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試閱】No Way ch.2

  
  
  
  
  
  楚瀚宇這個人,生平最大的志趣與樂趣,除了賺錢不作第二想。
  
  所以從他十三歲起,他就開始善加利用身邊的資源跟自己清晰有條理的頭腦,開始建立起一切龐大的人脈網絡。
  
  直到上大學時,他的交遊範圍之廣,已經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到了大學畢業,他的脈絡更廣函了商、法、理、工各科系的學生與教授。
  
  而他也十分懂得讓各人脈資源的流通方法,所以他本身就等若一個資訊流通網的中心,以衡量過可以負擔的價格,將得來的消息出售給想要的人,並且適時地給予一些人情,以便得到更多資訊。
  
  起初賺錢只是為了貼補家中的四個弟妹的學雜費用,但賺到最後卻變成了興趣,而且以此為樂。
  
  所以他已經二十七、八歲,弟妹們也都從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了,但他還是繼續在坑矇拐騙──呃,是努力賺錢。
  
  身為他老闆的閻天闕,跟閻天闕周遭的朋友,就是最常被逼著消費的一群。
  
  但一來楚瀚宇十分懂得消息與價值間的平衡點,二來工作能力確實有滿點效果,所以大家只是嘴上愛跟他鬥個幾句殺殺價,其實還蠻覺得物超所值。
  
  拜他的人脈網路所賜,即使只知道Leo這樣一個稱呼跟他人在美國、以及電腦系統行業等一些微薄資訊而已,還是教他查出了這個Leo的身分。
  
  全名Leofric˙Crome,今年三十一歲未婚,美國西雅圖一家程式設計公司『OPS』的老闆;公司業務範圍包含架設網路及私人程式庫、系統設計,創業至今八年,旗下有三十二位程式設計師。
  
  但就算查到這個Leo的身家,他還是沒查出東方塵跟這個人的關係,更別提東方塵的個人資料。
  
  而東方塵,也不在OPS的員工目錄中……難道會是找錯了方向嗎?
  
  把資料放到桌上,楚瀚宇深深吐了口氣,看著自家窗外的陽台。
  
  「喵嗚~~」陽台窗門邊,小東西拉長身軀抓搆著門,像是想要出去一樣。
  
  「不行。」他站起身,把牠抱起來說:「不能出去。」
  
  那天後他就沒再到隔壁去了,所以連小東西也都不再讓牠跑去隔壁玩。
  
  一來反正東方塵病好了,二來他也不怎麼需要自己照顧的樣子,所以那天晚上回自己住處前,他就跟東方塵說他不會再過來了。
  
  聽見他這麼說後,東方塵先是楞了楞,然後疑惑且受傷似的看著他。
  
  那神情簡直就像是被主人丟下的寵物一樣可憐,讓他立刻罪惡感橫生,衝口而出就答應了他有事情可以叫他來。
  
  他竟然又允了件做白工的事情!沒想他做了奸商這麼多年,竟然還有人可以讓他這麼有罪惡感的!
  
  唉~!怪只怪東方那張臉太好看,連眼神都像個純潔無暇的少年似的,讓他這個二十七歲的異性戀者都會看得心跳不已。
  
  楚瀚宇把小東西放回軟墊上,收回心神坐下,繼續做自己的工作。
  
  其實他也是頂忙的,除了閻天闕交代他的工作每天都得用E-mail來回確認以外,來自其他人的大大小小委託也不少;所以即使不用去辦公室,他的工作量依然足夠他忙過一天了,何必自找煩惱去攬麻煩上身?
  
  別再管東方塵了,反正充其量只是個有點笨又長得好看的鄰居而已!
  
  他嘀咕著開始工作,腦海裡卻還是揮不去那雙凝望自己的漂亮眼眸。
  
  
  
  ζ       ζ       ζ       ζ 
  
  
  
  「怎麼?好像不是很有精神。」
  
  視訊的另一頭,一個碧眼的男子關注的看著那張失神的漂亮臉龐。
  
  「好不容易抓到了侵入的Hacker,不高興嗎?」沒抓到他的注意力,他像是早已習慣地繼續說道:「我把錢匯進你的戶頭了,客戶那邊很滿意,還多給了獎金。」
  
  看他還是不理會自己,一雙眼不知道呆楞楞地在看哪裡,Leo終於嘆了口氣。
  
  塵的腦袋向來只能專注一樣事情,所以其他地方就顯得十分短路笨拙;但也因為他的專注,所以在他專精的領域裡想要做的事情都能做好。
  
  不得已,他使出最後一招,將麥克風的音量開到最大,「塵!」
  
  「啊!」東方塵立刻被嚇了一跳,轉回眼睛看著螢幕半晌才問:「……你還在?」
  
  Leo好氣又好笑。什麼叫做他還在?他根本一直都在好不好?
  
  不讓塵跟客戶接觸是對的,幸好他太懂得塵的個性,知道他沒有惡意,要不平常人早就發起火來了。
  
  「你在看什麼,這麼出神?」
  
  「……我在看外面。」
  
  「外面有什麼好看的?」他極有耐心地問。
  
  「他沒來,貓也沒來。」他有些失落似的,眼睛又看向外面。
  
  Leo聽得一頭霧水。他是誰?又怎麼會有貓?
  
  「等一等,你跟我說清楚,我才能幫你想辦法解決啊!」他放緩口氣,誘導地問:「先告訴我你說的他是誰?」
  
  真有趣,究竟是何方神聖引起了塵的興趣跟注意力,讓向來只為工作煩惱的他為了人而失神?
  
  向來習慣讓Leo幫自己解決生活上的瑣事,東方塵也就用那不怎麼好的表達能力拼拼湊湊地描述起來,好讓Leo幫自己想辦法。
  
  所幸的是東方塵的敘訴雖然零落,但卻沒遺漏任何一個片段,所以他在腦海理彚整了一下,還是有七八成了解了事情的發生經過。
  
  「所以那天他這麼告訴你後,就沒再來過了?」Leo優雅地微笑了起來,十指交疊撐著下巴。
  
  他知道楚瀚宇。為了讓塵搬進那裡,他對整幢公寓的住戶都做了調查,當然也不可能遺漏就在隔壁的鄰居。
  
  根據資料,他是以賺錢為樂的人,甚至有人說他嗜財如命;只不過,他若真這麼貪財,為何白白放著塵這個金礦──而且絕對是很好挖的金礦不挖?
  
  或者,他也察覺了塵那溫吞可欺的面龐下,有著怎樣的危險存在?
  
  「嗯。」東方塵點了點頭,猶豫地問:「Leo,是不是因為我讓他不高興了,所以他才會不來?」
  
  「喔?你做了什麼會讓他生氣的事情嗎?」
  
  「嗯……他叫我吃飯,可是我只顧著工作。」他想來想去,應該只有這件事情惹得楚瀚宇不高興。
  
  「──你在工作,但是有聽見他叫你吃飯?」Leo楞了下,不敢相信似的問。
  
  東方塵點了頭,將當時的情況說了下,才又道:「我想,我是不是嚇到他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一回事,每當一碰到令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時,腦袋裡就容不下其他東西;以前,還曾經因為工作被打斷而嚇到了Leo的未婚妻,讓她哭著要Leo把他趕走解除監護權,要不就解除婚約。
  
  可Leo好像一點都不在意似的,沒半點猶豫就解除婚約了。
  
  但說實話,他這個當事人還是後來聽到Leo說才知道,自己則完全不記得當時是怎樣嚇到人。
  
  說不定那天他又犯了這個毛病,所以楚瀚宇才會說不再過來。
  
  「我想」?聽見這個詞的Leo覺得自己的下巴又落了幾分。
  
  什麼時候開始塵竟然會「自己」想是不是對別人做了些什麼不好的事情,而不用別人提醒了?
  
  「Leo?」看見他沒給自己答案,東方塵不自主就皺起了眉頭。
  
  「噢!抱歉,失了下神。」他扮出笑容安撫這隻內在型的猛獸,才一派顧問模樣地問:「你想見他,為什麼不自己去找他?」
  
  「嗄?」他不太明白地看著眼前的螢幕。
  
  「他不是說你有事可以去找他嗎?」他挑眉。
  
  「可是,我沒有事啊。」他過分老實地答,碰到生活瑣事就遲鈍的腦子確實是想不有什麼事情可以去找楚瀚宇。
  
  「那就想辦法找事情啊!」Leo笑了笑,掩蓋住眼裡那抹狡猾溫和地靠近鏡頭,對著眼前的人勾了勾手,「來,我告訴你該怎麼做。」
  
  透過高科技的電腦視訊的傳達,三十一歲的奸商Leofric˙Crome十分盡責地完成自己身為經紀人跟監護人的責任──
  
  那就是,教壞東方塵。
  
  
  
  ζ       ζ       ζ       ζ 
  
  
  
  從早晨就陰霾的天空,終於在正午後嘩啦啦地下起了雨。
  
  將喵喵叫著的小東西關進籠子,楚瀚宇心裡隱隱昇起一種不捨,卻還是將牠交到了另一個男人手上。
  
  「那麼,錢就一樣直接轉進戶口裡了。」閻天闕接過小東西,一派的瀟灑眉目中還更添了幾分喜氣。
  
  想來,是他手上那枚戒指,跟對戒的另一個主人所帶來的效果吧!
  
  「嗯,我會處理。」楚瀚宇回答著卻在心裡搖頭,嗤之以鼻。
  
  這老闆,蜜月都過了那麼久做什麼還笑得跟蠢蛋一樣?看來去公司的時候,又得忍受他偶爾發出的白痴般的蠢笑了。
  
  「聽新聞說有颱風要來,你這兩天就休息吧,等颱風過了再來公司。」他說著,提起手中的貓籠子對他笑道:「照顧了一個多月,不會捨不得嗎?」
  
  小東西這隻貓很難不讓人喜歡,更何況楚瀚宇雖然愛賺錢了點,卻不是那種鐵石心腸的人。
  
  「牠的主人又不是我。」他無所謂似的聳聳肩,但眼睛一接觸到正抓著小門望著自己喵嗚的小東西時,內心卻有些酸軟了起來。
  
  怎麼可能沒感覺!雖然說小東西那麼好動,給他惹了不少麻煩,但是卻也真的很可愛,令人看到牠時心底就不自覺地柔軟了;而這些日子,他也已經習慣工作時、看書時他會自己蹭過來撒嬌了。
  
  一想到牠要被領回去,以後不會再聽見或看見牠磨蹭撒嬌的模樣,害自己真有些寂寞了起來……
  
  「好了啦,你不是要走了嗎?」察覺到鼻酸,他趕忙揮了揮手下有些粗魯地道:「外面下雨了,季先生還在樓下等你哪。」
  
  真可惡,沒事找到機會就想跟他扳回一城,不過坑了他「一些」錢嘛!
  
  楚瀚宇暗自咕噥半晌,才發現閻天闕神色有些古怪地看著自己身,後動也不動。
  
  「你幹麼還杵著不走啊?」應該沒事情要交代了吧?
  
  「嗯……我只是在想一件事,」閻天闕說著,慢慢地抬起一隻手指著窗外,「那個,是什麼?」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回頭看去,楚瀚宇頓時傻眼地看見一張貼在落地玻璃窗上的漂亮臉孔。
  
  
  
  ζ       ζ       ζ       ζ 
  
  
  
  「你在做什麼!?」把人拉進屋子,楚瀚宇劈頭就咒罵了一句。
  
  這傢伙有毛病是不是?也不想想他上次給自己添了多少麻煩,下大雨還站在他的陽台上幹麼!雖然有頂遮住,但是雨還是會打進來的啊!
  
  「我……」東方塵被吼得身體縮了縮,一句怯怯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大毛巾罩住頭頂。
  
  一個邊低聲咒罵邊照顧,一個則乖乖的聽話不敢動,看得站在一邊的閻天闕忍不住被勾起了興趣。
  
  難得看見楚瀚宇這樣照顧一個人,更何況他竟然沒有開口先講價,還真是奇蹟啊!
  
  「你看你,身體都濕了一半了!」他嘴裡叨罵著,手更用力地擦著濕了的頭髮,「有門你不會走嗎?幹什麼爬陽台!」
  
  難不成看他爬過幾次陽台,這小子就有樣學樣?不,照他看來,這少根筋的東方塵八九成是忘了有大門這回事!
  
  「啊……對喔。」
  
  果然,被罵的人霎時瞠大漂亮的眼眸,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好像這才想起來有正門這種東西的存在。
  
  楚瀚宇簡直是無言以對,只能再一次在心中暗罵著質疑起這小子究竟是怎樣活到今天的。
  
  終於,被撂在一邊的人忍不住咳了咳,好讓他們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我說……你什麼時候認識了這樣一個人啊?」即使有了固定的另一半,閻天闕眼裡依然有著對這少年的欣賞。
  
  好一張漂亮的臉龐啊,雖然沒有他那戀人讓人驚艷,但是卻也乾淨漂亮得耐看。
  
  沒想到才一個多月不見,他這個貪財秘書楚瀚宇竟然會『認識』了這樣一個少年,看起來好似挺親暱的。
  
  「把你的賊眼收回去。」看見老闆毫不掩飾的欣賞目光,楚瀚宇一點都不客氣地瞪他,「遮口費,要不我告訴季先生。」
  
  「啊!?不不,你要收多少都行,就是千萬別說!」一說到纖細的戀人,閻天闕馬上緊張地舉白旗投降,「我看我還是先走了,不打擾你們。」
  
  真是的,欣賞一下也不行嗎?他以前還不是老介紹自己對象,怎麼現在連看都不准他看了?
  
  是因為自己現在已經有了對象,還是因為被看的人不一樣?
  
  「不送,快走。」
  
  再給了一個白眼,楚瀚宇不耐煩地擺手,趕狗似的驅走了自己老闆,才發現東方塵直直地盯著關上的門看。
  
  「看什麼?」他感覺有些不高興地拉下毛巾,盯著那張皺眉瞪門的臉看。
  
  「那個人,是誰?」東方塵那一樣是有些鈍鈍的說話中,卻帶了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敵意。
  
  「我老闆。」楚瀚宇答著頓了一下,明知不太有機會還是說道:「以後見到他,記得離他遠一點。」
  
  雖然說閻天闕有了季語凡後已經不亂來了,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要提醒這個『蠢蠢』的人離退休的野狼遠一點。
  
  東方塵似是鬆口氣地點頭,只是不知道究竟有沒有聽進去後面一段。
  
  將濕了的頭髮擦個半乾,楚瀚宇注意到東方塵身上衣服也濕得貼了肌膚,然而當事人卻還是一副渾然未覺的模樣。
  
  「去洗澡。」他把人拉起正想推進自家浴室,轉念一想又不對。
  
  怪怪,這小子就住在隔壁,他幹麼要浪費自己家裡的資源啊?嘖,東方塵老是亂了自己的算盤,真造孽。
  
  一想好,他又把人拉了個方向往門口去,然而一打開隔壁的門時,他卻嘴巴微張地楞在當場。
  
  這這……這種混亂是怎麼一回事!!
  
  天啊!那個不是吃過沒洗的碗盤嗎?垃圾桶滿出來了,層層的衣服從沒關抽屜的掉出落上地面……還有看看那個床單,簡直就皺得跟抹布一樣,還沾灰塵!
  
  他按耐住想暈倒的感覺,驟然回頭狠狠地瞪了下唯一可能的始作俑者一眼,把人推進屋子後才厲聲質問道:「為什麼會這麼亂!?」
  
  不是每個禮拜都有人來打掃嗎?為什麼所有東西都亂七八糟的!
  
  「呃……?」東方塵的反應一如以往慢三拍,還沒理解他的問題。
  
  沒等他回答,楚瀚宇衝進浴室一看,險些沒暈倒。
  
  老天……他兩禮拜前努力的成果早就沒了,將芳香取而代之的是濕臭,還有東倒西歪的瓶罐跟髒掉的衣服!
  
  東方塵!你是哪門子的天才──!
  
  「為什麼你的屋子這麼亂,沒有人打掃嗎?」他咬牙切齒地說著。
  
  要實踐天才與白痴只有一線之隔的道理,也不用實施得這麼徹底吧?!
  
  「因為、人沒來。」
  
  面對那近乎怒髮衝冠的楚瀚宇,東方塵雖然有些畏懼,卻還是維持著說話的一慣風格──遲鈍兼笨拙。
  
  一種絕不會令人有戒心的,自然而然的駑鈍拙稚。
  
  「幫你打掃的人為什麼沒來?」為防他又聽不懂,楚瀚宇強壓著怒火清楚地問著問題。
  
  「Leo叫他不要來。」這次回答得挺快。
  
  「為什麼Leo叫他不要來?」緣於有過幾日的相處,他已經有心理準備得這樣一層層問地按耐著脾氣。
  
  聽見這個問題,東方塵一雙淨亮的眼眸瞠大了後,竟似含了些羞慚的半垂下臉小聲道:「因為……Leo說,那個人不來,你才會來。」
  
  這個回答一說,換成楚瀚宇瞠大眼了。
  
  這是什麼意思?是說因為要他來,所以才辭退那個打掃的人?
  
  可是,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非要他來這裡不可?
  
  「你來,好不好?」在他依然疑惑的時候,東方塵已經有些急切地開口了:「我想要你來。」
  
  「……為什麼非要我來打掃不可?可以幫你打掃的人還很多吧?」他異樣燦亮的眸子,令楚瀚宇無由地心生警戒。
  
  他的眸光,竟令他想起他那一天坐在電腦前的模樣──只是他的對象,從電腦網路裡的Hacker變成了自己。
  
  「我想要你來!」東方塵依然重複著,拙笨卻渴盼似的道。
  
  直視著他的眼眸含帶著毫不保留的強烈請求,一時竟令楚瀚宇那向來流利的口才發揮不了作用,甚至只能看著眼前那漂亮素淨的臉龐說不出話。
  
  心臟失速地跳動著,警告著他這事情有些危險。
  
  「……我只是你的鄰居,不是你的什麼人。」半晌後,他終於平靜地開口:「所以,我不能來幫你打掃。」
  
  嗯,沒錯,東方塵只是他的鄰居,他沒必要照顧他的生活;更何況,他怎麼可能做這種免費的事情──咦?
  
  ……不會吧……?那個真的是──眼淚!?
  
  楚瀚宇驚愕地看著眼前人,心臟猛然地就縮緊了。
  
  跟方才不保留的請求一樣,淚水一顆顆地直接從東方塵那雙直視著自己的漂亮眼眸裡滑下,不帶一絲的羞怯。
  
  男孩子哭起來,怎麼會那麼動人呢……?
  
  看著那雙略高自己一些的半斂眼眸,看著那些剔透著碎落的淚珠,他感覺到自己那份拒絕的意志力正一點一點地在消退。
  
  急速的心跳,漸漸地驅使著讓身軀軟弱無力。
  
  就在此時,東方塵楚楚可憐地抬起眼眸看著他,白皙臉頰邊又是一顆淚珠滑過。
  
  「真的,不行嗎?」
  
  致命一擊,楚瀚宇終於挫敗地舉白旗投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