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意綿綿<終回>

  秋末,素氏醫療大樓前方的林蔭道上,金黃枯葉飄落,掩了一地;陽光映著草地,幾許微風、幾分與世隔離的寧靜,就這樣散佈在空氣之中。      在有人悠閒散步、有人坐落望天的安靜下,一個青年的身影直從臨路的林蔭頭快步狂奔,一路奔進了醫院大樓。      問明了病房位置後,他焦急地搭電梯一路直衝目標,砰一聲推開門後,卻看見那好端端坐在病床上的人。      瞬時間放鬆的擔心焦急,讓他只能呼了口氣,無力似的蹲下身。      「唷,洛兄~怎麼蹲在那裡不動?」病床上的人還一副調侃的口吻揶揄,「年輕人~不會跑這樣一小段路就沒力氣了吧?」      本來蹲著的洛子商聞言倏地站起,瞪眼道:「喂老兄,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      都怪風之痕電話講得太簡潔有力,說什麼老兄受鎗傷人在醫院,嚇得他二話不說連假都沒請就翹掉大學選修的課程奔來醫院。      結果呢?他眼前的老兄還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樣,害他一路擔心得要命!!      「唉唉,子彈擦過肩膀而已,血是流多了點,不過不礙事。」憶秋年說著,還偷覷了一眼聽聞了這話便冷冷瞪向自己的人。      真慘,從麻醉退掉後風仔就一直只看著他不說話、也不回應他的話,感覺真是挺恐怖的。      啊~他還情願風仔直接送他一個拳頭,那還比較乾脆一點!(作:沒你是被打慣了是不是……bb)      見氣氛不太對,洛子商也大致知道是怎麼回事,便轉而問道:「需要住院嗎?」      他考上大學的那一年,家裡也同時多了一個成員──就是被老兄三拐四拐,終於答應進註憶家的風之痕。      雖然說孤家寡人的卻看到老兄得償所願實在不怎麼愉快,但是嘛,他也不會在這種真的不適合玩笑的場合搧風點火。      因為,風之痕那看不出怒意的深沉冰冷臉色,比看得出生氣還危險。      「至少還要三天吧!」      「那我回去收拾你們的東西帶過來。」他知道老兄住院,風之痕也一定不會回去。      「麻煩你囉~」憶秋年說罷突然一笑,挑起眉,「對了,續緣剛走喔。」      「欸?」洛子商微微瞠眼,「他來過?」      「當然,你以為這是哪裡,我住院他怎麼會不知道?」他舉起沒受傷的右手比畫,「五分鐘前他跟素還真說要去巡房就走了,應該還在這層樓。」      他知道侄兒已經有一陣子沒見到戀人了,唉唉,誰讓他的對手是素還真那老狐狸呢?在群敵環伺下能撐到兩年多,有時他也不免想替洛兄鼓鼓掌呢!      「謝啦!」洛子商聞言也不再停留,如來時急匆匆地離開去找心上人了。      病房裡,又恢復先前的安靜。      「咳咳……我說風仔──」終於,憶秋年再度嘗試對話。      「擦過肩膀『而已』?」風之痕冷冷地打斷他的話,眉梢雖只有幾分揚起,怒意卻已經昭然。      那顆子彈分明是從他的肩膀穿過去的,雖然並沒有打中要害但是卻已經使血液大量流失,彈頭沒有留在體內已經算是萬幸!      生平第一次慌了,不斷的呼喚著名字,卻只有換來滿手溼熱的血!      「呃──不過是差了一吋,不用計較那麼多吧?」      「憶秋年!你──!」咬著牙,風之痕唇一抿地轉過頭去,渾身繃緊。      哎呀……氣得真嚴重。      憶秋年苦笑了下,放緩語氣改用哀兵政策道:「你過來好嗎?我的肩膀痛,沒辦法去拉你。」      窗邊的人聞言沉默半晌,雖然依舊繃著臉,卻還是走了過去坐在床側。      「別生氣囉。」握住有些冰涼的手,他低聲說,「這次是我不夠小心。」      他已經知道自己錯啦,那時候的情況不該還搶在風仔的前面去擋,不過就算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樣做,畢竟誰會希望自己心愛的人受傷?      以同樣的心情衡量,他知道風之痕也會這麼想。      「你敢保證不會有下次?」      「──不能保證。」他難得地用一臉正色回答,見風之痕眉頭擰了起來,他又立刻說道:「如果今天立場對調,你也是一樣不是嗎?」      「我自己能閃得過。」冷冷的幾分自恃自傲向來是風之痕的風格,也常給人高傲冷漠的印象。      但憶秋年,卻總聽出話中的意思。      在他們之間,保護了自己便是保護了對方,只因沒有孰輕孰重之差,只有那一樣看重對方的心──      無可取代、無法替代。      「好吧,我以後會先儘量顧好我自己就是囉。」他說著,覷了眼風之痕的臉色,「不生氣啦?」      風之痕不言,但神色的和緩已經說明了情緒。      見他這樣,憶秋年立刻知道了警報解除,馬上就恢復了痞子本色,「說實在的,對我這傷患你沒想要好好獎勵一下嗎?」      「獎勵?」冰綠眼瞳無波地一睨。      「是啊,好歹我也算是英雄救美的例子啊~」雖然說,被救的那個『美』不太領情就是。      風之痕聞言,卻只是沉默地看了他嘻笑的臉一會兒,「……我有時候,真是弄不明白你是聰明還是笨。」      「欸?什麼意──」      問話還沒說完,就被那驟然迎上的微冷唇瓣覆蓋。      憶秋年一楞,笑意在心頭泛開的瞬間,毫不客氣地接受了這獎勵。      手掌在這吻間緊緊交握,暖暖的氣息化去了冷然,溫熱了那冰冷的唇,將所有呼吸轉為熾熱情感。            「怪了,難道已經到別的地方了嗎?」      跑過了整層五樓的長廊卻仍沒見到素續緣影子的洛子商喃喃自語道。      他不會這麼命苦吧?都一個月沒見到續緣也沒能約會了,現在還連兩人在同一層樓都碰不到面??      說實話,這兩年多來素還真的嚴密保護加上素續緣的工作忙碌,以及那三不五時冒出來的追求者與第三者還真是讓他頭痛不已。      幸好續緣的個性一但認真就不容易改變,所以即使追求者眾、更有熱情不減者,續緣也總是保持好脾氣地笑笑拒絕了。      哼哼~想拆散他們可沒那麼容易呢!      「哎呀,還是再找一遍吧!」      他撥了撥有些亂的頭髮自言自語著,要轉身的同時,卻聽到身後有人問話。      「先生,請問你找人嗎?」一個溫和雅致、如清風徐徐的熟悉嗓音含笑似的說道:「不過醫院走廊禁止奔跑喔。」      洛子商倏然回眸,只見一人身著白袍,微笑地倚站在轉角。落地窗外陽光灑落,逆光下,他卻仍是認出了眼前就是自己尋了很久的人兒。      「續緣!」他大喜地喊,正打算奔上去時,一個板子突然敲上後腦杓。      「喂,醫院禁止喧鬧。」      洛子商轉頭一看,主凶素還真手上正拿著凶器紀錄板,還附帶白了他一眼。      嘖,怎麼素還真也在,真是困難重重!      不過,素還真並沒有對他多做理會,只是看著兒子說道,「續緣,三點的會議別忘了。」      「嗯。」素續緣點了點頭,「我三十分鐘後過去。」      素還真頷首,難得地不多打擾就走了。      「……會議?」見素還真走遠,洛子商才走近問道。      唉可惜,本來想一股作氣抱上去的,結果還是給素還真破壞了。      「明天有個重要的手術。」他笑了笑,「你來看叔叔?」      憶秋年凌晨送來的時候父親還特地趕來醫院,他跟著來時,也眼見了風之痕那從沒顯露過的蒼白失措神色。      原來,堅強如風之痕面對這般情況,也是如同常人一般。      「嗯,不過他看起來還是精神很好。」他聳聳肩,「害得我緊張得從學校趕來。」      不過看情形,風之痕應該是確認狀況穩定後才想起該打電話告訴自己──滿滿擔心之餘,誰還能想其他的呢?      「沒有特殊情況的話,只要再三四天就可以回家休養了。」      「我知道,老兄說過了。」洛子商不以為意地說後,凝目瞧著他,「最近還是很忙?」      回到素氏的兩年多來,續緣的溫柔雅致中緩緩地增添了一種沉穩堅強,使得原先有的優雅氣質更加迷人,也難怪他的情敵數量有增無減,讓他既煩惱又自傲。      「明天的手術若成功,短期內就可以稍有空閒。」素續緣明瞭他想問什麼。      一個多月來最多只能通通電話,連見個面都不能。雖然忙碌得沒休息,但卻不免有些寂寞了。      「有你這好醫生在,怎麼會不成功?」洛子商挑眉一笑道:「總之,記得十二號空出時間給我。」      「我記得。」他笑了開來。      下個月十五是洛子商生日,而因為兩人一個要工作一個要上課的關係,所以提前了幾天訂下約會。      「那就這樣,我得回去替老兄收拾衣服。」洛子商說著偏頭想想,一臉正色地向前一步,「不過,我還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說。」      「嗯?」      他伸出手,碰觸著眼前人的臉龐,低語:「我很想你。」      素淨的人兒一怔,唇角漾開了笑。      「我也是。」      低語後,是緊緊的擁抱。      而室內陽光溢滿,是幸福的味道。            事實證明,相愛再怎麼多年的戀人,都會吵架。      素續緣有些傷腦筋地看著父親跟葉小釵各執一方,兩人擺明都不妥協的模樣,還真是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見到。      向來不論父親如何,葉小釵總有辦法在不委屈的妥協下達成和解,而今日看起來卻似乎是僵持不下。      他雖然很想幫忙,然而一來不了解原因,二來,他與洛子商約的時間也快到,再拖延下去就遲到了。      「我出門了。」暗嘆一聲,他打了聲招呼,逕自出門去赴約。      待門一關上,素還真立刻撇了下嘴角,逼問道:「到底去不去?」      「不去。」葉小釵回得乾淨俐落,「你也別去。」      「……為什麼?」他不過就是想去看兒子約會的狀況嘛!      「該放手的就放。」看著眼前人,葉小釵幾分無奈。      過去兩年多來,素還真除了放手讓以前被拒絕的人追求自己兒子外,還外帶給洛子商添了不少桃花運──並且理直氣壯地說,這是考驗。      而其實,這些考驗說穿了原因也不過只有一個。      「我也沒說不放啊。」怎麼對他那麼沒信心!      「那就別管。」斬釘截鐵地說。      「最後一次了,也不行?」靠了過去,哀兵政策出動。      「……不行。」      見他一動也不動,素還真閉緊唇,半晌才低聲道:「可是我捨不得。」      他其實沒有太多的時間跟兒子相處,真正有了父子模樣也不過就這兩年多,要他這樣拱手把兒子讓給一個毛頭小子,說什麼他都不甘願,也難捨!      葉小釵看著他,知道他始終沒法甘願放開的原因不過一個,「……覺得寂寞嗎?」      素還真聞言身軀微微一震,抿著唇,最終還是嘆息了聲靠上他的胸膛,「你總是可以看穿這些。」      小釵,總是能懂得他。      看著兒子與人愛戀,雖有種孩子大了的欣慰,卻也因為即將的離去而寂寞。即使知道孩子心上依舊重視自己,但是那種不再完全以自己為中心的感受卻有些難以接受,才使得他老是去刁難洛子商。      他知道自己很自私,明明有小釵陪伴了,卻還是老彆扭著玩這種小孩子把戲。      「……我是不是很壞心?」他有些自暴自棄地自言自語問。      「也許,有些。」老實不客氣地。      「喂~」素還真立刻抬起頭瞪著他,「這種時候,你不是應該要安慰我才對嗎?」      哪有人這樣的?起碼對自己的戀人要說點好聽話啊!      葉小釵唇角勾勒出了一個淺笑,「你要是真壞就不會這麼問了,更何況──」      「更何況?」他挑眉,穩當等著聽接下來的但書。      依照平日狀況,小釵接下來的話都會讓他錯愕一番,所以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更何況,我就是愛這樣的你。」      顯而易見,這一回素還真仍是只能瞠大了眼呆呆楞在當場,連那個發話的人吻上了自己都還沒法回神。      最後醒覺,他只聽見了一句平淡卻令他終身難忘的話──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所以,你才遲到?」      坐在窗簾半垂的咖啡廳內,洛子商感到有趣地挑高了眉。      打從素續緣離開學校後,他們之間的談話範圍似乎變得更加廣泛,除了關於工作、學業外的話題,還有週遭生活、親人、以及一些過往……      如果說心動是最初一瞬,心動的持續,卻還得靠著彼此的了解跟努力。      「嗯,還僵著呢。」素續緣笑了笑,神色裡卻頗為擔心。      嘖嘖,這心思還掛在家裡呢!      洛子商有些不是滋味地撇撇嘴,「反正這問題得靠他們自己能解決,你擔心也幫不了忙不是嗎?」      兩年多的時間雖不算長,但已經足以讓他們了解對方的生活、家人等等,所以對於葉小釵跟素還真平日的情況他雖不算是瞭如指掌,但也有一定的認識了。      而對於葉小釵這個人,他雖然並沒有像見素還真那麼頻繁,但幾次的會面下來卻也頗有好感。根據家中老兄所說,他想名正言順地追到續緣可還得靠葉小釵呢!誰讓世界上總是一物剋一物,狡猾如狐狸的素還真偏能栽在一個沉默寡言的男人手上。      「但,我在想父親不高興的原因會不會是……」說著,素續緣卻欲言又止地看著眼前人。      「喔?你的意思是,因為我跟你啊?」洛子商手肘平放桌面,傾身向前,「為什麼你會這樣認為?」      好吧!他承認素還真對他沒什麼好感啦!平日那種表情就看得出來了。      不過他不認為素還真是真的對他深惡痛絕就是,畢竟素還真其實很在意兒子的想法,所有一切的事情只要續緣自己確定說好,他便不會有太多干預。      頂多,是一點做人爸爸的不甘願罷了。      「因為,小釵叔叔雖然看似對父親管得嚴,但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嚴苛,很多事情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的就算了。」所以有時候他都覺得小釵叔叔太寵父親,就連線叔叔跟陸叔叔都這麼說。「所以我想,會讓他們爭執的應該不是關於自身的事情,而最近──」      「最近嘛,我又到了二十歲的限期,對吧?」洛子商立刻插話接口。      「……嗯。」點了點頭,素續緣不自覺地看起了眼前的人,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二十了呢……當初認識的他才十七歲多,成天就是跑保健室纏著自己,費盡心思要自己習慣他的出現跟存在。      那時的洛子商行徑雖比同年人成熟且自信許多,卻還是有幾分的稚氣,還會故意弄些有的沒的小傷好來親近自己。      「怎麼突然自己笑起來?」洛子商挑眉,饒是好奇地問。      「我想起以前的事情。」他抿唇後還是忍俊不住,「你那些有的沒的傷口,到底從哪弄來的?」      「喔~現在才想起來要問?我那時候為了接近你可是很費力氣的。」      那時的素續緣除了有種對人防備的隔膜,還有一份與世隔絕的高雅讓人難以親近,迫不得已,他也只好想出這種方式,才能讓他慢慢的接受自己存在啊!      「其實我那時候很想告訴你,不一定要弄到有傷口才來。」他笑。      「喂喂,那個是為愛犧牲奉獻啊。」這句話是他跟老兄學來的,「回歸正題,我問你一件事情。」      「嗯?」      「如果素還真反對,你還會跟我在一起嗎?」他認真地問。      「、這……」素續緣怔了怔。      這問題他也想過,只是,從沒有正面去提起──因為兩年多他也看得清狀況,卻並不想見他們真的衝突。      「不是個好問題吧?」洛子商放棄似的往後一靠,「也罷,我不是故意要為難你。」      只是嘛,萬一素還真不只是因為小家子氣而真是反對的話,他想知道續緣會怎麼做。      「不,我也這麼想過,」他用溫柔目光看著他,很溫和地說,「父親跟你都是重要的人,但若是只能夠選一方……我只能選擇父親。」      洛子商一個呆楞,嘆氣一聲。      想也知道一定是這樣選………唉,是說他也不奢望續緣會真的跟他私奔啦!      「但是,」忽然,素續緣的手輕緩覆住了洛子商放在桌面的手,堅定地道:「但是我從來沒想過要放棄跟你一起。」      而且父親說過,自己想怎麼做他都會支持;他也相信只要是自己真的要的,父親不會阻止。      洛子商沉默了會兒,反手將他的手一握,「你是說,磨久了總會是自己的?」      「我相信父親並非不明理的人。」素續緣垂眸微微一笑,感受著交握的溫度,「而且,你也不是容易放棄的人。」      「喔,這話像是一種陷阱呢!」他挑眉,「總之,放棄了就是讓你失望囉?」嘖嘖,沒想到續緣也會來這招,把自己給吃定了嘛!      素續緣聞言只是笑,不承認也不否認。      認識兩年多了,他可不能只被洛子商拐著跑呀!有時候立場反著,很公平不是嗎?      沒再多說話,兩人只是安安靜靜地雙手碰觸摩挲,讓週遭溫暖安寧的音樂流洩。      驀地,滴答的手機音樂響起,素續緣鬆手查看後,不自禁地漾出了笑。      「又笑?怎麼了嗎?」看了什麼這麼開心?      「我想,你剛剛問的問題不用擔心了。」他將手機的畫面轉過,遞了過去。      「喔?」洛子商湊過一看,「哇,鴻門宴!」      手機上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帶洛子商回來吃飯。』而發話人,是素還真。      「如果是鴻門宴,去嗎?」笑問。      鴻門宴啊……應該是很貼切,只是父親既然說了要他帶人回去,就必然不是反對了。      「去~上刀山下油鍋都敢去了,吃個飯有什麼不敢的?」      素續緣但笑不語──他可不確定父親的『吃飯』有那麼簡單。      「既然這樣,就走吧!」      執起手,這條路,已經可以一直走下去。            是夜,餘話──      「喂老兄,你怎麼也在這裡!?」      「你以為我願意啊?查案子到一半突然被放假,害風仔到現在還不理我──不跟你說,我要去找他了。」      「嘖……見色望侄……」抱怨後,回頭又見到始作俑者。      「如何,被這場面嚇到了?」      「這不就是你的目的?」哼哼哼。      「好說好說,這只是小場面罷了──啊,小釵,我不要吃這個啦!」抱怨著,兩個似連體的一路拉開去了。      「啊哈~你就是洛子商?」      「是。」拜託,這又是誰啊?剛剛才走了看起來很像老大的青陽子、一臉秀氣說話卻犀利不客氣的莫召奴、沒事就嗯一聲像是在威脅他的一頁書,而現在這個嘻皮笑臉在『啊哈』的又是誰?      「我聽說過你的事……好好加油。」拍了拍,如雲般飄走了。      「……=”=||||||……」又一個怪人。      「……還好嗎?」終於,一回到家就被包圍的人兒出現,在他身邊坐下。      「不好,你那父親夠狠。」也讓他知道了戀人的後台有多硬。      「呵,其實,父親只是讓你多認識一些人。」因為這些長輩們,日後也會成為洛子商的人脈。      「我知道,不過他們真疼你呢,每個都會來稍微告誡我一下叫我不可以欺侮你。」是說,他哪時候欺侮過續緣了?(作:應該很常吧洛哥。)      他笑,「因為他們很多都是看著我長大的吧。」雖然不常見面,可是關心卻也是不減。      「哎呀……這樣說,我以後不就要受到很多『關愛』?」一聲嘆氣,他靠上了戀人的肩膀,「不過我想到我有一件很重要、非常重要的事情一直沒問過你。」      「很重要?」      「那就是──你愛不愛我呢?」      清澈的眼瞳在一怔後,隨著笑化成了柔水;傾過身的吻緘封了一切,化為綿綿情意、與深深愛戀。      愛與不愛,從不需太多餘的追問,只因答案,早就已經在心底。                    【愛不愛˙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