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迷戀之二、秘書的煩惱

   
  
  張亞琴,今年二十九歲,已婚,是一家新開設資管公司的老闆秘書。
  
  雖說是新開設,但其實現在的老闆也是她以前的老闆,所以其實她並沒有換上司,只不過換了間公司名稱,然後老闆從一個變成兩個罷了。
  
  工作順逐,老闆信任她的能力,丈夫也支援她做個職業婦女;照這麼下去只要公司不倒,她可以遊刃有餘地做到能領終生年俸為止。
  
  但是前兩天,她卻發現了一件令她煩惱的事情──她,不小心撞見了有人在辦公室裡接吻,而且,是非常熱情的吻。
  
  其實說實話,現在這時代辦公室戀情也不算什麼,只要不影響工作又處得得當也是能很愉快的……但是,這個真的不一樣!
  
  因為,接吻的兩個人是她的兩個老闆……而很不巧的,他們都是男的!
  
  對她的目瞪口呆,她那位一臉冰冷的大老闆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交代她下次記得敲門;而另一位老闆,則早已經面紅過耳,尷尬地只敢往地上看。
  
  至於受到最大衝擊的她,則是呆楞楞地點了點頭遞交上文件,然後就直直地走出辦公室,半晌才回神地大喘了一口氣。
  
  天啊!她真的從沒想過他們會是這種關係!……雖然、雖然他們是住在一起這麼多年沒錯,但是誰會這樣就把同居三年的男人想成情侶呢?
  
  只不過發現之後,她卻突然有了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難怪啊──難怪向特助不太願意談大老闆的感情生活,原來就是因為這樣!還有,難怪經理(也就是現在的大老闆)總是把他帶在身邊;還有還有,最令她印象深刻的就是向特助消失兩禮拜時,辦公室的氣氛跟刮颱風沒兩樣。
  
  一想起來,這種種顯露跡象簡直是不勝枚舉!怎麼她就從來沒發現呢?
  
  想來向特助是吃了不少苦吧?以前在日昇的時候雖然是溫和待人,但是總覺得他好像不曾開心過;一切的轉機,是從那消失的兩個禮拜後才開始的。
  
  她還能記得當他消失一禮拜後,那個與他面容相似的妹妹找了上門,跟經理談了半小時左右後離開;然後又過了幾天,董事長也來了一次,不知道談了什麼後面色慘灰的被護士推走了。
  
  在那一天過後,大老闆就成天跑得不見人影,只用電話交代事情卻連行蹤都不說;而就在她快被一堆常務董事逼問得瘋了的時候,大老闆終於回來了。
  
  回來的時候,還帶上了一個人──也就是她現在的另一個老闆,向曉冬。
  
  出現在她面前的兩人,神情都似是破開陰霾般的開朗。
  
  大老闆臉色雖然是一般的無表情狀態,但是眼色卻溫和很多;而向曉冬,則是帶了些微的靦腆對她微笑點點頭,旋而就被大老闆拉進了辦公室,一個下午沒出現。
  
  這麼樣明顯的情人重修舊好情節就這樣甜蜜綿綿地呈現在她眼前,但那時的她卻只顧著慶幸從颱風中解脫,壓根忘記去探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同性戀啊……張亞琴有些煩惱地撐著美麗的下巴,皺眉思索。
  
  向曉冬凡事有商有量,脾氣溫和的他同時對自己的信念也有著不移的執著,而且也只有他才能平息何旭東的怒氣跟不快;所以且不提性別,他們倒算是一對很互補的情侶,外表上也算是挺賞心悅目的一對。
  
  其實她並不是覺得噁心或什麼的,反正那是個人自由;但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同志情侶,在生理上就是覺得很怪,不太能接受。
  
  為什麼他們會在一起呢?一個斯文俊秀,一個俊冷帥氣,她實在不能理解以那兩個人內外皆優的條件,為什麼會去喜歡上同性別的男人?雖然她已婚,但照她說來,這真是很浪費的事情。
  
  她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但是卻暗暗地苦惱著。她挺喜歡現在的工作的,兩個老闆對她更是沒話說,她並不想因為這樣就辭職,只不過──|
  
  「張秘書。」
  
  溫和的聲音打斷她的思緒,她一擡頭,見著那斯文的老闆正微笑地喚她。
  
  「向先生。」想起兩天前的事情,張亞琴有些尷尬的不知該怎麼面對他。
  
  「這份文件請妳修改後備份在電腦裡,然後傳一份去給映象的徐先生。」向曉冬遞給她一個卷宗,然後盯著她有些欲言又止地道:「妳……還好嗎?」
  
  「我?我很好!」她有些慌張地迅速回答。
  
  「是嗎……?那就好。」他若有似無地嘆了聲,好像有話說地看了看她,但還是沒說什麼地轉身打算回到辦公室。
  
  張亞琴有些疑惑地楞著,腦中卻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她只顧著自己苦惱,卻忘了老闆會怎麼想!再怎麼說她也是吃人家一口飯、拿人薪水的,說不定在她辭職前,老闆就怕她亂說話而先炒她魷魚了!
  
  開玩笑!她怎能因為這種理由被解僱呢?再怎麼說她都自認是個優秀的秘書,絕對不會隨便把老闆的事情說長道短的。
  
  「向先生!」她不假思索就站起身來追了過去。
  
  「怎麼了?」向曉冬神色訝異地停下腳步看她。
  
  「呃,就是……,」追上了人,她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就是關於前兩天的那件事情,我想……」
  
  聽她這樣說,向曉冬神色突然地一暗,語氣平和地道:「如果妳真的無法接受上司是這樣關係的話,我也不會勉強妳留下來的。」
  
  「咦?」張亞琴楞了楞,慌忙地說:「不是,我沒這麼想!」
  
  發現的時候,她確實是有些訝異跟不能適應……但是,不代表她就無法接受自己的上司是世間所謂的同志關係,所以想要辭職。
  
  向曉冬聞言,似乎有些鬆了口氣,「那麼是?」
  
  「呃……。」被一問,她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想了半晌才吶吶地說:「我確實是有些嚇到了,因為我從沒想過──我是說,以前老闆他不是有很多女朋友嗎?為什麼你們會……」
  
  她驟然地停口,看著眼前神色微微有些僵直的向曉冬。
  
  她這麼問是不是太過沒禮貌?不管是男是女,誰都不會願意聽見自己戀人以往的風流史;更何況他們倆個是這樣的關係,一定會更加不安吧……?
  
  「沒關係,這是事實。」向曉冬察覺她的不安,掩下自己的情緒安慰似的笑了笑,「雖然我跟他認識那麼久,但真正在一起也不過是這一年的事情而已。」
  
  這一年而已?那麼之前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人天生的好奇心讓她十分想要問清楚背後的故事,但是又覺得這是他的隱私而不太敢開口,只好轉而說道:「其實,這是你們的私事,我並沒有任何……任何不尊敬的意思。我只不過是有些嚇到了所以才不自在,並不是想要辭職,也不會隨便告訴別人你們的私事,請你們放心。」
  
  聽她這麼說,向曉冬只是露出了有些困惑的神色笑了笑道:「我並不是擔心這個,我只是想妳會不會覺得很不舒服而已。畢竟這種事情很多人都……」
  
  話聲停頓,他似有若無地嘆了下,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有些戚然。
  
  「向先生?」
  
  他搖了搖頭,又溫和地笑了,「既然妳沒有要辭職,那我就放心了。旭東雖然什麼都不說,可他也很擔心妳離職。」
  
  大老闆?擔心她離職?她聽得傻眼。
  
  這怎麼會有可能嘛!那個一臉冷冰冰、一瞪眼就讓她打哆嗦、沒事還刮颱風給自己看的老闆,怎麼可能會擔心她離職!
  
  「若他不信任妳,怎麼會請妳跟著他一起到這兒來?」向曉冬眼底泛出柔和笑意,「旭東不太用說的,所以,得看他的行為。」
  
  行為嗎……,張亞琴依舊呆楞無語。她是怎麼都看不出來大老闆的溫情面在哪裡,如果真有天她看見了,搞不好還會懷疑自己的眼睛有問題。
  
  「沒事了,回去忙吧……。」他一轉身要走,卻登時頓在當地,「旭東?」
  
  張亞琴隨著楞了楞,突然覺得自己被老闆的眼光冷冷刺了一下,挺讓人毛骨悚然的。
  
  「你不是說只是拿文件出來?」何旭東將目光轉到向曉冬身上,如以往溫和的語氣滲入幾分焦躁。
  
  「我只是跟張秘書談幾句。」他溫和地解釋著。
  
  「我告訴過你沒什麼好說的。」他冷冷地說道,皺起眉頭目光灼灼地看著他,「你就這麼在意讓人知道嗎?」
  
  「旭東,不是你想的那樣……」
  
  話沒說話,向曉冬就被箍著手臂往辦公室的方向拉去;而張亞琴只能呆呆地看著他們消失,半晌後才回過神。
  
  她聽不太懂老闆問這句話的意思。怕被人知道他們的關係不是很正常的嗎?但是何旭東卻說得好像這絕對不該一樣……
  
  啊!他們不會因為這個而吵架吧?
  
  她有些忐忑不安地想著,猶豫了下,還是把腳步往兩人的辦公室門口移動。
  
  門裡面果然隱隱約約地有說話聲,雖聽不清楚是什麼,但何旭東不悅的聲音卻很是明顯;然後向曉冬也低聲地說了些什麼,又被何旭東給打斷了。
  
  突然間,門內傳出東西砰然落地的聲響。張亞琴心下一慌,轉開門把悄悄地推開門想看清楚裡面的情景,卻一下怔住了。
  
  她那個大老闆正坐在辦公桌沿,手臂獨占地緊摟著向曉冬的腰際,像是要將他整個人嵌入自己懷抱裡似的深深親吻著。
  
  哇呀!怎麼又──她的臉尷尬地紅了起來,正打算快點把門關上的時候,門內的兩人卻分開了。
  
  向曉冬的手依然放在戀人的雙臂上,不只是眼神與表情,連身軀都像是盈滿了柔情地與戀人相互凝視著。
  
  「我不會離開你。」他突然地微微地笑了,聲音清晰地低語著,「不管讓誰知道,我都不會再離開你。」
  
  說著,他低下頭,主動地、輕輕地吻上了何旭東。
  
  就在這剎那間,張亞琴竟然看見了那個冷面老闆的神色變化了;那就像是霜雪被融化般轉成盈滿醉人濃情,回應起戀人的吻。
  
  那畫面,竟然令她一時間感到一種莫名感動──那無關於任何理念,純粹是一種對於美好事物的感動。
  
  她悄悄地關上門,將室內的空間留給那對濃情的戀人。
  
  ※    ※    ※    ※    ※    ※    ※
  
  當天夜裡,張亞琴洗完澡坐在床沿擦拭頭髮時,仍忍不住地想著下午見到的那個美好畫面。
  
  「老公。」她突然開口喊了下自己丈夫,轉過頭正色地看著他道:「我突然覺得,談戀愛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嗄?」她的丈夫怔了一下,笑笑道:「這是當然啊!怎麼會突然說起這個?」難道老婆開始嫌他不夠愛她了?她這幾天煩惱的表情是因為這個?
  
  「所以,你也贊成談戀愛這種美好是不分同性戀跟異性戀的囉?」她問著,眼神突然閃閃發亮。
  
  「這,應該是吧?」他又楞了一下才回答。
  
  「嗯!那就好了!」她終於鬆口氣笑了起來,歡喜地爬上床給親愛的老公一個吻,「老公,我愛你喔!」
  
  或許是因為看見那樣充滿柔情的戀人畫面,讓她也不自主懷想起夫妻倆人熱戀時的美好,坦白說出許久沒說的甜言蜜語。
  
  「呃?」做丈夫的臉紅了下,還沒回話就看見老婆躺入被窩裡夢周公去了,不由得一頭霧水,不明白老婆大人今天是怎麼了?
  
  而身為老婆大人的張亞琴,僅僅是露出滿足的笑容,並在心裡下了個決定──
  
  從明天起,她要在每一個方面都做一個完美襯職的好秘書!
  
  她下定決心似的閉上眼睛,信心滿滿地想著。
  
  
  
  
  
                               2002.06.10完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