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陵定風愁(四)

  一陣沉默。   「難道,你真的想讓他離開你?」儒者無奈似的問。   「……如果,這是他的選擇。」低聲地道。   「劣者以為,此舉看似尊重,卻像是怯懦了。」   怯懦……東陵隱隱地一震。   是的,明明是那麼想得到的,他卻怯懦了。   「劣者或許多言了。」素還真微搖頭,定定看著眼前人,「然而既有放手的打算,為何要帶他回七步階?既然明知他的心性如何仍愛上,又為何要放棄?當初,不正是因為你的執著,才讓他活下來的嗎?」   「但是--」胸口緊滯,然即使如此,仍無法將自己的思緒全盤對人扥出。   當初確實是那麼地想要他,現在卻因為他遲遲地、未曾醒覺回應的情感,使得他有些卻步;而經天子的一番話,更觸動他不想預見的事情--   七步階雖留住了人,但留不留得住心?而他想要的,僅僅是七步階的安寧而已,還是自己?   即使生死輪迴一次,他是否依然,無法成為他心中最重要的人?   「爹親!」素續緣踏步而來,神色有一些的困惑。   「嗯〜何事?」   「續緣方才送藥過去,但定風愁不在房內。」   東陵少主驀地一震,臉色陡變地直往屋內奔去;砰地推開門,卻當真已經沒有人躺臥在床上。   素還真隨後而來,攢起眉,「他應當沒有離開雲塵盦,那麼應該會是……」   話沒說完,東陵神色又一變,急速往外奔去。   幽暗微冷的石室內,玉指聖顏經天子閉目而思。   密閉的石門一開,氣息襲來,他便知道了來者是誰地睜眼。   「悅蘭芳,我還以為你不敢再來了。」艷色臉龐,薄冷地、淺笑。   上一次逃得如許狼狽,還以為他不會再出現在自己眼前,沒想到竟敢孤身一人又再出現,不怕了嗎?   「為何不敢來?」定風愁臉色雖因為一夜未眠有些蒼白,頭也隱隱泛疼,然而對他話中的意思卻只是付以淡淡地一笑。   「哦?」經天子站起了身,目光灼灼地打量著看來與前幾日有些不同的人,「那麼你來,又是為了什麼?」   「我有句話,想問你。」   經天子步過他的身邊,些許防備地回望,「什麼話?」   定風愁看著他,神色淡然地開口,「--你當真,這麼恨我?」   「哈!」他驟然一聲大笑,「悅蘭芳,何必明知故問?」   現在才來問恨不恨,豈不太遲了!?   「但我們是兄弟,不是嗎?」   驀然回望,他有些困惑著,為何走到這地步?   他們是兄弟不是?唯一以血緣羈絆彼此的,血親啊。   「兄弟?」經天子雙手負在身後,一聲輕蔑哼笑,「你自問,在你眼裡當真有兄弟之情?」   「你欲奪我之位,我不得不反擊。」他仍不認為,那時有錯。   「好一個不得不!」他陡地冷聲一喝,一哼揮手,「悅蘭芳,你那時心底計較盤算了多少事情?除了七星之事,我的奪位也不過是你算計中的一輪罷了!將我一併計算後,你還來說這有兄弟之情嗎!?」   那時的屈辱,以及隨後種種,他一生都不會忘!   「……你輸給了我,是事實。」憤恨的語氣,讓定風愁一瞬明白了他為何仍然如此憎恨自己。   從繼承汗青編到奪位之爭,經天子的傲氣,一再再地,折在自己手下。   即使後來他勝過了自己,這份羞辱,依然不曾忘記。   「哈,沒錯,我是輸給了你。」經天子一個昂首,倏地轉身,「但我不信,玉指聖顏經天子一生都得敗在你手下!」   「你的武功早已經勝過我。」他吐出口氣,笑了,「若然如此恨我,殺了我對現在的你而言易如反掌不是嗎?」   他聞言,倏地皺起眉,「悅蘭芳,你又想做什麼?」   「怎有想做什麼,只是想起五星歸位以及在封靈島上的事,那時你不就想殺了我?」額上微微抽痛,他仍是悠然自在地淡淡道:「但為何到了現在,你口口聲聲恨我,卻反而不想動手?」   「你!」經天子五指箕張火速扣出,扣上頸子一瞬卻收了力,怒瞪著那不閃亦不避的人,「你想死?」   怎可能?他不是一向最保護自己的嗎?怎可能自己送死!   定風愁閉起了眼,「我只是想,這樣或許能少一點恨。」   他不信似的注視著眼前人半晌,沉冷問道:「那東陵少主呢?你一點都不在乎?」   「……他的,我還不起。」這一生,或許都還不起。   「我的你就還得起?」經天子咬著牙鬆開了手,眼中怒火熾燃而起,「悅蘭芳,你現在依然自私!」   他以為這樣就可以了結一切?那些過往,這樣就可以算清了嗎!   「那怎樣,才叫做不自私?」張開眼眸,漠然地問。   「你--出招!我要憑自己的能力勝過你!」   自己俯首就戮的,算不上贏!   「你明知我打不過你,何必?」定風愁搖搖頭。   「不戰而逃,你想永遠當個懦夫?」經天子冷怒一喝,怒意上心地嘲諷,「從悅蘭芳逃到定風愁,再逃入死亡?你這一生到底算什麼!」   「我這一生……?」他聞言身軀一震,沉默半晌後,淡淡地笑了,「也許,真不算什麼吧!」   聽見這話,經天子再按耐不住怒意地退出數步,雙掌凝出光芒。   「出招!」現在的他更教人憎恨!當時勝過他的悅蘭芳,究竟到哪裡去了!   定風愁嘆息一聲,手腕翻轉,內勁運出。   身形倏動,砰的一聲掌力交接,定風愁震退了數步撞上石壁,體內氣血翻湧得險些嘔出血來。   支撐過暈眩,他定定看著眼前未出全力的人,「這,是你的幾成功力?」   「三成。」經天子輕哼一聲,雙手負於身後,「雖然這付枷鎖扣住我一半的功力,但殺你,仍然不是問題。」   「是嗎?」低笑一聲,驟然眼神一凜,雙掌直擊向前!   面對來勢,經天子不假思索,側首以掌卸去數招,凝聚光芒的手掌再度前推,交會瞬間,來人竟在他身前收去拳掌。   「你--」他神色一變想收去掌力,然而雙掌卻已經硬生生地打上對方胸膛,毫不留情地將人給震飛了去。   砰的一聲落地,他眼睜睜看著鮮血從那蒼白的唇角溢出,心底竟然湧出的是不敢相信以及不願。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他不是贏了嗎?不是,這樣了結了過往的屈辱嗎?   「悅蘭芳!」一聲心神俱裂地呼喊,推開門的灰色人影迅速地撲向前,抱起跌落的軀體呼喚,「悅蘭芳!」   手、聲音、心神,全部都劇烈的發顫。   不!不要--   懷中人似乎感受到他的情緒,動了動眼瞼後張眼,在看見他那驚慌時雖愧負似的想舉起手,卻無力。   「東陵……你…想要悅蘭芳,但我……卻只想做定風愁。」他突然淡淡笑著,低喃起來,「孤雁、豈識人間愁,回首揚州…夢成空……」   一生回首,終亂成空。   東陵……對不起……   一個無心的人,無法愛你。   他閉上眼,任自己再度墜入無邊的黑暗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