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外傳之情願心甘

午後,校園的課堂上泛著一股微悶、令人昏昏欲睡的氣氛。



湛江雲看著課本,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喝欠。



中午時,因為看見從保健室回來的洛子商一臉鬱悶樣,所以就拉著他去打球紓解一下心情,結果兩人玩著玩著就認真比賽起來了,還惹來一堆女孩子圍觀,弄得他現在又累又想睡。



反正現在是自習,睡一下應該沒關係的吧?他一轉頭瞥見旁邊洛子商已經正大光明的趴上桌睡去,索性課本一立,也跟著趴下來準備補充體力。



突然間,啪的一聲響,驚醒了教室內睡著跟半昏的所有人。



「怎麼了??」被課本打中的人驚醒,回頭楞楞問著身後的人。



「沒事,有隻蟲在你頭上飛。」神色很平靜地說。



「喔……」湛江雲有些困惑,卻仍沒有繼續質疑地轉回頭,繼續他的昏昏欲睡。



五分鐘後,又是啪的一聲,後腦杓再度中擊。



「這次又是什麼?」他一頭霧水地瞪大眼。



「蜜蜂。」簡單扼要。



蜜蜂?他呆了呆。教室裡怎麼會有蜜蜂!?



傻楞楞看著眼前人半晌,又弄不出所以然來,只好轉回頭去;而過了五六分鐘後,當他又漸漸昏昏欲睡時──



啪!!



當湛江雲撫著發痛的後腦回頭欲再問,只見身後人那張微微冷笑的臉龐已轉為怒氣緊繃,咬牙切齒地說──



「湛江雲!你是大白痴!!」









「──寂是不是在生我的氣?」



次日中午,在學校操場旁,湛江雲很疑惑地問著那咬筷子對天空發呆的『麻吉兄弟』。



「……你到現在才知道啊?」洛子商橫睨一眼,「嘖,夠遲鈍。」



「不過,我不記得什麼時候得罪他了。」對他的嘲笑早就習慣,湛江雲只是直接問道:「他氣得到現在還不跟我說話欸。」



平常給他打個幾下應該就可以氣消了啊!而他現在後腦還隱隱作痛,寂卻一點都不理他呢!(作:湛哥您真是逆來順受……bbb



「你自己的人,問我幹嘛。」拜託,他現在可是處於半失戀狀態欸,不要來問他這種情人吵架問題好嗎!



「知道的話我就不用問你了。」



「嘻,我知道原因。」旁邊一個嬌俏女聲突然冒出,是苗蜜。



「妳知道?」湛江雲精神一振。



「你昨天中午不是跟洛子商去打球嗎?」



「是啊。」他點頭,又疑惑道:「可是又不是第一次,為什麼寂會生氣?」



「唉,說你遲鈍還真遲鈍欸,湛哥。」她一聲嘆氣,「你們打球的時候,是不是有好幾個女孩子在旁邊?」



「是啊。」他仍不覺得有什麼地點頭。



「而且還有人拿喝的跟毛巾給你們,你們也收了,對吧?」雙手一叉纖腰,苗蜜尖巧的下巴微抬指著教室方向,「從我們那排教室的窗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喔!」



「啊?可是……人家那麼禮貌給的東西,總不好意思拒絕。」



一旁,洛子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搖搖頭,「遲鈍到沒救了。」



「就是啊,要是今天你跟寂立場對換,你不生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



-_-|||||……一旁兩人同時沉默。



「我現在很能體會寂的心情。」苗蜜突然感嘆著,其實也很想一腳從湛江雲臉上踩下去。



「沒錯。」洛子商嘆氣,跟著點頭。



「所以說,他其實是活該囉?」



「正確來說是自作自受。」



「那我為什麼要管他?」俏臉一偏,柳眉輕蹙。



「因為他是妳結拜大哥吧?」被問的人痞痞地聳聳肩,「所以說不能亂結拜就是這樣。」



「喂!不要一搭一唱啦!」一旁被落下又很明顯被奚落的人抗議著,「苗蜜,妳直接說清楚不就好了,還打什麼比喻!」



「湛哥……」苗蜜唉聲嘆氣,「簡而言之一句話,寂在吃醋啦!」



「吃醋?」一臉疑惑,「吃什麼醋?我又沒幹嘛。」



驀然地,週遭又靜默了下來。



「────我可以扁他嗎?」洛子商突然很客氣地開口問。



「……請便。」



苗蜜頭痛的說後,別開臉裝作沒看見某人被扁,同時也決定暫時忘記自己跟某個豬頭是拜把兄妹。









「──誰打你?」



闊別多日的聲音,終於幽冷地問。



湛江雲呆了呆,一時不能反應過來時,寂已經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地叉著雙手,「是洛子商?」



能贏這傻大個兒(作:噗,夠狠)的人沒幾個,洛子商恰恰是其中之一。



「呃──」不知道該不該回答,因為好像說了實話會有人慘遭報復,「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喔,原來你知道。」訝異似的挑起眉,「誰跟你說我沒在生氣了?」



被堵得詞窮,湛江雲只能吶吶地問,「那你要氣到什麼時候?」



「哼、哼哼──」在令人背脊發寒的冷笑後(作:湛哥只有你吧!),寂很爽快地丟下了一句話:「不知道。」



「呃、那──」



「看你表現。」



「看我──?」



隨意一坐,淡淡地說道:「我口渴。」



「我馬上去買!」



就見某個傻大個二話不說站起身衝出了教室,兩分鐘後就帶回一瓶冰涼的果汁,還連吸管都插好準備就緒送到寂面前,然後直直看著他等待下一個指令(作:噗──>﹏<)。



「喔對了,」喝著果汁,寂慵懶撐著臉,「我腳踏車送修,所以今天回家──」



「我載你回去。」迅速接口。



「那明天早上?」眸裡,微揚著笑意。



「我去接你上課。」



「喔。」隨意地應了聲,他將喝了一半的果汁遞過,「要喝嗎?」



「這──你不生氣了?」有點小心地問。



「我有說我不生氣了嗎?」依舊是淡淡冷冷一瞥,又似笑非笑地看不出情緒。



「那到底──」有些著急地。



「我說了,看你表現。」寂說著,隨意把果汁一推,「喝不完,給你。」



湛江雲一臉苦惱地喝起果汁,沒發覺寂看著自己的眼神,越來越柔。



真是傻瓜一個,連自己在生什麼氣都不知道,就只知道問他還氣不氣。



唉唉,像他這麼聰明的人,怎會喜歡上這種憨直的傻大個?



「回家前,我要去車站附近買東西。」



「嗯,知道了。」



「明天早餐我要吃八寶粥,還要柳橙汁。」



「好。」



「還有──」



隨著一個又一個源源不絕的要求,是一個又一個情願心甘的允諾,看得週遭人是頻頻搖頭。



哎呀呀~感情這碼子事情,還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