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講古之四】唯美與放縱的年代

  漢之後,進入了三國、魏晉南北朝時期。   這個時期,男風由先前的只有達官貴人風行,漸漸的演化進入民間,成為一般民眾生活中的一部份。   為何會如此呢?一方面,魏晉南北朝是個文學繁榮鼎盛的時代,不興儒學不講禮教,而是以老莊思想為主;也就是一切貴乎自然、尊重人情人性,在這個前提之下,同性之間的關係獲得了一個合理的看待。   而男風興盛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當時的政治局勢混亂,故形成了當時人民一種享受當前的利己主義。   兩方相加下來,形成此時期主張唯美、放縱自我的浪漫文學傾向。   這個時期的人注重美貌、注重儀表舉止,一切只求享樂,富豪人家甚至以蓄養孌童樂伎作爲富有的象徵,晉代的富豪石崇與王愷為了比誰富有,動輒輸贏便以孌童數百人記。   男子穿女子服在這時候也近乎成為常事。《北史˙魏˙彭城王韶傳》曾云:「勰孫韶至北齊襲封,後降爲縣公」後,文宣帝高洋曾經剃鬍鬚抹上脂粉,穿婦人服相隨守城。   如此公開的同性關係,是在之前都未曾出現過的。而魏明帝時的何晏、王夷甫、潘安、裴令公、杜弘治等美男子甚至都善於塗抹朱粉、做婦人裝扮面對世人。   此外,在這個時期稱頌男子美貌的文章多不勝數,甚而偏好於弱不禁風的美男子型,崇尚病態美。當時的史書紀錄,從三國志,晉、宋、南齋、梁、陳、魏、北齊、周書中,單單是述說關於男子美貌的部份就有三百處左右,而除卻史載,因為歌詠男性容貌所創作的詩詞曲賦更是多不勝數。   世說新語˙容止篇(註一)曾有言「看殺衛玠」。是說當時有個有「璧人」之稱的美少年衛玠從豫章至下都,圍觀者如堵牆,而衛玠本就體弱,遂因為這樣而一病不起。   由此可知,欣賞男子的美貌成了一種風雅的事情,當時社會風氣趨之若鶩,對於男性美的愛好已經到達了一種狂熱風行的程度。因此許多人不娶妻、或是冷落妻子,而因為失戀就公開侮辱對方、甚至動了殺機的也大有人在。   紊亂的性關係,也常有所聞。《晉書˙五行志》中曾言海西公收有男寵以及妻妾,但他本身無法生育,卻還將自己男寵與妻妾所生的孩子視為己出。   同性關係從上至下,從君王到百姓甚至隱士,都蔚為風行;著名的有受曹丕寵幸的孔掛、魏明帝寵幸的曹肇、蜀後主寵幸的王承休、桓玄寵幸的丁朝、石虎寵幸的鄭櫻桃、符堅寵幸的慕容沖等等。   這之中,特別一提的兩個是鄭櫻桃以及慕容沖這兩者。   《晉書˙石季龍傳》中曾有記載石季龍先娶妻郭氏,後來因為有了優童鄭櫻桃而殺之;後來娶妻崔氏,又因為鄭櫻桃出言誹謗而殺了她。因為石虎有權有勢,即使為了男寵連續殺了自己兩任妻子,卻也未曾受到法律制裁。   符堅與慕容沖之間,則是亂世常見的愛恨情仇情結(笑)。   晉書記載,符堅滅了前燕,將慕容沖十四歲的姐姐收為妃嬪,慕容沖則是十二歲開始受到符堅寵幸,姊弟受到專寵,時云「一雌復一雄,雙飛入紫宮」,後因王猛勸諫,符堅將慕容沖遣出,後來慕容沖、姚萇合作攻打符堅,符堅戰敗被姚萇所伏,受縊而死。   文人之中,竹林七賢中的阮藉與嵇康、山濤之間的關係也曾有頗多揣測,甚至到了引起阮藉妻子的注意(註二)的程度,但感覺上比較是偏向精神層面的感情;而可以確實證明為同性戀者的詩人則有王僧達、謝惠連、庾信等。   阮籍曾以詠懷詩歌頌過龍陽與安陵、以及同性戀情的美好,全詩如下:   昔日繁華子,安陵與龍陽。夭夭桃季花,灼灼有輝光。悅擇若九春,磬折似秋霜。流盼發媚姿,言笑吐芬芳。攜手等歡愛,宿昔同衣裳。願為雙飛鳥,比翼共翱翔。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同性愛風氣,以及崇尚美學、精神層次的放縱追求,使得當時的文學發展也十分璀璨,直至現在,仍是中國文學史上同性美學最被讚嘆的一個時期。 註一:世說新語˙容止篇幾乎全是在描述男子的儀表容貌。舉例如下: ※ 驃騎王武子是衛玠之舅,儁爽有風姿,見玠輒歎曰:「珠玉在側,覺我形穢!」 ※ 王右軍見杜弘治,歎曰:「面如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中人。」 ※ 潘安仁、夏侯湛並有美容,喜同行,時人謂之「連璧」。 ※ 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註二:山公與嵇、阮一面,契若金蘭。山妻韓氏,覺公與二人異於常交,問公。公曰:「我當年可以為友者,唯此二生耳!」 註三:以上資料,參考自古代同性戀史、同性戀文學等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