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愚の1.5+1

  嗯……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呢?
  
  有些寒冷的二月天裡,唐易呆呆站在街邊一邊茫然想著,一邊只覺得自己的手──好痠喔!
  
  越想就越覺得自己好笨,嗚嗚~~!離家出走就離家出走,幹嘛還把那傢伙六個月大的兒子給帶出來啊?害得走過街邊的人各個對他行注目禮,只因為他手中抱著一個小Baby!
  
  反正他就是腦筋不好,做什麼都笨手笨腳的,才會給那傢伙騙去帶小孩還淪落到失身嘛!
  
  啊啊~總而言之,是那傢伙的錯啦~~!!誰叫他給薪水給得這麼高,剛失業的人哪經得起誘惑?而且他又長得那麼好看,還老是撲過來就上下其手又親又吻的,弄得他也……
  
  「唐易──!!」
  
  一聲怒吼讓唐易一驚回神,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就往前衝,沒頭沒腦的拐了個彎鑽進巷道又轉進另一條道路。
  
  管不了後面的人還有沒有追來,他只管死命地跑,卻漸漸感覺背包沉重,手中孩子的重量也讓他手臂痠軟;而更慘的是,因為他跑步而不舒服的寶寶開始嚶嚶嗚嗚了幾聲,好像快哭了。
  
  不不,親愛的寶寶,你可別在這種時候號哭起來,通知你爹地來抓我呀!
  
  不、不過他也快不行了…呼…呼……這樣下去……他就算沒被那傢伙抓回去押在床上操死也會跑到喘死累死!
  
  直到都快攤下來時,他忽然瞥見旁邊有個門,就不假思索鑽進了進去,可立刻就因為眼前掛著的粉紅色大愛心Mark呆立當場。
  
  賓──愛情賓館!?這、呃、好──好俗的招牌啊~~!!
  
  「歡迎光臨,請問休息還是住房?」
  
  女子的嗓音四平八穩地從櫃檯方向傳來,讓呆呆看著招牌驚嘆這真是俗到最高點的唐易慌忙轉頭。
  
  櫃檯小姐一臉平靜淡然地看著他,好像壓根沒注意到他手中抱著一個正在呀呀嗚嗚叫著的Baby。
  
  「呃、我不、我是想……」他傻楞楞的,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只是『逃難』,而不是來『偷情、幽會』的。
  
  在唐易不怎麼愛動的漿糊腦袋裡,愛情賓館唯一用途就是偷情跟幽會。
  
  「請問休息還是住房?」小姐專業的聲音表情一點都沒變,但卻讓唐易覺得好像有股冷冷的壓迫感。
  
  「我……可以休息就好了嗎?」不得已的,他吞了吞唾沫問。
  
  反正也沒地方去,就索性躲在這兒休息一會兒好了,那傢伙應該想不到自己會在這種地方吧──想了想,他突然覺得前途十分樂觀、愉快。
  
  「休息兩小時七百,請借我您的證件。」
  
  「喔、好!」他一手把寶寶扶上肩頭趴著安撫,另一手則很辛苦地掏出皮夾,手忙腳亂地用手指夾出證件遞了過去。
  
  小姐抽出一張在角落黏著的粉紅色愛心的住宿紀錄卡,專業地填著資料又看了他一眼,終於在人數上寫上1.5。
  
  「房號303,請先付第一段的錢七百元,如果有增加其他費用的話退房時會再另外計算;另外,在退房時間到前十分鐘我會通知您,需要增加時段請告訴我一聲。」
  
  七百啊?他應該有……呃?好像……啊對!今天買尿布用完了!
  
  「不好意思,我只有六百五,所以可不可以……」他正想拜託小姐通融時,一張千元突然大鈔押上櫃檯。
  
  唐易呆了一下,緩緩順著幫他付錢的手看過去。
  
  手型很眼熟,手錶跟衣服袖子也很眼熟;稍微往上一看,襯衫領口露出的鎖骨性感得令他口水一嚥,而且頸子上有一小塊很熟悉的紅印──對啦!就像是他昨天在那男人頸子上咬下的吻痕呢!
  
  不過,這個人怎麼也會有吻痕?呃……
  
  眼睛心虛地往上一抬,看到臉的瞬間,唐易嚇得連叫都忘了,整個人呆呆地往後退直到貼著牆。
  
  然後,他一雙眼警戒又畏懼地看著眼前的男人,身軀巍巍顫顫地緩慢往門口挪動──一步、兩步,成功在望的瞬間,領子整個被拎住往後扯。
  
  「哇──!不要!我不要進去!」他想都不用想就驚慌大叫了起來。
  
  不要問他為什麼知道,但是他就是知道這人絕對絕對會把他帶進去開房間,然後、然後他就──反正,他不要啊~~!
  
  「不是你要『休息』的嗎?」男人冷冷一笑後,一手抓起鑰匙皮夾,一手拎著他就打算往裡面走。
  
  「可是、我現在不想休息了!」他抱著寶寶死命地想掙扎逃脫,一雙眼還擠出淚眼汪汪的模樣對櫃檯小姐發出SOS求救信號。
  
  「等等,這位先生。」見到眼前情況的櫃檯小姐,終於像是要主持正義似的十分冷靜地站起身。
  
  「什麼事?」付了錢的男人,也十分冷靜地回頭。
  
  櫃檯小姐像是度忖著情況,先看著一臉哀求看著自己求救的唐易,又看了看Baby,最後再看了看男人。
  
  終於,她淺淺地專業微笑了,在滿懷希望的唐易求救目光下清脆地開口道:「不好意思,我還沒找您錢。」說著,就走出櫃檯把錢遞了過來。
  
  『鏘啷!』一聲,唐易希望破滅地傻在當地,連裝可憐跟反抗都忘了的被男人往裡頭拉。
  
  『小姐~我可是有生命危險的啊~嗚嗚嗚~~』
  
  求救無門的唐易心底無聲哀鳴著,就這樣被往賓館三樓拉,一去不回。
  
  而看著消失的兩人……不,兩個半人,櫃檯小姐抽出剛剛的卡片,緩緩地在人數框位裡寫了一個+1後,將卡放回原位。
  
  挺像是夫妻吵架,家務事還是別管的好。
  
  
  
  
  
  
  
  
  
  「等、等一下!別這樣……噯,寶寶會掉下去啊!」
  
  「進去!」
  
  「不要!啊,你幹嘛?好痛!」
  
  「……不過拿走你的背包,你痛什麼?」賀子謙瞪了他一眼,把原本揹在唐易身上的大背囊給丟了一邊。
  
  哼,竟然敢趁他忙著準備東西時就帶著孩子跑了!幸好他發現得快才在街角逮到了逃家還發呆的笨瓜,要不現在口袋裡的東西能給誰去?
  
  「誰要你拉這麼用力嘛。」唐易放下手中孩子跟著在床邊坐了下來後,一臉無辜地小聲嘟囔起來,方才那被嚇得可憐兮兮的模樣全都沒了蹤影。
  
  賀子謙皺了下眉,看著那張屬於自己最愛類型的清秀娃娃臉正用一雙無辜又清純的黝黑眼瞳睇著自己,忍不住就伸手入口袋摸了摸那絨布盒子。
  
  嘖,看他這模樣,除了外表一點都不符合要求,自己是不是下錯了決心?
  
  最初,他就是因為這張臉才會在這麼多應徵者裡面選中了他來照顧自己剛滿月的兒子,順便也想照計劃拐帶來一個情人,只是沒想到……
  
  臉,是他最愛的類型沒錯;但個性,差了十萬八千里!
  
  個性小奸小詐、不愛思考又有些懶惰的唐易,除了照顧孩子還算可以以外,其餘各點跟他理想中的情人沒一處像的!
  
  他理想中的情人,除了外型要清秀以外,更要聰明、有智慧、有氣質、有──總之不管要有什麼,唐易全都沒有!
  
  本來發現後是想忍耐合約期限三個月後就辭了他,可是沒想自己竟然給他那雙愛裝無辜的濕潤眼眸給迷上了,一個多月就忍不住慾火把唐易吃乾抹淨;從那次以後,對唐易時他總是不覺饜足,根本不懂得『禁欲』兩字,越來越上癮。
  
  雖然對唐易有還是有許多不滿,但是他也有幾分的認了。
  
  唐易不夠聰明,也沒什麼智慧,更別談氣質;但是他想了想後,覺得他還有一項優點是別人比不上的──至少,他在床上的感度極佳,比得上自己以前的任何一個床伴;那雙眼睛因為做愛而濕潤的時候,更是媚入了骨髓。
  
  被他越來越火熱的眼光給看得毛了起來的唐易終於想起自己的處境,連忙開始左右張望尋找逃生口,省得等下被榨乾精血、精盡人亡。
  
  窗戶!!他眼睛『噹』地亮了起來,充滿希望地看著那唯一的『逃生口』。
  
  想逃?敢情,他忘記這裡是三樓了嗎?
  
  一眼就看穿他在想什麼的賀子謙暗暗哼了聲,冷冷開了口喚:「唐易。」
  
  「嗄?噢……」唐易像是被抓到小辮子一樣趕忙轉回頭,還裝得什麼都沒發生似的問:「有什麼事嗎?」
  
  還敢問他什麼事?他瞇眼,將計就計地說道:「寶寶還好嗎?」
  
  「啊,還好,現在又睡著了。」唐易這才想起要替寶寶解開厚重的外衣,省得他在溫暖室內穿得太多流汗,等會兒就會感冒了。
  
  「喔?那你餵過他了嗎?」他問著,趁著唐易替寶寶脫衣服時不著意地往前,越來越靠近那張粉紅色大床。
  
  「餵過了啊,出門前餵的。」唐易渾然不覺上方黑影越來越近,只顧著繼續替寶寶檢查尿布濕了沒。
  
  有點濕了耶,不過幸好他有帶今天早上去買的尿布還有濕紙巾,等會兒寶寶醒了就替他換吧……哇啊~~!
  
  眼前瞬間一黑,唐易整個人被壓倒在床上,驚恐的大叫聲還沒出口就被捂住。
  
  「昨晚是誰一直在喊不行不行、求我放過他的?結果還能跑給我追?」賀子謙用身軀壓住他掙扎,很邪很柔地笑了,「看來,你還很有體力嘛!」
  
  「唔……唔晡澳……」被壓著的唐易當然聽出他的絃外之音,一雙眼立刻發揮功效擠出了淚眼汪汪的情景,只可惜嘴巴被捂著根本無法哀嚎。
  
  「你是在說要還是不要?」說著,賀子謙另一隻手就從他的外套裡鑽了進去,一層又一層扯開直到碰到赤裸的肌膚。
  
  「唔!晡澳……」他眼睛眨巴眨巴的,像是真的要哭了。
  
  他知道自己擅自離開一定會有『懲罰』,可是他就是因為聽到賀子謙講電話的內容才會又氣又傷心地逃跑,又怎麼想得到他會來追自己?
  
  完蛋了啦!他這次一定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自己的,嗚嗚嗚~~!
  
  心底哀嚎了半晌,他難得作用的腦子靈機一動,拼命轉著眼珠要賀子謙看看正躺在床另一側的寶寶。
  
  「……你是說會吵醒他?」賀子謙停下手,淡淡詢問。
  
  見他手停了下來的唐易彷彿見到一線生機拼命眨眼點頭,沒察覺到他嘴角那抹邪氣的笑根本就沒收下。
  
  「好吧。」賀子謙很從善如流地起身、鬆手,笑了笑看著如獲大赦一臉感激涕零的唐易,忽然就神色一轉冷冷地說了一個字──
  
  「脫!」
  
  
  
  
  
  
  
  
  
  兩個人脫光光之後,能做什麼呢?
  
  「啊~不要……!」一陣輕喘,在浴室嘩嘩的水聲中逸出。
  
  「不要?你有這權利說不要嗎?」一個嗓音冷冷地說道:「不准亂動!」
  
  「可、可是我……唔……好痛~」
  
  「嘖!就叫你不要亂動了!」賀子謙丟下蓮蓬頭抓過毛巾,拉過他的臉不許他揉眼睛,「你看,泡沫滲到眼睛裡去了,笨!」
  
  「可是你弄得我好癢嘛……」唐易一臉的委屈,乖乖地面對面在他身前坐好讓他掬起水幫自己洗去眼角邊的泡沫,又用毛巾稍微壓乾了髮稍不斷落下的水珠。
  
  一般愛情賓館為了滿足顧客需求,每一個房間的浴缸都是設計兩個人可以舒適共用的大小;而這間賓館雖小,卻也還蠻先進的設置了雙人的按摩浴缸。
  
  「癢?誰讓你跑得全身都是汗的?不洗乾淨怎麼可以?」賀子謙冷橫他一眼,丟開擦頭髮的毛巾後就伸手順著他光裸濕滑的背脊滑入水裡,手指毫無顧忌地按上了唐易私密的花蕾。
  
  「啊!」手指才剛竄進體內,他就渾身機伶伶地顫了下。
  
  「好熱、好軟。」賀子謙低語著,手臂一縮把他抱到胸前,舔咬著他的耳垂,「這裡挺濕的啊……?」
  
  說著,他的手指又推進一個指節。修長手指深深沒入了唐易的窄穴後,彷彿愛摸著那柔軟內壁地緩緩動了起來。
  
  「啊……因為、有水所以……啊、嗯……」他感覺指節淺緩地從體內摩擦到入口,一次次來來回回地弄得他全身都軟了麻了,只能呼吸急促地不斷淺吟著。
  
  賀子謙彷彿折磨他似的抽動著手指,忽輕忽慢地摩擦過敏感的前列腺,卻始終沒有去愛撫它。他的唇舌更是沒有放鬆地吮咬著那微仰的白皙頸子、鎖骨,當他俯頭的啜住胸前紅點的時候,立刻感覺到他貼著自己的身軀已經有了些微反應。
  
  他旋而吻住唐易濕潤的唇,纏住舌尖熱吻起來的同時順勢撐開花蕾,再度添加了一根手指。
  
  「唔嗯……唔…呃……」些微的溫水滲進體內,唐易在他身上不安地躁動著,收縮著將他的手指吞沒得更深。
  
  賀子謙一邊親吻著他些微透紅的肌膚,一邊欣賞著他在氤霧熱氣中漸漸沉醉在快感裡恍惚而顰眉的神情時,慾火已經燃了起來。
  
  唐易的身軀一向有著絕佳的敏感度,只要稍微刺激一下就會有所反應,這點大大滿足了他大男人的自傲心態;還有那不論何時都會柔軟而緊窒地迎接包裹住自己的窄穴,更是他從未碰過的極品!
  
  當兩根手指一起在體內轉動的時候,唐易突然『呀』的一聲抓緊了賀子謙結實的臂膀,身前的慾望迅速地挺了起來。
  
  「這麼快?那可不行。」他嗓音充滿色情欲念地調弄著,故意讓手指停住不動。
  
  任憑唐易怎樣扭動腰央求,他都沒再度給予體內的愛撫,只是用唇舌不斷逗弄他的頸子跟胸口,有一下沒一下地在吻痕還沒消退的身上吮吻,留下更多紅色痕跡。
  
  「嗚……」唐易眼裡噙著淚,難受地咬著唇,呼吸急促、楚楚可憐瞅地著賀子謙;一雙水光瑩瑩的眼底清楚寫著『想要』兩字,但卻說不出口。
  
  賀子謙每次都會故意要他開口求才會願意進行下一步,但是唐易現在猶豫的原因卻不是因為要開口求他,而是怕他一開始『做』,自己就…….
  
  可、可是不做,又好難受,嗚嗚~
  
  他試著想握住自己的慾望抒發,卻立刻被賀子謙抓住了手,還懲罰地咬了下他胸前的紅點。
  
  「啊~!」唐易疼得縮了下身軀時,體內的手指突然彎屈騷動了一下,他背脊一陣電殛似的麻痺,含著淚淺而急地喘息起來。
  
  然而賀子謙還是不放鬆地按摩著他的前列腺,引得他拱直了背脊,難受地在水中搖擺著腰想尋求慾望抒發。
  
  「啊~啊~,嗚……子、子謙……」他呻吟喚著,手焦躁地摸著賀子謙結實的胸膛摩挲央求。
  
  「可惡!」賀子謙再也無法忍耐他的誘惑挑逗,迅速拉下他撫摸自己胸膛的手壓入水裡按上自己勃發的慾望,就對著眼神已然迷濛的唐易低啞地說道:「想要的話,自己來。」
  
  「怎、怎麼……」唐易碰著他的慾望,茫茫然地看著他含淚啜泣,「這種姿勢,怎麼進得去……」
  
  「背對著我,坐下來。」他靠著浴缸微微斜躺了身軀,撫摸著唐易轉過身去的優美背脊線條,引導著他緩緩落下。
  
  感覺濕而熱的慾望,一吋吋被含入溼熱而柔軟的緊窒,賀子謙呼吸粗重地呻吟了一聲,無法再按耐這種緩慢地挺腰頂上,扣住他的腰迅速動了起來。
  
  「唔!啊~」唐易先是一驚地抓住了浴缸邊的扶手,旋即就因為那狂熱的動作而再也無法思考,被捲入律動的快感。
  
  粗重起伏的喘息伴著水花一波接一波地被濺起,唐易箍緊了手指閉上眼睛,迎合地跟著擺動起腰,享受起每一次摩擦進出帶來的極樂。
  
  「嗚~啊、嗯~子謙、子謙……好棒、啊、啊啊~~」
  
  唐易又是急促地喘息呻吟,又是低泣般呢噥低喚,甜美的聲音加上無可比擬的性感媚態,使得賀子謙的慾望到達了頂端。
  
  一聲低吼,他盡情地射入唐易的體內;而內壁受到刺激的唐易旋而一個發顫,也在水裡射出了精華。
  
  浴缸裡的水早被濺出了大半,弄濕了一大片地板。喘息的兩人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心跳跟呼吸,而唐易更是渾身酸軟,感覺方才兩人極快樂地結合在一起的地方還微微地麻痺著。
  
  「子謙……」他想要起身地喚了一聲,沒想到那盡情過一次的嗓音略啞了卻更加性感動人,登時讓賀子謙還在自己體內的慾望漸漸地又硬了。
  
  呃……不會、又要來了吧……?
  
  他身軀僵直了一下,跟著就發覺賀子謙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變得更加敏感的腰際稍微一摩挲,趁著他發顫時迅速將往前一壓,就形成了背後式。
  
  「子、子謙,我們剛剛才…….」唐易又快哭了,可是剛做過一次的他更沒有力氣反抗,身體也變得更加敏感,根本沒辦法制止那個顯然是馬上想要再來一次的人。
  
  「不要緊,易。」賀子謙的嗓音一樣略啞,可是顯得更加邪魅挑逗,「你不需要動,就會很享受的。」
  
  「可、可是我不要啊~!子謙……不要……嗚~~」
  
  「啊~嗯……子謙……唔嗯~」
  
  「啊嗯……好、還要……子謙……嗚~好……」
  
  再度地,交疊的濃濃喘息聲、被激起的水花聲與甜美的啜泣央求聲,在浴室裡交融成了一片。
  
  
  
  
  
  
  浴室裡大戰三回後,唐易不支地昏了過去。
  
  雖然不是第一次做到昏過去,但是倒是第一次在浴室裡做到昏過去。把唐易穿上浴袍抱上床榻後,賀子謙嘴角滿意地微笑著。
  
  這種做愛方式還挺不錯的,或許,他也該考慮替家裡的浴室做做整修,換個大一點的浴缸,最好是還有按摩的就更有情趣了!
  
  看著昏睡的唐易,賀子謙突然想起了地走過床邊撥了內線電話,將住房時間從休息改成過夜,並且請小姐傍晚時送餐點上來;然後又想了一想,拿起自己的行動電話撥了一組號碼,對著電話那頭吩咐了一些事情才走回床邊。
  
  他低頭看著唐易酣酣地睡著,清秀俊雅的稚氣臉上一抹輕紅,唇型薄而帶俏,沒話說是他最愛的那一型;可是這個性……
  
  「呀~」一個嬌嫩的聲音拉回了賀子謙的思緒,他走到另一側床邊看著自己剛醒過來的兒子正眨著眼睛,而且扁起嘴一附快要哭了的模樣。
  
  他蹙起眉看著這小傢伙的表情,越看越覺得似曾相識,不會是給唐易帶久了也變笨了吧?
  
  「哇~~」突然地,寶寶驚天動地地號哭了起來,嚇得賀子謙一楞,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
  
  這孩子,是他為了堵住家裡長輩的嘴才選了一個覺得還不錯的女人用人工授精的方法生的,其實目的只是為了讓他能堅守自己的性向,選擇自己所愛的伴侶;所以壓根上孩子生出來後他就直接丟給唐易帶了,碰唐易的次數反而還比碰寶寶多。
  
  所以呢?這小鬼現在想幹嘛?是肚子餓還是要換尿布?
  
  就他在皺眉傷腦筋時,唐易已經被吵得睜眼醒了,迷糊的神智在看見賀子謙站在一邊看著寶寶哭時瞬間清醒過來。
  
  「你在幹嘛?」他瞠大眼,忙想起身又一軟地倒了下來,只好焦急地喊:「把他抱起來哄哄拍拍呀!」
  
  「抱?」賀子謙楞了下,看著哭得臉紅喘不過氣似的寶寶,心底不覺一陣憐惜地伸出手把他抱起來拍了拍。
  
  「不對!」唐易坐起身用沙啞的聲音高聲罵了起來,還一邊指正他的姿勢,「手要撐住他的頭扶著,讓他趴在你的肩膀上……嗯沒錯,啊~!不對啦!你拍這麼用力幹嘛?輕一點啊!」
  
  被呼來喝去的賀子謙手忙腳亂了一陣子,等到寶寶哭聲有些緩了,才想起不對地瞪了眼床上頤指氣使的唐易。
  
  「到底是我請你照顧還是你請我照顧?」他瞇了下眼,冷冷地問。
  
  「呃……可是,我剛才爬不起來,沒力氣啊!」唐易有些氣弱地小聲了,心底卻想著──還不是你害的,要不我怎麼會腿軟?
  
  賀子謙還想說話時,肩頭上的寶寶唔囈了幾聲,又開始放聲號哭。
  
  「應該是餓了,我背包裡有奶粉,還有奶瓶。」一講到寶寶,唐易顯然地佔了絕大上風,「順便拿一塊尿布還有濕紙巾來,我要幫他換。」
  
  被指使的賀子謙雖然不怎麼願意,還是依言寶寶放下讓唐易換尿布,然後照指示一步驟接一步驟地泡了牛奶。
  
  「哇!你怎麼泡這麼燙?」把牛奶滴在手背上試溫的唐易燙得甩了甩手,「這樣不能喝啦!把奶瓶拿去放在冷水裡降溫。」
  
  又指使他!這小子還真是順著竿子向上爬,不把他放眼裡了!賀子謙不爽地一瞪眼,卻還是照他的話去把牛奶弄溫,然後才叉著手靠在一邊看著床上的一個半人。
  
  只見唐易穿著浴袍靠坐在床上,姿勢熟練地餵著寶寶,嘴邊更不時地輕哄著,似乎是在對寶寶說話。
  
  「你為什麼要跟他說話?他又聽不懂。」終於,他忍不住地問道。
  
  「誰說他聽不懂。」唐易立刻抬起眼不高興地應道:「寶寶也是人啊!就算還不會說話,但是他會聽你的聲音。」
  
  賀子謙沒再說話,直到唐易餵完了牛奶把寶寶抱起來不斷拍著他的背,才又忍不住問道:「他才剛吃飽,你怎麼一直拍他?」
  
  「因為他剛剛喝牛奶的時候有吸進一些空氣,不這樣把空氣拍出來的話,等下他會把牛奶吐出來。」這些可都是他一一向老媽請教來的哪!
  
  原來是這樣!他恍然地看著,半晌後果然聽見寶寶響亮地打了嗝;然後唐易就擦了擦寶寶的嘴角,才小心地讓他平躺在自己身側。
  
  寶寶咿呀地揮著小手,紅撲撲的臉龐掛著滿足的笑,可愛得令很想睡的唐易也不自主回應了笑容,沒發覺一直看著這一景的賀子謙眼神越來越柔。
  
  忙完後,唐易一身的倦意立刻湧了上來,打個喝欠就跟著躺下;他側著身,手輕輕地拍著身側的寶寶,慢慢地就閉上眼睛打算繼續睡覺。
  
  「易。」賀子謙突然打破沉默走了過來,坐下用單手扳過他的身軀,要他張開眼面對自己,「唐易!我有話問你,等下再睡。」
  
  「唔……?」唐易勉力地張眼,可是還是放棄地閉上眼睛喃喃道:「好,你問,我有在聽……」
  
  「你走為什麼還抱著寶寶?」
  
  「因為……沒人照顧啊……」他近乎口齒不清地回答。
  
  「那你呢?你為什麼要走?」賀子謙追問著。今天非得問清楚笨唐易腦子在想什麼不可,否則他東西可給不出去。
  
  唐易突然沒聲音了,等賀子謙以為他睡著地搖了下他,才看見他張開眼睛卻別過臉不看自己。
  
  「易?」
  
  「因為……」唐易整張臉埋入枕頭,半晌才模模糊糊地道:「因為今天早上,我聽見你講電話……」
  
  「你聽見我講電話?」賀子謙眉頭一挑,在腦中迅速回想了下自己在電話裡說的話後,立刻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地鬆了口氣。
  
  原來只是這樣啊!呼~若唐易是因為別的理由出走,那麼,他可拉不下面子把手心裡早已經準備好的東西交給唐易。
  
  「你說我──說我只有臉是你喜歡的類型……」唐易沒有發覺他神情漸漸輕鬆又一轉為狡獪,只是有些委屈地咬著唇。
  
  本來就是委屈嘛!都給他吃乾抹淨了,竟然還聽見他抱怨自己不好──他也是有自尊的啊!
  
  「我是說了沒錯。」賀子謙倒是沒否認他說過了這句話,反正也是事實。
  
  「你還說……你準備了一樣東西,要送給別人。」說到這兒,唐易的聲音已經有一點泫然欲泣。
  
  「對。」他又承認地點點頭。
  
  「所以、所以……」他深深吸了口氣,非常大聲而有志氣地說:「我才不要留下來看你結婚!」
  
  雖然是很有志氣地把話說完,可是說完後他卻哽咽了好幾聲,還哀怨地把臉埋回去枕頭裡。
  
  「我什麼時候說要結婚了?」涼涼的嗓音,打破他的自怨自憐。
  
  「咦?」他迅速抬頭瞠大眼。沒有要結婚?那麼『那樣東西』到底……
  
  「你說的東西,該不會就是這個吧?」賀子謙拉起他的左手,就將一個冰涼而微溫的東西套上了他的無名指。
  
  「咦~~~~~?」唐易這下真是震驚大了,呆呆地看著套上手指的金色指環,目瞪口呆。
  
  「是要給你的,笨!」他挑了下眉道。
  
  話不聽完就款包袱離家出走,真是有夠蠢!不過,會看上這麼蠢的人,自己是不是也不怎麼聰明?
  
  嘖!算了,再想下去他搞不好會後悔!還是別想的好。
  
  「……給我?」唐易半晌終於領悟過來,眼睛又眨巴眨巴地,可是這回是真的感動得想哭了。
  
  「是啊,你想不想要?」賀子謙的聲音變得十分溫柔,可眼底,卻依然閃動著狡訐的光芒。
  
  「嗯!」他忙不迭點頭。當然想要了,否則,他幹嘛為了賀子謙要送別人這個離家出走?
  
  「那,就把右手伸出來。」他溫柔微笑著,掩飾著身後拿著的東西。
  
  「要右手做什麼?」已經被這重重行為給弄得暈頭轉向而不知思考的唐易根本沒察覺到有不對,只是很聽話的給出右手。
  
  賀子謙優雅迷人地一笑,突然地就吻住他;而就在唐易感覺自己的手指似乎壓上了什麼東西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這……」他呆滯地看著眼前蓋上自己手印的一張文件,然後微張著嘴,看著一邊笑得十分狡詐邪氣卻又十足得意的男人。
  
  「賣身契啊!」賀子謙回答得爾雅,折起了文件就收到一邊的外套內袋。
  
  嗄~~~?!唐易已經驚嚇得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以後你就是我的了,易。」他傾過身,啄吻他傻楞微張的唇瓣,「你要是逃了,憑這張文件我就可以追你到天涯海角,你跑不掉的!」
  
  聽見這句話才知道自己為了一個指環把自己給賣了的唐易,因為睡眠不足加上重重驚嚇而已經是腦袋昏昏一片空白,直想閉上眼昏過去了事;而看著他處於連被壓倒都可能會沒有反應的狀況,賀子謙邪邪咧開笑,把握著機會又壓了上去。
  
  雖然比預計的二月十四日提早了一天,不過他終於把事情辦完了,以後都可以放心了!呵,他就說嘛,唐易怎麼可能逃得出自己的手掌心呢?
  
  正當打算要好好地把唐易吃得更乾淨時,他眼角卻瞥見了一雙正好奇盯著自己的天真眼瞳,伴隨著咿咿呀呀聲骨錄錄地轉呀轉的。
  
  嘖!怎麼還沒睡?
  
  他橫了寶寶一眼,卻見他依然不畏強權,還是看著他們笑。
  
  『快點睡!』又給一眼,而這一次他聽見了沉沉睡去的呼吸聲,可是,好像是從他身下傳來的。
  
  轉頭一看,賀子謙瞪著逃避似睡著了的唐易,忍不住就又嘖了一聲──喝!才一個沒注意竟然就給他閉上眼睛睡覺去了?看他醒來後怎麼算!
  
  他哼著在唐易白皙的臉龐印上一吻後,側身躺下抱住他;而眼神越過了唐易的肩膀時,他看見了兀自咿呀的寶寶,天真地看著他。
  
  突然地,他胸口突然間有一種像是幸福的感覺,正在慢慢地盈滿。
  
  唔,雖然過程有些小失誤,還拖著一個小障礙物,可是他還是成功地得到了唐易不是嗎?更何況一只戒指加上一紙契約,唐易這輩子是別想逃開他了!
  
  賀子謙得意地笑著閉上眼睛,有些舒服地抱著唐易睡去。而空氣中有一股輕柔的感覺,正安靜而自然地緩緩散了開,將這『一家人』輕輕地籠罩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