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試閱】No Way ch.3(只有一點...)

  
  
  楚瀚宇怎麼想,都弄不明白怎會把自己弄到陷入這種境地。
  
  不過就是個鄰居嘛,他為什麼要這麼多事照顧他三餐,為什麼還幫他打掃房子,為什麼還要跟他有所牽扯啊啊啊啊───!
  
  「瀚宇,子颺問你有沒有星河電子的資料。」閻天闕捂著話筒,對著另一頭的秘書喊。
  
  「……要哪些?」說這句話,很明顯是不管他要什麼都有。
  
  「近五年間的盈虧跟股價分析。」
  
  「十五萬。」他頭也不抬地開價。
  
  「啊……?你怎麼漲價!」
  
  平常頂多是一年兩萬的,更何況星河不算什麼大公司。
  
  「我有定過公定價格嗎?」楚瀚宇抬眼反問。
  
  就算是漲價又怎樣?誰叫他悶氣,只好賺錢彌補虧損,哼!不要拉倒。
  
  「好吧,你說了算。」閻天闕聳聳肩就轉回去繼續講電話,反正錢也不是他付的,他也沒必要幫人殺價。
  
  匆匆掛掉雷子颺在那頭的不平大叫,他轉回頭掩不住好奇地看著那正埋頭做報表資料的秘書。
  
  「誰惹到你了?」他好奇地問道。
  
  「沒有。」沒人惹到他,是他惹到人。
  
  「那你最近怎麼心情很差的樣子?」賺得這麼凶。
  
  「那麼想知道的話,先付錢。」楚瀚宇雙手一叉,反正老闆早晚會知道,現在不賺白不賺。
  
  「…………」閻天闕再次閉上嘴。
  
  連自己的私生活都可以當消息賣,他怎麼會有這種助理秘書?
  
  「我下班了。」他看了看電腦螢幕上的時間後,就退出儲存好的備份光碟片關機,站起身準備離開辦公室。
  
  「這麼準時?」說不問,他卻還是忍不住好奇心,「你是不是交了女朋友?不然最近都這麼準時下班?」
  
  「一個問題五千。」楚瀚宇在門口回過頭,職業性的微笑。
  
  哇哩咧……這樣也要賣錢。
  
  「三千的話就成交。」習慣性殺價再說。
  
  「OK。」他聳了聳肩,爽快地回答:「我回去餵寵物。」
  
  一隻很呆很笨很麻煩,可是很漂亮、愛嬌的寵物。
  
  「寵物?你不是總說養寵物浪費錢嗎?」閻天闕非常狐疑地問。
  
  「又不用花錢。」輕輕一哼。
  
  雖然說,他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人願意花錢養寵物了……但是這絕對不是說就算要花錢他也要養「那隻」!絕對沒有那種意思!
  
  「養寵物不用花錢,你替別人照顧的嗎?」
  
  什麼時候兼起這種差來了?總不會是照顧小東西照顧出興趣了吧?
  
  「不是,他自己拿錢來要我養的。」
  
  這第三個問題,楚瀚宇也非常不客氣的給他賺了!反正說來說去算總賬,還不是老闆家那隻小東西造的孽!
  
  他?他是誰?寵物拿錢來給他養?
  
  閻天闕越聽越迷糊,「你到底養了什麼?」
  
  「第四個問題了。」他很好心地提醒了他一下。
  
  「知道了,又不是你付錢!」他沒好氣的給秘書一個白眼,「你到底養了什麼?」
  
  都問到這地步了,不問清楚不就要害他好奇個半死嗎?
  
  「養、男、人。」楚瀚宇一字一字清晰而簡潔的回答後,如預料看著老闆手中的筆啪的掉上桌面,「一共一萬二,照例月底結清。」
  
  像個服務人員似的對呆住的男人禮貌微笑並關上門之後,他踩著輕快許多的腳步離去。
  
  呼呼~!賺錢,果然就是他消除壓力的方法啊!
  
  ζ       ζ       ζ       ζ 
  
  可惜的是,楚瀚宇回到家裡還是要面對壓力來源。
  
  「東、方、塵!」他拎著一只被燒黑底的水壺,直衝到罪魁禍首的面前一把揪住他衣領怒氣沖沖地質問:「你解釋清楚這是什麼!?」
  
  「……水壺。」顯然不懂問題重點的東方塵,很老實地回答。
  
  「我廢話知道這是水壺!」楚瀚宇氣得直想把水壺往他腦袋敲,「我不是告訴你聽見響聲要關火爐嗎?是誰跟我說好的?」
  
  不過是交代他等水開了要關爐子,結果還是他洗澡出來聽見了隔壁還在叫囂的聲音才趕緊衝過來關,幸好沒有釀成災難。
  
  「有響嗎?」黑白分明的眼眸微微瞠大,半晌後才囁嚅地道:「我沒聽見……」
  
  可惡,他一定又是想什麼想到失神了!楚瀚宇想發脾氣又發不出的撥了下自己的濕髮,覺得頭疼隨壓力倍增。
  
  這傢伙每次一專心想事情,就會無視於週遭的事務跟時間,所以感覺到餓才吃、撐不住了才睡,根本就毫無生活概念!
  
  想到這兒,他的手頓在額邊瞪了眼前人一眼,「你昨天沒洗澡對吧?」
  
  「嗯……」
  
  「那還不馬上去洗!!」這人就非得一個指令一個動作不可嗎!?
  
  聽他暴吼了聲,東方塵立刻像隻受驚動物一樣跳起來迅速往浴室跑,沒兩三下就傳來水聲。
  
  楚瀚宇氣呼呼地看了下自己手上的水壺,跟著翻了個白眼。
  
  該死,燒破了!
  
  早知道這傢伙不能信任,卻還想著這麼簡單的事情應該不會出差錯而逕自回家去洗澡了,結果又得買一個水壺,還浪費能源!
  
  他這輩子還真沒見過笨得這麼「特別」的人,那個東方塵唯一不會出錯的,大概只有關於電腦的事情了。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的走近浴室,果然在浴室門口看見了東方塵那台叫做『FOZ』的寶貝PDA正安穩地躺在洗衣籃上。
  
  還真是寶貝啊?連給他那樣吼進浴室都不會忘記要先把PDA抽出來放好。
  
  楚瀚宇拿起那長方型小東西哼了哼,東方塵除了洗澡外都不讓這鬼東西離身,而且他不管什麼東西都會忘記,就是這台有名字的鬼東西不會忘!
  
  為什麼他要照顧那個腦袋裡只有電腦的白痴啊!?他不甘心的想著,卻還是拿了東方塵一定忘了的乾淨衣服放在門外,伸手敲了敲浴室門。
  
  「東方,衣服幫你放門口,我要回去了。」
  
  東方塵從一開始就叫他名字,而他則因為直接叫東方塵的名字感覺太親暱,就以他的姓氏稱呼。
  
  浴室裡的水聲沒停,可是就在楚瀚宇要轉頭離開時浴室門開了,衝出一個全身赤裸且濕淋淋的人來。
  
  楚瀚宇整個人呆立當場,傻看著那冒著熱氣的粉色肌膚跟頎長卻不瘦弱的肩膀,向下延伸到腰臀長腿,拉出極為誘人的男性線條。
  
  原來……東方塵的身材不差嘛……而且看起來挺美味的……。
  
  他傻住的腦袋,突然地就浮現了這樣的話來。
  
  「你要回去了?」東方塵兀自滴水的頭髮染濕整臉,一雙帶著焦急的眼,被水染得更加的烏黑清麗。
  
  一句話問醒了楚瀚宇。他慌忙甩掉一瞬間腦海裡浮現的想法,一步前跨抓起毛巾就把那赤裸身軀包了起來,口中碎碎唸道:
  
  「搞什麼,你不會用毛巾包一下嗎!衣服都不穿就跑出來,你這像什麼樣啊?」
  
  呆個什麼勁兒?只不過看了男人裸體而已……他自己又不缺!
  
  「你要回去了?」東方塵重複地問道,一手抓上他的手腕。
  
  帶著濕氣的發熱手心,令楚瀚宇心頭突的大跳了下;鼻間不經意聞到的沐浴清香,更令他接著心跳加速。
  
  「很晚了,我明天還要上班。」他抽開手抓起另一條較小的毛巾放上東方塵的頭,把心思放到擦頭髮上邊皺眉問:「你洗好了嗎?不會只是洗了一半吧?」
  
  「你不能留下來嗎?」東方塵微俯著頭順從地讓他擦著,低聲地問道。
  
  「我說了明天要上班,得睡了。」見髮稍不再滴水,他鬆下了手看著頭上還掛著毛巾的東方塵,忍不住玩笑道:「平常什麼都聽不見,怎麼我在浴室外面說一句要回去了你就聽見了?」
  
  「……是你的話,我都會聽。」東方塵認真地注視著他,黑亮眼眸燦燦的亮光,竟有些像火,微微的灼燙著被注視的人。
  
  話中似有若無的一份感覺令楚瀚宇屏息似的怔了下,他有了些疑惑,卻又覺得說不出哪裡不對勁。
  
  他想說些話讓突然安靜的氣氛輕鬆點,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勉強笑了笑道:「喔,是這樣嗎?好了,我要走了,你自己把衣服穿好。」
  
  「瀚宇。」東方塵急急地喚著。
  
  楚瀚宇停下腳步回頭,「還有事?」
  
  「那明天,留下來好嗎?」他央求似的道。
  
  怎麼好像要人陪的小孩一樣?
  
  「後天還是要上班。」他搖頭,看著東方塵失望的神色,他失笑了下不禁開口:「這麼想找我的話自己過來不就好了?」
  
  話才說話,他就很想給自己一拳。
  
  難道麻煩還不夠嗎?又去惹麻煩……老天,他是不是哪裡著了魔?還是哪裡不對勁得去看看醫生?
  
  「我可以去?」他眼睛一亮。
  
  那十分高興的模樣,令楚瀚宇不知不覺稍微平撫了自己笨蛋行徑帶來的不快,他嘆了口氣,「來可以,不過不要爬陽台。」
  
  他說完轉過身要走,卻發現身後的人亦步亦趨。
  
  「幹麼跟著我?」他沒好氣地回頭一瞪。
  
  還不去穿衣服就走來走去,像什麼樣子?
  
  「我要去你家啊。」
  
  「嗄?」聽見這句話,楚瀚宇再度傻眼,「你……現在去我家?」
  
  東方塵點頭笑容滿滿地看著他,烏黑眼眸裡淨是一派純真;而看著那渾然不覺有什麼不對的東方塵,楚瀚宇卻直想昏倒了事。
  
  這這、這小子,他的腦袋結構到底是什麼做的啊──!?
  
  
  
    
                                               ---試閱真的結束--(我不要再多放了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