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劇情節錄】燕歸人&斷雁西風(刀戟II14-18)

   刀戟II-14    《刺石尖,燕歸人與斷雁西風來到,見一地紊亂與血跡》    燕歸人:嗯~?    斷雁西風:你一路追蹤,有看出什麼結果嗎?咦,血跡,誰的傷?    燕歸人:…………    斷雁西風:你講話啊,怎麼不講話?    燕歸人:羽人非獍輸了。    斷雁西風:羽仔輸了,不可能,這不可能。    燕歸人:地上戰鬥的痕跡說明了一切。一心復仇的羽人,失了他該有的方寸。    斷雁西風:怎麼說?    燕歸人:羽人非獍最厲害的一點,是他對速度完全的掌握,任何人面對他這種急變的速度,目光與反應皆難以適應,這點在我第一次與他交手就看清,但是──    斷雁西風:但是怎樣?    燕歸人:腳步的變化,可以預料當時的戰況。現場的痕跡,只有快,更快,更加的快,失了節奏的變化,以這種狀態,不難預料戰果。在這個位置,兩人各以最強的一招對決。    (先前畫面重現)←燕大哥你是不是太強了點bbb    燕歸人:羽人折翼,他敗了。他可能傷到雙足,因此狂龍在他的四周行走挑釁他,他卻無力站起。嗯……不對,他最後又出了一招,那刀的威力十分強悍,將四周的岩石削裂,他傷了狂龍,但是他也倒下了。    斷雁西風:現場轉播完了,重點呢?重點是羽仔他怎樣了?    燕歸人:妳放心吧,他沒死。    斷雁西風:他還沒死?    燕歸人:現場另有兩組足跡,是兩名高人介入。其中一名可能更勝於狂龍,但是另一名,帶走羽人非獍的人中了狂龍一刀,傷勢可能不輕。    (斷雁西風轉身欲走)    燕歸人:妳要去哪裡?    斷雁西風:羽仔受傷了,我當然是去找羽仔。    燕歸人:方向錯了,是這邊。    斷雁西風:你怎麼不早講?    燕歸人:莫失了方寸。         《林間,斷雁西風與燕歸人追著腳步,看見一人身影急奔》   斷雁西風:那是……大哥!   泊寒波:小妹,你們怎麼現在才來?   斷雁西風:路上被耽擱了,你找到羽仔了嗎?   泊寒波:沒有,但是看到路上的痕跡,我心中有底了。   斷雁西風:什麼底?   泊寒波:小妹,這件事情妳別管了,後面的事情交給大哥,妳先回悟明峰等我。   斷雁西風:你值得信任嗎?   泊寒波:要相信大哥啦!好了,閒話休提,我還有重要之事要去辦,再見了。(奔離)   斷雁西風:習慣很壞,說話沒頭沒尾。   燕歸人:令兄應該知道是誰救走羽人了。   斷雁西風:既然知道就該明講,裝什麼神秘?   燕歸人:如果他能確定羽人的安全,避開妳直接的介入,也免去他兩面的為難。   斷雁西風:那就是對我不信任,怕我衝動囉?   燕歸人:嗯~走吧。   斷雁西風:現在是什麼意思!?     (之後,鹿王直衝進無人愛的住所狂打一頓,借走了隱身衣XD)       ------------------------劇情分隔線-----藥師死了嗚嗚嗚---------------------------------    刀戟II-16 《練峨眉攔下燕歸人與之對招後,留下書信;樹林中,斷雁西風觀看練峨眉留給燕歸人的信》   斷雁西風:原來她就是萍山練峨眉,信中所寫,要你配合另外一個人對抗異度魔界,難怪最近你麻煩特別多。   燕歸人:……   斷雁西風:想什麼?   燕歸人:沒有。   斷雁西風:既然你身價這麼重,何不答應幫忙呢?不然魔界的攻勢一波又一波,你受得了嗎?   燕歸人:戰鬥著結果,妳看到了。   斷雁西風:對啊,我看你一遇到女人,就在樹林裏面跑得跟飛一樣。總歸一句話,你是幫還是不幫?   燕歸人:我說過,我沒拒絕的理由。   斷雁西風:那就是幫囉?   燕歸人:等待時機吧。   斷雁西風:對了,在你與練峨眉戰鬥的時候,我看到你取出一樣物品放入聖戟尾端,那是什麼東西?   (泊寒波來到)   泊寒波:小妹。   斷雁西風:大哥怎樣了?滿面愁容。   泊寒波:這……   斷雁西風:嗯?你,你怎麼不說話?   泊寒波:唉!   斷雁西風:不會吧?難道羽仔他──你不是說事情交給你安啦,安去哪裡了,你說啊,你說啊!   泊寒波:羽仔一心贖罪,瞞著我們受鬼梁天下一掌,他重傷未癒就這樣……   斷雁西風:你講話不算話!你……你………啊!   (斷雁西風轉身奔離,燕歸人站起)   燕歸人:羽人非獍真正死了?   泊寒波:這種事情能開玩笑嗎?小妹現在心情激動,我的話她聽不下,就麻煩你了。   燕歸人:嗯。(離開)   泊寒波:慕少艾,你的犧牲不會白費,唉!      (中間缺缺缺……魔君攔路,西風替燕歸人擋了一刀,鬼主出現援手)      刀戟II-17      《石洞內,鬼主替西風療傷,西風嘔血》   燕歸人:情況如何?   (鬼主搖搖頭,西風搖晃起身)   燕歸人:妳覺得如何?   斷雁西風:哈……看你……神色驚慌……一個、一個大男人緊張什麼?   燕歸人:我帶妳去水晶湖。   鬼梁之主:她的傷勢水晶湖也無法治癒。她所中的刀傷剛猛非常,勁力卻蓄而不發,在內部緩緩破壞她的臟腑,我所能做的只有壓制她的傷勢,卻救不了她的性命。   燕歸人:沒其他的方法嗎?   鬼梁之主:不幸中的大幸,她所受的傷是暗傷,雖然時間緊迫,但不會立刻致命。(拿出一塊玉佩給燕歸人)這塊玉珮交給你,十天內,你前往水波天、炎羅窟,必要時拿出這塊玉佩,只要這兩地的主人肯援手,西風小妹就有救了。   斷雁西風:我不去!你殺死羽仔,我不想欠你這個人情!   鬼梁之主:羽人非獍殺吾孩兒,吾不該報仇嗎?   斷雁西風:你殺我的朋友,我有權……不接受你的幫忙!燕歸人,帶我……去找大哥。   燕歸人:多謝你,這個人情,燕歸人有歸還的一天。   (燕歸人背起西風)   斷雁西風:你……你要帶我去哪裡?   燕歸人:水波天。   斷雁西風:我……我不去!我不去!   燕歸人:由不得妳。(背著西風離開)       《林間,燕歸人背著受傷的斷雁西風》←這段實在太好笑……   斷雁西風:你……   燕歸人:受傷的人就該少話,別讓我抱憾終身。   斷雁西風:嗯。(柔順靠上)   燕歸人:羽人非獍並不希望妳死。   斷雁西風:你說什麼?(←有點不高興的語氣)   燕歸人:逝去的只能永遠記住,這是妳講過的話。   斷雁西風:逝去的……放我下來。   燕歸人:嗯?   斷雁西風: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燕歸人:妳太虛弱。   斷雁西風:一時……呃、還死不了!   燕歸人:現在是妳要聽話。   斷雁西風:你不放,我看到人就叫──(剛好一人路過)色狼!   (行人匆匆逃跑)   燕歸人:妳!   斷雁西風:放不放?   燕歸人:妳太任性!   斷雁西風:不用你管,放還不放?   (又一人走來)   斷雁西風:色狼啊!   (路人逃跑,燕歸人放下斷雁西風)   燕歸人:妳究竟想如何?   斷雁西風:我……我自己能走。   (西風走了兩步便身形啷嗆,燕歸人連忙扶住)   燕歸人:小心!   斷雁西風:我終於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   燕歸人:嗯?   斷雁西風:你是──笨蛋!   燕歸人:隨便妳怎麼說吧。(扶著斷雁西風走)     《林間,燕歸人扶西風緩緩的走》   斷雁西風:啊。   燕歸人:怎樣了?   斷雁西風:放心,我不敢讓你抱憾終身。   燕歸人:先休息吧。   斷雁西風:不用……呃、   燕歸人:別逞強。   (燕歸人讓西風坐下,忽然一陣風吹來,眼前出現珠遺身影)   燕歸人:又來了。   (燕歸人退後護住西風,發現西風的臉幻變成珠遺;一處,畫魂繪著西風繪像)   畫魂:這一幅圖,又是一番新的景象。客倌滿意嗎?   ------------------------------    刀戟II-18 《林間,燕歸人受畫魂迷陣所困,四周珠遺與西風身影交錯來回》   幻影千層,受限其中的燕歸人,一時不知所措。   (燕歸人摸向身後聖戟,又放手)   燕歸人:不行,若是誤傷到斷雁西風……   (另一處,畫魂作畫)   畫魂:好一個俏麗佳人,可惜,紅顏薄命啊!   (畫魂將西風畫像丟落,不能動彈的西風出現)   畫魂:當我全心作畫時,任何人都會沉迷在我的境界。   (畫魂提筆在西風頸子上畫了一道紅痕)   燕歸人:你的目標若是聖戟,那就拿去吧!(將聖戟擲地)   畫魂:想試探我嗎?嗯~(再度提筆)         《林間,燕歸人靜坐陣中不動》   受困畫中境界,燕歸人閉目靜坐,欲尋出路,已是一日將盡。   (燕歸人看著地上的聖戟變成圖畫)   燕歸人:似幻非真,雖失猶存。   (一處,畫魂繪著聖戟,西風在地上不能動彈)   畫魂:巧筆神功,騰挪天地。再添幾筆,聖戟神嘆就歸我手了。   斷雁西風:你……你作夢!   畫魂:燕歸人擔心聖戟威力太大,會波及到你,所以想藉聖戟之氣尋找出路,卻不知妳早已落入我的手中。   斷雁西風:趁人之危,卑鄙!有膽量,等我傷好,再來……一較高低。   (畫魂以筆點住西風穴道,西風昏睡)   畫魂:創作最大的敵人,就是無謂的騷擾啊!   (燕歸人靜看幻術,忽然起身)   燕歸人:喝!   (燕歸人發出掌勁擊散幻象,跟著打碎圖畫,取回聖戟)   只見燕歸人頓足崩地,聖戟重現。   燕歸人:啊~!   (燕歸人揮戟,幻陣破)   燕歸人:斷雁西風!……啊……   (圖畫瞬間燒盡,畫魂被震傷)   畫魂:哼,慢了一步,罷了。(抱起西風離開)       《林間,畫魂抱著西風急奔,鹿王慢慢走來》   泊寒波:半塢白雲耕不盡,一潭明月釣無痕。   畫魂:高手!   泊寒波:唉呀多謝你、多謝你(走近),多謝你替我照顧我小妹。小妹啊,跟妳說過多少次了,武林很危險,別四處闖,麻煩人家真是不好意思。   畫魂:嗯?   泊寒波:接下來的路程不用麻煩你,人放下來就好,多謝多謝。   畫魂:哪裡。   (將西風交出,迅速化光離開)   泊寒波:嗯?   (鹿王接過西風,看見了頸子上的紅痕)   泊寒波:這是!嗯……   畫魂之聲:想救斷雁西風,三天後,交出聖戟神嘆。   泊寒波:還留了一手,失策!   (鹿王替西風解穴)   斷雁西風:啊……大哥。   泊寒波:怎會傷得如此,燕歸人呢?   斷雁西風:哼!   泊寒波:還在怪妳大哥啊,唉……   斷雁西風:啊、   (西風身軀搖晃,鹿王趕緊扶住,卻被打開)   斷雁西風:放手!   (西風走離,鹿王跟著)   泊寒波:脾氣這麼硬,以前活的時候妳就拒絕到底,現在人死了,妳反而心心念念。人就是這樣,失去的東西才知道珍惜……耶,這說不定是個好機會,有希望,有希望了!     《林間,燕歸人找著西風,見西風啷嗆走回,連忙上前扶住,同時見到頸子上的紅痕》   燕歸人:妳……這是!   泊寒波:異度魔界的妖術,要你以聖戟神嘆作為交換。   燕歸人:多謝你。   泊寒波:謝什麼?這是我的小妹呢!你以為先講一句謝我就不會罵人了嗎?我的小妹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燕歸人:她替我受了魔君一刀。   泊寒波:這一刀的傷勢……唉!   燕歸人:鬼梁府主已經指點醫治方法。   泊寒波:我好好的一個小妹交你,結果被你搞到重傷被劫,燕歸人,我要對你改觀了。罷了,以後小妹還是交給我就好。   斷雁西風:好好一個羽仔交給你,你搞到人死,你也、一樣!   泊寒波:唉,傷到這麼重還這麼愛頂嘴。   燕歸人:我會負責到底!   泊寒波:嗯?你是做了什麼要負責到底?小妹,妳懷孕了嗎?   斷雁西風:你若閉嘴,我的傷就會好一點……啊、   泊寒波:既然沒什麼,那你也不用負責了。   (鹿王看見西風頸上的紅痕加深)   泊寒波:(血痕加深,這樣下去……)我們先往鬼梁兵府好嗎?   斷雁西風:我、不去,你走。   泊寒波:這也不那也不,奇怪了,究竟我是大哥,還是妳是大姐?   斷雁西風:哼!   泊寒波:很抱歉,現在是我做主,來,大哥很久沒揹妳了,上來吧。   斷雁西風:燕歸人……你、扶我。   (西風走過鹿王面前,讓燕歸人扶持)   泊寒波:這……唉!     《鬼梁兵府,斷雁西風躺在臥榻上,燕歸人走上前》   燕歸人:聽說妳不肯喝下湯藥。   斷雁西風:誰稀罕鬼梁兵府的東西。   燕歸人:經過令兄的運功治療,妳的臉色好多了。   斷雁西風:別以為,我這樣就會原諒他,羽仔他……啊……   燕歸人:我相信羽人在天之靈,也不會願意看到妳為他受折磨。如果妳真的掛念他,更應該服下這碗湯藥。   斷雁西風:……笨蛋!   燕歸人:怎樣?   斷雁西風:藥,端過來啦。   (燕歸人走過去端藥)   燕歸人:我餵妳。   斷雁西風:這……呃,我還有一點力氣,別真的當我是死人。   燕歸人:別逞強。   (燕歸人以湯匙一口口餵完湯藥)   燕歸人:有好一點了嗎?   斷雁西風:聽說魔界要你用聖戟,交換解開我所中的咒術。   燕歸人:令兄與鬼梁府主會想出解法。   斷雁西風:神嘆是重要物品,你別聽他們的。   燕歸人:妳好好休息,晚一點令兄會再來看妳。   斷雁西風:免了,看到他,火氣更大……啊、   (西風忽然捂住頸子,額上冒汗,燕歸人上前)   燕歸人:怎樣了?   斷雁西風:嚇到你了喔?我、沒事,你先出去,我要睡了。   (西風翻身躺下,燕歸人離開)     《鬼梁府大廳,鹿王與鬼主對談》   泊寒波:多謝你之前為了小妹所做的處理。   鬼梁府主:中了難解之招,現在又再加上咒術,鹿王,恕我直言,令妹的情況不妙啊。   泊寒波:唉,好友,神嘆關係重大,我不是神嘆的主人,更無權做主。   鬼梁府主:可是令妹……   泊寒波:是生是死,歸於天命,武林能人眾多,也許有救她之法。   (燕歸人來到)   燕歸人:魔界要神嘆,那就給他吧!   泊寒波:你要交出聖戟?   燕歸人:交出神嘆,不代表我不能再奪回。這口戟,斷雁西風身上這一刀,燕歸人一一記下了!   泊寒波:但神嘆天泣,皆是對付異度魔君重要的物品,若是交出,牽連甚廣。   鬼梁府主:吾有一策也許可行。   泊寒波:怎樣?   鬼梁府主:將聖戟插入磁心源。   泊寒波:磁心源?   鬼梁府主:沒錯,磁心源對金屬有巨大吸力,加上磁心源的地脈異常堅固,就算是魔君也無法將它拔出。   泊寒波:如此一來,聖戟豈不是要長埋磁心源?   鬼梁府主:相信吾,時機一至,吾自有辦法取回聖戟。   泊寒波:這……   燕歸人:我答應。   泊寒波:爽快到連我這個做大哥的都汗顏。   鬼梁府主:那吾立刻將消息放出。   泊寒波:眼下只有如此了,唉!      (劇情一樣缺很多==...主要是因為藥師死了,所以很傷心很傷心TT,就沒在記錄下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