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劇情節錄】羽人非獍&慕少艾(刀戟I 01-10)

-----------------------------   刀戟I-01     熾熱的溫度,高燒的火燄,琉璃仙境頓時陷入焚海煉獄。   屈世途:壞了壞了。   慕少艾:屈世途退後。   (藥師雙手畫圓,佈陣)   慕少艾:這陣火不好惹,千萬不要離開這個結界。   心知火勢難以久擋,慕少艾縱身搶出,吸引大部分的火流。   慕少艾:嗯~   一聲沉喝,只見慕少艾手運柔勁,指上水煙管輕旋,擃散的火流,瞬間被吸收。   (藥師煙管一旋,火勢直往崖下)   慕少艾:崖下的,火去了!   (藥師躍回被火燒光的琉璃仙境)   慕少艾:呼呼,真累。   阿九:當然會累,休息一下吧!   慕少艾:哎呀。知吾者阿九啊。   屈世途:火不見了,可惜好不容易才重建的琉璃仙境,又變成這樣。   慕少艾:舊去新交替,這就是某僧說的自然循環法則嘛。   (藥師煙管一揮,琉璃仙境恢復原貌)   屈世途:啊,全部恢復!藥師啊,你是怎麼做到的?還有剛才那道火似乎無法消滅,你是怎樣將它解決的?   慕少艾:頭一個問題屬於商業機密。第二個問題,藥師我將它放生崖下去了。   屈世途:啥,那不就換崖下的遭殃?唉,可憐的素還真,一輩子不曾自己做過粗工,這下有苦工可做了。   慕少艾:唉呀呀,人家的火,想挑戰的是素還真,只不過慢了一步,挑在藥師我當家的時間,當然是好東西分享給好朋友了。   屈世途:唉唉,交這種朋友實在自找麻煩。   慕少艾:是啊,交素還真這種朋友,實在自找麻煩。唉呀呀,這樣操勞,實在不適合老人家我。   (阿九從藥師身後東按按西按按)   阿九:是啊,你老人家不覺得最近吃得太好、運動太少,腰也粗了,手腳也遲頓了,年紀有了,小心保重啊!   慕少艾:是啊,知吾者阿九啊!勞動養生嘛,從明天開始,五更除草,天亮開始種藥草,仙境後山的藥草園就交給你了。   阿九:啊~又來了,被戳中事實,就虐待童工,我、呃!   (阿九突然暈倒,藥師連忙扶住、餵藥運功)   屈世途:藥師,阿九是怎樣了?   阿九:我、沒事。   (阿九張眼,起身看著藥師)   阿九:露出這種表情,就不是慕少艾囉!放心,論年紀我比你年輕,絕對不會比你早死啦!   慕少艾:唉呀呀,這話說得透徹啊!   阿九:走一趟鬼門關,我現在又累又餓,阿屈,蓮子糕、蓮子茶。   屈世途:小阿九,你要稱呼我屈伯柏才是有禮貌的乖孩子,而且小孩子不要暴飲暴食,才會長得大。   阿九:那是晚餐,現在是點心,晚餐跟點心是裝在兩個肚子裡啦。我們是朋友啊,當然叫你阿屈。   屈世途:這這這……   慕少艾:阿屈仔,你就稍微委屈一下,換一個天真可愛的小朋友一笑。蓮子糕、蓮子茶你請囉!   屈世途:這、唉!微笑的是大惡魔,高興的是小惡魔,我真是流年不利、遇到鬼啊!   阿九:走啦走啦!   (阿九拉著屈世途入內)   慕少艾:半心啊……天生殘缺,人定勝天嗎?       慕少艾一擊,魔火被導入崖下,吞滅整個峴匿迷谷。   谷內冰湖亦受異火蒸騰,驚動湖中神魚。   蠹魚孫:放火燒人家房子,藥師的孩子脾氣又發作了,玩性一耍起來就六親不認,交到這種朋友真真危險啊!   ---------------------------- 刀戟I-02   《忠烈王府,眾人為笏君卿弔祭》   俠客甲:唉,忠烈王數代忠烈,想不到還是不得善終,蝴蝶君真是可惡至極啊!   俠客乙:是啊,應該將他生擒活捉,奠祭忠烈王的亡靈啊!   眾人:是啊是啊!可憐的忠烈王啊!   屈世途:(壞了壞了,這下真的引起公憤了。)   蔭屍人:我上~哇塞,這麼多人,排場真大。   秦假仙:哇靠,現在是哪個角頭老大要出殯,怎麼全都是人?剛好慕少艾也在這,等下順便把信給他。   業途靈:大仔,這些都是人嗎?   秦假仙:剛好只有你不是。   業途靈:我當然不是,我是仙。   秦假仙:啊喳!(踢飛)你若是仙,那我又算什麼?   業途靈:大仔~QQ   秦假仙:屈世仔,線在是在進行什麼,你不就快講?   屈世途:安靜看啦!   帝獒:各位武林豪傑、在座英雄,忠烈王十代忠烈,為武林所景仰,如今竟遭毒手,落得屍首兩離,含恨而終。元兇陰川蝴蝶君罪惡瀰天、無所禱也,凡心存一絲正義者,皆需除之而後快!吾帝獒既身為忠烈王僕,便該身先士卒、率義而做,百死不悔!   眾人:好啊好啊,殺掉他蝴蝶君,殺掉啊!   女子之聲:且慢~   慕少艾:(嗯~這是……)   一聲且慢,會集在場眾人注目焦點。提名忠烈匾,道號宮紫玄的一步初乘宮紫玄,終於步出靈山了。   宮紫玄:至道無邊,極化紫玄,但看乾坤有變。   慕少艾:(宮紫玄。)   帝獒:啊,是宮師太,是宮師太啊!   宮紫玄:帝管家,為忠烈王報仇一事,就由吾一肩擔起,宮紫玄絕不會讓笏賢王亡魂未安而終!   帝獒:這真是太好了!主人的仇有師太你,那仇報不遠、仇報不遠了!   慕少艾:忠烈王之死事關重大,吾藥師慕少艾既然也匾上留名,那這件事我也參定了。       《忠烈王府》   十代英烈、不得善忠,受到萬人人景仰的笏君卿,靈堂前,只有武林人士的悲泣。   突然,一陣哀傷的曲調,悠悠傳入靈堂之中。   俠客甲:是什麼聲音?   ---------------------------- 刀戟I-03     《二胡樂音幽怨響起,一人坐在山崖畔演奏》   神秘的白衣人,緩緩拉動手中胡弓,淒迷的樂聲,引動心緒紛飛。   隨著一曲將盡,樂聲漸漸低迷,彷彿流散空中不留痕跡。   (忠烈王府內眾人聞樂哭泣,忠烈匾上的六翼風鈴消失)     《琉璃仙境,談無慾觀看素還真的信函》   屈世途:談無慾啊,素還真是寫什麼?   談無慾:沒什麼,他只是要我與慕少艾好好合作。   屈世途:(嗯~有這麼單純嗎?)   蔭屍人:我覺得這個慕少艾平時懶懶的,做人也不錯,很好講話,蝴蝶君安啦!   業途靈:業小靈也是這樣判斷。   秦假仙:所以說你們淺你們就是淺,這種平時看起來散散溫溫的人,遇到事情是比牛還固執、比番鴨還難溝通,生氣起來是最難惹。再論交情,慕少艾是曾經在笏君卿他家的匾上提名呢,算來交情深厚,而蝴蝶君跟他是八竿子打不著,毫無交情,他會站在哪一邊,用膝蓋想就知道了。   屈世途:嗯~照我這段時間跟他相處看來,他除了性子頑逆,愛開一些小玩笑整人之外,算是非常的講道理,只要能提出證據說服他,事情還是有希望。   秦假仙:談無慾,這回就看你了。你若是無法保錢蝶安全,不只是對不起你跟阿月仔的交情,我老秦也會看你不起,知道嗎?   蔭屍人:奇怪,大仔為什麼對蝴蝶君這麼好?   秦假仙:錢蝶可愛,有我的緣,不行嗎?    (藥師出現,緩緩走入)    慕少艾:呼呼,這麼熱鬧,八卦交流是嗎?   秦假仙:別當做每個人都跟你一樣閒好嗎?   慕少艾:人生苦短,清閒是福嘛!   談無慾:藥師。   慕少艾:藥師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笏君卿這件事情自有人處理。一個月內,對付蝴蝶君的人不是我;一個月後……也許。   談無慾:這……請你告知我是哪一位。   慕少艾:一道初承宮紫玄。這位道姑頑固、性直,非常有個性又非常的難惹、難纏,不過比起另外一個算是好多了。談無慾你的機會來了,有想要練習怎樣碰女人釘子、試一下三娘教子的滋味,你可以找她一試。   談無慾:別說笑了,為朋友之情,談無慾自然義不容辭。   秦假仙:老談仔,你這句話叫人欣賞。你放心,對付女人這邊經驗豐富,馭女術一百零八招,包她三分鐘躺平。藥師,這個女人長得美嗎?   慕少艾:仙姬你覺得美嗎?   秦假仙:仙……姬,豁然之境的仙姬?   慕少艾:呼呼,說到宮紫玄的外貌,就是仙姬乘以十;個性,保守估計是仙姬乘以一千,大概三秒鐘就可以讓你躺平。   秦假仙:這名奇葩,非劍子仙跡有本事吃。我老秦六點半,沒辦法。   談無慾:此人居住何處?   慕少艾:交情不深,愛莫能助。   秦假仙:藥師啊,不知道住哪裡沒關係,只要你點頭替蝴蝶君說一下情,讓談無慾有時間去查明真相就好。你們這些高手應該也不希望殺錯好人,讓真兇逍遙法外吧?   慕少艾:呼呼,真兇當然不會逍遙法外,宮紫玄會全盤負責呀!   秦假仙:喂喂喂!   談無慾:江湖中人皆知,蝴蝶君雖是收銀取命的殺手,但是極有原則與個性。   慕少艾:哈,蝴蝶君聞名的不只是他的殺手眉角,最教人拍案稱奇的是他的多情,這個人迷戀公孫月成痴,要他的性命都可以了,殺一名笏君卿又算什麼?至於理由,笏君卿這個人性情平和、義理分明,就是談到法規時極為嚴厲,不管是任何人半點情分不留,依早前公孫月所犯的罪孽,笏君卿的判法必定是讓蝴蝶君難以接受,雙方為此起了衝突。   談無慾:即使如此,吾以為尚不能構成蝴蝶君殺人的動機,因為這樣的作法只會加深公孫月的罪責,讓公孫月陷入更大的危機。而蝴蝶君向來行事沉穩、處事冷靜,絕不會如此衝動。   秦假仙:沒錯,當初阿月仔被打成金人,蝴蝶君都沒有衝動的去找鄧九五打架了,現在更不可能。唉,如果素還真在就好了,他一定會查清楚事情真相,不會冤枉好人。   慕少艾:呼呼,個人行事風格不同嘛,藥師我一向奉行的是~有了人選,打了再說。關於蝴蝶君,你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去翻案,好好把握。   秦假仙:那萬一蝴蝶君撐不到一個月呢?   慕少艾:呼呼,那就是你們的問題了,要勸他隱蔽一陣子避開這陣追殺或是怎樣,看你們自己。   談無慾:一個月的時間,唉~   慕少艾:提醒你,他已經直認殺人,最好是有能推翻整個事件的有力證據,不然的話,大概沒什麼效用。   談無慾:告辭!   秦假仙:談無慾等一下!(三口組離開)   屈世途:藥師,你真的不肯幫蝴蝶君的忙嗎?   慕少艾:阿屈,說一句真話:藥師我是人,一名有喜怒哀樂、愛憎好惡的平凡人,還沒修到神的境界!笏君卿之仇我非報不可,蝴蝶君既是兇手,那就沒什麼好說的。   屈世途:那如果他不是兇手呢?   慕少艾:這嘛,一個月之後不就分曉了?(入內)   屈世途:唉,蝴蝶君賭這回,注定賠本囉!     《豁然之境,藥師來到》   慕少艾:仙……   仙姬:啊,藥師,你說我與劍子,為什麼總是這樣有緣無份、不能成雙呢?   慕少艾:(終於遇到一個搶話比秦假仙快的)怎樣了?難道你們沒見到惠比壽嗎?   仙姬:惠比壽是沒見到,但是見到了另外一個神醫,僰醫人,他答應替劍子醫治。   慕少艾:哦~原來是這樣,我叫妳送到天邊,妳送到海角去了。那妳還在這裡做什麼?   仙姬:我不在這裡應該在哪裡?藥師,你這句話,透露難以理解的玄機。 慕少艾:沒,別想太多。我的意思是妳為什麼沒留在劍子身邊看顧。   仙姬:僰醫人講不是病人就不能留在那個地方,所以我只好先回來等劍子回來。   慕少艾:直接說來,妳就是被請回來就對了。妳就不怕劍子有任何意外嗎?   仙姬:不可胡言亂語!諒這名小小的醫生,也不敢欺瞞吾,劍子仙姬。   慕少艾:是唷!好奇請教一句,妳跟劍子這段孽緣,是怎麼結下的?   仙姬:這……你問這個問題要我怎麼回答?   慕少艾:那就算了。   仙姬:那個時候,他藉口探查鄧王爺的事情而來到紅葉山莊,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翩翩君子,人非鐵石,所以……啊……造化弄人,當我排除萬難來到豁然之境,他卻無故失蹤;再次的相見,卻是聚少離多、情深緣淺,可憐啊!   慕少艾:(……真想把妳踹下去。)   (藥師看著講得入迷的仙姬,腳抬了起來,但忍耐不踢)   仙姬:這其中可能有一些出入,不過我與劍子的相識,大致是如此不差。   慕少艾:我完全可以理解。請問一下,那位僰醫人住在哪裡?   仙姬:竹篁居,這是路觀圖。藥師,你這麼閒,不如前往一同會診,相信劍子的傷勢會好得更快。   慕少艾:知道、再見、告辭、不送了。(離開)       《談無慾來到忠烈王府,聽眾人說昨夜有悲傷琴曲,繼而發現六翼風鈴不見》   秦假仙:談無慾啊,你跑這麼快幹嘛?   談無慾:啊,六翼風鈴不見,他真的來過了。   秦假仙:你到底在說啥?   談無慾:有麻煩人物,即將找上蝴蝶君了。   秦假仙:不是已經有兇女人宮紫玄跟慕少艾兩個人要管了,還有比這兩個更麻煩的人選嗎?   談無慾:宮紫玄是自信的高手,慕少艾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而蝴蝶君正是聰明的高手,這兩人對上蝴蝶君,一方有逃脫的機會,一方有挽回的機會。   秦假仙:那這樣蝴蝶君還是很危險哪。   談無慾:只要這兩個動手,第三個就不會動手了;若是第三個動手,其他也不用動手了。   秦假仙:你講得花糊糊是在啥意思,什麼還有第三個高手?   談無慾:是一個懂得殺人的高手。   秦假仙:到底是什麼高手,跟這個風鈴有關嗎?   談無慾:算了,事情一樁一樁來,還有火焰之城的事情必須處理。   秦假仙:去你的,說話沒頭沒尾,我看談無慾也是腦袋壞了。       《琉璃仙境,藥師正翹腳抽水煙思索》   慕少艾:僰醫人、僰醫人……   (三口組進入)   秦假仙:唉唷,不太對勁,氣氛怪怪。你暗淡寫在臉上,是發生什麼事情,說來我幫你做參考。   慕少艾:嗯,呼呼~   秦假仙:喂~   (藥師突然一掌打飛秦假仙)   秦假仙:啊!   蔭屍人:阿爸喂~   業途靈:大仔啊!   蔭屍人:阿爸喂,不喘氣了,心跳停了,大仔真的掛了。   業途靈:嗯~你這惡徒如不剷除,天下難以太平!業途靈開殺,業途靈大開殺戒!龍火金魔體!   詭異詭異,琉璃仙境詭異一掌,慕少艾因何要殺秦假仙?業途靈怒對藥師,能為秦假仙報仇嗎?     ----------------------------   刀戟I-04    《琉璃仙境,秦假仙被藥師一掌打出》   業途靈:大仔呀!   蔭屍人:阿爸喂,大仔死了,大仔真的死了,哇……哈哈哈哈,我出運了!我終於是老大囉!千邪洞的財產都是我的囉!   業途靈:呀~業途靈今天開殺,業途靈今天要開殺了!(衝向藥師,被藥師閃開)我拜託你別閃,我一定要打死你!   (藥師閃開衝撞,以煙斗制住業途靈)   慕少艾:喂,別這麼衝動。   業途靈:你放開我,我跟你拼了!   (藥師附耳過去說著悄悄話)   業途靈:喔,原來是這樣,你不要騙我呢!   慕少艾:藥師我哪裡敢呢?快準備一副棺材將你們的老大送到往生渡死去,記住,照我說的做喔!   業途靈:好,我馬上去,二仔快走啦,咱們快去找棺材將大仔裝起來。   蔭屍人:對啊,要趕緊將秦假仙送入棺材蓋緊,好好安葬。   (兩人抱著秦假仙屍體離開)   慕少艾:僰醫人,你究竟是救命神藥,還是致命毒藥呢?       《前往往生渡死的渡河上》   蔭屍人:方才岸上一堆等死的怪人,業啊途靈啊,你到底是要把大仔送到哪裡?這樣奇奇怪怪,想來就怕。   業途靈:這是藥師的交代,我也不知道。   蔭屍人:萬一出事,你要擔起全部的責任。   (船靠岸瞬間,一條紅色絲線閃過)   業途靈:快跟上去!   (兩人抱著秦假仙追入,竹篁居外陰氣森森)   業途靈:絲線不見了。   蔭屍人:你看那裡有一間房子,這樣陰陰森森,看了就起雞皮疙瘩。   屋內之聲:將人放下。   (僰醫人如鬼魅般閃身出現)   蔭屍人:阿爸喂啊!說出來就出來,嚇死人了!   業途靈:你就是大夫嗎?快救我大仔。   僰醫人:將人放下,儂可以離開了。   蔭屍人:放在這裡啊?   (蔭屍人將秦假仙放在竹林下,僰醫人面向林外)   僰醫人:儂不現身,要怎麼試探我呢?   慕少艾:唉呀呀呀,我以為我藏得很好呢。   業途靈:藥師,你也來了,我們怎麼都沒看見你。   慕少艾:怎樣來,這是商業機密。   蔭屍人:噢,你偷偷跟蹤我們多久了?   慕少艾:別這樣說,傷感情耶~   僰醫人:藏形縮影進入竹篁居,有何企圖?   慕少艾:抱歉抱歉,藥師我算是病人的家屬,因為關心,所以才會來看看。得罪的地方多海涵。   僰醫人:竹篁居毫無掩蔽,畏畏縮縮可憎!   慕少艾:實不相瞞,在下我也是一名大夫,我這個家屬突然暴斃,我束手無策,卻聽說竹篁居有一名神醫專救死人,好奇不服之下,才會想來探看看。   僰醫人:各家醫學藥理不同,不必過獎。   (僰醫人伸手一揮,秦假仙軀體坐起)   業途靈:大仔!   僰醫人:想要他活命,儂最好別動他。   慕少艾:這種醫術確實神奇,能否請教醫學理論是什麼?死去的人心臟脈搏都已停止,要怎麼救活?   僰醫人:竹篁居內不許生人,你們走吧!   慕少艾:這位朋友不肯見告,真是好神秘。   僰醫人:儂有權力問,吾可以選擇不說,不相信吾,儂可以將人帶回。   慕少艾:相信、相信,怎麼會不相信呢?只是想交個朋友,這位神醫,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   僰醫人:儂請吧!   (僰醫人入屋)   業途靈:藥師,那現在呢?   慕少艾:既然主人都這麼說了,當然尊重主人一絲囉!   蔭屍人:那大仔是要怎麼辦?   慕少艾:當然是相信這位神醫啊!走吧!   業途靈:喔!   慕少艾:(蠱皇,會是與當年那件事有關嗎?)   (三人離開)   僰醫人:慕少艾,你臉上的刺青,是仇恨的開端啊!         《公孫月兇性大發,殺卻前來尋仇的眾人,浮光掠影一地屍身》   久違的血腥味,挑動沉寂已久的殺戮心,壓抑已久的情緒爆發,公孫月陷入了瘋狂的狀態。   公孫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傳來二胡之聲)   公孫月:嗯~?   (羽人非獍展開雙翼,拉動二胡)     ---------------------------- 刀戟I-05    《浮光掠影,羽人二胡響起》   公孫月:是誰裝神弄鬼!?   低緩哀傷的曲調傳來,如泣如怨,如悲如訴,勾起公孫月內心愁思,殺戮之心隨之緩和、緩和。   公孫月:啊……   (公孫月回憶自己一掌打死笏君卿,蝴蝶君進入看見,推她離去)   公孫月: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壓不住心緒波動?為什麼我會殺了笏君卿?還讓蝴蝶君頂罪?   (公孫月看著一地屍體,落淚)   公孫月:那些人……都是我殺的。   (公孫月警覺轉身,看見羽人非獍坐在大石之上)   羽人非獍:是妳殺了笏君卿?   公孫月:是……噁、噁……(忽然嘔吐)   羽人非獍:為什麼?   公孫月:因為他妄想審判黃泉贖夜姬,此事與蝴蝶君無關,若是你想替他報仇,找我便是!   羽人非獍:忙於頂罪,不怕枉死了自己嗎?他現在有危險。   (公孫月一怔,羽人非獍身影消失)   羽人非獍之聲:帶這串風鈴去笑蓬萊,有人會幫助你們。       《琉璃仙境,藥師與阿九正在喝茶,三口組來到》   秦假仙:慕阿少艾!連老子你都敢暗算,納命授首來!   業途靈:大仔,小孩還在那裡吶,兒童不宜。   秦假仙:蔭屍人,把小孩給我帶開。   蔭屍人:朋友快閃,同志快走,秦假仙開殺,秦假仙要開殺了!   (蔭屍人去拉阿九,阿九推開,跑到藥師身後)   阿九:少艾,他們是要做什麼?   慕少艾:演大戲,阿九你安靜看戲就好。   秦假仙:摘蘭手!呀啊~   (藥師突然現出一箱黃金,金光閃閃)   秦假仙:哈、哈、哈、哈,別以為你搬出這小小的一箱黃金,我秦假仙就會賣你面子。我秦假仙的命,只值這些黃金是嗎?   慕少艾:這樣啊,那就算了。   (藥師作勢收起,秦假仙搶上抓住箱子,兩人拉鋸)   秦假仙:你以為我會這樣算了嗎?你以為我是這樣好講話的人嗎?你以為我老秦真的不會開殺嗎?老弟們~   業途靈:在此。   蔭屍人:是。   秦假仙:坐下來喝茶。   (秦假仙收起箱子)   秦假仙:沒你也稍微解釋一下原因,我跟你遠日無冤、近日無仇,你突然這樣一掌轟過來是啥意思?   慕少艾:這嘛,說來話長了。   (藥師倒茶給秦假仙)         《竹篁居,元凰坐在竹林下,僰醫人靠近》   竹篁居內,神秘莫測的控蠱術正要實行。   (僰醫人取出竹筒內的蠱正欲靠近元凰,藥師突然出現)   慕少艾:唷,又見面了。     ----------------------------     刀戟I-06     《竹篁居,僰醫人持蠱靠近元凰,藥師突然出現》 僰醫人:又是儂。   慕少艾:嗨,又見面了。你的手上藏著什麼,借我看一下好嗎?   (藥師倏地伸手向僰醫人的蠱囊,僰醫人閃身,擊開)   慕少艾:唉呀呀,普通的醫生也有這樣的身手啊!   僰醫人:儂不也深藏不露。   慕少艾:好說好說,一招半式,江湖防身之用啦!   僰醫人:儂為何而來?   慕少艾:當然是來感謝你醫治我的朋友,這是微薄的謝禮。   (藥師拿出木盒,僰醫人接過打開)   僰醫人:冰芽雪蟾。   慕少艾:這樣東西對玩毒的人,應該是很稀有的珍品吧?   僰醫人:禮多必是有算計。   (僰醫人將盒子蓋上丟回給藥師,藥師收起)   慕少艾:唉呀呀,你這樣就將人心想得太險惡了。不過這樣好嗎?你再與我說下去,那位公子就真要回天乏術了。   僰醫人:哼。   (僰醫人將蠱放入元凰口中,施針後運功)   慕少艾:喔~由關元入手。你落針的手法,有別於一般正統的醫理,真是特別。   (元凰嘴中溢出黑血,僰醫人鬆手)   僰醫人:醫學廣博,並無定論。   慕少艾:說得也是,你的醫術你的人,本來就有別一般囉!   僰醫人:儂也非常人也,尤其是儂臉上的圖紋,據吾所知,那是屬於罪犯的標誌,由笏家親自烙印。   慕少艾:這嘛,那是很遙遠的年少輕狂,故事說起來不長也不短,這位半生不熟的朋友有興趣一聽嗎?   僰醫人:哦?說吧!   慕少艾:聽過黑派嗎?   僰醫人:略有所聞。   慕少艾:簡單來說,當年就是為了此邪派禍亂世間,透過前代忠烈王之協助,定吾罪犯之名進入黑派,讓吾順利將其消滅。   僰醫人:邪派嗎?哼哼哼~吾聽說當年忠烈王患病,藥石罔效,天下間名醫束手無策,是黑派將其治癒,算來有恩於笏家,何罪之有?   慕少艾:為了爭奪天下第一術之名,四處擄掠,以活人驅體作為實驗,常人聞之色變,敢怒而不敢言,殘惡無德,有違醫者仁心,人人得而誅之!你說是嗎?   僰醫人:……也許吧!   (僰醫人抱起元凰往屋內去)   僰醫人:傷患傷勢尚未穩定,失陪了,請。   慕少艾:那就不打擾了,改日再行拜訪。   (藥師往住林外走去)   慕少艾:(關元起手的針法──黑派的餘孽。)   僰醫人:滅族兇手,可恨該殺!       《琉璃仙境,藥師替昏去的佛劍治傷》   談無慾:藥師,佛劍的情況如何?   慕少艾:赦生童子造成的外傷吾已經替他處理好了,另外,因為爆炸的威力,導致他的內腑與筋脈嚴重受創,吾讓他服下九鳳丹,只要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養,還是三教最強的流氓啦!   屈世途:太好囉,聽你這樣說我就放心。   慕少艾:傷口兩天換藥一次,記得不要碰到水。   屈世途:我知道。   (佛劍醒轉,起身)   屈世途:佛劍,你醒了。   佛劍:醫治之情感激不盡,傲笑紅塵落進邪魔之手,必須儘快探出魔界地點,請。   談無慾:你尚有傷在身,不可操之過急。   佛劍:吾無礙。   慕少艾:該你養傷就好好養傷,你早一日恢復,才能早一日斬業護生啊~傲笑紅塵的事情談無慾會負責,放寬心吧!   談無慾:是,藥師說得是。   歿惑之眼:哈哈哈哈~(突然出現)不用著急,想要回傲笑紅塵是非常簡單之事。   談無慾:歿惑之眼!   歿惑之眼:對歿惑之眼懷有敵意,你們會永遠失去傲笑紅塵的下落。   慕少艾:既然是來開條件,其他廢話省下吧!   歿惑之眼:想要回傲笑紅塵,拿天座身上之心來換。   談無慾:天座之心,嗯~   歿惑之眼:你們可以慢慢考慮。   (仙境外忽來一道掌氣擊向歿惑之眼,藥師發出掌氣擋下。)   慕少艾:呼呼~兩位出家人好大的脾氣。   費思量:阿彌陀佛,換心之事絕不可行。   四方僧:請施主三思。   歿惑之眼:拒絕異度魔界,傲笑紅塵命休矣!   談無慾:異度魔界的條件我們已經明瞭,走吧!   慕少艾:人質有失,佛牒會為你們超度喔!   歿惑之眼:哼!(閃離)   費思量:對付邪魔歪道絕不可容情。   四方僧:與魔交易無異是與虎謀皮。   慕少艾:兩位大師既然已經將話聽了十成,不如說說對傲笑紅塵作何打算。   四方僧:傲笑施主之事非常遺憾,聖域會全力搭救,而天座身上的心,聖域也必會盡全力守護。   慕少艾:可以請教此心的來歷嗎?   費思量:此魔心屬於異度魔界之主,詳情聽說。(說明原由)封印破解之後,異度魔界處心積慮想取回魔心讓魔君復活,一但此魔復生,將造成不可挽回的禍劫,聖域絕不容許此事發生。   慕少艾:嗯~   四方僧:聖域的立場非常明確,就傲笑紅塵的方法,絕對不包括魔心在內。   佛劍:魔心與傲笑,佛劍皆不會妥協。   四方僧:有佛劍一言,聖域可以安心不少。副主持欲邀請佛劍入聖域一會,不知佛劍意下如何?   屈世途:佛劍身上的傷──   佛劍:無妨。   費思量:請隨我們來。   (三人離去)   慕少艾:談無慾,你一直沉默不語,有什麼打算嗎?   談無慾:非也,是毫無交集的談話,不說也罷。   慕少艾:想辦法兩全不就是了。   談無慾:既然我們看法相同,那斡旋之事,就請你盡力而為了。   慕少艾:談判需要有力的的流氓,所以呼呼~不用我忙。倒是你身上的麻煩啊~   談無慾:放心,吾可以應付。   慕少艾:你有把握就好。下一步,你是不是該走一趟罪惡深淵?   談無慾:知吾者藥師也,告辭了。(閃離)   屈世途:藥師,就這樣讓談無慾去好嗎?聽說醒惡者在這場意外中莫名消失,大有古怪。   慕少艾:呀呀呀~別小看了月才子的力量啊!   屈世途:小心不蝕本啊~     ----------------------------   刀戟I-07   《琉璃仙境,談無慾來到》   慕少艾:談無慾,聖域表示如何呢?   談無慾:地乘一闡提已經答應合作,佛界人馬會隨同前往封雲山,通過魔界之道。嗯~似曾相識的氣息,有人來了。   (光影進入琉璃仙境)   九方墀:在下撚箏玄道九方墀,乃是前日由玄宗脫出的道宗之一,感謝諸位前日在封雲山之助。   談無慾:玄宗只有你一人及時脫出嗎?   九方墀:尚有五位同修。今日尚有一事,希望兩位能否借步一談?   談無慾:可以。   慕少艾:請說吧!   九方墀:九方墀代玄宗諸同修感激二位。   (九方墀現身)   九方墀:封印破裂之時,震盪之力過大,玄宗毀傷甚鉅,如今連諸位同修也被困,我們隻手難挽狂瀾。   談無慾:嗯,要進入封印之中,必須先讓魔界守路之戰造成混亂,拖住三道守路者的注意。慕少艾,你能趁隙與伏琴道者進入玄宗?   慕少艾:外面交你們,裡面就交我吧!   九方墀:九方墀感激不盡,玄宗必會全力報答。(化為光影)   慕少艾:報答不用,只是同為抗衡魔界的侵戮。   九方墀:吾立刻知會同修,準備來日之戰。(光影離開)   慕少艾:請。   談無慾:請。       《雪嶺中,惠比壽獨行》   惠比壽:媽媽桑說的就是這裡。(張望)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有人會住在這種地方?冷得要死,實在是不適合養生。   (呼嘯風聲中,羽人非獍獨坐大石之上,惠比壽慢慢走近)   惠比壽:你就是羽人非獍?   羽人非獍:有結果了?   (惠比壽拿出木盒揭開)   惠比壽:就是這支蠱讓公孫月性情大變。   羽人非獍:來歷?   惠比壽:應該是黑派。   羽人非獍:被笏政與慕少艾所滅的黑派?   惠比壽:就是這個黑派。   羽人非獍:線索。   惠比壽:往生渡死,蠱皇僰醫人。因為根據公孫月所言,東方鼎立曾與傲笑紅塵一戰,死於蒼龍弓下,誰知竟被蠱皇救治,之後東方鼎立曾與公孫月有肢體接觸,可能是藉此將蠱傳給公孫月。但這個人只是嫌疑,真相如何,需再做調查。   羽人非獍:東西留下,多謝。   惠比壽:嗯。(放下木盒)對於蝴蝶君與公孫月,你要如何處理?   羽人非獍:被控制的人不該償罪,替我謝過金八珍。   (羽人非獍與木合先後消失)   惠比壽:呼~這個地方站太久是會感冒,還是快點走才是。       《往生渡死》   往生渡死,今日響起陣陣悲泣的琴聲。   (羽人非獍演奏著二胡)   僰醫人:琴聲。(四處張望)嗯~     ----------------------------   刀戟I-08     《封雲山,談無慾、九方墀等各自牽制三道守路者,藥師於高處觀看等待時機》   慕少艾:呼呼~好刀客,好戰鬥。   (藥師縱身進入玄宗)   把握玄道牽制時機,慕少艾進入玄宗聖壇。   慕少艾:呀呀呀,通路都斷光了,真真是考驗藥師我爬牆的技術。   (四處觀看尋找,在一處伏身聽著地面)   慕少艾:嗯哼,九方墀所說的應該就是這裡了。   (以煙斗地上一擊,出現泛著綠光的線條)   慕少艾:又是考驗真功夫了,入!   (藥師化光進入後,綠光消失)       《往生渡死,僰醫人循著二胡聲的來源,看見羽人非獍》   羽人非獍:是你做的嗎?   僰醫人:吾不明白儂在說什麼。   (羽人非獍掌心攤開現出蠱蟲)   羽人非獍:看過這個嗎?   僰醫人:嗯~昔年黑派蠱術屍蠱,但黑派已被前代忠烈王所滅,儂為何會有此蠱?   羽人非獍:是我先發問,就該你先答。   僰醫人:真刺耳的話,僰醫人也可以選擇不回拔儂的問題。   羽人非獍:你有你的選擇,我也有我的選擇,你的選擇將會影響我的選擇。   僰醫人:喔?   羽人非獍:你醫治過東方鼎立。   僰醫人:是。   羽人非獍:黑派的蠱術之中,有一門操縱人的手法。   僰醫人:那又如何?   羽人非獍:殺笏君卿的人是公孫月,也就是這隻蟲的宿主。   僰醫人:儂認為蝴蝶君是替公孫月頂罪,而公孫月是被這隻蟲所影響。   羽人非獍:公孫月最後接觸的人,是東方鼎立。   僰醫人:看來儂是將矛頭指向吾了。吾雖也用毒術醫人,但與黑派毫無瓜葛。   羽人非獍:喔?   (羽人非獍身周颳起一陣風,身影逐漸消失)   羽人非獍:希望我們沒有再見的時候。   僰醫人:(羽人非獍介入此事,將是很大的麻煩,嗯~)       ----------------------------   刀戟I-09    《玄宗聖壇忽現天荒道,九方墀出現對上元禍天荒》   九方墀:魔物,伏法受誅!   一戰傲霜客,撚箏動乾元,天荒刀靜止,更喪鬼神膽!   九方墀:天心一脈!   (白霧起,元禍天荒突然消失)   瞬間消失的敵手,縈繞不散的殺氣,撚箏環顧四週,動靜皆是壓迫的危機。   九方墀:嗯~!   倏然出現的身影,瞬間斬落的天荒刀反射寒光,撚箏欲反擊已是慢了一步。   (刀落瞬間,藥師突然出現,以煙斗擋住刀勢)   慕少艾:唉呀呀呀,吵架打架,實在很不適合藥師我。   (數道光影出現襲向元禍天荒,藥師跟著躍入戰局)   戰局生變,戰況突成七對一!   (九方墀擲出玄琴,加入戰局)   引出玄宗暗藏勢力,元禍不再戀戰,抽身而去!   (元禍擊回玄琴化光離去,九方墀嘴角溢血)   慕少艾:這瓶藥一日三次,兩天後你的內傷就會痊癒。   九方墀:撚箏替玄宗一眾,感謝藥師援手。   慕少艾:天生萬物、一一相剋,有時候柔能克剛、靜能制動,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喔?   九方墀:撚箏明白。(取出一個香囊)日後有需要撚箏之處,請將此物掛在衡山柳樹上,撚箏必定效勞,請!   慕少艾:化光就走。人走了,戲也散了。(離開)       《琉璃仙境,藥師仰望著星空》   慕少艾:少年無端愛風流,老來賦閒萬事休。唉!難得想吟詩,麻煩又至。   (惠比壽與葉小釵進入)   慕少艾:呼呼,風雅真是與我無緣。   惠比壽:我看你倒是好清閒啊!藥師。   慕少艾:唉呀稀客稀客,天要下紅雨了囉,你真的是惠比壽嗎?旁邊那位,不是大名鼎鼎的葉小釵嗎?   惠比壽:葉小釵,你先進去休息吧!你的傷需要靜養,這段時間不可動武。   (葉小釵點頭入內)   慕少艾:喂、喂喂~現在到底誰是主人?但是你竟然會在這個時間拜訪我,難道是你已經脫離獅爪,爬出了婚姻墳墓嗎?   惠比壽:喂喂,別因為我老婆漂亮,你就忌妒毀謗我老婆好不好?誰叫你生性放蕩,到現在還是孤家寡人。   慕少艾:女人如水,可惜,一但成了親就變成泥水,黏黏糊糊,所以可愛的女人欣賞就好;至於你家的獅子……呼呼,不在女人的範圍。   惠比壽:好了好了好了,別說一堆五四三啦!   慕少艾:哈,老友,什麼事情讓你特別溜出來找我?   惠比壽:第一,是多謝你替葉小釵加的那隻藥針。是說你已經很久不出崖底,怎麼會這麼碰巧救到人?   慕少艾:誤交損魚啦!   惠比壽:咦?   慕少艾:呼呼,是一隻魚孫啦!獨吾悲不如眾悲,哪一天拖你下水跟他認識一下。   惠比壽:有空再說啦!總之多謝。   慕少艾:多謝多謝、不謝不謝,謝來謝去,沒完沒了。我說你我乾脆省下許多客套客套,直接跳進下一段的主題好嗎?   惠比壽:前不久有人綁架施兒,來給我踢館。   慕少艾:唷唷唷,誰敢招惹笑蓬萊的媽祖婆金八珍,以及你神針惠比壽呢?真是好膽啊!   惠比壽:別說笑了。你可知道說巧不巧,我的丈母娘又叫我去舞閣看一名病人;這名病人的病症是入夜昏迷不醒,每到子時,就會從吐出銀色的絲線。診斷之後,我從這名病人的體內抓出一隻非常怪異的蟲。   慕少艾:呼呼,聽起來還真恐怖啊。   惠比壽:你認真一點。這兩件事情的手法,雖然與過去黑派的手法不同,但是我擔心舊事又重演了,你必須多加小心。   慕少艾:蟲呢?   惠比壽:照我丈母娘的吩咐,交給羽人非獍了。   慕少艾:交給他?你這個病人,該不會就是公孫月或蝴蝶君之一吧?   惠比壽:耶耶耶,我是什麼都沒說喔!話說回頭,你最近有遇到什麼怪事嗎?這件事你可有目標與線索?   慕少艾:線索你不用擔心,蟲你既然已經交給羽仔,那就安啦!很快就會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惠比壽:你有信心就好。   (仙姬負著劍子突然衝入)   仙姬:藥師,救他,快救他啦!   慕少艾:妳背上揹著的是劍子,發生何事?   仙姬:劍子快要死了,藥師啊,你快想辦法!   (藥師上前診視,劍子掌心現出黑氣)   慕少艾:外表看似無傷,面色卻異常泛紅,果然是枯血冰痕。   惠比壽:冰痕已經散入心脈與三焦,回天乏術,他只剩下二十四個時辰的性命了。   仙姬:你胡說、你胡說!你一定有辦法救他,救他啊!   慕少艾:現在沒時間讓妳哭了   (藥師拿出丹藥餵給劍子,點了幾處要穴)   慕少艾:惠比壽,人交你看顧,我必須儘快找齊四個人為他吸出身上擴散的毒素。   (惠比壽拿出銀針刺入劍子身上穴位)   惠比壽:這是定魂針,時間緊迫,快去。   (藥師疾速離開)   仙姬:神醫,這樣劍子有救嗎?   惠比壽:這樣的方法實在很冒險,毒若是吸不出來,四人將受到反噬身亡,若是將毒吸出,這四個人身上也必須承受劍子的毒患。可是沒時間了,要救他只有這個方法。   仙姬:這樣不是會害到其他的人嗎?唉,劍子,你若是不幸,我……   惠比壽:別哭別哭,先將人送進去裡面再說吧!       《了無之境,無悼一人庸正在卜卦》   無悼一人庸:嗯~凶帶吉,此為何意?   (天險刀藏來到)   無悼一人庸:嗯?你動過內力。   天險刀藏:路助宮紫玄脫險,抽了恨鐵。   無悼一人庸:你舊傷未癒,實不宜再動干戈,你需要的是休息。   天險刀藏:掛念使人停不了心,何況她如今身處險境。   無悼一人庸:多餘的關心,將使自己徒增涉險。   天險刀藏:人一但有了愧疚,便希望能有補償。天險刀藏只是一個求贖的人。   無悼一人庸:在吾印象中,他似乎與好友你無關。   天險刀藏:唉,風沙中的遭逢,啟了一生遺憾的難忘。   (藥師突然出現)   無悼一人庸:藥師,久見了。   慕少艾:寒暄話先省起來,你們兩個先借我試一下。   (藥師拿出藥針,刺兩人指尖觀看血色)   慕少艾:沒變色。   無悼一人庸:你弄得我糊塗了。   慕少艾:免糊塗免糊塗,跟我走就對了,快快快,人命關天。   (藥師推了無悼一人庸的輪椅就走)   天險刀藏:嗯?如此匆忙何故?         《衡山柳樹下,藥師抽著煙斗等待九方墀》   九方墀:藥師。   慕少艾:稍後再說,先讓吾一試,手來。   (藥師拿出藥針,刺指尖觀看血色)   慕少艾:你也是人選之一。   九方墀:究竟發生何事?   慕少艾:事關劍子,聽說──(說明情況)   九方墀:啊?   慕少艾:這件事關係到你自己的權益,你有權利拒絕,如果你願意,我在琉璃仙境等你。(閃離)   九方墀:劍子亦是道門同流,嗯~       《聖域,三口組正為傲笑紅塵一事做說客憤而離開時,藥師來到》   一闡提:藥師來此,也是為了傲笑紅塵之事嗎?   慕少艾:事情緊急,這隻針先借試一下,我再來解釋。   (藥師拿出藥針,刺兩人指尖觀看血色)   慕少艾:有人選了,事情就是這樣啦。(說明情況)   八葉蓮:原來如此,看來是八葉蓮有此善緣了,先生,請。   慕少艾:慕少艾感激五內,時間緊迫,隨我來。       《琉璃仙境石室,藥師將劍子放入甕中,倒入藥材生火,屈世途一旁煽火》   仙姬:藥師,劍子是不是有救了。   慕少艾:謀事在人啦!藥洗的效用已達到最大的極限,毒素正在蔓延侵入他的腦部,最後一口氣將盡了。   仙姬:我──   慕少艾:仙姬姑娘。諸位,如藥師我向諸位所說明,一旦為劍子進行換血吸毒,四分之一的冰痕毒素將存留在各位的體內,不只是會影響諸位的功體,將使功力大減;其後,如果毒素無法拔除,同樣會奪走各位的性命。進行之前,各位皆有拒絕反悔的權利,請各位詳加考慮。   八葉蓮:阿彌陀佛,願為施主入地獄而無悔。   無悼一人庸:藥師,進行吧!   惠比壽:大家都清楚後果了,事後結果如何,大家都不會有怨言啦!   仙姬:你們的恩德,仙姬感激不盡。藥師,快!   慕少艾:尚差一個人。   仙姬:不用等了,讓我來,讓我來就可以了。   慕少艾:妳的血液不相容,不可以。   仙姬:這……藥師,第四個人選──   慕少艾:別急,人不是來了?   (九方墀化光出現)   九方墀:撚琴讓藥師久候。   慕少艾:先謝過你的援手。   九方墀:該然。   仙姬:救人要緊,後謝不急啦!   慕少艾:洗毒換血的過程不能被干擾,勞煩仙姬妳與屈世途到外面顧守吧,提防有心人士。   仙姬:我明白了,就算蒼蠅蚊子,也別想飛過我的劍下。   屈世途:藥師,劍子就拜託你了。   (兩人離開)   慕少艾:眾人進入尋龍壺中抱元守一,吾要封閉諸位的七竅,進行換血。   (四人分別定位,藥師迅速以藥針分別插入眾人額心)   惠比壽:真是懷念你的藥針,是說四個人選剛好都讓你避過了,你還真是會選時辰落地啊。   慕少艾:耶,壞星難治啦!   (藥師將藥針刺入惠比壽額心,縱身以掌頂住劍子頭頂反立運功)     《琉璃仙境石室》   運動全身功力,慕少艾全神為劍子洗毒換血,只見黑色的毒血以惠比壽等四人為媒介洗淨,回流至劍子體內。   (仙境外敵人來攻,忽然颳起一陣冷風)   琉璃仙境之內,蠱皇密令殺藥師,刁不同率眾而來,劍子仙跡命如風中燭,而在仙境之外──   (白髮劍者身影出現)   昏黃的月下夜霧,枯黃的落葉紛紛,冷峻的身影默默佇立。劍者,他從何而來?劍者,他為何而來?     ----------------------------   刀戟I-10     《琉璃仙境,屈世途與仙姬邊打邊退,被敵人一步步逼近石室》   小兵:殺!   (仙姬一道劍氣,殺除逼近屈世途的小兵)   屈世途:唉呀,慕少艾你的動作就快一點啊!   仙姬:啊~   仙姬一劍當關,無奈對方施以人海戰術,刁不同趁機闖入密室。   仙姬:不准走!煩人的蒼蠅,閃!     《石室,藥師正為劍子解毒》   封閉七竅元神,慕少艾專心為劍子洗毒,無奈殺機臨身。   (刁不同進入)   刁不同:哈哈哈,任你慕少艾再狡猾,也想不到有今日。只要我輕發一掌,在場五人同時斃命!哈哈哈~殺!   (刁不同凝聚掌力,白髮劍者突然出現)   刁不同:什麼人!?   白髮劍者:……   刁不同:多管閒事,殺!   (刁不同攻勢往前,白髮劍者身形微挪,劍氣發出,刁不同人頭落地,白髮劍者跟著消失)       《石室外,仙姬與屈世途已經汗流浹背》   仙姬:呼、呼~   (忽然一道劍氣殺除數個小兵,刁不同人頭擲來,其餘小兵驚慌而散)   仙姬:啊,劍子!   (仙姬與屈世途奔入石室)   仙姬:劍子,幸好平安無事,哼!   屈世途:再來幾次,心臟就要停了。   仙姬:有我顧守,誰也不能動你!   風中擺盪的劍穗,凝造鬼神降臨的冷冽。月下無聲而來的劍者,吾聲消失於月影悠悠之中。       《石室內,解毒程序結束》   慕少艾:呀~   (藥師縱身掌勁一發,五人所在的壺均破裂)   慕少艾:喝啊~   (藥師替劍子解開穴道,扶住倒落的劍子)   仙姬:劍子!藥師,劍子他怎樣了?   慕少艾:毒已經盡除,調養幾天就沒事了。   屈世途:真的嗎?太好了!   (藥師替其他四人抽出藥針)   惠比壽:藥師,成功了嗎?   慕少艾:嗯,多謝你們的援手。   八葉:藥師,關於我們四人身上四分之一的毒性。   慕少艾:你們身上的毒素要解不是問題,但解藥的研製需要一段時間,請你們暫時留在琉璃仙境,免得節外生枝吧。   惠比壽:不行不行,我如果一天沒回去,我老婆抓狂起來,是比中毒還可怕哪!還是等你解藥研製出來,再通知我們。   慕少艾:你們眾人的意思也跟惠比壽一樣嗎?(三人點頭)好吧!(拿出藥瓶分給四人)這瓶中是百薇丹,你們每隔三天服用一次,可以控制毒性蔓延,記住,這段時間千萬不可激烈動武,不可太過情緒波動,否則會加速毒素蔓延,保重。   仙姬:你們解救劍子的恩情,仙姬銘感五內,無以回報,唯有如此聊表感激之情。(抱住惠比壽親)   惠比壽:(不斷逃跑)唉呀不可,唉呀不可啊,藥師救命啊!   八葉:阿彌陀佛,八葉蓮告退。(離開)   無悼一人庸:啊!(迅速閃身離開)   九方墀:(撫額)藥師,後會有期。(離開)   仙姬:嗯?其他三位恩公怎麼離開了?施恩不望報,實在是當世第一,難能可貴的高人哪。   慕少艾:哈哈!修道人與吃菜人,承受不住妳的美意啦!(迅速閃過仙姬撲來的身軀)   仙姬:藥師,你的話有特別的涵義嗎?   慕少艾:沒有,沒有啊!(走去扶起惠比壽)好友回神了嗎?   惠比壽:嗚,我一世的清白,慕少艾,我恨你!(奔走)   慕少艾:唉呀好友,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臉上的胭脂印呀,記得消滅證據唷!   惠比壽:(奔回拼命擦)還有嗎?   慕少艾:應該是看不清楚了。   惠比壽:不准告訴我老婆!(奔走)   仙姬:恩公是怎麼了?   慕少艾:哈,疼老婆而已。   仙姬:藥師,這回多謝你的大力相助,我也應該感謝你。(抱上)   慕少艾:(閃身)唉呀劍子,你是怎樣了?   仙姬:劍子怎麼了?!   慕少艾:臉色發白,全身畏寒,可能是餘毒未清。   仙姬:怎會這樣?你不是說毒已經全部解了嗎?你這個庸醫,快將他們四個人叫回來!   慕少艾:咳嗯,免了免了,這是小問題,藥師我可以解決(屈世途偷笑)。屈世途隨我來,快把劍子送到僻靜的房間休息。仙姬姑娘,醫療的過程必須安靜,不能有外力分心,此地就麻煩你收拾乾淨了。   仙姬:好,都聽你的,你一定要醫好劍子啊!   慕少艾:安啦!(跟屈世途離開)   屈世途:藥師,轉得真硬呀。   慕少艾:馬馬虎虎啦!         《藥師與仙姬來到往生渡死,僰醫人正在吹笛》   仙姬:僰醫人,該死!   (藥師攔住仙姬前衝的身軀)   慕少艾:唷,真是好興致,聽這個笛聲,是在慶祝什麼嗎?   僰醫人:儂是第三次前來指教了。   慕少艾:非也非也,這次不是指教,你可以說直接一點,藥師我~是來興師問罪的。   僰醫人:問罪,好狂的口氣。本事與理由這兩項基本的要素,你具備足夠嗎?   仙姬:藥師,別跟他囉嗦這麼多啦!   慕少艾:唉呀呀,女人的爆發力你千萬不要小覷。我說這位先生,肯問你是給你申訴的機會,如果你若是要放棄,那咱們就直接來打一場吧!   僰醫人:哼,儂這是威脅嗎?   慕少艾:錯,藥師我這叫好意提醒。   僰醫人:儂究竟為什麼理由來此尋事?   慕少艾:劍子仙跡身上的毒患。   僰醫人:毒,是指吾放在劍子身上,為醫治他傷勢的冰痕嗎?此讀吾在信中解釋過了,三日內不可移動劍子仙跡,冰痕毒性自然痊癒。難道……看儂的神色,該不是儂找人將冰痕吸出劍子仙跡的體內嗎?如果是這樣,吾願意承認吾錯了。   慕少艾:哦?   僰醫人:吾錯在不該將醫療的過程寫得太複雜,錯在不該相信儂的專業,吾不知儂竟會蠢到如此程度。   慕少艾:信?借問哪來的信。   仙姬:藥師你別開口,這段讓我來吧!你別提到信還不該死,提到這封信,你更應該碎屍萬段!你給我看清楚!   (仙姬拿出信衝前,卻在半途看到信的內容不同而錯愕停頓)   仙姬:這……封……信……   僰醫人:這封信怎樣?讓吾一觀。   慕少艾:沒什麼好看的,讓藥師我背給你聽好了。冰痕至毒,血枯魂盡,毒入心脈,神仙難治,在場有兩個目擊證人,你敢否認這不是你寫的嗎? 仙姬:藥師,剛剛看到的內容好像不是這樣。   慕少艾:呃,咳咳。   僰醫人:當然不是這樣,吾在信中的內容是:冰痕至毒,血枯傷癒,時過三刻,自可命全,切莫移動劍子仙跡,切莫為劍子吸毒療傷,自惹其禍。如果儂認為有理由打我的話,儂就打吧!   慕少艾:既然你誠心誠意請求了,我,就大發慈悲揍你一頓!   (藥師迅速出掌,兩人交接幾招)   僰醫人:慕少艾!   慕少艾:方才只是熱身,下次就正式來囉,告辭、再見、不送了!   (藥師與仙姬閃身離去)   僰醫人:慕、少、艾!   (北辰元凰走出)   元凰:此人非是易與之輩。   僰醫人:這樣才有殺他的價值啊!       欲回琉璃仙境的慕少艾,獨步在荒山小徑,忽覺一陣陰風襲身。   慕少艾:嗯?鐵鍊的聲響。……赦生童子!蒼天,你在玩我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