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迷戀之四、獨愛

 
  
  千萬人中,獨愛一人。
  
  遠處可見輝煌的煙火在夜空絢爛地爆開,耳邊更隱隱有人群地吵鬧聲音,空氣的熱鬧顯示眾人正歡欣慶祝著新一年的到來。
  
  「一年又過了啊……。」站在落地窗外的人感嘆著,習慣的向後偎入那圈著自己的胸膛看著遠處煙火。
  
  「嗯。」薄唇淡漠依舊,手,還是溫柔的。
  
  向曉冬微一側首,溫暖的唇已經覆了上來細密的啄吻。非是深深的,而只是在享受唇瓣與呼吸交付的感覺。
  
  「媽問,過農曆年時我們回不回去?」抵著額,鼻尖對著鼻尖,深情眼瞳對視,「她希望我們回去過年。」
  
  去年的新舊曆年,他都是跟旭東一起度過。一整個假期只有兩個人安安靜靜地,卻也不覺得孤單。
  
  雖不熱鬧,但是,卻有著如涓涓細流的情感流動。
  
  在小小的空間裡,只要一回眸就有同樣的深情回視,只要一個小動作就能夠彼此會心微笑;似乎,世間沒有比這個更美好的事情了。
  
  「你想去,我們就去。」何旭東依然不多話,淡淡地回答。
  
  「其實……,」他猶豫了下,伸手撫著戀人不易笑的唇角,有些靦腆地,「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哪裡都可以,只是我想爸媽他們……」
  
  他還是會掛心著父母。況且曉秋不在,他不希望爸媽孤單過年。
  
  「我知道。」何旭東眼神放柔,情不自禁的細吻著那俊秀的臉龐,「一個晚上沒關係。」
  
  「可是,媽要我們住幾天。」向曉冬笑,好不容易跟爸媽恢復關係,他也想要讓父母更加瞭解自己身邊這個人,而過年這段日子,將會是很好的機會。
  
  眼前的戀人沈默了一下,顯然有點兒猶豫後還是說:「你想去,我們就去。」
  
  「旭東……,」看見何旭東明明有些地不願意但依然應允,向曉冬心中微嘆,「你不要什麼事情都這樣順著我。」
  
  他總覺得旭東對於他的寵溺,是帶著求贖地愧疚感──他不愛這樣子。
  
  「你也是啊!」他定定看著那雙仍然像十年前黑亮深情的眸子,「所以,我也有寵著你的資格跟權利。」
  
  向曉冬怔了怔,不由得笑開了。
  
  「我只是不想你是因為愧疚才這樣做。」他側過身,伸手攬住那頸項柔和地說。
  
  「不是愧疚,我只是──」他頓了下,「我希望你笑。」
  
  想看他由心的笑,開心的笑。
  
  「我一直都是。」
  
  他著迷地看著他看著自己的眼神,溫柔得像可以漾出水來。
  
  「不想看你哭。」
  
  不想看他哭,那會讓他跟著心痛。
  
  「我很久沒哭了──」他說著,驀然微紅了臉補充,「起碼,沒有因為傷心難過而哭。」
  
  聽出他話中意思的何旭東不由得笑了,「我都知道,因為你不會在我以外的人面前哭。」
  
  他的激動,他的情烈,都只會在他面前出現。外人眼中的向曉冬,溫文爾雅,和煦似春風,在他身上,看不見絲毫激烈情緒。
  
  「可是,我知道你不是很願意跟我回去。」向曉冬認真的看他,「你並不想到我家去對嗎?」
  
  何旭東沈默了下,驀然地說:「……我只是妒忌。」
  
  他看著戀人微微楞了下的表情,又補充道:「我說過不想把你分給人,就算是你的家人。而去那裡,會讓我體認到你還有另外一個家,而且你的父母……擁有你。」
  
  雖然他十分明白對曉冬而言自己的地位,也知道每晚擁著他入眠的是自己,但是光是說到擁有這兩個字,他就覺得自己心中有點不快。
  
  「旭東……。」向曉冬想說什麼,但是卻被戀人溫熱的唇堵住。
  
  「我知道是我太小家子氣了,」唇瓣分開,他的舌尖舐舔著他柔軟的唇,「也知道沒必要這麼想,但是我還是想一個人霸佔你……。」
  
  「……我也是。」向曉冬突然地主動覆上唇,在他微怔的時候呢噥著,「我跟你一樣,真的。」
  
  所以才會喜歡兩人獨處,所以只要兩人獨處就滿足。因為在這樣的空間裡,是徹徹底底擁有彼此,也屬於彼此的。
  
  「曉冬?」
  
  「接近你身邊的人,即使你對他們無意,我也會妒忌。」他的獨占欲其實並不比旭東少半分,只是兩人表現的方式不同而已,「我跟你一樣,沒有差別。」
  
  「我還是希望你能更獨占我一點。」起碼,讓他時時都能知道他的在乎。
  
  他知道自己在愛情這方面十分沒有安全感,而他對情的任性,曉冬卻都能一一包容,所以他更該慶幸自己得到了這樣一個溫柔專情、獨一無二的戀人。
  
  「那麼,我可以公開地說你是我的男人?」向曉冬輕擡眼,伸手捧著那張臉龐,「即使讓全世界知道,失去一切也不在乎?」
  
  「全世界對我而言沒有你重要。」他肯定的擁他入懷,「我只要有你就好。」
  
  向曉冬感動微笑,眼眶微濕。即使只是好聽話都能讓人感動,更何況旭東說的話,他絕對相信。
  
  「看來,我們都是很自私的人啊!」他輕嘆,「我們的眼中都只有彼此而已……什麼都容不下呢。」
  
  「那是因為我們相愛不是嗎?」話說得自然自傲,唇也理所當然的封住所有話語。
  
  
  
  
  
  或者愛情本質就是如此。
  
  追逐著,想擁有。
  
  擁有後,想侵佔。
  
  對情的索求,似乎沒有滿足的一天。
  
  在乎以後,希望更在乎。
  
  深愛以後,希望更深愛。
  
  隨時隨地都能觸摸,隨時隨地都能擁抱,隨時隨地──都能感覺他愛著自己。
  
  他就是一個這麼渴求著他的男人。
  
  一個沈陷在愛裡的男人。
  
  
  
  2001.02初完稿於耽美天堂
  
  2002.03正式定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