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講古之二】色與愛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很清楚『斷袖餘桃』的典故?   斷袖一詞出於漢代,由於時代上還沒說到,咱們就先跳過了,說說餘桃。   餘桃一詞,語出自【韓非子˙說難】。說的是衛靈公有一男寵彌子瑕,違反了國律私自駕乘君王的車輦去看生病的母親,衛靈公卻稱其孝而不加以責罰。又有一次,彌子瑕跟衛王遊園,摘了一顆甜美的桃子,吃了一半後給了他;而衛靈公不但沒說他不敬,反而說:「愛我哉!」   然而到了彌子瑕年紀漸長貌美不再,有次得罪了衛靈公後,他便指摘說:「是固嘗矯駕吾車,又嘗啖我以餘桃。」(矯:意即矯旨、假傳聖意)   比較起龍陽君跟安陵君,彌子瑕的處境就顯得較為可憐了。餘桃雖然說明了當時恩愛的美景(與心愛之人分享美好事物的情感),但也同時也點出了君王朝秦暮楚、色衰而愛馳的悲慘面。   如此看來比起女子來說,當時同性之間的關係雖蔚為風氣,卻又更加的朝不保夕;若非有龍陽君、安陵君等人的處世才智,否則是難以得到善終。   關於衛靈公的同性關係,此外還有一段記載。   【國語˙左傳】中說道,衛靈公寵愛大夫公子朝,而公子朝卻與靈公的母親與妻子有了關係,為了怕東窗事發,便勾結做亂將靈公趕出去;後來靈公復位,公子朝跟靈公的妻子一起逃出,衛靈公竟以母親思念媳婦的理由將公子朝召回。   說到這兒,好似多數的同性戀情,都是以位高者向位低者欲求居多,然而在【晏子春秋】裡卻就寫有一段【下淫上】的故事。   晏子(晏嬰)任相於齊景公,有一日,一位官員以挑逗的眼神盯著相貌秀美的齊景公,惹得齊景公大怒曰:「合色寡人也,殺之。」   但這件事情卻為晏子所勸阻,並告訴他:「拒慾不道,惡愛不祥」;而齊景公接受勸諫後,竟然便說道:「若使沐浴,寡人將使抱背。」(大意是:沐浴之時,讓他來抱我的背好了。)   晏子算是第一個如此說同性戀無罪的人,然齊景公也回得大膽,而抱背一詞即從此而來。   除了這件以下對上的記載外,還有在【說苑˙善說】(註一)中提到的,襄成君接受下屬示愛的記載。   襄成君受封的當日,衣飾盡善地立於河岸,雖有人執桴號令,卻無人伴他渡河﹔於是楚大夫莊辛過而悅之,拜竭而起立曰:「臣願把君之手,其可乎?」   襄成君面浮不悅之色不答,而莊辛進而說道:「君王可曾聽過昔日鄂君子皙舉行舟遊盛會(註二)的事情嗎?鄂君子皙不過一個令尹,一個泛舟歌手都得以交歡盡意﹔難道君王比不上鄂君子皙,而臣比不得那泛舟之人?臣願把君之手,有何不可?」   襄成王聽聞之後,才將手交到他手上,說道:「吾少之時亦嘗以色稱受於長者,未嘗謬遇如此之卒也。自今以後,願以少壯之禮謹受命。」   最後關於春秋戰國時代的同性戀情,近期最具爭議的就是屈原。   近代學者指出,屈原身為楚王的文學弄臣,同時具有才情與秀美外貌的他也是楚王的『美人』。   屈原的【離騷】中,曾寫到以下字句:「日月乎其不淹兮,春與秋代其序。為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來比喻自己的景況。並在此文內,他曾不只一次以『靈修』(古代女子對戀人的稱呼)之詞來稱呼楚王,隱喻著因為楚王朝秦暮楚、不守誓言所帶來的痛苦。   關於春秋戰國時代就暫時介紹到這兒了,下次來談談男色興盛的漢代(笑)。    -------------------------------- 註一:書名。西漢劉向撰,二十卷。所錄皆軼聞瑣事,分類纂輯先秦到漢代歷史故事,雜以議論,大都以儒家思想為指歸,闡明國家興亡、政治成敗之理,以為鑒戒。 註二:出於【越人歌】。楚國令尹舉行舟遊盛會,越人歌手持揖對他歌唱愛慕之情,子皙被其感動而上前抱住他,並與他「舉繡被而覆之……逐交歡盡意。」 註三:以上資料,參考自同性戀文學、國語辭典以及中國古代性文化等叢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