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劇情節錄】斷雁西風(刀戟II05-06)

  刀戟II-05(西風出場)   《泊寒波帶著羽人非獍與孤獨缺來到悟明峰,見一女子正在練刀》   斷雁西風:斷雁西風刀下論,豪傑何須分雌雄,世路不平誰來扶,天生我來男兒恨。嗯~(聽見人來,收刀)   泊寒波:耶,小妹,妳什麼時候回來的?   斷雁西風:我一直都在後山,幾時出去過了?嗯?連你也來了。   羽人非獍:許久不見了。   斷雁西風:嗯,確實有一段時間不見了。   孤獨缺:咳咳,這位姑娘是誰還沒介紹一下。   泊寒波:正是舍妹。   孤獨缺:長得很標緻,若來配我家羽仔正剛好。   泊寒波:你也這樣想喔,那真是太好了。   斷雁西風:哼!   (斷雁西風發出刀氣,孤獨缺檔下)   孤獨缺:哇,這種性格越讚,火辣配悶燒,真正跟羽仔速配一百。   泊寒波:你是羽仔的長輩,既然你有心,那這門親事就這樣訂下如何?   孤獨缺:選日不如撞日,就地正法更好。   泊寒波:我做媒人,你做證婚,你看如何?   孤獨缺:江湖男女禮數不用齊全,拜堂那套就省了,羽仔,還不奉茶。   羽人非獍:女性才是奉茶。   泊寒波:對小妹,快去端茶,啊不對是端酒,今天喜事臨門,我們喝一個不醉不歸。   斷雁西風:你們玩夠了沒有?   泊寒波:別這麼兇啦,打壞形象就不好了。   斷雁西風:我的形象就是這樣。   孤獨缺:這個形象不錯不錯,很讚,我欣賞。   泊寒波:算了,我們先來去喝兩杯,讓年輕人培養培養感情吧。   孤獨缺:好啊,我這邊有好酒。   泊寒波:真的嗎?太好了,現在就來去。   (兩人邊走邊說悄悄話)   孤獨缺:親家,我們好像太性急了。   泊寒波:嗯,這條紅線牽十幾年沒成功,看來要改變策略才是,親家你有什麼想法?   斷雁西風:你們是要走還是不走?   泊寒波:走、走,現在就走,別這麼急。   斷雁西風:我急什麼?   泊寒波:沒有、沒有。(離開)   斷雁西風:抱歉,又讓你添麻煩了。   羽人非獍:該說抱歉的人是我,早知道妳在,我就不該來了。   斷雁西風:別理會大哥,很久沒你的消息,最近怎樣?             刀戟II-06      《小鎮上,斷雁西風與泊寒波同行》   斷雁西風:大哥,你不是要去水晶湖處理燕歸人的事情,為何要來此買棺木?   泊寒波:等下妳就知道了,這件事非妳不可。喂,賣棺材的起床了。   麥觀才:嗯?客人你怎麼知道我叫麥觀才?   泊寒波:我是要來買棺材。   麥觀才:喔,原來是顧客上門了,先生要怎樣的棺材,不管是中式西式,還是金棺玉棺石棺芙蓉棺柳木棺三吋薄棺,我們這裡是應有盡有,請問先生要的尺寸?   泊寒波:芙蓉棺,最好是加一些花邊。   麥觀才:請問死者是男是女?   泊寒波:女性。   麥觀才:身材呢?   泊寒波:照這位姑娘的身材去量。   斷雁西風:等一下,為什麼要照我的身材去量?   麥觀才:是啊,這樣做很不吉利呢。   泊寒波:因為這個棺木是要給妳睡的,當然是要照妳的身材去量。   斷雁西風:我要睡的?   麥觀才:這位先生說笑了,棺木是睡死人不是活人,這位姑娘這麼青春少年,怎麼好睡棺材?這不是好兆頭呢。   泊寒波:你在賣棺材怎麼不知道活人睡棺材是會添壽嗎?   麥觀才:唉。   泊寒波:為兄自有用意,路上再向妳慢慢解釋。   斷雁西風:將你的用意說出,我們再慢慢商量。   泊寒波:天機不可漏洩。   斷雁西風:既然如此,店家,三吋薄棺一具,純金重棺一具,重棺照我的身材去量,薄棺照我這位大哥的身材去量。   麥觀才:耶,姑娘妳這又是什麼意思?   斷雁西風:要我睡棺材可以,純金棺材我睡,事情若是沒完滿解決,三吋薄棺就請大哥入土為安。   泊寒波:小妹,真的要賭這麼大?   斷雁西風:要我睡棺材,這樣賭我還嫌太小!   泊寒波:純金棺材很俗氣,不適合妳睡啦。   斷雁西風:一輩子有多少機會選自己的棺木,我當然要選最好的。   麥觀才:純金棺材一具數百斤,恐怕搬動不易,一般都只是鍍金而已,真的要用純金的嗎?   斷雁西風:你照做就對了!       《路上,泊寒波拖著黃金棺材XD》   泊寒波:怎樣,大哥這個主意不錯吧?   斷雁西風:最好別叫我評論,省得你傷心。   泊寒波:這副棺材很重呢。   斷雁西風:可以換我搬,只要你肯睡。   泊寒波:那算了。   斷雁西風:我先走一步了。   泊寒波:妳要去哪裡啊?   斷雁西風:小妹要入棺了,當然要跟以前的朋友告別一下,不為過吧?   泊寒波:小妹妳有什麼朋友,大哥認識嗎?   斷雁西風:我要來去找羽仔,他最近看起來心情不佳。   泊寒波:嗯,小妹妳要好好關懷他鼓勵他,給他信心給他勇氣,給他希望與力量,這樣你們的交情會更好,關係也會更好,再由了解生憐惜、憐惜再生愛情,朋友而至知己,終至變成情人,啊,太美滿太幸福了,對了,你們的婚期決定了沒?   斷雁西風:下輩子。   泊寒波:嗯,日子訂下就好,雖然久了一點,但是也有提前的可能性。   斷雁西風:我跟羽仔是兄弟,是朋友,勸你斷了這條心。   泊寒波:羽仔是哪裡不好,讓妳這麼主觀?   斷雁西風:羽仔什麼都好,就是不合我的口味。(離開)   泊寒波:記得帶一些伴手,聊久一點,若是要過夜不用通知了,就算不回來,燕歸人的事情大哥自己也可以解決,有聽到嗎?喂,喂~~唉,家有悍妹啊。            《落下孤燈,羽人非獍腦中不斷回想孤獨缺所言》   孤獨缺:你以為你做了幾件好事,就能掩蓋你弒親逆倫的大罪?我跟你說清楚,你才是真正的罪無可赦!你以為大家都不知道嗎?   (斷雁西風提著酒來到)   斷雁西風:你失魂了嗎?   羽人非獍:妳來了。   斷雁西風:我走到這裡還沒發現,你今天是怎麼了?   羽人非獍:沒什麼。   斷雁西風:這壺酒,本來是要來跟你分享,現在我收起來慢慢喝。   羽人非獍:為什麼?   斷雁西風:我要找你陪我喝酒,不是要你借酒澆愁,這罈酒入你的口會是一種蹧蹋。   羽人非獍:我無須借酒澆愁。   斷雁西風:孤獨缺呢?   羽人非獍:他離開了,或者說他不曾存在,孤獨缺只是我心中的幻影。   斷雁西風:真玄聽不懂,算了,我的酒分你,拜託你喝酒別說話。   羽人非獍:哈。   斷雁西風:苦笑聲,配酒冷澀。   (羽人非獍揭開酒壺,仰飲)   斷雁西風:這是什麼酒?   羽人非獍:酒就是酒,何必分別。   斷雁西風:我認輸了。(將酒壺搶回收起)我實在想問你為什麼,但是我知道你這顆悶葫蘆什麼都不會說,算是我今天來得不是時候。   (斷雁西風轉身欲走,被羽人非獍拉住手)   羽人非獍:陪我好嗎?   (藥師來到看見,迅速轉身想走)   斷雁西風:慕老頭你別走!   慕少艾:咳嗯,唉呀呀,我哪有想走,我忘了帶酒,你們繼續。   斷雁西風:別誤會了,這顆悶葫蘆身體欠安,你這個蒙古大夫好好替他診治一下,我來去了。(離開)      (之後...西風就去了水晶湖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