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迷戀之三、進行曲

 
  
  
  「遊學?」
  
  向曉冬舉杯的手停在半空,訝異看著自己妹妹。
  
  「嗯,」向曉秋手中的叉子撥弄著盤中看來不怎麼美味的沙拉,「我打算下個月去,護照啊,住的地方什麼的都已經準備好了。」
  
  「這麼快?怎麼之前都沒提?」
  
  每月至少有兩次他會跟曉秋一起吃晚餐,但之前她卻一個字都沒說。這對習慣照應妹妹的向曉冬而言是難免有訝異。
  
  「不想讓你知道嘛,」她噘著嘴,「要是跟你說你一定會說要幫我出錢的,我可是打算徹徹底底靠自己呢!都這麼大了還靠哥哥不好吧?所以工作快一年,存的錢也夠了,我才決定出去的。」
  
  「妳啊……。」向曉冬笑著搖頭。
  
  對啊!曉秋已經不是孩子了,他也不能老是這樣寵著妹妹。
  
  「工作呢?」說到底,卻還是忍不住多問。
  
  「嗯,辭了。公司有示意性的慰留,可是還是准了啊!」拭了拭嘴角,她突然露出揶揄的笑,「我又不像哥哥,訂的是終生雇員契約,想走還走不成呢!」
  
  「曉秋!」向曉冬有點尷尬,臉不由得微微地熱了起來,他無奈輕吐一口氣後問:「對了,妳打算去多久?」
  
  「不一定喔──」看見哥哥沒有任何責備之言,她才放心地露出甜笑,「少則四個月,多的話半年多一年也說不定。」
  
  「那爸媽怎麼說?」向曉冬有些訝異地楞了楞。這寶貝女兒要出去這麼久,難道爸媽不反對?
  
  「這個嘛……。」向曉秋噘起嘴,有些心虛地看著哥哥,「我只說要去遊學,可是沒告訴他們要去這麼久耶……。」
  
  向曉冬瞬間皺起眉頭,不贊同地看著妹妹。
  
  「妳不要讓爸媽太擔心──」他猛然地住口,跟著嘆口氣露出苦笑,「算了,我沒資格跟妳說這句話。」
  
  都一年沒回家的他,哪有資格去說曉秋呢?
  
  從跟父母攤破以來,近一年間他每個月只靠著跟曉秋吃幾次飯來知道父母最近的情況,既不敢打電話回家,也不敢接近家門一步,只怕會從父母耳中聽見決裂的話;而爸媽,就像是也已經放棄了似的,從未曾有隻字半語。
  
  「哥……,」向曉秋似不經意的用吸管撥著杯中冰塊,嘆口氣輕喚道:「你還是不打算回家嗎?」
  
  「我……。」向曉冬沈默地看了看妹妹,過半晌後才靜靜地吐出一句話:「爸不會想看見我。」
  
  一年前的怒吼還記憶猶新,他說不要他這種兒子──一個愛上了男人的兒子。
  
  向曉冬深吸口氣嚥下苦澀的感覺,不發一語地看著窗外。
  
  「那也只是爸的氣話嘛!他應該也是很想見你的,不過死要面子而已。」還有幾分所謂的社會道德觀念作祟罷了。
  
  向曉冬迅速擡眼看著妹妹。
  
  「要爸爸那個老頑固接受你們是難了點,但是都過一年了,也不能一直這麼下去吧?」向曉秋手支下顎地看著兄長,「我要出國這麼久,家裡剩下爸媽兩個你也不放心不是嗎?既然這,你就回去看看嘛!都不見面也不談話,哪有辦法讓爸媽接受呢?」
  
  「曉秋……。」這些他都明白,但是他要考慮的不只是父母那頭,還有旭東啊!
  
  「哥,你有沒有跟『他』談過這件事?」向曉秋口中的『他』指的當然是何旭東,如今她還是無法完全釋懷的再叫他一聲『何大哥』。
  
  向曉冬搖了搖頭,「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麼跟他說。」
  
  他知道,旭東其實不太喜歡他提起家人的事情,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他也已經習慣了的不去問他原因。
  
  太膽怯了呵……但是膽怯了九年的心情,要怎麼樣才能在一年的甜美間堅強起來?
  
  「跟他談談嘛。你們是戀人耶!有什麼煩惱不是應該攤開來兩人一起想辦法比較好嗎?」向曉秋自然無法知道他所想的,只是勸著。
  
  對她的樂觀,向曉冬只是沈默地點頭,心上卻沈甸甸的無法輕鬆。
  
  ※    ※    ※    ※    ※    ※    ※
  
  「旭東?」
  
  向曉冬在黑暗的客廳中四周張望,才看見躺在沙發上以書覆面的何旭東。他悄步移近,輕輕地在沙發邊的地上坐下。
  
  「回來了?」他的聲音從書下傳來,卻依舊動也不動的。
  
  「嗯。」他輕應一聲,任由何旭東拿開書伸出手臂將他拉上沙發,綿綿密密的細吻著。
  
  向曉冬將頭偎上他平躺的胸懷,傾聽他的心跳後輕歎。
  
  他是不是太容易滿足了?只要這樣跟他這樣的依偎著,他就不想再多要求什麼,即使心中還有些解不開的牽掛,他也不想說,就怕會破壞得來不易的幸福。
  
  九年的光陰所得來的幸福啊……他在心中喃喃地複頌。
  
  「怎麼了嗎?」何旭東像是察覺什麼似的,低著聲問。
  
  向曉冬怔了下,遲疑半晌後才道:「曉秋說要出國遊學。」
  
  「所以?」何旭東沒有多做體恤的話語,只是繼續地問。
  
  「沒什麼……,只是有些地擔心。」他搖搖頭,終究沒將話說出口。
  
  擔心曉秋,也擔心爸媽……但是,他沒辦法在這種時候告訴他。
  
  「只有這樣?」他似乎聽出回答並不完整地問,溫柔低沈的嗓音似帶些不悅地道:「還是有什麼不能說?」
  
  「不是,我──」他輕咬著唇,半晌無語。
  
  「我知道了。」沈默了一陣,何旭東驀地坐起身。
  
  「旭東……?」他怔了怔,看見何旭東眼中閃過一絲他不能理解的神色,還沒來得及開口問,何旭東已經離開沙發。
  
  「去洗澡吧,我先回房間了。」他這麼的說著拾起書本,轉身離開客廳;期間,他沒有再回頭看向曉冬一眼。
  
  向曉冬怔怔地聽見房門闔上的聲音,無奈地側躺上沙發捂著自己雙眼。
  
  他……生氣了嗎?
  
  他明白自己不應該對旭東隱瞞,但是自己真的不想在這時候對他提起這件事啊!他們之間,不只是愛情,連兩個人胼手胝足的事業都才剛起步,他覺得還不穩定……。
  
  說了如何呢?難道要旭東放棄才剛起步的事業,還是說他們兩個必須分開兩頭,他必須得回去父親的公司接手?
  
  他不想跟旭東分開!而就算要旭東放棄這邊的事業跟他回向氏那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父母還未接受他兩人的關係。而他,也不想那麼自私的要旭東為他放棄現在的事業,因為兩人攜手走過來,他萬分明白旭東對現在的事業有多重視,用了多少的苦心來做。
  
  向曉冬輕嘆口氣。到底該怎麼做,事情才能兩全其美呢?
  
  ※    ※    ※    ※    ※    ※    ※
  
  真的是……有點糟糕啊!
  
  向曉冬偷覷眼坐在另一首的情人,無奈地抿緊唇。
  
  這星期,旭東的情緒似乎一直處於不穩定的浮躁狀況,雖然在眾人眼中他並沒什麼不同,但卻有少數的人注意到了。其中一個自是身為他情人的向曉冬,而另一個,就是跟在何旭東身邊工作了四五年之久的張亞琴了。
  
  「老闆有點怪。」昨天,張亞琴神神秘秘地湊近他這麼說。
  
  身為秘書的她是旭東在離開日昇時帶走的幾個員工之一,也在一次無意中成了公司中唯一知道他跟旭東關係的人。現在的她,除了做他倆襯職的秘書外,主僱間更多了分朋友的關心。
  
  「你們吵架?」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的。
  
  向曉冬怔了怔,「為什麼會這麼問?」
  
  「平常就算怎麼不高興,有你在也會好點的。」她以一付『我當然很瞭解』的模樣說:「但這幾天似乎相反喔!雖然你們還是有說話,但就是有那麼點怪怪的,這若不是你們吵架,我可真想不出是為了什麼。」
  
  能讓老闆心情壞的事情不多,也就碰巧這麼一樣。
  
  「也不是吵架,只是……」他抿了抿唇,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意見不合?」
  
  「某方面來說──是的。」
  
  「反正不管怎麼樣還是請你想想辦法吧!現在是還沒什麼人遭殃,你們再擰久一點我可就不確定了。」她十足公事公辦的秘書口吻。
  
  想到向曉冬兩個禮拜沒來那回,她可是吃足了苦頭呢!天天颱風天。
  
  「我知道。」他無奈嘆息,帶著歉意地道:「這幾天我會想辦法,就請妳再忍耐幾天吧。」
  
  「放心放心,不會有問題的啦!」張亞琴說著還安慰似的拍拍他肩膀,眨眨眼說:「你對他軟言幾句,還怕不會『百煉鋼化繞指柔』 嗎?」向曉冬的這番影響力,這幾年她可是大開眼界了呢!
  
  向曉冬聞言只是苦笑。如果真能這樣就好了,只是這次,真的不同以往啊!
  
  其實在與曉秋吃飯過的隔天,也就是星期天時,他在未通知的的情形下造訪了祁鈞。
  
  這一年來他與祁鈞依舊保持著來往,偶爾地,祁鈞也會去拜訪他;只不過祁鈞與旭東甚少說上話,對彼此間都是很冷淡的、甚至是處不來的樣子。
  
  根據沈昭陽的說法,是這兩個人『太像』了,才會看彼此不順眼。
  
  「嗯,我想你妹妹說的沒錯。」祁鈞這麼地問:「你到底在顧慮什麼?」
  
  「我只是覺得現在不是好時機。」遲疑了一下,他這麼回答。
  
  「你實在該任性點的。你不覺得你太會為他著想了嗎?別太寵他了。」
  
  「……寵?」向曉冬當時有些訝異也有些感到新鮮地一楞,「為什麼這麼說?」
  
  「難道不是嗎?」祁鈞如以往挑起漂亮的眉,冷冷地道:「從以前到現在,你有什麼事情都是自己在那邊煩惱解決,換言之,你就是不想讓他煩惱擔心,這樣什麼都替他想得好好的,不是寵是什麼?」
  
  又一次被祁鈞說得啞口無言,向曉冬不由失笑地輕歎。
  
  「你還是習慣想太多,有些事情不要太過深思也許還比較好。」
  
  臨離開前,祁鈞像是要鼓勵他般這麼微笑著對他說。
  
  他知道他總是想太多…但卻無法不想啊!也許是他貪心,既想擁有現在這份不被接受卻無悔的愛情,也想要保有重視的家人,兩方……他都不想失去,也不想做選擇。
  
  所以情願怯弱地維持現狀,也不想真切地失去。
  
  向曉冬不經意的擡起視線,卻正巧接觸到旭東注視他的眼光,但在短短一觸後,何旭東卻先轉移開了目光。
  
  他怔了怔,有種苦澀酸意從心中冒起。
  
  他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擁抱了,沒有柔情蜜意的吻,沒有交流的對談,甚至連視線的交會都只是這麼短短一瞬……他不要這樣!不想要這樣啊!
  
  他不想要弄成這樣的,他只是,只是想要好好守護他們之間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但為什麼……?
  
  「曉冬。」何旭東輕柔的聲音響起,向曉冬愕然的擡頭,看見他對他伸出手。
  
  他震動了下,無法自控的疾步走了過去,投進已經數天沒有擁抱過的胸膛。被緊擁的瞬間,他差一點便要落淚了。
  
  旭東……我愛你,只有你。別對我冷淡,別對我生氣,好嗎?他在心中軟弱的複頌──是只有在他面前才被允許的軟弱。
  
  「對不起,」沒想到先開口的人卻是何旭東,他擁著懷中的人低喃,「那天我不該對你生氣。」
  
  「旭東……。」向曉冬震動地喚,緊緊的偎向他。
  
  原來這些天……旭東是為了那天的事情而變冷淡的嗎?
  
  他不是生他的氣,而是氣自己對他生氣嗎?
  
  「真的不能說嗎?曉冬。」何旭東手臂緊擁著懷中的人,唇似是戀戀不捨的吻著黑髮,「有什麼事是不能對我說的嗎?」
  
  向曉冬一怔,咬了咬唇。半晌後,他伸出手臂環住何旭東的頸項,伏在他肩頭。
  
  「……再給我一點時間。」他下了決心的低聲說。
  
  是的,是該做些什麼的時候了。
  
  為了未來,他必須要──『回家』。
  
  緊擁著他的何旭東眼中閃過一絲光芒,同時的也下了某種決心。
  
  ※    ※    ※    ※    ※    ※    ※
  
  手緊張得發抖。
  
  望著已經有一年沒踏入的家門,向曉冬卻步了。
  
  『你要回家?』昨天電話中,曉秋驚喜地說:『明天嗎?』
  
  『嗯,』他說著反覆地握拳,沒想到光是說出這個決定就會讓自己這麼的緊張不安,『那麼爸媽那邊……』
  
  『我會告訴他們。』曉秋像是瞭解般地,『我也會在家等你回來喔!』
  
  『……謝謝。』他鬆了口氣。
  
  雖知道曉秋也在他便覺得好一點,氣氛比較也不會那麼僵化。但現在站在這裡的時候,他心中卻隱隱的希冀著身邊有個人,可以給他勇氣力量踏入這個家門。
  
  他多希望,情人現在就在他身邊啊!
  
  但現在卻不行,以現在的情況,若讓他的家人直接跟旭東見面,不知道會演發出什麼狀況,他們也許會爭執……也許會說出傷害彼此的言語,那都不是他樂見的。
  
  深吸口氣拿出久未使用的鑰匙,他鼓起勇氣打開門。
  
  「哥!」
  
  一打開門,最先看見的是歡歡喜喜從沙發上跳起來,急急忙忙衝到門口迎接的妹妹。
  
  「曉秋。」向曉冬不由得鬆了口氣,隨即泛起一抹寵溺的笑,「怎麼還是這麼急性子啊?」
  
  「人家高興嘛!」向曉秋撒嬌的拉住他手,跟著湊向他耳邊悄聲地問:「那個人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我沒告訴他。」略怔了怔後,向曉冬有些低落地回答。
  
  旭東知道了一定會很不高興吧?但是,他希望能自己先確認了狀況,再做進一步打算。
  
  向曉秋喔了聲,心中為兄長略為擔心。雖然她並不太想看見那個人,但是還是覺得兩個人比一個人好不是?那個人怎麼能讓她的哥哥一人來承擔這些?
  
  不過算了,這樣也好。也省得從昨天就臭著一張臉的老爸在那人面前做什麼讓哥難堪的事。
  
  「曉冬!」
  
  聽見這個略顯激動的聲音,向曉冬擡頭看向客廳,楞了的看見許久未見的母親。
  
  「媽……。」向曉冬喚著,卻不由得遲疑著。
  
  向曉秋見狀隨即伸手輕推他,他才深吸口氣踏進客廳,隨即被伸長了手的母親拉著坐下。
  
  「你過得好不好?好不好?」向母像要確認兒子的存在,又像是要知道孩子是瘦了或胖了般地用手在兒子肩背摩挲;另一手更是激動的緊抓兒子的手,像是深怕他不見似的。
  
  看見母親忍不住激動的淚眼盈眶的神情,被拉著坐下的向曉冬更是滿心愧疚感。
  
  「我很好。」壓下心中滿滿的歉疚,他微笑以答,希望能讓母親安心,也希望能傳達自己現在確是幸福的感受。
  
  坦承地相戀以來,每日的幸福感只有更加加深。人前依舊冷漠有禮的旭東,只有在他面前才展現人性柔和的一面,雖是依舊淡默的姿態,但言行中的輕柔都在訴說著這個男人確確實實是在乎他的。
  
  「那就好……那就好……。」向母像是不知該說什麼般地,不斷喃喃重複著這句話。
  
  「……爸呢?」深吸一口氣,向曉冬終於開口詢問從進門就沒見蹤影的父親──他想見又怕見的父親。
  
  他不在嗎?亦或是…他是不想見他?
  
  「書房。」向曉秋迅速地回答。
  
  「那他……有說什麼嗎?」
  
  向曉秋搖頭。「什麼都沒有。」她遲疑了一下,又說:「你不要太擔心,你難得回來,爸應該不會怎樣才對。」
  
  就像是要回應或反駁這句話似的,書房的門忽爾打開了。
  
  「爸……。」向曉冬反射地站起身看著站在書房門口的父親。
  
  「你跟我進來。」向父一臉平靜地冷聲說完,逕自又進了書房。向曉冬則怔怔地站在原地,心中泛起陣陣不安。
  
  「曉冬?」
  
  「哥?」
  
  聽見母親跟妹妹帶些擔憂的叫喚,向曉冬迅速地回神給了妹妹跟母親一個笑。
  
  「沒關係,」他微笑,掩飾著心中的畏怯與不安感覺,「讓我跟爸單獨談談。」
  
  他說著走到書房門前,再度回首給擔憂的母親一個請她放心的笑後,背著她們悄悄深吸口氣,打開房門踏了進去。
  
  ※    ※    ※    ※    ※    ※    ※
  
  書房裡有好一陣子的沈默,站著的向曉冬環顧周圍,敏感的聞到了書房中的煙味。
  
  從什麼時候時開始,從不在書房中抽煙的父親竟養成了在書房中抽煙的習慣?而看著父親不如以往略雜著白色髮絲的黑髮,他更訝異的注意到父親竟然開始染髮了。
  
  這些事情,都是這一年來發生的嗎?他有些地愧疚。
  
  再怎麼說他都是父母的孩子,不該這樣與家人疏遠呵。只是……他的心重重地落在旭東身上,一生都收不回來了。
  
  「你好像過的不錯。」向父平靜地開口,話中聽不出是喜是怒。
  
  「……是,」向曉冬遲疑了一下,「他……我們很好。」
  
  沒有說出名字,但他相信父親知道他說的是誰,也想讓父親能理解自己所愛的人;他想讓他知道,這樣的選擇並不會不幸。
  
  「我一直想問你,你們究竟認識多久?這樣的關係有多久了?」
  
  向曉冬怔了怔,有些不明白父親為什麼這麼問地想了下。
  
  「高二的時候就認識了。」他選擇誠實的回答問題,「高二的時候,我們……曾經交往過一陣子。」
  
  「十年?」向父冷哼一聲,滿滿的不悅與微忿,「竟然這麼久了?」
  
  聽見父親話中有的誤解,向曉冬不禁啞然了。
  
  他該怎麼對父親說清楚這十年來發生過的種種事情?該怎麼讓他明白那些情感上的波折與歷程,並不是他所想的那樣呢?但,他也不敢說清楚那些波折,因為他不想讓父親對旭東有更多負面印象。
  
  向曉冬緊抿唇,只能無言以對了。
  
  「那麼,你還打算跟他在一起多久?」
  
  聽到這冰冷的詢問,向曉冬猛然地擡起頭看著父親。
  
  「爸,請你原諒。」他咬了咬下唇,艱澀卻堅決地開口,「這一輩子,我是絕不會跟旭東分開了。」
  
  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回應……他一生只會有這份情愛了。
  
  「一輩子?你知道一輩子是多久嗎?」向父冷冷的聲音中似是帶了些怒意的,「曉冬,你才二十七歲,還有大半的人生要走,不要荒唐了,兩個男人是不可能長久的!」
  
  「爸!」向曉冬直覺地抗議喊著,又迅速壓下不滿地平靜說道:「不管您怎麼說,我不會變的,旭東也一樣。」
  
  現在的他,有絕絕對對的自信可以這麼說-他們,絕不會變!
  
  「不變?」向父冷諷地笑了聲,「那個何旭東可是無情到連親生父親都可以狠下心對付的人。他連血緣關係都不放在眼裡了!你以為他能對你好多久?」
  
  「爸!旭東不是這樣的人!」不能忍受父親話裡對戀人的輕蔑,向曉冬也有些激動的道:「您根本不明白──」
  
  「我是不明白!」一想到向來沒有反抗過他的兒子一而再地為了一個男人反駁他,甚至還近一年沒有回家,向父也難忍地發怒了起來,「那男人有什麼好!你到底知不知道外面的人會怎麼看你們?這個社會是不可能接受兩個男人在一起的你明不明白!」
  
  「我知道、我知道!您說的我都明白,但是!」向曉冬急促地喊,用盡全身氣力努力地想讓父親瞭解,「但是比起這些事情,旭東更重要!」
  
  「好!好一個他更重要!」向父怒急了,疾聲質問:「那我們呢?你的家人、母親、妹妹就都不重要?你就捨得讓我們被人指指點點?」
  
  「爸!我不是……我……,」向曉冬身軀一震,被指中要害般呼吸困難地道:「難道我就不能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嗎?」
  
  「心愛的人?那麼多女人你為什麼偏要去愛個男人!?」他咄咄逼人地質問:「難道你不明白這分明就是不合常理?還是該說是我生錯了你,我應該把你生成女孩子才對?」
  
  「爸!您不要這麼說!」向曉冬有些失控了地喊。他從沒有想過自己該生為女的,也從未怨過父母不該將他生為男子啊!
  
  「那我該怎麼說?若不是這樣,你為什麼會愛上男人?」
  
  「我不知道!」被逼到無話可答,向曉冬煩亂地喊,「總之,我只知道我這輩子只會愛一個人!我希望您可以接受這件不會改變的事。」
  
  「如果我永遠不接受呢?你選他?還是我們?」又一次逼問。
  
  「爸……不要這樣逼我做選擇好嗎!?」向曉冬帶著懇求,沈痛地握拳咬牙,「這完全不一樣!你們是我重要的親人,但是旭東是我愛的人啊!」
  
  「你口口聲聲只會說你愛他,那我們呢?你就可以這樣不管家人的一定要跟那個男人一起?」
  
  「對不起,但是、我沒辦法顧得了這許多!」他執意地不肯低頭。
  
  「好……這就是我向某人的好兒子啊!」向父氣極了,口不擇言地怒聲說:「看來你跟那個何旭東是氣味相投啊?有了愛情連親人都不在眼裡了!」
  
  向曉冬猛然地臉色刷白,郎嗆著身軀不敢置信的看著父親。
  
  這句話太傷人、太過分了!
  
  「我……我沒辦法跟您談下去了……,」他窒息般地用虛軟的語氣低聲說,用盡力氣轉過身旋開門把,「對不起。」
  
  「曉冬,你是我唯一的兒子啊!」
  
  聽見父親沈痛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但向曉冬頓了下卻並沒有回頭。
  
  「……我知道……我是向家唯一的兒子,」在停住身形半晌後,向曉冬低低的、自語似的喃道:「但是,您把這些事情,看得比我的幸福還重要嗎?」
  
  說完,他不管身後父親會有什麼樣的表情,輕輕的走出去闔上了門。
  
  ※    ※    ※    ※    ※    ※    ※
  
  「曉冬!」看見兒子出來,向母擔心地急步向前詢問:「怎麼樣?你爸爸說了些什麼?」
  
  「沒什麼。」向曉冬搖了搖頭,盡力地擠出笑臉,「對不起,媽,我要回去了。」
  
  「曉冬?」向母楞楞地喊。怎麼這麼快?她都還沒跟兒子說到什麼話啊!
  
  「哥!」向曉秋也急急地挽留,「你至少留下來吃晚飯,好不好?媽為你準備了很多菜啊!」
  
  「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我會再回來的!」他說著就往外走去,彷彿不願意再多留半分鐘般的急促。
  
  「哥!」向曉秋不放棄地追了上來,拉住他追問:「是不是爸跟你說了什麼?你先留下來,有我跟媽在,我不信爸會怎樣!」
  
  「曉秋……。」向曉冬只是一逕地側垂著頭,看也不看妹妹的低聲懇求說:「拜託妳……先讓我離開好嗎?」
  
  他什麼都不想說了,更怕自己努力偽裝的平靜會在母親跟妹妹眼前崩落。
  
  「哥……?」從未聽過哥哥這麼虛軟的語氣,向曉秋不由怔住了。
  
  「讓他走。」
  
  父親沈沈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向曉秋楞了下地鬆開手,任由向曉冬倉促地、落荒而逃似地離開,在想要去攔也已來不及。
  
  「你……!兒子好不容易回來,連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幾句你就把他趕走了!你到底想怎樣啊你!」
  
  見兒子這麼走了,向母難忍心疼的對丈夫吼了幾句後馬上就後往外追去,只盼著還能跟兒子多說幾句話、再看看他。
  
  「爸!你到底──|」向曉秋回頭想要詢問,卻在看見父親頹然倒坐進沙發時住了口,無奈重嘆跺了跺腳,留下父親急忙追著母親去了。
  
  獨坐在沙發中的向父,腦中只是不斷的思忖著兒子臨去前,似是帶了點淒切與怨懟的話…
  
  『……您把這些事情,看得比我的幸福還重要嗎?』
  
  「我…真的是為了你好啊……」坐在沙發的的他,像是在說服自己般喃喃說著這句話。
  
  ※    ※    ※    ※    ※    ※    ※
  
  倉促的離開『家』,向曉冬的腳步沒有減慢地越來越快。
  
  他好想回去!回去那個跟戀人共有的家,回到有戀人在的地方,好想好想……快點回那個有溫暖胸懷的地方!
  
  旭東……旭東,我想見你,好想!
  
  「曉冬。」
  
  錯愕地頓住腳步,向曉冬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用閒適的姿態倚在車邊的熟悉身影。
  
  「旭…東?」他呆在當地喃喃地喚,「怎麼會……?」
  
  旭東為什麼知道他在這裡?
  
  「我來接你。」何旭東有些不自在的說,站直了身軀對眼前人伸出手,「我們回去吧!」
  
  怔怔地看了看伸出的手,向曉冬瞬時按耐不住地飛奔向前投進何旭東懷裡,顧不得是否有人在看,他只想在戀人的懷抱裡尋求安慰。
  
  「旭東……。」他埋首在熟悉的氣味中試圖忍住哭泣。
  
  察覺出他的不尋常,何旭東眉間微微蹙起迅速的環顧四週後,半拖半抱的將懷中的人拉進一條小巷。
  
  「這裡沒有人。」
  
  聽見這句話,向曉冬不由得一震,眼淚迅速潰堤地用雙手緊緊的揪住情人背後,縱情讓眼淚滴落。
  
  「……旭東…旭東……。」他埋在他肩上顫著聲一聲又一聲的喚,在他懷中哭著在家人面前一點兒都不敢流露的軟弱。 
  
  背靠在牆上懷抱戀人,何旭東眼中泛起一絲醉人的溫柔,手呵護似的輕撫著的黑髮,緊緊抱住哭泣顫動的身軀。
  
  驀然聽見有腳步聲接近,何旭東警覺地擡起眼眸,看見巷口的婦人跟一名尾隨而來的女子。
  
  『別過來!』 何旭東冷冽雙眸閃動著警示意味的看著兩人,手更加緊的抱住了懷中未有知覺哭泣著的人,彷彿在顯示自己對懷裡人絕對的佔有與絕對的保護。
  
  婦人呆立在原地,眼中交雜著錯愕、驚訝與心疼的看著他懷中的人,過了一會兒才下決心般請託似的微微彎了彎身,轉身離開;女子則是帶著複雜的神色與何旭東對視了一眼後,跟著婦人離去。
  
  收起冷冽的目光,何旭東捧起懷中人兒哭泣的臉龐輕輕吻去淚珠後,纏綿的吻上依舊在輕喚著他名的唇瓣。
  
  輕柔的舔舐過唇瓣,齒輕輕吮咬,舌尖戀戀的輕扣齒關侵入,深深的糾纏侵略著。向曉冬輕唔了聲,雙手環上戀人頸項主動的加深這個吻。
  
  結束一吻,向曉冬喘息看著眼前人,跟著羞赧的垂下猶帶濕潤的眼眸。
  
  「回去吧!」何旭東淡淡的說,牽起他的手。
  
  「嗯。」他輕輕點頭。
  
  ※    ※    ※    ※    ※    ※    ※
  
  「嗯……啊……」浸泡在熱水中,向曉冬不由自主的扭動身軀,尋求更緊密的結合。
  
  何旭東一手緊抱著背對自己的戀人,迎合的律動身軀在他體內抽動,溼熱的舌舔舐過敏感的耳垂,一路下滑不斷吮咬著背脊,留下一塊塊的青紫痕跡;另一手更是不放鬆地來回撫觸向曉冬身前的勃起,製造一陣陣的甜蜜呻吟。
  
  熱水與激情的燥熱,讓他全身的肌膚泛起美麗的粉紅。
  
  「啊啊……旭東…旭……唔 ──── 啊!」一陣痙攣,向曉冬解放在溼熱的手掌中,隨著密所一陣緊縮,何旭東跟著釋放在他體內。
  
  兩人的喘息伴隨水聲迴蕩在浴室中,向曉冬閉上眼睛,慵懶且半是暈眩的俯在浴池邊緣,感覺戀人的大手戀戀地在他背脊上摩挲,還不時的在他頸上烙下一個個的吻痕。
  
  要是平時,他會制止旭東在他頸上留下吻痕,畢竟他不希望讓人看見他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跡,怕招人非議。
  
  但今天……他好想什麼都不要顧忌地,只管盡情的放縱。
  
  所以一回到家中,他便沒有拒絕情人熱切的擁吻,兩人在床榻上激情的歡愛;而在小憩之後,到浴室共同淋浴時又繼續地點燃激情,任由他緊緊的探進身軀。
  
  微微側首,兩人的唇再度相貼,依然渴求的身軀緊貼的吻著。一陣舌尖糾纏,向曉冬只覺心跳聲重重的在耳邊迴響。
  
  「嗯……啊!」突然地,身軀被抱起坐下,何旭東還未完全消退的灼熱直頂進他內部的最深處,似乎隨著方才的熱吻又蠢蠢欲動了起來。。
  
  兩人身軀再度緊緊密合,背貼著情人灼熱的胸膛,心跳重疊鼓動的。
  
  「啊啊──|」濕膩的肌膚隨擺動而相觸,向曉冬額上不斷冒汗,再次隨著體內再度揚起的快感的揚著頭發出陣陣喘息呻吟。
  
  除了情人在體內律動時傳達的陣陣快感交雜著些微的疼痛,他已無任何其他感覺的將全部的思緒付諸於滿足身體的渴念,意識幾乎一片空白了。
  
  越激烈越好……激烈到……能讓他忘記父親不留情地冰冷言語,能忘掉今天的一切。一次又一次,讓自己思緒一片空白地留連在身體的激情中,沒有思考的餘地……只想要被緊緊的佔領擁抱。
  
  再一次的達到情慾顛峰後,何旭東緩緩將分身抽離,開始幫他清洗身軀。
  
  「唔嗯……痛……」當手指輕探進因為數次激情有些麻痺疼痛的密所,他不由輕輕地顫了下發出呻吟。
  
  「很痛嗎?」
  
  他低低的詢問傳進耳中,似是帶了點錯覺的溫柔。向曉冬無語地將依舊潮濕的身軀偎進他懷裡,緊緊的環著他頸項,讓緊貼的胸腔能感覺彼此心跳鼓動。
  
  身軀是濕的,臉龐是濕的,臉龐埋進的頸窩也是濕的,髮也是濕的──一切,正好可以掩飾他的眼淚。
  
  「願意談談嗎?」一手將他的頭按在肩上,何旭東這麼地在他耳邊問。
  
  過了好半晌,向曉冬才默默地點了點頭。何旭東一手擁著他站起身,伸出另一手去拉下浴巾將他包裹。
  
  「出去吧!」
  
  ※    ※    ※    ※    ※    ※    ※
  
  弄乾身軀滑進舒適的被窩,舒適的柔軟緊貼赤裸的肌膚,向曉冬不禁湧上淡淡倦意。
  
  但是……他看著躺進被窩中側身看著他的人,遲疑中一雙手已經將他摟近。
  
  「旭東,」向曉冬輕聲的喚,把頭埋進何旭東的肩,「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那裡?」
  
  雖然明知答案應該只有一個,但是他總覺得旭東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才對……。
  
  「我跟著你去的。」手上梳弄著情人細緻的黑髮,何旭東淡淡地說。
  
  向曉冬驚訝的擡頭,拉開了一點距離地看著何旭東認真的表情。旭東真的跟蹤他!?他還以為以他的個性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你認為我不會做這種事情?」一手撐起頭,何旭東側身慵懶地凝視著他。
  
  向曉冬點點頭,復又投進了情人赤裸著的溫暖胸懷,側耳傾聽著令他心安的心跳聲。
  
  「在某方面,我或許可以很有耐心的等;但是對你事情,我不想做無意義的等待,曉冬。」低頭將下巴靠在他頭頂,形成一種包圍著的姿態,「既然你不肯說,那我只好自己想辦法。」
  
  「……對不起,」他在他懷中低喃,雙手環住他的腰,「我只是不想……」
  
  「我不想聽你的理由。」他淡漠地打斷,讓向曉冬震動了一下。
  
  他不由閉上眼睛的,感到熱氣又衝進了眼眶。
  
  「……我不是這個意思,」空氣靜默了半晌,一聲嘆息後,手掌撫上背脊,「可以聽我說嗎?」
  
  向曉冬擡眼,默默地移動身軀,直到兩人雙眼在極近的距離對望。
  
  「……閉上眼睛。」靜默地對望半晌,何旭東忽爾輕柔的命令著。
  
  向曉冬隨即被一隻手掌從眼前覆下,遮蔽住他專注的凝視。
  
  「旭東?」下意識地,他伸手去拉。
  
  「你這樣看著我,我會不知道怎麼開口。」他制止地說著,用另一隻手拉開向曉冬的手,把它交纏在自己的手指之間。
  
  楞了下,向曉冬順從地靜靜闔眼。
  
  何旭東安靜了下,似乎思忖如何開口。「我……愛著一個人,」他輕聲的說,感到手掌下的身軀震動了下,「他年紀比我小,身型也比我小,但是他卻有廣闊的胸懷可以忍受我的任性自私。以往我總不明白為什麼他能這麼的對我,直到真正的敞開心胸去承認愛的時候,我開始我想為他做些事情,任何我能為他做到的事情,我才知道原來愛一個人的心情……」
  
  手心傳來的潮濕讓他頓了一下,緩緩撤開手,改為緊擁又繼續說著。
  
  「但是,我愛的這個人卻習慣於自己煩惱,不管有什麼煩心的事都不肯對我說,寧願自己苦惱自己解決。我不是個瞭解愛情的人,也不善於去捉摸他細膩的心思,我總在想為什麼他不對我說呢?難道他還不夠信任我?結果越想越煩躁,反而弄僵了兩人的情況。上星期的事……我無意要讓你難過,卻控制不了自己的煩躁。」
  
  他凝視著向曉冬帶水的眼睫,輕柔的說:「其實,每一次你跟你妹妹出去吃飯,我總是會很不安……我怕你會回去那裡。」
  
  向曉冬怔了下,回應的摟緊,「我不會的,我會在這裡……跟你在一起。」
  
  他應諾著,卻聽見耳邊一聲似是輕歎的聲音。
  
  「……我理智上雖能知道,但情感卻沒辦法控制。」何旭東自嘲的笑了下,「總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沒用,但我承認我妒忌你的家人,不只是你的家人,只要是接近你的人,只要你對著他們笑,甚至輕輕的搭個肩膀我都妒忌。我不想你對著別人笑,我不想你心中考慮到別人的事……我想獨占你,希望你只屬於我一個,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向曉冬呆住了。
  
  聽見戀人如此坦承地說著對自己的炙熱,是這一年來的第一次。雖然從動作上、從無言的依偎中就可以知道彼此的感情有多濃烈,但是用語言……真切耳邊聽見的語言,反而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雖沒有華麗的詞藻,但一時間,飄忽般的幸福感籠就罩了全身。
  
  「……很奇怪?」看見他怔楞的表情,何旭東似有點不自在地問道。
  
  「不會……我很高興。」把頭埋在他頸間,他感動得語音模糊地說。
  
  何旭東笑了,很淺很淡的。
  
  「雖然我沒辦法去理解所謂家人之間的感情,但是我很明白你是如何的重視他們。」
  
  他不懂也不理解何謂親情的羈絆,畢竟他從未體驗過。他向來厭惡自己流著『那個人』的血,而母親眼中只有那無情的人卻沒有他;自小到大,曉冬是唯一的、能讓他理解到情感為何物的人。
  
  他想知道他想什麼要什麼,能為他做什麼?建立起一切,也不過是想讓他能一直在自己身邊──但是,曉冬似乎不明白這一點。
  
  「告訴我你想什麼,曉冬。」他微側過身讓向曉冬伏在自己身上,親吻著他的眼簾,柔柔的誘哄卻帶著霸道的命令,「我是個獨占慾很強的人,我不喜歡你有事情瞞我,我不喜歡你滿腦子都思索著別人的事情,即使是你的家人。」
  
  「旭東……。」伏在他的胸膛上,向曉冬輕歎著。
  
  這個男人,這個自己用盡一切去愛的男人啊,怎麼在說著如此霸道的話的同時,又能溫柔的令人心醉呢?
  
  聽著他的心跳,思緒千回百轉,向曉冬終於輕緩的開口訴說。
  
  「……你知道,我是家裡的獨子。從小爸爸就對我有很多寄望,他為我安排很多事,包括送我出國去唸書……」
  
  「但是,我愛上了你了。我不後悔,但是對他而言,我卻徹底的令他失望。我明知道他會這麼想,但是心裡還是希望他能接受,而曉秋──曉秋說我應該跟爸爸當面談,這樣才有機會令他軟化,但是……我顯然還是失敗了。」
  
  戀人的手柔柔的撫摸背脊,向曉冬輕闔上眼,一滴水珠溢出了眼瞼。
  
  「我明知道爸爸會說什麼,也早就有準備,但是……一但真的聽見,我才知道再多的心理準備也不夠……。」他的聲音顫著,手也緊緊地箍成拳,「我也知道要他接受還需要再努力,現在不是氣餒的時候。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樣?我真的沒變……我還是他的兒子,我並沒有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啊!我只是……」
  
  他只是想跟自己愛的人在一起而已,為什麼爸爸不能理解?他只是想要得到幸福,但為什麼這麼困難?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要回去的事情?」何旭東柔聲的問,輕捧起懷中人的臉龐,「你不能相信我嗎?我還不足以得到你的信任,分擔你的煩惱嗎?」
  
  「不是這樣……我、我只是怕你們……」
  
  「怕我們起衝突嗎?」他低低的問。
  
  「旭東。」哽咽地一聲低喊,向曉冬倏地傾身投入他懷裡,「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他們很重要,但是我愛你,最愛的人是你!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是我沒辦法!」
  
  何旭東一陣地沈默無語,只是牢牢抱緊懷裡的人兒。
  
  「交給我吧!」他忽然地這麼說。
  
  「旭東?」向曉冬擡頭,帶著濕氣的眼眸閃著疑惑的凝視身下的人。
  
  「我去跟他談。」何旭東看著他的錯愕,神色凝定而沈穩地說:「就讓我去跟你父親談吧!」
  
  「!?」向曉冬腦中轟然一響,不自主的喃喃問道:「你去跟我爸……談?」
  
  「嗯。」他淡然卻堅定地說:「我去。」
  
  「但是爸不會見──唔!」一個翻轉暈眩,火燙的吻倏地封住他的思緒,炙熱的叫他無法喘息也無法思考。
  
  「我自有辦法。」他壓住他在他耳邊輕咬,火熱的氣息吹吐著,「相信我,曉冬。」
  
  「……為什麼?」即使有點被模糊混淆,但他依舊不明白旭東為什麼胸有成竹的模樣?他到底做了什麼盤算……?
  
  「你不相信我?」他手忽地下探包住他赤裸的柔軟,專注注視著那雙濕潤的黑眸。
  
  「啊!嗯嗯……我……」一下按撫,讓他顫慄的微微弓起身,被那大手向下探的撫弄著,疲憊的身軀再次微微激昂起來。
  
  喘息著卻不由得露出滿足的淺笑,只因他明白自己是被愛的。被一波波的快感漸漸侵略思緒的他,即使視線有些迷濛,他依舊看見他堅定的眼眸,帶著濃濃情感的注視著他。
  
  「…我當然……相信……你嗯,旭、旭東……等……」怎麼能不相信?這男人…是他所愛的,也是愛著他的啊!
  
  「那麼,只要專注的想著我……曉冬。」他誘哄著在他唇上啄了下,隨即在令人眷戀的肌膚上吮咬,霸氣的尋求他的注意力,「把所有事情都交給我……現在想著我。」
  
  「好……嗯……啊!」向曉冬早已疲累得無法再負擔思考,他再次的恣意放縱,迎合著何旭東的需索放縱於情慾。
  
  不同的是,滿滿於身心的安全感受。
  
  何旭東以吻封緘,享受的聽著由膠合的唇瓣中發出的媚惑呻吟,再次以激情席捲身下這思緒細膩的情人。
  
  只要能保有懷裡的這個人,做什麼都行,什麼都可以無所謂!因為曉冬是唯一的──
  
  他一生中最值得珍惜與珍視的!
  
  ※    ※    ※    ※    ※    ※    ※
  
  向曉冬倦懶地蜷在被窩中沈睡。
  
  一夜放縱的激情與情緒宣洩讓他疲累的陷在沈眠當中,直到快近中午時他朦朧的張眼起身,卻發現枕邊人早已不見,這才想起早上睡意沈沈時旭東有跟他說過要出門的事情。
  
  想起他出門前輕柔地在唇邊烙下一吻,向曉冬不由得撫著嘴角露出笑容,懷抱幸福地再次將還沒從疲倦中恢復的身軀倒上柔軟的床闔上眼。
  
  旭東會去那兒呢?他想著,卻不由微微擰起眉。
  
  其實他很擔心以旭東的個性,會不會以強迫性的方式去與他父親對談,但是他相信旭東不會像以前那般地以高壓姿態去對他的家人──這點,他清楚確信且明白,因為他知道他愛的這人有多麼的不希望傷到他。
  
  『相信我。』他想起他昨天在耳邊細語呢噥,身軀的輕柔觸撫。從頭到尾,旭東並沒有任何安慰的話,而是用簡單的擁抱表達了愛念。
  
  「我相信,相信你……。」他朦朦朧朧的闔上眼呢喃,享受著兩情繾綣的喜悅。枕邊有他的氣息,帶給他滿滿的安心感。
  
  一直到電話鈴聲驚醒他為止。
  
  「……喂?」他語帶朦朧地接起床邊的電話。
  
  「哥,是我。」
  
  「曉秋!?」他倏地清醒,甩了甩頭,試圖讓自己意識清晰。
  
  「哥……你還在睡啊?」向曉秋狐疑的聲音問著。哥睡過午……?這太難得了吧?他向來是作息正常的人啊!
  
  「嗯,」聽出她話中的驚訝,向曉冬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怎麼了嗎?」
  
  「昨天,你還好嗎?」
  
  向曉冬僵了一下,沈浸於身的幸福感不由有些淡去,「嗯,我沒事。」
  
  「那,晚上有空嗎?」向曉秋遲疑了一下的問。
  
  「晚上?」向曉冬怔了一下,「妳有事找我?」
  
  「也不算……其實……,」向曉秋遲疑著,深吸口氣,「其實,媽說想跟你們兩個去吃飯,叫我問你行不行。」
  
  他完全呆住了,傻傻地楞在當場。
  
  ※    ※    ※    ※    ※    ※    ※
  
  向曉冬很緊張。
  
  不是第一次跟旭東、還有媽媽一起吃飯了,但是意義完全不相同。那時的父母還當他跟旭東只是好朋友而已,而現在,是他們第一次以戀人的身分出現在她面前。
  
  幸好有旭東在身邊……但是他突然發現,旭東也有點不自在、有點緊繃。
  
  當他們走在餐廳磨肩擦踵的人潮裡時,一個侍者不小心撞到了向曉冬讓他微微的郎嗆了下,而何旭東伸手扶住的同時冷怒竟毫不保留的散發出來,沒有平常的冷靜,也嚇呆了那個侍者。
  
  他不由得忘了自己的緊張,伸手悄悄的握住戀人的手給了他一個微笑,這才讓他溫和下來。
  
  交換眼波的兩人,堅定的牽著手穿過人潮向窗邊的一桌走去。
  
  「媽,曉秋,」向曉冬努力地牽起嘴角,試圖表現自然地微笑。
  
  「……坐下吧!」向母無語地看了眼他們倆,似有些無奈地說。其實從進門的一瞬起,兩人的動作都落在她的眼中。
  
  何旭東示意地握了下他的手,先送他入座後方坐了下來,向曉冬面對著母親,何旭東對面則是向曉秋,四人交換目光,有一陣子近乎尷尬的沈默無語。
  
  「哥,我們先去拿東西吃吧!」向曉秋打破沈默,眼光明顯地避過了眼前的人直接對向曉冬笑,「我餓了呢!你要負責幫我拿盤子。」
  
  向曉冬怔了怔,驀然明白曉秋是要他別待在這裡,要讓母親跟旭東獨處,但是……他來回地看著沈默的母親與旭東,心底有些猶豫。
  
  媽媽要跟旭東說什麼嗎?他忐忑著,卻感到旭東的手在桌下握住他,表示沒有關係地看了他一眼。
  
  「哥,快點啦!」已經站起身的向曉秋嚷著,「我好餓!」
  
  點點頭,向曉冬心中暗歎,不安的站起身跟著妹妹去了。
  
  ※    ※    ※    ※    ※    ※    ※
  
  看著戀人的背影淹沒在人群中,何旭東收回視線靠在椅背上,雙手優雅的在桌上交叉。
  
  「有話請直說。」他凝視著向母,「我想曉冬很快就會回來。」
  
  「……何先生……。」她艱難的開口。
  
  「您可以叫我的名字,就跟以前一樣。」何旭東淡漠卻溫和的打斷她。
  
  向母怔了怔,啞然的看著這兩三年前還頗常到自己家裡來走動的年輕人。
  
  那時她與丈夫都以為這個人是想追求自己的女兒曉秋,也都樂見其成;卻沒想到,最終他所要的竟是自己的兒子,那個向來禮貌聽話、又體貼父母的兒子。
  
  這……大大的超出她所能理解的領域,也震撼了她。
  
  「你……愛曉冬?很愛很愛嗎?」有些愚蠢、有些唐突,但向母卻執意地問。
  
  何旭東怔了下,嘴角似有個很淡的笑。
  
  「我不明白,所謂的很愛是什麼?又是跟什麼來比較?」他說,眼神穿過人潮看著與妹妹笑語著的向曉冬,「我只知道,曉冬對我而言是獨一無二的。」
  
  向母呆了下,「為什麼……你們都是男人啊……。」
  
  「又如何?」他笑,有些譏嘲的,「若是我在意這個,我大可去追求您的女兒,我身邊也不乏出眾的女性。但我說了,世上只有一個向曉冬,我也只要這一個,無關乎性別。」
  
  「但是──」
  
  「伯母,請您直接說重點,」他打斷她的話,直直的盯著向母,「我們都是男人,我跟曉冬相愛,都是不可改變的事情。您要說的應該不是這些才對吧?」
  
  向母怔住,沈默半晌才又緩緩開口。
  
  「其實我本來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曉冬可以跟你分開。但是昨天我看見你們……,」她垂著頭,無奈又感嘆似地歎了口氣,「從他懂事起就再沒有在我面前哭過了。但是,他卻在你懷裡哭成這樣。我才明白那孩子一直需要一個人……可以讓他這樣放下心,不用壓抑情緒的人。」
  
  何旭東無語。什麼苦惱事都往自己的心裡放,這確實是曉冬最不好的習慣,但是,這樣的曉冬卻也支撐著他,是唯一令他安心的人。
  
  「你知道這社會對於你們是不會寬容的,」向母深深吸口氣,終於問出了自己最想得到答案的事,「即使這樣你也會一直愛著曉冬嗎?不管週遭有多少困難阻礙,都能這樣的愛他嗎?」
  
  ※    ※    ※    ※    ※    ※    ※
  
  耳邊聽著妹妹叨叨絮絮地說著要出國遊學的事情,向曉冬傾聽著卻時而心不在焉地頻頻回望。
  
  「哥!你根本沒聽嘛!」向曉秋不滿地嘟噥,將一塊壽司夾上盤子,「人家就快出國了耶!這麼久見不到你的寶貝妹妹,你都不會捨不得啊?」
  
  「曉秋,」向曉冬失笑,外人眼裡獨立自主的妹妹,在他面前卻依舊是個愛撒嬌的小女孩,「妳怎麼這麼說?我當然會很想妳啊!」
  
  「那你又不聽人家說話?」噘著嘴,她將手上裝滿的盤子遞給向曉冬拿著。
  
  雙手捧著盤子尷尬地笑笑,他詫異的看見妹妹又拿了個空盤繼續努力──這是第三盤了啊!
  
  「一下子拿這麼多?」他忍不住問:「妳吃得完嗎?」
  
  「沒關係啊!裡面有一部份是幫你拿的。」她不在意的聳聳肩說完後,露出揶揄的笑,「哥昨天累壞了吧?要好好補一下才行。」
  
  向曉冬白淨的臉刷地飛紅,「妳怎麼……?」
  
  「睡到中午才起床,不是累壞了是怎麼?」向曉秋湊近他,惡作劇似的笑,「還有,脖子上有吻痕喔!」
  
  吻痕!向曉冬大吃一驚,卻又苦於雙手的盤子不能伸手去遮,一瞬間紅透耳根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昨晚實在太放縱了。無奈地看著妹妹樂不可支的模樣,他苦笑的想著。
  
  「哥哥看起來很幸福呢!」向曉秋繼續夾著食物,欣羨似的輕歎,「真好。」
  
  「曉秋……。」向曉冬有些的愧疚。他心知肚明曉秋還沒有對旭東完全忘情,但她卻能這麼的支持他。
  
  「我也想要談戀愛哪!」她裝作沒聽見,輕輕鬆鬆地俏皮道:「說不定,我真的會去國外釣個帥哥回來喔!」
  
  「我是沒意見,但妳可別嚇到爸媽。」知道她不想提,向曉冬也順著意的轉開話題笑說。其實要說到驚嚇父母,他自己做得更徹底。
  
  「不會的啦!」她回頭定定的看著哥哥,笑著,「既然可以接受跨越性別的愛情,那國籍也當然不是問題囉!你說對嗎?」
  
  「但是爸媽並沒有──」他倏地住了口,呆呆地看著妹妹,「妳是說…?」
  
  「要爸爸接受可能還需要時間,但我可以告訴你,我跟媽媽都站在你這裡。」她側過頭,悄聲在他耳邊說著:「所以你不用擔心,媽媽只是想跟那個人談一談,就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樣的。」
  
  向曉冬震動的半張著嘴半晌無語。媽媽不但接受了他跟旭東的事情,也願意祝福他們嗎?這──
  
  「曉秋……。」他聲音有些暗啞,誠摯感動的說出幾個字,「謝謝妳。」
  
  「為什麼要謝?我們是兄妹耶!況且從小到大你不知道幫過我多少。」她眨眨眼,端著手上又裝滿的盤子,「不過呢──以後我要真的找了個外國帥哥,你可得義不容辭的幫我喔!哥哥。」
  
  兩人相視一笑後,她終於滿意地捧著雙手的盤子,「好了,我們回去吧!現在我可真的餓極了。」
  
  ※    ※    ※    ※    ※    ※    ※
  
  當夜,向曉冬有些怔忡地坐在落地窗前,看著城市零零散散的夜燈。
  
  腳步聲接近,一雙手臂無聲的環住他,將他帶往自己懷中。
  
  「很晚了。」何旭東低低地說。
  
  「……我睡不著。」他輕輕嘆氣,慵懶地靠在戀人懷中。
  
  何旭東沒再說話,只是伸手在他微濕的髮上梳弄。
  
  「旭東。」向曉冬忽然出聲輕喚。
  
  「嗯?」
  
  「我突然想到,離我們第一次分開,已經十年了。」他輕聲地、有些感嘆地說:「時間過得好快啊。」
  
  手頓了一下,何旭東俯首看他,「為什麼突然提到這個?」他以往所施予的傷痛,還是沒辦法平撫去嗎?
  
  「已經過去了,我並不是還很在意,」他微笑,雖然回想起當時的心情仍心痛,但那已經是回憶了,「只是突然想到……,當時,我根本想不到還會有這一天,還能這樣跟你在一起……感覺上,真的好不可思議!」
  
  一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