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情

 
 

曖昧

我有一個好朋友。

從大學時期到現在,這段友情已經維持了十年之久。

十年,聽起來好像很長,但是我總覺得跟他相處的時間就是這麼快樂。快樂得,讓我覺得十年還不夠長,讓我想跟他維持一輩子的友誼──不,最好是連死後都可以是最好的朋友(不知道他會不會煩就是)。

現在想想,我跟他相處的時間好像比跟家人還多。

大學時期因為住宿的關係跟他分到同一寢,同系同班,設計又同組。更巧的是,我跟他的選課單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相像!你想想看,這在大學裡是多難得的事啊。

空閒的時間幾乎一樣,又比別人多很多見面的機會,我跟他熟絡似乎是很理所當然的。雖然有很多傳言說他難親近,但我實在不這麼認為──好吧,說實話,他外表是蠻冷的啦,在他還沒跟我說話以前,我也認為這人有點可怕;深交之後,卻覺得他有點囉唆。

你說看看,一個會照顧外人三餐有沒正常的人哪裡冷淡了?

只是一餐沒吃就好像犯了他天大的忌諱,也不管多晚了,就抓著我翻牆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吃(奇怪的是沒被抓到過);到最後由於他認為我素行不良(這哪叫素行不良,一餐不吃也不會死人的嘛,你說對不對),索性買了個小電爐放在宿舍。

結果這傢伙的手藝還真是好!光是憑這小電爐煮出來的東西就把我的胃給收買了,讓我到了大三時為了他那手藝,傻傻點頭答應跟他搬離宿舍去外面住(對了,他說今天晚上加班會煮湯麵當宵夜……想想肚子就餓起來)。

同住五年後畢業,他誘拐了我跟他去同一家建築師事務所工作,又用同樣方法威脅我跟他一起去考證照──好啦,我承認我是被吃的東西威脅利誘,有什麼辦法,他煮的東西真的很好吃啊!

或許是拜他連續一年日夜的辛勞教導所賜,我倒也考上了建築師,累積了幾年工作經驗後,不用說,去年就被他哄著一起開業。

老爸老媽跟我那雙姊妹,都說我是好狗運才有這種朋友,要不我這種性格,哪有可能有現在的成就。

對了,他跟我家人也很熟。因為從大二起,他每年放長假都跟著我回家(除去過年),因為他家裡都沒人在,而我家雖小,卻很溫暖……喔,你問他睡哪兒?當然是睡我房間啦!不過單人床真是很擠就是了,可我又不能叫他睡地板對吧。

我想也許是因為他的家人都這麼冷淡,才會讓他這麼有獨立性吧?雖然我很羨慕他的獨立,但卻也為他難過。因為據他跟我說,其實從小他就習慣了家裡沒人的日子,他說的平淡,可害我當時哭了。

可惡,男兒有淚不輕彈啊,大男生幹嘛因為小事情哭啊!害我那時候好幾天都羞愧得不敢看他,因為實在太丟臉了。

唔──話又扯遠了,剛剛說到跟他一起開業對吧?

當老闆真是一件蠻累人的事情,尤其是剛起步的事務所,只能身兼員工跟老闆加會計,簡直什麼都得做!幸好是兩個人分工,他做我不擅長的人際部分,我則負責內部的作業,日子很忙,但是兩個人胼手胝足打拼的感覺真是很好,而且我跟他很少出現意見分歧,所以情誼完全不會受到所謂現實利益的影響,只是更有默契。

不過最近我總覺得有點怪異。

上個月,老爸老媽說要幫我跟他介紹結婚對象,我不置可否,反正也到了適婚年齡了。而他,只是看著我這樣講:「我覺得跟你一起就很好了。」

聽他這麼說是很感動啦!但是身為好朋友,自然得兼顧他的幸福嘛,所以我還是拖著他去跟對方見面了。雖然他臉色真的很難看,好像快要變鐵青色了,挺可怕的,還氣得幾天沒煮東西給我吃。

然後,他就開始問我一些很怪異的問題,聽起來很像是在問怎麼追求心儀對象的問題。

怪了,我戀愛經驗又沒很多,問我幹嘛?以前我是交過一兩個女朋友,結果都因為對方逼著我問:『是你朋友重要還是我重要』,到最後都無疾而終(當然是他重要啦,男人就是要講義氣!)

嗯……對了,我好像沒看過他交女朋友喔。看起來他對這個相親還蠻滿意的嘛,要不幹嘛問這些問題。

可說實話,那女孩子……我是覺得還好啦,也不是挺特別的,他為什麼會心動?害我最近都覺得心裡悶悶的,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不爽,不爽到他出去約會我會想砸電腦(當然沒有動手,電腦很貴的。)

什麼嘛!戀愛要談,朋友也要顧啊!他怎麼可以這樣忽略我對吧?還讓我有好幾餐都吃外面的超難吃自助餐。

還有,我跟他一起在住零零總總加起來也快八年了,最近他卻開始有晚歸甚至夜不歸營的情況,氣得我有幾天都睡不好,眼睛痛得要命紅通通的(才不是因為哭咧!大男人幹嘛為這種事情哭?我是睡眠不足…睡眠不足啦!)。

幸好這禮拜因為有個案子要趕著交給業主,所以他都沒出去約會,比較像樣了點,我心情也好了些。

前兩天我良心發現地問他沒有出去約會可以嗎?女朋友不會生氣?結果他冷冷皺了下眉,反問我他陪我不好嗎?

你看這人怪不怪,我是為了他的幸福著想欸,他幹嘛一副生氣的樣子對吧。

不過雖然覺得有點對不起他女朋友,我還是告訴他我很高興他留下來陪我(加班啦!)

拜我的甜言蜜語所賜,這兩天加班他盡煮些我愛吃的東西給我吃,我當然是非常不客氣的全盤接收了啊~嘿嘿。

想想他也有女朋友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婚,害我有點沮喪……啊,我是說,他結婚我就不好意思一直要他煮東西給我吃了嘛,絕對不是不希望他結婚。

說來說去,我還是覺得那個女孩子配不上他,像他這種事業能幹,長得好看,善廚藝家事又對人溫柔的男人,應該值得更好的。

……什麼叫更好的?我也不知道欸,反正我就是覺得那個女孩子跟他不配啦!

我?你別開玩笑了,我是男的啊!……不過,如果我是女的,我一定纏死他,這樣的好男人世界上百裡挑一,做老公不知道多好;不過我又不是女人,就只能做好朋友了,唉唉。

我喜不喜歡他?當然喜歡啊!這個朋友啊,讓我想跟他維持一輩子的友誼──不,最好是連死後都可以是最好的朋友(不知道他會不會煩就是)。

只是朋友?不不,你忘了加一個好字了,我跟他是很好很好的好朋友,我堅持這一點!

對啦,你不用懷疑,他是我的好朋友……等等,你那是什麼表情?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他真是我好朋友。

喂,你幹嘛說我遲鈍?我告訴你,雖然我每次做模型都會割到手,但是我畫圖可是很漂亮的,要不你畫張建築圖給我看看!竟然敢說我遲鈍!?

什麼?我不只遲鈍還很笨?你這人怎麼這麼蠻不講理啊,莫名其妙!隨便罵人做什麼?

真是要氣死我,我去吃他煮的宵夜了,不跟你扯。

──我最後警告你,他真的是我的好朋友,你不要用那種曖昧的眼神看我!

  

  

試探

我有一個”好朋友”。

從大學時期到現在,這段“友情”已經維持了十年之久。

十年,聽起來好像很長,但是我總覺得跟他相處的時間就是這麼快樂。快樂得,讓我想延續一輩子。

他還是不知道,從一開始,我就不單單是以獲得他的友情為目的。我愛著他,愛著這個有些傻氣,有些天真、易感卻又遲鈍的大男孩。

從他對我露出純然的微笑那天起,從他為我落淚那天起,我就一直愛著他,一剎那的心動,卻讓我從此不可自拔。

大學的課程,我都是故意地選擇與他相同的時間,要求指導老師將我跟他安排成一組,把一切都安排成巧合,只為了爭取最多跟他相處的時間。可他呢,一直都沒有懷疑過,為什麼世界上會有整整五年的巧合。

我承認自己確實卑鄙,我用了十年的時間,故意地養成他依賴我的習慣,也很成功地讓他重視我勝於其他所有人。包含那些接近他的女人,都在明裡暗裡敗給了我這個”好朋友”;即使是那兩個曾經成為他女朋友的女人,都在我故做無意的干擾下,對他發出最後通牒因而分手。

我牢牢守著自己的寶貝,不容許其他人來為他沾上任何一點色彩──他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或許是我忽略了這個寶貝的遲鈍程度,一個月前,他竟然拉著我去相親。

我開始警覺光是把他包在懷裡是不夠的,這樣下去,他遲早會因為現實的因素去開創自己的家庭,而依然遲鈍地跟我做”好朋友”!

但是,我不能著急去直接表白,那會嚇壞他,太急會打壞我這十年建立起來的基礎。畢竟他並非是同性戀者,而是世人眼中正常的異性戀者──雖然,我不會因為他有退避而放棄。

我必須小心翼翼地先試探,才能最直接最迅速地作出狩獵的網子,將我這寶貝懵懂的心一舉成擒。

我開始問他一些像是追求心儀對象的問題,他的表情很怪異,好像有些不想答但是卻還是回答了我──這是第一步,先讓他有所感覺。

然後,我故意告訴他要出去約會。這回他眉頭皺了起來,很不可置信地著我,然後扁著一張嘴,氣呼呼地目送我出門,一直到我出去晃了幾小時回來後,還能看見他怨忿似的瞪著電腦──他開始在意了,但似乎卻仍不明白自己在意什麼。

之後,我試著故意忽略他,夜不歸營,可這一個方法不只讓他徹底地發火,也讓我心疼地放棄了這個計劃,只因為不忍看見他紅通的雙眼跟相應不理的神態。

正巧這禮拜要交個案子給業主,我也有了不再施行計劃的理由。只是這個遲鈍的寶貝,竟然在兩天前很愧疚似的問了我:“沒有出去約會可以嗎?女朋友不會生氣?”,讓我立刻氣得反問陪他不好嗎?他才忙不迭地點頭,露出我最愛的笑顏。

明明時常遲鈍得讓我生氣,卻又懂得使用這種招數分散我的怒火。看著眼前正在吃我準備的宵夜的人兒,我有些無奈卻又不由得滿心寵溺。

「你那邊進度怎樣了?」我看著他眼下微浮的黑眼圈開口問道。已經連續熬夜兩天了,等後天案子交出以後,我一定得強迫他休息不可。

「嗯,可以,保證沒問題,不用擔心。」他一臉滿足的笑容,我知道是因為那碗麵的緣故。

「我跟食物,到底哪個重要?」我忍不住開口問了。

雖然食物是用來鎖著寶貝的鎖匙,但有時還真是妒忌自己煮的東西,因為我知道一旦我不在,這遲鈍的寶貝一定是先想到他沒東西吃。

「當然是你啊!」他回答得毫不猶疑,又補充了句,「第二才是你煮的食物──我覺得你做的東西最好吃。」

我微笑了。他一定不知道這句理所當然的回答,但對我而言有多麼甜美的感覺吧?

「有人說過,要抓住一個男人先要抓住他的胃。」我忍不住試探地:「那麼你就是被我抓到了?」

「當然!」他用力點頭後,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對似的,「不過,你又不能一輩子煮東西給我吃,就這樣被你抓住那我以後怎麼辦?」

我莞爾了。被抓住的重點好像不在這裡吧?他果然還是聽不懂。「為什麼不能?我喜歡煮東西給你吃。」

他聞言臉上登時漾出燦爛的笑容,可愛得令我的心跳急遽起來。其實他已經是個二十八歲的大男人了,但他的一舉一動,在我眼總是那麼地可愛,令人心動不已。

「我是很高興啦……」半晌,他卻放下了吃了一半的麵喃喃地嘆氣,「可是哪有可能要你一直幫我煮飯,你都要結婚了不是嗎……」

「我什麼時候說要結婚了?」我打斷他的話,眉頭迅速擰起來。這寶貝是打哪兒聽來這種流言的?

「咦?可是……上次相親過後,你不是一直都跟那個女孩子約會嗎?」他呆了一下,跟著咬一下唇,嘟噥著說:「而且你都跟她過夜了……」

他話中的酸味又讓我瞬間感到狂喜,但卻壓抑自己不流露出任何激動的表情。

「抱歉,我不該管你…」他像是有些頹喪地自言自語說:「反正你遲早要結婚的。」

「我沒有要結婚,也沒跟那個女孩子約會。」

「啊?」他瞬間抬起頭,好像一時聽不懂地呆楞楞看著我,但我卻看到他的眼中綻露一絲喜悅──是的,他的心有感覺,但是腦子卻遲鈍依然。

「因為我一點都不喜歡那個女孩子。」我微微一笑,將臉貼近他的面龐輕輕吹吐氣息,扣住他的肩膀不讓他躲逃,「我喜歡的人,要像你才行。」

「我!?」他嚇了一跳卻動不了,俊臉上泛出些微紅暈,「拜託,哪有女孩子可能像我?我是男人啊!」

「是啊,就是因為沒有人跟你一樣,所以我最喜歡你。」是的,我最喜歡你…世界上最愛的人就是你。

「呃、`那個,我也是很喜歡你啦,」他聽完漲紅了整張臉,囁嚅地說:「可是你不要突然講這種話,好朋友心知肚明就好了,你說出來我會覺得很不好意思。」

好朋友?我知道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不高興,「你認為,你會喜歡其他的人勝過我嗎?」

「當然不會啊!」他表情有些疑惑,「你今天怎麼了,都說一些怪話。還有,你幹嘛一直抓著我?這樣我不能吃麵,會糊掉欸。」

「別管麵了,要多少我都可以煮給你吃。」怎麼會遲鈍成這樣呢?我暗自嘆息,決定不再玩迂迴遊戲,「現在,先聽我說一個計劃。」

「工作計劃?可不可以等我吃完再談?」他一臉渴望地看著──那碗麵。

「是很重要的人生計劃,非得現在談不可。」到底是食物重要還是我重要?

「……好吧。」他惋惜的點頭。

「你最喜歡的人是我,我最喜歡的人是你,對嗎?」我問。

「呃……你幹嘛一直重複啊?」他臉又紅了,有些彆扭又有些不解地問:「你到底想要幹嘛?」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最喜歡的人是我,我最喜歡的人是你,」我說著頓了一頓,露出微笑將我的深埋十年的願望說出口,「那麼,我們就來談戀愛吧!」

他果然呆掉了,張著嘴震撼地看著我;而我,趁隙吻上他的唇,佔領我渴望已久的領域。

我承認自己確實卑鄙。

但我不想永遠只做”好朋友”。

 

 

陷阱

一般人…被一個男人吻了會怎樣?

廢話!我當然不是說一個女人被男人吻了怎樣,而是一個男人被男人吻了怎樣啊!

你問我?…………呃──我我、我承認自己沒用,因為我跑了QQ。

我吻過人,可沒讓人吻過耶!難不成,你要我自己去吻回來啊?

當他吻了我之後,我只能半張著嘴呆呆看著他。而他看起來非常認真,一點都不像在說笑,讓我連一句”你在開玩笑”或”你做什麼”的話都說不出口,真的嚇到落荒而逃!

落荒而逃──生平第一次真正了解、也身體力行了這件事情。結果因為不知道要去哪裡,就縮在這空曠的屋頂上面。

我是喜歡他,可是、那不一樣啊,他是我朋友,我們做了十年的朋友,我也當他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他怎麼可以吻我,而且連…連舌頭都探進來了。(我沒有害羞臉紅,你不要亂講!我只是很熱而已!)

吻起來感覺怎樣?感覺…感覺…做什麼要問我感覺>0<,可惡!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是我的好朋友你懂不懂啊!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啊────────────!!!

「博鈞。」

哇啊──!嚇死人!怎麼躲到這裡你也找得到啊?

「博鈞,你生氣了嗎?」

我沒有生氣,可是你不要再靠過來了啦!

「博鈞……」

哇!你不要抱我,我又不是女人!走開,不準抱!>0<

「我愛你。」

(轟!)「你你你……別、別鬧了……」可惡,我怎這麼鴕鳥!還講話結巴。

「我很認真,不是開玩笑。」

嗚><~,我知道你不是開玩笑,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啊!

「我愛了你十年,博鈞。」他略頓了一下說:「我不想只跟你做朋友,不想看你跟別人在一起。」

十年──我呆呆的聽著,說不出心裡什麼滋味。十年,好長一段時間欸,他愛我十年?

「可是……我跟你都是男的啊。」我很小聲地說,低垂下頭不敢看他。

好怪的感覺……又覺得胸口很悶很重。

「但是我愛你,即使明知道你是男的。」他嘆了口氣,「你討厭我了嗎?」

──就是不討厭才傷腦筋啊><;;;

「討厭我了嗎?」

沒得到答案的他又問了一次,這回我迅速地搖搖頭。

「你還是喜歡我吧?你說過,世界上所有人中,你最喜歡我不是嗎?」

「可是、可是我一直當你是朋友啊!」很喜歡你……非常喜歡,但是,這跟愛情不一樣……吧?

「那以後呢?」他低聲問。

────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只好暫時充當年老耳背的鴕鳥一隻,把臉垂到幾乎要埋入膝蓋的地步。

「博鈞……」他又嘆氣的喚:「既然你說過你最喜歡的人是我,那麼試著跟我談戀愛不行嗎?」

我倏的抬頭,看見他向來漂亮的黑色眼睛好像有些受傷,讓我莫名地覺得很難過、心口有些疼痛,想哭。

「我不知道啦……」要我怎麼辦嘛,真的跟他談戀愛?可是…可是…可是可是可是,我們是好朋友啊────。

「你不討厭我的吻對吧。」他的語氣好像有點強硬了,害我有點怕怕的。

我畏怯地縮了一下,囁嚅地,「…不知道……。」

反正我就是鴕鳥一隻,要我承認那個吻很……嗯──反正不能說啦!說了好像就會被吃掉──你不要誤會!我說的是,那我不就要跟他……戀愛嗎?

他的吻輕若羽毛的落到我的唇上面,又讓我呆了。

「這樣碰一下,你不會反對吧?」他薄唇微微的上勾了點,那種帥勁讓我不自覺就點了頭。

「那這樣呢?」他又靠了上來。這次他的唇竟然……竟然吮含了下我的唇,順帶用他的舌尖舔過去。

(轟─────!)他他他…我我我…我我…嗚嗚,討厭透了,心跳那麼快幹嘛>///////<,害我腦袋一片空白!

「看來你還蠻喜歡。」他笑。我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地咬含住了自己被他舔過的唇瓣,嚇得我迅速捂住自己的嘴,遮住自己的下意識行為。

我瞪了他一眼,他卻笑得更快樂。慢慢地笑也沒了,他的眼神卻變得……好可怕,好像有火在他眼裡燒一樣;而且,好像要被燒的人是我。

莫名的恐懼讓我打算站起來溜走,但卻被他一把抓住,無視於我掙扎地緊箍在他懷中。

「博鈞…博鈞…」他喃喃地喚著,一遍又一遍的吻上我無處可閃的臉頰。

喂喂─────你別親了啦!害我身體都熱了起來><!

「我真的愛你,跟我在一起好嗎?」

不說話也不知道說什麼話,反正我今天鐵定當一隻鴕鳥。本來就是嘛!突然這樣問我,我怎麼知道要說什麼。

「不說話我當你同意了。」他的語氣又開始強硬,「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情人了,博鈞。」

「咦────────!!!等、等一下!我、我是…我……」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這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惡霸了?

「沒關係,我明白。」他的聲音霎時變得粗嗄,頭又俯了下來。

你明白?你明白什麼啊!?不要亂摸──喂,你不要咬我的脖子啦>0<!

正想發揮我的力氣把他推開,他卻突然鬆手,站起來拖著我往樓梯間走去。我不想走,但是他拉得我好痛,害我為了免受皮肉之痛只好屈服於他的蠻力之下。

他帶著我,一直到進了我們在辦公室之上的住處還不停步。

我呆呆的腦袋,終於在他把我拉進房間時恢復正常思考。

「呃……你想要幹嘛……」我一步步地想要往後退。

這句話問得此地無銀三百兩,因為他要做什麼簡直太明顯了嘛!可……可我總得找些問題分散他的注意力吧,要不我就危險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