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劇情節錄】羽人非獍&慕少艾(刀戟II 11-18)

  ------------------------    刀戟II-11   《罪惡坑中,孤獨缺與狂龍對戰》   暴雨、狂風,怒焰、冷霜,兩種不同的屬性,各自解釋刀上的領域。   狂龍: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啦!   孤獨缺:喝!   逐漸加快的腳步,顯示戰況越趨激烈。   狂龍:爽~~~啦!   (孤獨缺刀光如電,狂龍身形不動,一一擋開)   狂龍:你很少看我出手喔?   孤獨缺:人老了記性差了,差不多有三次吧。   狂龍:有讓你震驚嗎?   孤獨缺:三次很多了。   狂龍:呀~!   (狂龍手上的刀竄出綠色龍影,孤獨缺展開六翼,刀上生出單翼)   刀流電火間,瞬間爆發極致衝突!   (錯身前,孤獨缺忽見狂龍腋下空門,狂龍鐵鍊忽然轉勢捲上缺刀,刀勢劃過孤獨缺左腳,孤獨缺拄刀跪地。)   狂龍:差一點點呢。   孤獨缺:這個弱點是你設計的。   狂龍:哼哼,哈哈哈哈,你不知道嗎?在罪惡坑被騙,是罪有應得。   孤獨缺:這步若是針對我設計,孤獨缺面子就有夠大了。   狂龍:隨便啦,多準備總有用到的一天,只是想不到用在你身上呢。   孤獨缺:我最後還有一句遺言想對你說。   狂龍:什麼遺言?   孤獨缺:替我問候你的老母。   狂龍:嘻嘻,哈哈哈哈哈!   孤獨缺:哈哈哈哈哈~   狂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孤獨缺:羽仔。   (孤獨缺閉眼,狂龍揮刀砍落,鮮血橫灑)   哈哈哈,嘻嘻、哈哈哈哈!       《鬼梁兵府,喜宴上生巨變》   鬼梁飛宇:啊!   (明鏡秋霜、封千機對羽人非獍出掌,泊寒波、談無慾各自發掌擋下,羽人非獍抽刀、昏亂轉身奔逃,鬼梁府主抱住兒子身軀,藥師迅速搭出紅線診視)   明鏡秋霜:莫放走兇手!   (談無慾擋在明鏡秋霜前方)   明鏡秋霜:閃開!   談無慾:先看少府主的情形。   (藥師抽開紅線,往外追出,言傾城丟開紅紗,撲倒哭泣)   秦假仙:怎麼會這樣,事情怎麼變成這樣?       《荒林間,羽人非獍神志昏亂的奔走》   紅色的記憶,喚醒封印的禁忌。羽人非獍此時的腦中一片空白,瘋狂奔逃的腳步,渾然不知落腳何處。   追兵:莫放走兇手,找出兇手繩之以法!   (藥師與泊寒波先後追到)   慕少艾:(嗯?是羽仔的腳印,他就在這附近。)是羽仔的腳印。   泊寒波:羽仔在繞圈子,就在這附近。   慕少艾:分頭追。   泊寒波:他的精神狀況不佳,小心。   (兩人分頭追去,空中飛來禿鷹)   追兵:別讓兇手跑掉,眾人快追啊!   (一物從空中落下,羽人非獍倉皇奔逃,被樹枝絆倒時,驚見孤獨缺頭顱)   羽人非獍:啊……啊、啊……!   (孤獨缺:喂,我教你一個不會受欺侮的方式好不好?) (羽人非獍顫抖捧起頭顱)   (孤獨缺:痛就喊一聲,別裝勇敢。)   (孤獨缺:獨,是獨步天下的獨!別說死,連受傷都不可能啦!)   羽人非獍:啊───!!   (羽人非獍抱著頭顱,回想起重會之後以及對戰時的情景)   (孤獨缺:等到你有能力認清自己再來找我,也許,到時候我們都會有所不同。)   羽人非獍:嗚……啊!   追兵:在這裡!找到了,將他擒回!   (紅色血羽飛散,眾追兵皆亡於刀下,羽人非獍繼續狂奔,一旁,藥師見到此景,頹然坐倒)   慕少艾:那個眼神……羽仔不在了,留下的,是羽人梟獍。       《鬼梁兵府》   方經歷人間至美,又體驗人間至悲,言傾城垂淚默默,鬼梁天下無語戚戚。   賓客甲:鬼梁公子死得好冤哪!   賓客乙:羽人非獍真是太可惡了!眾兄弟,我們不能善罷甘休!   賓客丙:喜事變喪事真是太不幸了。   賓客丁:就跟鬼梁公子說這門親事是凶煞,不能答應,鬼梁公子就是太善 良了。   賓客丙:年紀輕輕就被剋死,鬼梁公子真是不幸啊!   言傾城:嗚!   (言傾城一頭往棺木撞去,欲在撞時,鬼梁府主攔下)   言傾城:放開我……放開我。   鬼梁府主:言兒,妳千萬不可做傻事,是飛羽福薄,是飛羽福薄,是鬼梁家對不起妳啊!   言傾城:嗚!   鬼梁府主:諸位,羽人非獍之父盜夔獠翾,乃是當年禍亂之大盜,遭吾鬼梁家所滅。羽人梟獍受忠烈王笏政擔保,賜名非獍,吾鬼梁家敬重忠烈王,更相信人之善性,好客樂施、不記前愆,以英雄之禮敬重;誰知,今日吾兒大婚,吾誠意邀請,羽人梟獍竟趁機行兇,殺害吾兒,吾鬼梁天下當天立誓,不報此仇,一如此柱!   (鬼梁府主揮掌,擊裂廳柱)   眾賓客:願為府主效命,為少府主報仇。擒殺羽人梟獍!擒殺羽人梟獍!   秦假仙:哇,這下火燒孤寮了。   泊寒波:笑禪。   皇甫笑禪:你我來說也站不住理,不如以擒為退,緩下逼殺。   腦還顛:顛倒頭講,羽人非獍的惡行眾人都在看眼內,一定會助你制裁此兇,還你鬼梁家一個公道。   無人愛:老番癲你真的老番癲了,別火上加油啦!   腦還顛:顛倒頭講,我所說的句句屬實,而且我一定說到做到。殘林之主、鹿王,你們怎麼說?   皇甫笑禪:好友。   鬼梁府主:請你別說,我明白羽人受你贈刀,你們之間淵源深遠,我不奢求你援手,只望你看在我們之間的交情,別出手援助他。   皇甫笑禪:朋友之情,皇甫笑禪並未忘記,我會為你帶來羽人非獍,希望屆時你能冷靜聽他解釋,告辭。   鬼梁府主:好友。   泊寒波:老朋友,請你節哀。   (鹿王與林主化光離去,言傾城昏倒)   鬼梁府主:言兒、言兒啊!來人,快請大夫!   (談無慾默默往外走去,三口組跟隨)   秦假仙:(小聲)談無慾稍等一下。       《鬼梁兵府外》   蔭屍人:大仔,剛剛在鬼梁家,你怎麼都沒替羽人非獍說話?   秦假仙:人家好好的喜事變喪事,要我怎麼開口?你看泊寒波跟那個瞎眼的仙覺,他們不想替羽人非獍說話嗎?但苦主面前,誰講得出口?現在我最擔心的是慕少艾,談無慾,你想怎麼辦?慕少艾一定會挺羽人非獍到底,但是鬼梁家也不是好惹,萬一打起來,我們又要對付魔界,又要對付鬼梁家,這個忙可以幫嗎?   業途靈:大仔,你的意思是要放慕少艾不管喔?   秦假仙:話不是這樣講,我只是我只是……唉唷頭痛。   談無慾:慕少艾也不是衝動無智之人,既然攬下此事,那必定會妥善處理,目前咱們也只有相信他。眼下還是以魔界之事為重,秦假仙,我先行一步。(離開)   無人愛:算起來慕少艾也有幫過我,我去勸勸那個腦還顛,再看看我能幫什麼忙,盡量好了。   秦假仙:阿醜仔多謝你,我看咱們先回去美人居,從長計議。   無人愛:走囉!       《萍山,練峨眉閉關修復元功,佛劍與金八珍守在外方,藥師匆匆來到》   佛劍:藥師,發生何事了?   慕少艾:事在燃眉,吾必須馬上見到練雲人。   金八珍:為誅魔一掌,她元功耗損太多,正在閉關調息。   慕少艾:這、天意巧合,我又怎能強人所難?   佛劍:究竟何事,讓你如此慌亂。   慕少艾:事關羽人非獍,詳情一時難說。   (藥師撕下衣袖,在上面書寫後交給佛劍)   慕少艾:佛劍,請你將此信交給練雲人,吾會再來。(化光離去)   佛劍:割袖而書,是以命相托,至深之意,嗯~         《殘林,藥師在亭內來回踱步,申屠東流送茶進入》   慕少艾:多謝。   (藥師接過茶杯,卻是無法靜心喝下)   申屠東流:冷靜能取,憂急誤事。   (鹿王、林主化光進入,藥師趕上,申屠東流離開)   慕少艾:林主、泊兄。   泊寒波:鬼梁天下的態度非常強硬,我們根本沒有為羽人非獍緩頰的機會。   皇甫笑禪:藥師,羽人非獍現在何處?由吾出面,帶他往到鬼梁兵府賠罪,暫時保住他的性命,之後……   慕少艾:這恐怕……已經不可能了。孤獨缺被狂龍一聲笑所殺,首級送至羽人非獍手上,他又變回以前的模樣,完全失控了。鬼梁家之事先不談,現在他必定前往罪惡坑,找狂龍報仇,原本以他實力自有勝算,但如今他如此的失控……啊!都是我,都是我的錯,是我帶他參加喜宴,是我不該放他單獨一人,是我不該走開,為什麼,為什麼我沒對他的異狀多加留意?   泊寒波:事出突然,而且喜宴上失控的原因,你我至今仍不解。總之,慕少艾冷靜,冷靜才能思考出對策。笑禪。   皇甫笑禪:有關狂龍,先找練峨眉一談。   慕少艾:吾已去過萍山,只是練峨眉為魔界之事消耗太多元功,目前正在閉關調息,無法與她當面一談。   泊寒波:怎會這麼巧合?算了,這條路不通,就換一條。   慕少艾:現在最重要的,是阻止羽人非獍往到罪惡坑。你我三人皆可與他一戰,只怕他一心只想找狂龍報仇,且戰且走,以他速度,普天之下恐怕也無人跟得上;唯有利用地形,阻止他的速度。   泊寒波:地形,通往罪惡坑必經之路,石甬狹道。周圍都是高聳的山壁,堅硬如鐵,沿途只容一人通過,如果你我三人攔在道口,應該可以阻止他。   皇甫笑禪:完全封閉道口,才能阻止他。   慕少艾:要崩毀石甬狹道,必須找一名力量強猛之人。   泊寒波:力量強猛之人,嗯~我有一個人選──燕歸人。   慕少艾:那此事就拜託你了。林主,可以由你請來鬼梁家主,讓吾與他一談嗎?   皇甫笑禪:現在的時機不妥,而且,藥師,莫忘了你必須先完成一件重要的事──煉藥。   慕少艾:我──我明白了,我會盡快將冷若霜煉成,請。   泊寒波:慕少艾,越是關心,越不能亂。   皇甫笑禪:藥師,在下有一話直言──鬼梁家之事畢竟是羽人非獍有錯,站在我們的立場,能保他的死罪,恐怕活罪難逃。   慕少艾:林主,在下也有一言──無論如何,慕少艾定要力保羽人非獍周全,即使,必須與天下人為敵!(離開)   泊寒波:笑禪,先將眼前之事處理完善吧,必要之時……   皇甫笑禪:嗯~     《荒林間,羽人非獍帶著孤獨缺頭顱奔馳》   不知方向,不知去處,一片茫然的羽人非獍,毫無目標的奔馳。   羽人非獍:在哪裡……在哪裡,我要去哪裡……哪裡?……死了,師傅死了……獵鷹,是狂龍,是狂龍殺了師父!罪惡坑,我要去罪惡坑,我要殺狂龍……狂龍!!     《煉藥之地,藥師沉思》   慕少艾:七大限,三大劫……哈哈哈哈,天,你真不可違嗎!?   (藥師催動功力)   慕少艾傾力一擊,瞬間冰層散裂,只見滿天洩虹光。   (藥爐浮出水面)   慕少艾:如果天命真不可違,慕少艾也要逆天轉命!     《石甬狹道上方,封千機、明鏡秋霜等眾人等待觀望》   食客甲:探子回報,羽人非獍果然往這條路來了。   明鏡秋霜:果然不出封先生所料,我即刻下狹道攔阻他。   訣塵衣:不可。   明鏡秋霜:先生是?   訣塵衣:一曲勾歌訣塵衣。非獍梟獍,真是近墨者黑,讓你故態復萌嗎?羽人梟獍。   明鏡秋霜:你是來援助,還是來攔阻?  訣塵衣:援助?他現在已經是羽人梟獍,你看過他對速度的掌握,任誰也攔不住他。   明鏡秋霜:那你認為該怎麼做?   訣塵衣:懂得在此佈置,相信高人必有所見。   封千機:巨石、弓箭、暗器,府主之意是殺非是擒。   明鏡秋霜:嗯。   食客乙:山下發現另一個人影。   封千機:嗯?   (燕歸人身影迅速閃過狹道)   燕歸人: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誰敢擋關?燕戟歸命、   (燕歸人抽出神戟,半空,羽人非獍身影出現)   燕歸人:人不還!   (羽人非獍抽刀,燕歸人神戟一劈,地動山搖)   明鏡秋霜:好強猛的力道!   震天憾地的一擊,石甬狹道亂石堆砌,刀戟第二戰即將開啟,慕少艾能即時煉出丹藥,援助四面楚歌的羽人非獍嗎?     -----------------------------   刀戟II-12   《石甬狹道,燕歸人攔阻羽人非獍,山上,封千機、明鏡秋霜等人觀望》   亂石崩雲,山河震動,燕歸人一戟毀去石甬狹道,欲阻羽人非獍。   燕歸人:留下腳步!   驚異的攻勢,罕見的奇招,速度與力量的對決,看得眾人膽顫心驚,冷汗直流。   訣塵衣:是燕歸人,他為何會插手此事?   明鏡秋霜:毀去地形阻檔羽人非獍腳步,再利用石甬狹道地形做為牽制,高明的戰略。   封千機:狹道後方還有一名高手。   訣塵衣:嗯?   (西風隱身在狹道後)   斷雁西風:(羽仔已經完全失控,我該阻止他。)   (西風握刀,封千機在狹道上方審視狀況)   封千機:準備動手。   明鏡秋霜:何不再觀戰局?   封千機:五分之戰難料,若是羽人非獍竄過狹道,誰也跟不上他的速度。   訣塵衣:嗯~現在兩人戰至忘我,任何一點變,皆足以影響勝敗。就算羽人避得過暗器,也避不過燕歸人的戟。  明鏡秋霜:眾人準備,目標羽人梟獍。   (眾食客就定位)   明鏡秋霜:動手!   一聲令下,無數暗器、弓箭、巨石,宛如暴雨一般襲向纏鬥中的羽人非獍。強上的身影,竟是代為阻擋,腳步一錯,兩人瞬間易位。   (燕歸人揮戟打開箭雨、暗器與落石,羽人非獍趁機轉身)   燕歸人:糟了!   斷雁西風:羽仔!   燕歸人:危險!   斷雁西風:喝!   (西風及時抽刀打散襲來刀氣,但羽人非獍已經不見蹤影)   燕歸人:妳沒事嗎?   斷雁西風:沒。   燕歸人:喝!   (燕歸人揮戟劈向山崖,崖上眾食客受撼動掉落,封千機等三人及時閃避至地面)   明鏡秋霜:你做什麼!   斷雁西風:喝!   (西風忽然抽刀殺向明鏡秋霜,將刀架上頸子)   斷雁西風:憑你們也敢糾纏羽仔,不要人頭就繼續來吧!   燕歸人:別再推延,追!   明鏡秋霜:哼!   食客:現在該怎麼辦?   封千機:羽人已通過狹道,要攔阻他非常困難,我們先回去稟報府主吧!   明鏡秋霜:訣先生不如與我們同行吧!   訣塵衣:嗯,也好。       《煉藥之地》   慕少艾:喝啊~   (藥師破開冰層,取出藥爐)   慕少艾:策天補風雲,神鼎練太虛!   金色虹龍,策天風雲;神鼎再開,山河裂震。   (藥爐緩緩揭開,藥師口中吐出內丹飄入爐內,藥爐蓋上)   慕少艾:啊、呃!耗吾元功,換藥速成!   (藥師催動功力,冰封藥爐煉丹)   慕少艾:天,你不絕羽人之路,慕少艾願以命還天。     《罪惡坑》   破玄奇:很久以前,我非常嚴肅的問孤貓一個問題,我問:你的徒弟到底是人還是鳥?他回答我──   (羽人非獍遠遠而來)   破玄奇:他是鳥人啦!所以才姓羽人,哈哈哈哈~   (羽人非獍身型掃來,破玄奇連忙蹲下)   破玄奇:哇啊!瘋狗在裡面別打我!   (羽人非獍離去,破玄奇站起)   破玄奇:飛,飛那麼快要趕去投胎喔?   (燕歸人與西風出現)   破玄奇:站住!   斷雁西風:嗯~?   破玄奇:迴力掌第一式,吞四海!   燕歸人:燕復還!   掌吞四海破玄奇,戟憾千里燕歸人,威勢直逼力拔山河氣蓋世,罪惡坑村道登時毀滅殆盡。   (大廳中狂龍不見蹤影,只有白布寫者挑釁字眼:本狂龍在哮狼峰烤鳥,笨鳥快飛來,哈哈哈哈!)   羽人非獍:呀!!(毀去白布,四處搜尋)狂龍!你出來,出來啊!   侍衛:快走!   (羽人非獍刀氣閃過,人頭落地)   羽人非獍:狂龍!   破玄奇:夠味啦!迴力掌第二式!   (破玄奇正要出招,身後傳來羽人非獍的吼聲)   羽人非獍:你出來!   破玄奇:哇,鳥人發瘋了,兩位快走不留。(化光離開)   羽人非獍:狂龍!   (羽人非獍倏然越過兩人,飛離罪惡坑)   斷雁西風:是羽人,快追!       《羽人非獍奔至一處山崖,向日斜高處觀望》   (羽人非獍又見狂龍留下的布條,一刀劃碎後繼續奔馳)     《昇朧沙地》   喪失理智,完全陷入瘋狂的羽人非獍,一路奔馳到昇朧沙地。   (忽然有數名殺手從沙中竄出)   沙地暗藏殺機,欲折羽人雙翼。   (羽人非獍將眾殺手殺除,刀架上唯一活口)   羽人非獍:不在此,不在此在哪裡,狂龍。   殺手:他……他在墜鳥山。   (殺手人頭落地,羽人非獍倏離)     ----------------------- 刀戟II-13   《墜鳥山,羽人非獍奔至,狂龍起身接招》   狂龍:喝~!   第一招交接,刀勢破風乘浪,突破了逆鱗封鎖。   狂龍:呀!   第二招,勢如雷、奔如電,滿天散落萬點星。   (刀氣劃過狂龍臉頰,留下血痕)   狂龍:哇,我流血了,阿姐啊~   (狂龍以刀鏈捲過兩名侍妾擋刀,飛身離去)   狂龍:打不過,快走喔~   (羽人非獍欲追,向日斜忽然出現阻擋)   瞬入的身影,阻擋追逐的腳步。   (數十名殺手奔入)   向日斜:罪首在刺石尖等你來。   (向日斜離去,殺手瞬間盡被羽人非獍殺除)       《山林間,金八珍一路奔逃,蟠兇追在身後》   心憂憂、步惶惶,為友求援兵,凶煞更逼命。   (金八珍奔至藥師煉藥之地)   金八珍:小慕、小慕,人在哪裡、人在哪裡啊?   蟠兇:受死來!   (蟠兇持刀逼向金八珍,刀險險穿過衣袍袖子,衣布飛散)   猛然脆聲響,暴風散飛冰,解開了逼命一刀。   (煉爐冰封突然破碎,飛散冰屑擊向盤兇,藥師持著藥鼎現身)   金八珍:小慕,快,快往──   蟠兇:你救不了練峨眉!殺!   (藥師推開金八珍,閃開攻勢)   蟠兇:加上你,正滿千人血祭,喝!   (藥師手指凝冰,冰彈逼退盤兇攻勢)   慕少艾:我教你,人魔,是不會計算自己殺了多少人,性命,他根本不在乎!   陰沉沉的語調,冷森森的眼神,激起魔人更不馴的挑戰。   蟠兇:殺!凶煞極焰!   慕少艾:十字刀痕!   (刀氣射向蟠兇腹部留下十字傷痕,但蟠兇即刻痊癒)   蟠兇:殺不了我,就是你的死期!呃、   (蟠兇腹部突然氣流爬竄)   慕少艾:痛嗎?(放下藥鼎)你不想死,我為你加速生長呀。   (刀氣在盤兇體內翻騰,發出光芒)   慕少艾:愚蠢魔類,以死謝罪吧!   (蟠兇瞬間暴體而亡)   金八珍:小慕……   慕少艾:殺人不過是這樣。(揮開鼎蓋取出一枚藥丹)藥丹尚在半成,妳在此顧守爐火,我前往萍山。(縱身離去)   金八珍:為什麼,會有這種如鬼的眼神?       《萍山,佛劍替練峨眉擋下一掌,兩人同時攻向魔君》   魔君不見動搖,攻勢更趨極端。   萍山上,敗象隱現;萍山之下,戰況激烈。談無慾、白髮劍者,力戰魔界兩大先鋒,就在危機一瞬──   (忽然兩道犀利掌氣襲入,藥師出現)   忽來雙掌打亂戰況,談無慾兩人及時配合,排開通道。   談無慾:喝!   (談無慾、白髮劍者各自揮勁襲向螣邪郎、赦生童子,藥師趁隙而過)   談無慾:好了,現在已無後顧之憂。現在,換我們攔阻你們了。   及時援星慕少艾,雙掌一揮改戰況,身影飛馳入萍山,一助仙者鬥魔功。 慕少艾:鴻飛冥冥!   (魔君揮刀檔下招式,練峨眉趁隙喘息)   慕少艾:練峨眉!   (藥師擲過丹藥,練峨眉接過服下)   慕少艾:嗨魔君,你的對手來了。   閻魔旱魃:加你一名,對本座有何皮毛之損?   慕少艾:非也非也,是你真正的對手復活了。   練峨眉:喝~   一聲輕喝,練峨眉全身真氣貫通,渾身仙氣流動,正是威能再現。魔者不見動容,反見狂佯之態。   閻魔旱魃:哈哈哈哈哈,吾就是等妳此刻!   練峨眉:慕少艾、佛劍分說,暫退一邊。   慕少艾:沒問題。(退開)   練峨眉:異度魔君,練峨眉今日一招敗你。   閻魔旱魃:哦?   練峨眉:仙者萍蹤!   練峨眉身子騰空,雙掌朔動風雲之氣,銀光燦爛之間,左手陰,右手陽。   閻魔旱魃:是陰陽分流之招,嗯~荒神霸道!   掌未至,壓力先到。沉重的氣流壓向魔君,魔君運動全身功力,黑色邪氣走動全身,全力一擊!   練峨眉:啊~喝!   魔掌撲向空中,雙掌交會,氣流衝爆,反撲之力,宛若毀天滅地之勢!   閻魔旱魃:啊!呃、   (魔君迅速化光離去)   閻魔旱魃:哈哈哈哈,練峨眉,此回妳依然無法取吾性命,但是第三戰就要分出生死囉!   (螣邪郎、赦生童子化光離去)   慕少艾:異度魔君確實恐怖,可是萍山高人更勝一籌啊。   練峨眉:慕少艾,感謝你及時贈藥之助。   (談無慾持劍進入)   慕少艾:唷,談無慾你也無事歸來了。   談無慾:赦生童子等人見魔君敗退,也隨後離開。   慕少艾:那你算是撿到了。   談無慾:哈,上天認為談無慾尚未到死期吧。不過,逃過死期的異度魔君第三次再來,就沒如此簡單了。   慕少艾:另外一個白頭髮的呢?   談無慾:你哪隻眼睛有看到他來?   慕少艾:啊哈,是沒看到一個戴蓮花的,卻看到一個穿蓮花的。你們各人負傷,先療傷要緊吧!雲人,慕少艾有一事,想與妳私下商談,關於羽人非獍。   練峨眉:我明白你關心之事,讓我再詳細斟酌吧。       《煉藥之地,金八珍徘徊,藥師化光而入》   金八珍:小慕,好姐妹她如何?   慕少艾:藥發揮作用,魔界也退兵了。   金八珍:這真是太好了。   慕少艾:第二顆藥丹已經完成了。   金八珍:小慕,這回完全是多虧你了。   慕少艾:耶,朋友之間何必客套?這藥麻煩妳送交練峨眉,可助她發病時調養身體,日後我再為她長期診療,以求全效。   金八珍:多謝你,我即刻前往萍山。   慕少艾:羽仔,但願還來得及啊!(化光離開)   (金八珍奔至半路,忽聞琵琶聲響,瞬間失神受牽引而去)         《風雪之地,愁落暗塵一人獨立,羽人非獍緩緩步來》   愁落暗塵:第一次遇見你,也是在風雪飄搖的落下孤燈。你是值得愁落暗塵以性命交往的朋友。人的命運,為何總是太多的無奈?   (傾君憐一旁觀看)   傾君憐:愁君,恩公,為何命運如此殘酷?   愁落暗塵:鬼梁飛宇是我小弟,親生的小弟。   羽人非獍:閃開!   愁落暗塵:這一次,我們真正不用再留手了!   (對峙中,風雪狂嘯)   愁落暗塵:如果我的手中有酒,我希望與你共飲;如果我的手上有刀,我希望與你共同抗敵。如果真有一人倒下,我知道你會替我照顧君憐,只是,我不能對不起小弟。   (羽人非獍雙翼展開)   愁落暗塵:風起了,蟬鳴了,你聽見了嗎?   (愁落暗塵拿出蟬之翼,羽人非獍握刀)   愁落暗塵:金風未動蟬先覺。   雪起霜落,冷風中變化的蟬之翼,走勢異常凌厲。   (羽人非獍揮刀連續打落蟬之翼,其中一枚忽然迴轉,穿過羽人非獍腋下,羽人非獍濺血,但亦持刀閃過愁落暗塵)   愁落暗塵:飛宇,大哥已經盡力了。   雪跡,掩去血跡,宛如一切不曾發生,但愁落暗塵的心中,又是如何感想呢?         《刺石尖,羽人非獍緩緩靠近》   狂龍:跑累了,改用走的?哇,背後的血還在噴,不會痛嗎?   (羽人非獍揮刀,刀氣射向狂龍)   狂龍:連招呼都不打,真是沒禮貌。   羽人天泣,再觸狂龍逆鱗,狂龍會再施展怎樣的詭計呢?     -----------------------      刀戟II-14   《刺石尖,羽人非獍持刀逼向狂龍》   不言語,不交談,唯有戰火能止恨火,唯有鮮血,能洗傷悲。   長鍊如龍騰挪,掃起層層暴風,越過暴風隙縫,天泣肆意奔騰,宛如驚雷電閃,伺機一擊。   狂龍:不夠快就殺不了我,你夠快,你夠快嗎?哈哈哈哈哈~喝!   髮絲藏刃,更增變化詭異,避過暗箭,避不過刀鋒銳利。   (羽人非獍身上出現數道血痕)   狂龍:哈哈哈哈哈,不夠快還不夠快!   狂妄的笑聲連連,更掀心海波濤,滿佈血絲的雙眼,是越戰越狂的羽人。   羽人非獍:喝!   狂龍:呀!       《刺石尖,戰鬥持續,狂龍佇刀傾聽羽人非獍動作,檔下攻勢》   狂龍:呀!還不夠!   (刀氣劃破狂龍臉頰)   狂龍:這步是有一點樣,但是還傷不了我。還有新招嗎?不然我要回去補眠了。   羽人非獍:喝!   (羽人非獍六翼張開,飛身而起,刀上現翼)   超越極限的六翼刀法,對上狂龍逆鱗之招,結果竟是──敗!   (錯身過後,羽人非獍雙足受創,拄刀跪地,身上孤獨缺頭顱掉落,羽人非獍伸手拾起)   狂龍:嘖嘖,雖然你很壞,但是我比你更壞。哎唷唷,抱著孤獨的首級來找我是怎樣,想在你師傅面前殺我報仇嗎?嗚、嗚嗚,真是使人感動,嗚嗚嗚哈哈哈哈哈~~!結果是讓你師傅看到你是怎麼死的,這就叫做人生無常,可憐喔~   (羽人非獍痛苦抱住頭顱,狂龍在他四周走動)   狂龍:報不了仇的感覺是怎樣?很遺憾、很悲傷、很痛苦、很不願?你看、你看,我還是活跳跳漂亮亮,啊講錯了,不管了,你知道嗎?孤獨仔沒你幸運,剛才那招連他的腳筋都挑斷了,腳斷又手斷,真慘啊~月不全孤獨缺,缺,是缺腳又缺手的缺,嘻嘻哈哈哈哈~說到慘劇啊,接下來……嗯嗯,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沒講,孤獨仔死前還有叫你的名字呢,聽了讓人起雞皮疙瘩,嘻嘻哈哈哈哈!   羽人非獍:住口!!   (狂龍笑倒在地,羽人非獍忽然握刀,刀氣迸射)   意志跨過極限,猝不及防的狂龍頓時受創。   狂龍:喝!!   (狂龍揮出逆鱗,刀穿透羽人非獍身軀,羽人非獍倒下)   狂龍:這下真的嚇到我,不好玩,掰掰~   (狂龍正要落刀,忽然察覺異狀)   狂龍:嗯~這個氣味……   (忽然一道光入,羽人非獍身影消失)   狂龍:阿姐,是阿姐!   (狂龍揮刀向後,半空中隱身之人鮮血迸射,狂龍追向練峨眉方向)   狂龍:等我、阿姐等我啊!     《山林間,藥師背負著昏迷的羽人非獍急奔,身後埋伏鬼梁家府兵》   眾府兵:放箭!   (藥師揮出掌印擊開各方飛箭,但仍有一隻箭射穿了腿)   眾府兵:殺、殺啊!   (明鏡秋霜率兵殺到)   殺殺殺殺殺,連環殺、殺連環,鬼梁為子頒殺令,天下群雄怒不平。   慕少艾:喝!   藥師苦戰更為友,披肝瀝血一字義!   (鐵鍊飛出射穿藥師雙足,藥師被包圍)   眾府兵:受死來!   慕少艾:不可逼我,不可逼我!   明鏡秋霜:喝!   慕少艾:呀!   (明鏡秋霜揮掌,藥師扯過府兵擋之)   明鏡秋霜:留人,求生去吧!   慕少艾:走,兩人走,絕無一人生!   明鏡秋霜:愚昧!影劍秋霜!   慕少艾:平川定海!   明鏡秋霜:呃、   眾府兵:殺、殺啊!   慕少艾:賦雅風流!(迅速離去)   眾府兵:統領,他們不見了!   明鏡秋霜:封千機料得不差,他們必定逃往水晶湖,放蜂炮,連絡風鳴谷駐兵埋下地雷火炮,眾人將他們逼入風鳴谷。   眾府兵:是!   (藥師顛簸前行,鮮血一路灑落)   從來不覺腳步如此沉重緩慢,前往水晶湖的道路,咫呎,竟是天涯漫長。   慕少艾:風鳴谷。   眾府兵:殺、殺啊,不可讓羽人梟獍逃走,殺啊!   (追兵至,藥師連忙加快腳步入谷)   逃過追兵,更入死劫。地雷引動風火,勢如亂石崩雲、末日地獄之象!   慕少艾:啊!   (山壁忽然引爆,藥師被亂石打中跌倒,身上羽人非獍倒落)   慕少艾:羽……呃、   (藥師爬向羽人非獍,鮮血滴落,周遭殺兵又至)   眾府兵:殺!   (山壁間,愁落暗塵出現,揮出燕子翎打落追兵們武器。藥師趁隙抱起羽人非獍,身後訣塵衣突然向羽人非獍發出一掌,藥師以身軀擋住,身上創口鮮血迸射,人亦趁勢離去)   眾府兵:統領!   封千機:不用說了,追!   (眾府兵追去)   封千機:嗯~燕子翎,幽燕征夫慣用的兵器,莫非……       《林間,藥師急奔》   (向日斜如鬼魅般出現,一刀殺向藥師。瞬間,申屠東流以刀檔下並推走藥師離去。向日斜迅速消失,鬼梁府兵殺至)   眾府兵:小子,擋路者死!   申屠東流:悲嚎刀無影,十步殺一人!   眾府兵:該死!       《傾盆大雨中,藥師負著羽人非獍顛倒前行》   恍恍惚惚,宛如一場清醒的迷夢,從來無雨的水晶湖,在他的眼裡,撒落一場朱紅雨豔。   反反覆覆,撕裂崩潰的痛楚;一步一步,隨著冷與洗淡欲散的意識。   不能倒下,他絕對不能倒下。   (兩人進入水晶湖,藥師將羽人非獍放入湖水,羽人非獍緩緩睜眼)   慕少艾:羽仔……沒事,沒事了……   (藥師趴倒在湖畔,羽人非獍看著手上的孤獨缺頭顱,身軀顫動,鬆手放下頭顱開始哭泣)   羽人非獍:啊、啊……嗚嗚……啊……   (藥師伸出手將羽人非獍攬過,不停的輕拍安撫著)   喪失之痛,摯友之傷,壓抑的心,終於宣洩了。   (時間緩緩過去,藥師為孤獨缺立墓後,在湖畔陪伴著湖水中平靜入睡的羽人非獍)   慕少艾:湖水治療的效力,還是壓不住狂龍的刀氣在他的體內反覆的破壞力,只能轉嫁刀氣了。   (藥師縱身躍入湖水,執起羽人非獍手掌運功)   慕少艾:喝~   (鮮血從藥師創口不斷流出,染紅湖水)     《林間,斷雁西風與燕歸人追著腳步,看見一人身影急奔》   斷雁西風:那是……大哥!   泊寒波:小妹,你們怎麼現在才來?   斷雁西風:路上被耽擱了,你找到羽仔了嗎?   泊寒波:沒有,但是看到路上的痕跡,我心中有底了。   斷雁西風:什麼底?   泊寒波:小妹,這件事情妳別管了,後面的事情交給大哥,妳先回悟明峰等我。   斷雁西風:你值得信任嗎?   泊寒波:要相信大哥啦!好了,閒話休提,我還有重要之事要去辦,再見了。(奔離)   斷雁西風:習慣很壞,說話沒頭沒尾。   燕歸人:令兄應該知道是誰救走羽人了。   斷雁西風:既然知道就該明講,裝什麼神秘?   燕歸人:如果他能確定羽人的安全,避開妳直接的介入,也免去他兩面的為難。   斷雁西風:那就是對我不信任,怕我衝動囉?   燕歸人:嗯~走吧。   斷雁西風:現在是什麼意思!?         《美人居》   泊寒波:無人愛!   (泊寒波突然衝入屋內,傳出毆打慘叫聲)   無人愛:別打了別打了,我又沒說不借啊!嗚啊~~   (泊寒波拿著隱身衣衝出)   無人愛:我是去惹到誰了,唉唷~       《水晶湖外,申屠東流擋關,鬼主來到》   沉默刀客,冷冷擋駕;強樑霸主,冷冷闖關。   鬼梁府主:擋路者,死!   (鬼主揮掌,申屠東流倒退數步)   泊寒波:老友。老友,何必跟一個晚輩為難呢?慕少艾在裡面養傷,別打擾他。   鬼梁府主:我只問你一句,你要阻擋吾嗎?   泊寒波:哎呀老友,我也在此罰站很久了,好朋友一起來吧。   鬼梁府主:好,很好,朋友之情,今日終止!     -------------------------     刀戟II-15   《水晶湖外,鬼主來到》   鬼梁府主:泊寒波,我只問你一句,你要阻擋吾嗎?   泊寒波:老友,你又何必這樣?   鬼梁府主:好,很好!喝~   (鬼主掌心凝氣,泊寒波還招,忽然一道掌力介入)   皇甫笑禪:住手。   (皇甫笑禪從天而降)   皇甫笑禪:出手便是殺招,好友又動了真怒。   鬼梁府主:好友?哈哈哈哈,好一句好友。我的好友不顧我的感受,欺騙背叛我;我的好友不顧我的心情,援助我的殺子仇人,提供地點給我的殺子仇人療傷;我的好友攔阻我為子報仇,好一群好友,真是好一群好友啊!哈哈哈哈!   泊寒波:老友你太激動了,水晶湖內只有慕少艾在療傷,哪來的羽人非獍?是你誤會了。   鬼梁府主:慕少艾援助羽人梟獍,同樣該死!   皇甫笑禪:好友暫息雷霆吧!慕少艾與羽人非獍乃是過命的交情,眼見他落難,出手相助也是人之常情。他實非你的殺子仇人,請你網開一面吧!   鬼梁府主:哈,區區一個慕少艾,便在鼎爐分峰的情分之前,好一個鼎爐分峰的知交!   皇甫笑禪:好友,鼎爐分峰的情義,非是任何事可以取代。但慕少艾對吾與殘林內眾多病患尚有一段診療之情,吾亦無法袖手見他落難,請你見諒。   鬼梁府主:好!羽人非獍不在水晶湖,你們敢讓我進入水晶湖一觀嗎?   泊寒波:老友啊你真多疑,慕少艾的傷打擾不得,笑禪你說如何?   皇甫笑禪:好友請吧!   (鬼主一揮衣袍進入水晶湖,只見藥師閉著眼在湖水中)   鬼梁府主:慕少艾!   (藥師疲倦般緩緩張眼)   慕少艾:鬼梁府主。   鬼梁府主:說,你將羽人梟獍藏到何處!?   (藥師閉眼,不語)   鬼梁府主:可惡,該死!   皇甫笑禪:好友,不可。   泊寒波:老友啊,慕少艾現在傷得昏昏沉沉,有什麼事情你就等他傷好,再讓他慢慢向你解釋吧!   鬼梁府主:哼,慕少艾,你對你的朋友如此盡情盡義,他日你的朋友也會這樣對待你嗎?我對我的朋友同樣不求報酬,可是我的朋友,又會回報我什麼!?   泊寒波:抱歉。   鬼梁府主:請!(化光離去)   泊寒波:笑禪,是我的主意,卻讓你掃到颱風尾了。   皇甫笑禪:他的心情我了解,沒什麼。比起他的傷,我們能夠做的,已經是少之又少了。   (鹿王拍了拍皇甫笑禪的肩)   泊寒波:打透生死關,他們兩個同樣會沒事啦。         《水晶湖畔,藥師坐在孤獨缺墓旁熬藥,一邊拉著羽人二胡》   慕少艾:(曾經看過紅雪嗎?那一天在落下孤燈,有一場紅雪停住了我的腳步。我聽見天地皆無,紅雪悲涼的聲音)     ───<回憶畫面>───   《藥師揹著鐵箏來到落下孤燈,正見羽人非獍抽刀,鮮紅的血灑在雪地之中》   慕少艾:刀者,方才的你,下了一場紅雪。   (羽人非獍不語,收刀轉身;藥師走至崖邊,看見一株草藥懸崖而生)   慕少艾:終於找到了。   (藥師跪下彎身採藥,忽然一陣風雪,將人吹落)   慕少艾:哎呀呀!   (羽人非獍迅速縱身,拉住藥師的手)     《落下孤燈內》   慕少艾:喂,藥草我採到了,你這個朋友我也交定了。   (羽人非獍不理會,倏然離開)   慕少艾:唉呀呀,恩公、朋友、兄弟稍等一下。呵呵,殺人的眼神你是一流的,騙人的本事我可是最高的。     《落下孤燈中,藥師撐著頭睡著,羽人非獍回歸見著,轉身便走》   慕少艾:喂!   (羽人非獍止步,藥師起身)   慕少艾:我等了你三個月,你老兄半句話不說就要走嗎?   羽人非獍:……你為什麼不走?   慕少艾:你還沒給我答案。   羽人非獍:我不需要朋友。   慕少艾:太慢了,來不及了。   (藥師將鐵箏放上石桌,撥弄琴弦)   慕少艾:羽仔,我家阿九呀,每次討不到糖吃時的表情,就跟方才你說,你不需要朋友一樣。   羽人非獍:別叫我羽仔!   (羽人非獍迅速離去)     ───<回憶結束>───   慕少艾:哈,琴身我替你修補好了,我將琴弦稍做了調整,繃得太緊的琴弦,容易折斷。   (湖中,隱身衣下羽人非獍張眼,靜靜的看著、聽著)   慕少艾:羽仔,歡迎回來。       《鬼梁兵府外,藥師來到》   守衛甲:來者何人?   慕少艾:慕少艾求見府主。   守衛甲:是慕少艾。   守衛乙:哼,是你,稍等。   (府兵向明鏡秋霜通報)   明鏡秋霜:領他進入,不用通知府主。   (藥師進入)   府兵甲:羽人梟獍的鷹犬,還敢前來鬼梁兵府。   府兵乙:敢救走羽人梟獍,你活得不耐煩了。   府兵丙:你將羽人梟獍藏到何處,快說!   慕少艾:在下欲求見府主,請代為通傳。   明鏡秋霜:各位,何必為難一名小小藥師?慕少艾,要見府主當然可以,但鬼梁兵府有個規矩,要見府主,必須肉身通過百棍陣,不得運氣抵擋,請你過棍陣再見府主吧!   府兵甲:沒錯、沒錯!   府兵乙:爬,爬啊!   府兵丙:小子,你有這個狗膽嗎?   (看著棍陣,藥師二話不說,舉步前進,眾人手上木棍紛紛往藥師身上打去)   慕少艾:呃!   (藥師身受棒棍顛躓,額上汗水涔涔)   忍讓,是為讓苦主宣洩悲痛,不屈的腳步與眼神,竟也使加刑者不得不為之動容。   明鏡秋霜:好一名慕少艾,真是硬氣。   府兵丙:想不到羽人梟獍也有這樣令人佩服的朋友。   (藥師腳步顛躓,步步滴落鮮血)   鬼梁府主:住手!   (鬼主出現,眾府兵迅速收棍)   鬼梁府主:住手,通通住手!你們這是做什麼!?   明鏡秋霜:府主!   鬼梁府主:你們,你們……可惡,你們真是破壞鬼梁兵府的顏面,壞吾鬼梁家的門風!   封千機:府主請息怒,眾兄弟也是為了少主之仇忿忿難平,久不能擒下兇手報仇,又屢屢有兄弟折損傷亡,見到關係者難免心火浮動,一時失控,情有可原。   明鏡秋霜:府主,慕少艾窩藏羽人梟獍,眾兄弟恨不得能為少主出一口氣,甘願領府主責罰無怨。   鬼梁府主:住口!不用再說了,還不快請大夫前來?慕少艾,我扶你到廳堂上暫歇吧。   慕少艾:府主,在下為羽人非獍賠罪而來,請府主網開一面。   鬼梁府主:慕少艾,羽人梟獍這般惡徒,值得你如此犧牲嗎?   封千機:慕少艾,府主說得沒錯,羽人梟獍來自罪惡坑,殺戮成性,惡魔行徑,你身為中原中流砥柱,為了維持你個人名譽,應該與他劃清關係才是。   慕少艾:梟獍非獍,府主,請你念在忠烈王笏政,給羽人非獍一條贖罪的活路,在下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鬼梁府主:慕少艾,我要的是羽人非獍付出代價,非是你啊!如果他真正想要贖罪,那就一命償還吾兒一命!   慕少艾:府主、   鬼梁府主:不可能,你別再說了,我扶你到廳堂吧!   (藥師屈身跪下,無言行了數次拜禮)   鬼梁府主:你──!   封千機:府主。   (封千機湊至鬼主耳旁私語)   鬼梁府主:嗯~好吧。慕少艾,你對羽人非獍的情義確實讓人敬佩,老夫答應你,給他一個賭命的機會。只要他能出面接我一掌,我願將仇怨化消。   (藥師起身,身形微晃)   慕少艾:明日子時,落下孤燈,一掌了結仇怨。   鬼梁府主:我相信他有面對的氣魄。明日若有人再插手這掌,那今日的約定作廢,老夫誓用餘生追殺他羽人梟獍!   慕少艾:一命換還,絕不會有人插手,請!   鬼梁府主:慕少艾暫等,讓我為你延醫。   慕少艾:多謝,不用了。(離開)   明鏡秋霜:府主,讓屬下率兵,到落下孤燈埋伏。   鬼梁府主:君子信諾,一掌之約,明日老夫單獨前往。   明鏡秋霜:這……屬下以為不妥,如果羽人非獍僥倖不死……   封千機:放心,府主若沒十足的把握報仇,也不會輕易答應。   鬼梁府主:羽人梟獍絕對擋不住我一掌,如果他擋住了,那就是天意。明日老夫定要以仇人之血,血祭吾兒!         《水晶湖外,藥師緩緩而來》   申屠東流:慕藥師,鬼梁府主怎麼說?   慕少艾:尚無定論,讓你辛苦了。   申屠東流:無妨。   (藥師往內走去,申屠東流注視)   申屠東流:嗯?   (藥師走入水晶湖內,在藥旁停步)   慕少艾:少時聽琴樓台上,引觴歌嘯眷疏狂;不信江湖催人老,皇圖笑談逐塵浪。   (藥師看向水晶湖中)   慕少艾:羽仔,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我想,明明是很動聽的樂聲,為什麼這麼悲傷?明明是不知比我年輕幾歲的小鬼,為什麼看起來這麼憂愁、不快樂?   (藥師倒了一杯藥,走入湖中餵給羽人非獍)   慕少艾:羽仔,認識你這麼久,我還是只看見你的不快樂。   (藥喝盡,羽人非獍閉眼入睡)   慕少艾:羽仔,睡吧,等你醒過來我們再來商量,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哈,個人有個人的造化,哪裡又管得了這麼多?暫別了。   (藥師緩緩步離水晶湖)       《落日煙,傾盆大雨中,朱痕吹笛、藥師來到》   朱痕:今日的風雨,一醉合味。   慕少艾:我想保留今日的清醒。   (屋內,藥師看著阿九的留書)   朱痕:離開,表示他找到想走的路。   慕少艾:斷得乾乾淨淨,至此,我也別無牽掛了。   朱痕:要追上他的腳步還不遲。   (藥師從袖中拿出一物)   慕少艾:朱痕,幫我做一件事。       《落下孤燈風雪颯颯,羽人非獍獨立》←雖然大家都知道他其實是誰但還是要這樣寫==   羽人非獍:(很久以前,有一個人站在風雪外問過,看出風雪,看見了什麼?很久以後,我知道這個人已經不需要答案。)   (羽人非獍拉起二胡,背後鬼主來到)   鬼梁府主:羽人梟獍,敢依約前來,你的氣魄值得欽佩。你有任何心願未了嗎?   (羽人非獍不語)   鬼梁府主:你轉過身來,親眼看著這段仇怨的了解。   (羽人非獍轉身,鬼主雙掌凝氣)   鬼梁府主:喝~~!   一掌嘯動憾天地,孤燈折羽落魄飛。     ------------------------------ 刀戟II-16     《落下孤燈,鬼主一掌擊向羽人非獍,羽人非獍身軀飛出,倒下之人卻是一頭白髮》     ───<回憶畫面>───   (藥師在鏡臺前,將自己易容成羽人非獍,左右審視)   慕少艾:哈,原來這張臉真正笑起來是這種模樣,可惜沒辦法跟本尊比較囉。   ───<回憶結束>───   鬼梁府主:慕少艾啊!   (鬼主驚覺,奔上前去)   銀絲流瀉,融入雪色一片,非顏非真,血花映照出歲月留跡的面容──是慕少艾。   慣常輕笑的唇瓣微挑,滿是平和、滿是欣慰。   鬼梁府主:不對,不對……不應該是你,不應該是你啊!   (藥師緩緩張眼,抬手抓住鬼主肩膀)   慕少艾:一命償還……仇……仇恨終止。勘魔之刀…已死……答應我,切記……   (藥師閉上眼)   鬼梁府主:我不要你的命,我要的不是你的命!水晶湖,對,水晶湖,你撐住、你撐住,我一定會救你!   (鬼主抱起藥師,全力疾奔)       《林間,鬼主揹著藥師急奔,藥師唇畔不斷溢血》   錯殺無辜,滿懷悔痛,化作奔雷星電的身影疾馳,一心只願挽回悲劇。   鬼梁府主: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我絕不能讓你死!   (水晶湖畔,鹿王與林主等待)   皇甫笑禪:是他來了。   泊寒波:號崑崙,嗯~   (湖水上空化出太極之印,號崑崙出現)   號崑崙: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只見號崑崙左足微動,畫出太極方圓。   雙掌運使,正是玄門正宗。   號崑崙:喝~   左右開引濟柔剛,太極造化生陰陽;陰陽蘊納千萬象,妙數乾坤十指藏。   (鬼主奔至水晶湖,藥師緩緩張眼,看著眼前景象)   最後一眼,留住的是摯友安然的欣悅。   (藥師閉起眼,雙手垂落;泊寒波回身驚見,奔來抱過藥師)   茫然一眼,反而是仇恨無期的頹喪。   (殘林之主迅速把脈,閉起眼,流下淚)   泊寒波:慕少艾!   (鹿王抱著藥師跪下,以拳擊石)   泊寒波:慕少艾,你為什麼這麼傻?你為什麼這麼傻!?你的勘魔大計呢?你說要為我的小妹做媒證呢?你跟阿九的風鈴店呢?你這樣死,你會甘願嗎?你看,你看啊,號崑崙來醫治羽仔了,羽仔馬上就會痊癒了,你醒過來看,你醒過來講話啊!醒過來講話啊……   鳴鳴切切,沉睡的人只是如不聞的平靜,倦不涉江湖風雨,夢不知人間情仇。   (藥師身上掉落兩封信,鹿王拾起,鬼主走向湖畔)   鬼梁府主:號崑崙、號崑崙,連你也來了,連你也來了,哈,哈哈哈哈!   (號崑崙收起掌,來到湖畔拍了拍鬼主肩膀離去;鬼主涉湖)   泊寒波:老友。   鬼梁府主:我只想親眼一見,一見在水晶湖的羽人非獍。   皇甫笑禪;你看吧。   (鬼主伸手探尋,揭開隱身衣,看見沉靜閉眼的羽人非獍)   鬼梁府主:羽人非獍,這麼多人為你,你確實值得了。慕少艾的遺願我會遵守,羽人非獍已死,宇兒的仇到此終止,終止了。   皇甫笑禪;好友,你的苦眾人皆明白,讓你萬分委屈了。   鬼梁府主:鼎爐分峰也沒什麼意義了,請了。(緩步離去)   皇甫笑禪;成也是哀,敗,也是哀。   泊寒波:唉……最後一段路,你我陪他走吧。(兩人化光離去)   情仇皆已落幕了,只剩下水晶湖中,沉靜安然的身影,不知生離之愁,不知死別之痛。         《大海之畔,泊寒波將藥師放入準備好的小船,將煙斗放回藥師身上;林主點燃船上燭火》   慕少艾:(林主、泊兄,約定信諾與朋友情義誓不能兩全,慕少艾選擇全盡朋友之情。)   (林主伸手一揮,船離海岸)   慕少艾:(傳開勘魔之刀死訊,後續勘魔之計,望請兩位盡力周全。)   皇甫笑禪;八方江雨,紅塵一夢。藥師,你信中所交代勘魔之事,我們會盡力完成。   (小船瞬間火起)       《落日煙,屋外傾盆大雨,朱痕在屋內撫著琴》   朱痕:山渺渺,雲渺渺,八方風雨止今宵。   (琴弦忽斷,朱痕起身)   朱痕:懂箏的人不在,也不需要琴弦了。       《一處風雪之地,阿九伸手擊向雪地,雪地露出紅光,阿九取出一把劍》   阿九:殺人是藝術,看的是技巧與天份。(←聲音已經變成成人)       《海畔,鹿王與林主看著小船被海浪掩過》   泊寒波:散播羽人之死跟神刀安置在殘林的消息就交代我,請。   (鹿王化光離去,林主一人獨立海畔)       《峴匿迷谷,素還真在湖畔燒著紙錢》   蠹魚孫:嗚啊啊啊,你為什麼不聽我的勸告啊?你不是說你是九命怪貓,你怎麼能這樣就死?你給我回來,回來陪我鬥嘴啊,你回來啊……嗚嗚……我要報仇,我一定要報仇啦,素還真這次你別拉我,別阻擋我!   (蠹魚孫在湖中拍水,素還真默默佇立)   素還真:潮來潮往,風起風散;情仇恩怨,江湖迷夢。至此,素還真又復何言?慕少艾,好友啊……     -------------------------------     刀戟II-17 《殘林,鹿王一人在亭內,皇甫笑禪來到》   皇甫笑禪:你來早了。   泊寒波:沒辦法,哀,我的小妹聽到消息的臉色跟脾氣,我也實在抵擋不住。嗯?好幾年沒看到你真正動用真氣。   皇甫笑禪:也只是一群聽命於人的小輩,論理我不該動了真怒,算是我修養不足。   泊寒波:你的心情我可以明白,不過什麼人選在這個時候,碰在你的手頭?   皇甫笑禪:罪惡坑之人。   泊寒波:消息傳得倒是很快。   皇甫笑禪:這也是意料中之事。   泊寒波:對了,你怎麼安置他?   皇甫笑禪:送至峴匿迷谷,這個地方應該可以提醒他保持冷靜思考。   泊寒波:喂,你不怕刺激過大,又是反效果嗎?   皇甫笑禪:我相信他不會讓摯友付出的苦心白費。再者,素還真是一名善於引導點化之人,必然可以解開他的心結。   泊寒波:也是啦,就交給素還真吧!   (兩人察覺有人來到)   林外之聲:談無慾求見殘林之主。   泊寒波:真是熱鬧,你又有客人來了。   皇甫笑禪:請進吧,談無慾。   泊寒波:唉唷,殘林的規矩快要不成規矩了。   皇甫笑禪:規矩也可以因時制宜、因人變通啊。   (談無慾進入)   談無慾:拜見兩位前輩。   皇甫笑禪:月才子客氣了,請坐吧。   談無慾:羽人非獍之事,結果竟是十分遺憾。   泊寒波:唉,總歸是他理虧在先。   談無慾:對了,敢問慕少艾的下落?關於羽人非獍之死,不知他有何打算?   皇甫笑禪:身受狂龍一刀,加之羽人非獍之死深受打擊,吾憂心他在衝動之下失了理智,暫時將他送至一處安全的地方療養。   泊寒波:為了避免他跟鬼梁天下的衝突,慕少艾暫時也不宜再在武林走踏,這點談無慾你也應該可以理解吧?暫且不提他的事了。   談無慾:嗯~(沉吟片刻)不知前輩欲將神刀如何處置?   泊寒波:神刀現在物歸原主,留在殘林,談無慾,你今日便是為了神刀前來?   談無慾:在下今日是為練雲人送信而來,請前輩一觀。   (鹿王接過信觀閱)   泊寒波:嗯,原來是這樣。笑禪,練峨眉想請你送一封信給一個朋友。   皇甫笑禪:嗯,談無慾,請你轉告練峨眉我會親自送至。   談無慾:既是如此,那就不打擾了,告辭。(離開)   皇甫笑禪:笑禪今日方知,好友你的口才過人。   泊寒波:騙吃騙吃啦,你還是快把信送去吧,勘魔之刀一死,魔界應該會將焦點完全放在燕歸人的身上,我該去關心關心一下。   皇甫笑禪:務必小心。   泊寒波:你也一樣,接下來你的麻煩也不小啊。(離開)       《峴匿迷谷,潺潺水流聲中,羽人非獍閉著眼,沉默的站在湖水畔不動不言;素還真持著包裹好的二胡從身後走來,欲言又止》   素還真:唉!   (蠹魚孫突然從水中翻出)   蠹魚孫:慕少艾啊!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死慕少艾!看我的平川定海海海海!   (蠹魚孫撲向羽人非獍,羽人非獍不動,身後素還真揮掌將蠹魚孫推回)   素還真:前輩不可衝動。   蠹魚孫:素還真,你這次絕對不能再拉我!羽人非獍,我要跟你定孤支!   素還真:那也要前輩先練成陸地遊水的功夫才行啊!   蠹魚孫:好膽你跳入水內,我要把你搧搧搧搧死,嗚嗚~~~   素還真:藥師之死,素某與前輩同心一慟。但真正痛入心扉的人,卻是坐在此地的羽人非獍。   蠹魚孫:素還真,你那樁事到底要多久才能完成?我要你上崖頂替藥師報仇啦!   素還真:……唉!這一樁恩怨糾纏,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又要向誰報仇呢?   蠹魚孫:嗚嗚哇哇~~~(潛入水中)   素還真:泊寒波前輩託吾將這項物品交給你,他說弦斷了,要你自己修補。   (素還真將二胡放在羽人非獍身邊)   素還真:你有一群很關心你的朋友。   羽人非獍:我知道。   素還真:你背上的東西沉重嗎?   羽人非獍:……很沉重。   素還真:你想放下嗎?   羽人非獍:放下,就辜負了他們。   素還真:背著這麼沉重的包袱,還站得起來嗎?   羽人非獍:正因為太沉重,所以我必須站起,不然,就失去他們託付的意義。   素還真:那素某就不再打擾了。(離開)   羽人非獍:悲傷,這是你該受的懲罰。     ------------- 刀戟II-18   《峴匿迷谷,羽人非獍觀看著練峨眉的信,素還真一旁等著》   羽人非獍:嗯……   素還真:信中所書,相信你已經明白了。   羽人非獍:速度與力量的組合嗎?   素還真:素某知道你心中的悲痛,但眼前,你應以大局為重。   羽人非獍:…………   素還真:素某不再打擾了。(轉身)   羽人非獍:再給我一點時間。   素還真:素某明白。(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