠,「但若該是天註定有的,又為何會失去?」   如果是天註定他們是兄弟,又為何會有這樣的境遇,致使反目?   「天定是一回事,然而掌控自心走向的,只有自己。」即使可以推測運勢,然而最終決定仍是在個人身上。   「依然是自己掌控嗎?哈,這答案理性得令人沒有喈怨的理由。」他幽幽一嘆,笑了,卻依然心頭酸楚,「不論結果,至少,這條路他走得無怨無悔。」   「……你亦做了選擇,不是嗎?」   看著那笑那淚,東陵俯首輕輕地落吻到他的眼瞼上、臉頰上,最終,那微涼的唇瓣落上了另一張唇。   將那幽幽輕歎、幾許愁緒,一同納入封緘的吻裡,化開。   呼吸中,有一種甜香……   與最初時候、與再醒時候,一樣淡淡卻真實的清甜梅香。   「那麼東陵,你的選擇又是什麼?」   那是微帶著呢噥睡意般詢問,有幾分軟膩的貼近。   「選擇……?」   被詢問者自問似的,捲玩著黑髮的修長手指停了下來,側撐著身看著那眼眸半瞇、欲睡似的人兒,思忖了起來。   選擇嗎?他倒是沒仔細去想過。   初見的那抹紅,侵蝕了他的心神,從那時起的自己似乎仍是理性,卻又似乎什麼都無法理智思考。   因為察覺時,已經愛得深。   因為察覺時,手已經不自覺伸出,想掌握。   明知不可為,他卻仍愛戀著那抹紅,但即使曾經沾染著魔魅的緋紅蘭花轉換成了這般清秀纖弱的模樣,卻仍然教他愛戀。   道理在哪裡?選擇,又在哪裡?   「選擇嗎?也許我的選擇……」   他自問似的低聲說著,聲音卻軋然而止,只因為發現那人兒已經沉睡去,根本沒能聽自己的回答。   唇角彎起,一個吻,輕烙上粉色薄唇,跟著將熟睡的人兒擁入懷中,拉起薄被覆蓋兩人身軀。   「也許,我的選擇就是你吧!」   他湊過耳畔輕語,凝視著熟睡的清麗容顏緩緩閉上眼;愁已遠散,呼吸間,似又是那回歸的蘭香。   耳旁一切漸漸歸於寧靜,最終,只存呼吸依偎起伏。   這一方小室,就是他的懷擁天地。              【陵定風愁˙全】 -----------------------  曾經有人問我,喜歡小蘭還是定風愁多一些?我想還是定風愁吧...或者該說,是定風愁時期的悅蘭芳。  小蘭早期的作為,很難讓人喜歡。  我是一直到圖騰,見著他與花姬的對話,才對他改觀...之後,他就是以定風愁身分出現了。  或許因為一開始就知道這雙重身分,所以在看定風愁時,我總思索、推測著他的作為與想法。  定風愁初期的悅蘭芳,其實作為仍沒有不同,仍然是為了自己,改變是漸漸而來,操控的人死後有段時期,他仍處於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茫然,從他急欲表現的狀況不難看出他極想找出自己的定位,那時正巧風凌韻引他去見素還真,我想是到那時,他才真正醒悟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來贖過  封靈島末,其實我相信確實是他自身放棄了活下去的慾望,因為太累也太倦......  雙重的假象,自身存在的質疑......他的矛盾思緒,是引動我寫未曾相識跟陵定風愁的主因。  因為我貪心的想看這轉變,卻也沒見過人寫:p,多數寫小蘭的文章甚少會去提到他的悔與過,但我總覺得過錯也是人的一部份,不管對錯是非,才會形成後來的悅蘭芳,也就是定風愁...這樣的過程,並非浪費無用  至於該不該得到幸福...呵,無人有權替他決定,幸福是個人的事情,不管這個人是否真的罪無可赦,世上都或許仍有覺得他值得存在的人物在。  (每次一談到這話題就忍不住多說了...哎呀呀...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