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陵定風愁(起)

  蘭花,一品丹心。   他的舉止優雅、言談不俗,更繪得一手好畫。   乍看下,確實予人一種風流而不下流、高雅的印象,而且他雖有些傲氣凌人,但仍教養良好,足見該是名門出身。   他無端接近自己,頻頻出現在七步階,絕不是因為想交朋友罷了。   他冷漠以對的同時,深究著眼前的人。   那時的自己,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在他身上投注了太多的注意力,甚而遠遠超過了對於自身運勢的推斷。   一直到他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他才驚覺自己在他身上不知不覺地投注了太多。   他並沒有因為另一個『他』的出現,而遺忘了以往種種,反而因為看出了『他』與真正的他有何不同,愈發的思念。   等到他又回到自己的面前時,他已無法再用過往的心情對他;表面上或這仍相同冷漠,但是他知道心口那簇火苗,已經無法熄滅。   他無法遏止自己的眼神追逐那抹豔紅。   他喜歡看著他。尤其是他那不服輸時微微昂起的尖巧下巴,以及那懊惱時的微慍神情,尤其是、他以那怪異得可以的口音喚他時,聽來都帶著幾分呢噥之感,像是在撒嬌似的可愛。   發覺這份不同於任何人的情感同時,素來少言少笑的他,自嘲的大笑了。   從不願動情,卻會為了這樣一個人而動情?   可笑!   可笑!!   ……當真,可笑……嗎?   生平初次的情,怎會可笑呢?   沉默之後,總算,仍是認了。   認了情、也認了心。   呵!他竟然戀上了與自己奇異的相似,卻又是多奇異的不相似的人兒。   他是自私的人,他向來不否認這一點。   他愛的人,即使要壞事做絕,他也會任由他去,只要那是他想要的。   所以他什麼都不說,任由一切發生。   他知道他發覺了,因為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從疑惑到了解,而似乎有了不一樣;但那淺薄初萌的青芽,仍不足以遏止他狙殺自己的行為。   他有被反叛的怨恨感覺,但亦知道,這種感覺毫無理由且可笑。   他從未屬於自己,又何來反叛?   即使不甘心自己在他心中留不下任何痕跡,即使不願意其他人成為他心中最重要的人,但那又如何?這朵蘭花眼裡只有自己,不懂愛人啊!即使他多想要這朵緋紅的蘭,然而他卻不肯為自己所擁有,他的心,不在自己身上。   與其如此,這樣或許是最好。--他曾這般想。   就讓他以為殺了自己吧!從此一刀兩斷,斷去情念與一切的可能,不再相見。   之後,世局紊亂、流言紛紛,武林中,失去了御筆丹青的蹤影。   他知道自己終究是放不下。   推測不出任何端倪的他,終是冒著險出了看似荒廢無人的七步階,從東到西、從北到南,終於找到了他。   不一樣的面貌,不一樣的氣息,一樣令他心動。   那昏睡著的眉宇間,漾著以往從未見過的輕愁。   定風愁、定風愁……是因為這樣一個有些悲傷的名字,還是因為你明白了『回首揚州夢成空』呢?   「你不恨他?」   當莫召奴這麼問的時候,他僅是搖了頭。   恨?他恨的人還在嗎?他曾恨過他嗎?   不重要,都不重要了。   有什麼比他現在在自己的懷中重要?   如今一切從頭,也無風雨、也無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