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長思憶

  送走附體的刑天師,風之痕怔立著思索,而小鬼也呆在一旁歪著頭看他,似清楚他心情的撓撓頭後,自行跑往竹屋後去玩耍了。   他雙目闔起,如以往般感受著風的吹襲。   『風仔~好久不見囉~』   撫著長髯,輕鬆愉快笑著的幻影,一瞬,令冷靜的風,亂了心。   明明知道陣中均是幻影,然而、然而卻亂了。   明明知道,卻還是得一次次說服自己,那只是幻影。   他想起,很久、很久前,那人出現時的情景;他總是會用那浮誇的語調,親親熱熱地如此說──   『風仔~好久不見,想我嗎?』   ──撫著長髯,褐衣人笑問。   見他皺起眉什麼都不答後,憶秋年自行笑了笑,自顧自地吟哦起來,『唉唉,這麼久不見了還是連一點表示都沒有,像我,可是“流金歲月~難忘風之痕”哪~』   『……憶秋年,不要耍嘴皮子。』   每次,都要他忍無可忍制止那曖昧的口吻,他才肯停止。   『欸~風仔你太嚴肅了,人要活得輕鬆自在點嘛,像我最近……』   然後,就是批哩啪啦一大串諸如最近去了哪裡、吃了什麼好的、玩了什麼有趣的……諸如此類簡直像是生活報告的東西,巨細靡遺。   風之痕向來愛靜,憶秋年卻是個不說話像要命的人。   但是,風之痕會聽憶秋年說話。   他會聽他說話,即使是閉著眼睛不給回應,但卻是很仔細的在聽。   雖然有許多事物他並不感興趣,但是,他卻會專注聽著憶秋年述說那些人事物,所以每次見面,總是憶秋年在說、他在聽。   即使是最平淡的東西,在憶秋年的口中,好似都會變得有趣;即使冷漠如他,偶爾也會不自禁的牽動了唇角,露出那可稱為笑意的神情。   明明他的目的只是想與憶秋年比劍,但是,他卻可以靜坐著,聽他說一整日的話也不覺厭煩。   兩人的關係,其實有些怪異。   起初,讓風之痕感興趣的是憶秋年的劍者氣息,但不知道從何時起,比劍不再是見面的主因,反而成了一種藉口。   向來不愛與人交往的風之痕,跟一個人往來的藉口。   他仍希望與憶秋年來場正式交手,然而,那好似並非最重要的了──有一個人,可與自己併著肩在風中疾走、交談,於人生中,是如許難得。   他幾乎要相信了這種情況,會永久下去。      『風仔,你說人死後,會留下什麼?』   『人死萬事休。』冷淡淡的回了一句。   人死,本來就什麼都不會留下。   『哎呀,風仔真是無情~。』   抱怨似的撇撇嘴,幾分哀怨的神情,明明年紀一把的人,在自己面前還總是做這種孩子似的動作。   『非無情,只是事實。』人死不過屍首一具,能留什麼?   『是事實,也非事實。』難得地,憶秋年正了臉色。   『喔?』也難得地,他反問。   『人雖死,思念卻永存,不是嗎?』   『留戀過往,不是風之痕的作為。』   『唉唉唉~話不是這樣說的嘛,就像是……』   然後,又是批哩啪啦一大串話,玲玲總總舉例反證地說上了大半天,總之就是纏著要他回答某一句話。   ──『風仔~你會想我嗎?』   憶秋年……你知道,風,不會留戀過往。   往者已矣,留戀,只會讓自己停滯不前。   那不該是風之痕會做的事情。   但,風懂得了回憶,所以懂了留戀。   留戀與回憶,化為思念橫亙心頭,綿綿不絕,不提起,卻也不忘卻。   這就是你口中的永存,是嗎?   所以,過往雲煙,現在獨留風中之痕。   而,流金歲月中,亦難忘,憶、秋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