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外傳之情牽一線

風光明媚的春日,鳥語花香好時節。

只不過,素家的管家一線生可不這麼想,因為,他現在心情可是──糟、透、了。

一個莫約十八九歲的少年敲敲門,探頭進來關心地問:「線叔叔,你還好嗎?」

嗚嗚,果然是小的貼心,不枉費他這麼疼。

給少年這樣一問,一線生的心情頓時好了一半,但一想到那個惹自己發火的罪魁禍首卻又忍不住寒了一張臉,「那傢伙走了沒有?」

「被父親請走了,還一臉沮喪。」素續緣很誠實地將現況告知。

沮喪?他聽得神色浮起些不忍,卻還是哼了聲道,「活該!」

「不過,他說他明天會再來。」

「不會吧!還來!?」他瞠大眼。那個人是不懂什麼叫拒絕是嗎?都已經快九十次啦!

「我看他很認真呢。」不只他,連向來少話的葉小釵都在父親面前開口了,要父親別再在中間搞破壞。

一年多前的狙擊事件讓素氏名聲攀上頂峰,也讓素還真多了個親密愛人;有了伴侶固然好,然對於小時候便不得不跟父親分離、甚至因而曾有些許叛逆的素續緣而言,也是花了段時間才接受。

「喂喂,不要連你也替他說話。」一線生心情惡劣地說,「他認真個鬼,我看他根本一點常識都沒有!有哪個白痴會在媒體前面公開跟男人求婚啊?」

想到那一天,一線生的心情,就開始直線下滑然後怒火狂昇。

 

事情起因,應該推算到半年多前。

引發了許多風波的素氏終於為騰龍集團研發出新藥,然而新藥上市之前,卻發現了一個頗為嚴重的問題──

他們的總裁,看起來『不怎麼健康』。

這下可好,發表記者會若讓人看見這情況,保證這新產品銷路慘綠。

於是,犧牲品就出現了。

「喂!!你有沒有搞錯!?」

「沒搞錯,一切就拜託你了。」面對眼前沒氣質地吼叫的人,素還真還是很有氣質地捧起茶杯,順便優雅地向後靠在葉小釵身上。

「我又沒跟你簽賣身契,哪能這樣隨便出借的!」氣死人了,他是有人權!有人權的好嗎!?

「其實我也捨不得啊。」他一副無奈樣的嘆了嘆,「還不是那個遺世老,不知道哪裡打聽來的說我們家有個厲害的廚師還兼具營養師的執照,說什麼一定要你去……素氏跟他們合作了這幾天關係都不錯,我也沒辦法拒絕他。」

「要營養師不會去外面找啊?」一線生沒好氣的說,「素氏裡頭有證照的一堆,幹嘛找我?不去!」

他只想要每天悠閒點過日子頂多被素還真支使一下隨便過這樣,幹嘛要去騰龍集團那裡找麻煩?

「說得正確點,是家醜不外揚。」素還真正色說道:「畢竟素氏人才雖然多,但是要找可以抽身又確定不會洩露的人,你是最好人選;況且,你的本事我信得過。」

「……我的職業是管家不是營養師。」雖然覺得他說得也算有道理,但是就是不甘願──誰要他不通知一聲就先把人賣了的!

「正好天策真龍的管家辭職嘛,你就去頂替一兩個月囉!」眨了眨眼,「我每天讓續緣去看你,如何?」順便去拿飯菜回來,嘿。

「……我一定得去嗎?」

「不去也行,不過……」素還真嘆氣一聲,「就怕這兩年的心血白費了。」其實沒這麼嚴重也要講嚴重點。

於是,表面看起來很堅持其實心地很軟的管家,就這樣被賣了。

只是出乎素還真意料的是,沒想到一賣,就賣了一輩子(真是悔不當初←素拔言)。

 

當時去照顧天策真龍,一線生訂下了兩個條款。

一個是不管情況如何,他兩個月後一定離開;另一個是,不洩露自己身分,也不能告知天策真龍自己的真名。

他用屈世途這名字,進駐天策真龍的住家。

起初見到天策真龍他還真嚇了一跳,堂堂一個大集團的總裁,怎麼會把自己弄到面黃肌瘦、像是苦了半輩子的人一樣?……過了幾天他才知道,天策真龍需要的不是管家跟營養師,而根本是缺了一個罵他的人。

從沒見過有人挑食成這樣的!這不吃那也不吃,每一餐不管怎樣,竟然就有一半以上他不碰的食物!

而且,他三餐不定時,總是一餐當三餐吃。人再怎麼會吃一餐的量畢竟有限,更何況他又挑食吃得少,以那樣的工作量來說不瘦才有鬼!

第一次見到比素還真還不會照顧自己的人(素:咳咳,好友……),一線生真是氣得頭頂冒煙直跳腳,好幾次都想不管算了回家去。

可是,卻是怎樣都看不過眼。

他開始約束天策真龍吃飯的時間,只要過了三餐定時,死也不給吃的;每天不管工作再忙行程再滿,到了十一點一定要他洗澡準備上床睡覺,就算天策真龍還有事情要做,他就會跑去關了總電源讓他什麼也做不成!

除了這些,當然菜單也是努力研究過他喜歡的口味,將他所不吃的食物轉化成他喜愛的味道去平衡營養,再不然就是故意說話激他吃掉。

天策真龍不是沒抗拒過,甚至好幾次氣得跳腳想要辭了他,卻都在遺世老跟鳳棲梧一拖再拖、藉口找不到人而延遲。而反正一線生也不怕,他反正就只待兩個月,結束拍拍屁股走人繼續回琉璃園做他的總管,才不會去理天策真龍爽不爽快咧!

一個多月過去,天策真龍的氣色在調理下明顯的好了起來,漸漸地恢復了三十許歲的英俊男子模樣;就連照著鏡子的時候,他都不得不承認現在的確是比以前好了許多。

漸漸地,天策真龍逗留在家中的時間越來越多,時而會去找一線生攀談,甚至偶爾地會走進廚房看他忙碌、搭話;假日的時候也不出門,就只是跟前跟後幫忙,一副對他很好的模樣。

見他從開始的傲氣凌人到現在這樣,一線生嘴裡不說,心頭卻是頗為高興自得。心情一好,照顧起人來也就更加爽利、面面俱到。

雖然相處得很好,但兩個月時間一到,有點捨不得的一線生卻仍是照計劃收拾行囊走人;反正天策真龍狀況都已經沒問題了,只要再找個好點的管家就可以……想是這麼想,卻不自覺的有點寂寞。

然而,怪就怪在他自己不該在發表酒會那天忍不住想去看看他現在的情況,還被當場逮個正著。

「啊哈哈……好久不見……」

他尷尬地打著招呼的時候,眼前的男人驀地就抓住了他的手,做了一個驚天動地泣鬼神的發言──

「屈世途!你嫁給孤吧!」

乒拎乓啷──這是周遭所有人盤子跟酒杯墜地的聲音。

而當然,新聞媒體的攝影機還是很忠誠的拍到了這一幕。

 

在那之後,一線生被媒體追逐包圍了幾天,但是在素還真動用了關係後漸漸也不再有人敢來訪問。

只不過,風波仍未平息。

天策真龍的驚人發言早在媒體上傳播開來,讓一線生想躲也躲不掉,每當出門就會被人指指點點,更別提還有人在賭天策真龍第幾次會成功,氣得他每當看見捧著大把花朵上門求婚的男人都會把他轟出去,最後索性讓素還真去解決,避不見面。

「啊啊啊啊啊~~~~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放棄啊!!」

就當求婚次數一百達成的時候,一線生終於忍不住頭痛的大喊。

一旁的素還真撇撇嘴角,雖然很不想幫天策真龍說話,卻在身旁的葉小釵一推後不甘不願地開了口:

「我說好友,你真的希望他放棄嗎?」

「廢話!我都快煩死了!」沒好氣的狠狠一瞪,「還不都是你!沒事把我賣去做人家的管家,現在好了,一堆麻煩!」

本來平日是不會乖乖讓他罵的素還真因為理虧,也只能扁了下嘴,「我現在也很後悔啊!」天知道要找一個任勞任怨的萬能管家有多難啊,嗚~(作:再等幾年就會有了我想……)

「後悔有屁用!想辦法解決啊!」

「其實很簡單,只要好友你出面就可以解決。」素還真彷彿早有預料他會這麼說地回答。

「我?」拜託喔,他之前不曉得叫他走幾次了,哪一次有用的?

「對啊,只要好友你去對他說:你很討厭他,討厭到絕對不想再看到他也絕對不嫁給他──那我保證天策真龍不會再來了。」

「我──」一線生猶豫了起來,「這種話會不會太狠了?」

他其實不討厭他……而且那笨蛋龍除了笨一點讓人生氣外,對自己也沒什麼不好的地方。

「就是要狠才能解決。」他微微笑地看著一線生怔愣的表情,優雅向後一靠,「怎樣,做不到嗎?」

「──誰說做不到?他下次來,我就說!」

如此氣勢凜凜宣告著的一線生,卻在隔天見到天策真龍時,瞪大眼說了另外一句話──

「喂,你怎麼又變成這樣!?」不會吧,他辛苦兩個月的成果欸!

天策真龍還沒說話,鳳棲梧就已經先回答:「龍主在你走以後沒有再請管家,他說只想等你回來。」

一句話,兩個當事人當場臉紅耳熱起來,好不尷尬。鳳棲梧看了看眼前情況,自己就從旁離開了。

「哪……屈世途,這花──」有些笨拙的,天策真龍把那一大束紅艷的玫瑰遞了出去,眼眸卻是期望似的看著他。

心頭浮上些不忍,一線生看著那束玫瑰花,半晌才說:「──我不喜歡玫瑰。」白痴龍,要送人也不會先打聽一下喜好,又不是求婚全都要用紅玫瑰。

「啊?」天策真龍愣了下,送花的手竟然是不知道該去該回的好。

「你該不會是追人全都送這種吧?」哼了哼,卻沒察覺自己的語氣有點酸。

「不是,是素還真告訴孤的……」

蝦米!好你個素還真,還要人送我不喜歡的花,這不是搞破壞嗎!……欸,不過,反正他也沒想答應求婚啊,送什麼花有什麼差別?

……那,自己到底是在計較什麼?

說實在話自己的立場也不太堅定──不討厭他,加上他這麼多次來來回回的,多多少少他也有些動心。

但是,天策真龍到底為什麼要求婚啊?到現在他都還沒弄清楚怎麼會看上他這個樣貌雖然不醜但也絕對撐不上是美男子的中年男人。

「屈世途,那你喜歡什麼花?」正當他在思索間,天策真龍又開口了。

「我喜歡的是───你問這個幹嘛?」莫名其妙。

「孤明天會帶你喜歡的花來。」

還來!?「你別再來了!」拜託喔,他是想求婚幾次啊?

「那你決定要嫁給孤了?」眼神一亮。

「喂!我什麼時候這樣說了!?」一線生瞪眼,正打算把素還真敎他的那席話覆訟,卻在接觸到眼前人欣喜、認真的眼神時哽住了話頭。

嘆口氣,他還是心軟了,「我說你啊,好管家很多,不用每個都娶回家吧?」

這些日子他一直在想是不是他把天策真龍照顧得太好了,才讓他產生這種念頭──所以,他才不想這樣隨隨便便的就答應了,到最後發現只是笑話一場。

「孤不是要管家,」天策真龍驀地上前,直直地看著他,「孤只要你!」

一線生傻在當場。臉熱之外,心還跳得很急。

這個──算是告白嗎?求婚之後才來告白,會不會順序奇怪了點?

「……你到底為什麼要求婚啊?」半晌,他終於把疑問了很久的話給問出。

眼前人怔了怔,一抹可疑的紅色染上了耳垂,堂堂一個氣勢凜凜的男人竟顯得有幾分的可愛了起來。

「因為,孤想要一輩子跟你在一起。」

低聲的話語,卻讓一線生怔怔的,眼眸再也無法從眼前人的臉上移開。

過一輩子嗎?還以為一生大概就這樣過了,卻從沒想過會有人對自己說這樣的話……會有人,想要跟他一起一輩子。

「所以,嫁給孤好嗎?」

當眼前人再度誠懇的問,再度遞上那他其實不喜歡的紅玫瑰時,他伸手接過了。

「……以後別給我紅玫瑰,我不喜歡。」他捧著花,說,「還有,我的名字是一線生,不是屈世途。」

「不管你是什麼名字,孤都喜歡。」

聽著,他微微揚起了笑,點了頭。

突如其來的情緣,是晚或是巧,難以定論。

命運的絲線,似一線而情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