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投意合

「你的臉?」

中午時分,匆匆回到保健室的素續緣一推開門,就因為眼前的狀況吃了一驚。

「家庭問題。」洛子商一哼,略帶怨忿不滿地回答後問道:「你去哪裡了?」

平日素續緣很少離開保健室的,更何況他們中午都一起吃飯,所以除非有重要的事情,他應當是不會在中午時間離開這裡。

「讓我看看。」未曾回答,素續緣只是拉過架子坐下,拿出藥水跟藥膏熟練地上起藥來。

指尖壓上瘀傷處輕揉,洛子商嘶了一聲才皺眉道,「你還沒說你去哪了。」

「校長室。」放下手,素續緣凝視著他,沒有隱瞞地道:「我去談合約的事情。」

「合約?」他聞言楞了楞。

「嗯,等一年工作合約期滿,我就要離開學校。」

一句話瞬間衝擊心口,洛子商愕然地一窒,驀地起身瞪眼問,「這是你什麼時候決定的事情!?」

為什麼他一點都不知情,素續緣甚至連提都沒提過,更沒表現出有這樣的想法啊!

「……我想了一陣子,只是昨晚才決定。」他抬眼看著,回答得幾分遲疑。

並不是因為決定而猶豫,而是因為眼前人似乎有冒火的傾向……只是,他不太明白為什麼洛子商會生氣。

「你想了一陣子,卻沒有告訴我?」語調,有些高昂了起來。

見他好像真的動了氣,素續緣當下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安撫,只好解釋道:「我只是還沒決定所以才──」

「所以才不告訴我?」真是夠了!老兄這樣,續緣也這樣!!這是幹嘛?把他耍著好玩的啊!?「我問你,你知道你父親請那老兄轉告我什麼了嗎?」

「……昨天知道了。」他略為苦笑,唉,原來是雙重的氣啊……

「那你一點反對的話都沒有嗎?」

前幾條定律就算了,反正他對於醫生的工作也沒興趣,既不想跟素氏有關連也沒想過要干擾續緣的工作,但是,最後一條真的是讓他開始無法忍受!

拜託!二十歲欸!!還有三年啊──自己喜歡就喜歡還要受人限制,光這點就讓他夠氣了,沒想到續緣現在又──

「這──」素續緣怔了怔,才低聲回答:「我確實覺得這樣也好……」

畢竟,洛子商還年輕。

他並不是不相信他的感情,只是,他畢竟是個學生,還有許多的發展空間。這三年,或許足以讓他認清楚是否該跟自己在一起,或許……也是替未來定下磐石。

如果,能夠持續到那時候的話。

「──你是不是還不相信我?」聽他這麼回答,洛子商的聲音有些冷了下來,眸裡火光卻更熾烈,「三年的時間,算是考驗嗎?」

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非常不喜歡。

「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想──」他有些急著想解釋卻頓了半晌,終於道:「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有選擇的空間跟餘地。」

「讓我有退路?」洛子商一雙眉高高的挑了起來,輕哼一聲。

「不是退路而是多點時間沉澱。」素續緣語氣溫和地試著想平撫他的怒意,「你畢竟還是學生──」

「我知道我還是學生,你不用一直提醒我這點!」他驀地截斷他有如長輩教育似的話語,抓住他的手問,「因為我比你小,所以就不能信任嗎?」

「我沒這麼想。」他不是不信任他……只是,他的理智覺得該如此而已。

這樣不對嗎?那麼,怎樣是對的?

「但是,你卻連要離開的決定都不願意跟我說!」洛子商聲音頓了頓,眸裡似乎染上了一點點的低沉,「你剛才那種講法,就好像是在跟我說──你並不需要我一樣。」

喜歡一個人不應該是這樣。

那一句句的話,簡直像是在跟他說:其實你可以有更多的選擇;而素續緣的口吻,更像是一個無關己事者的平靜。

喜歡一個人,不該是這樣的!

素續緣楞了,他從沒想過會給洛子商這樣的感覺!「我並不是──」

「你是真的喜歡我嗎?」他如斷腕般決絕地問。

「我──」他瞬間窒住,臉頰發熱得說不出口。

想起來了,從那日開始起,自己還沒有說過這句話……可是,洛子商應該清楚了才是啊,為何又要問?

他不是一向有自信嗎?這幾個條件,他以為頂多讓他不高興一陣子,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才是啊!現在又怎麼會──這麼容易頹喪?

「如果你說不出口,那三年的時間也沒必要了。」

說罷,洛子商突然起身,就在素續緣來不及反應之際,人已經打開了門往外走。

「等──」被遺落的人瞬間失措了,沒能思考就慌忙起身追了上去,拉住那開門的手,「你先等等,別──」

「別什麼?如果連喜歡都不能說,怎麼有辦法再三年?」洛子商別過了頭不看他,聲音仍是那幾分低沉鬱悶,像是賭氣又像是認真。

「我不是不說,只是──」見他不看自己,素續緣當下又更加不知如何是好,而那話中的意思更讓心頭湧上幾分的慌亂與恐懼。

他不是不願說,不是不想說,只是,他從未有過這般的心情與想法,從未對人說出口自己的感受……

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啊!

只有兩個字,但含上了那許許多多的紛亂情感,竟就變得難以說出口。

聽見洛子商不回應,那份焦急跟酸楚越來越重的梗上心頭,他咬住唇低下了頭,握緊的手不放卻也是不懂得怎麼開口。

越是著急,話卻越梗在喉頭,使得他幾乎一陣酸楚,眼眶跟著熱了。

「你喜歡我嗎?」終於,洛子商打破了沉默,問著那低頭不看也不說話的人。

「…我……」

「你不想說,就別勉強。」說罷,打開了門。

「我……喜歡!我確實是喜歡著你!」

他一急,一句話竟就這樣脫口而出,連自己都愣住的同時,一個笑聲讓他抬起頭,就倏然被緊緊的擁抱住。

還來不及從那股焦急壓迫的悶苦情緒中恢復反應,就聽見耳畔那雀躍的聲音:

「哈!這樣你要是再不說,我可不知道怎麼辦了!」

──那聲音,那表情,哪有一點點的頹氣喪志!?

「你──!」素續緣瞠大了眼,「你故意──」

「我是故意。」坦白而直認不諱。

「洛子商!!你──!」竟然,竟然害得他慌了下,還──

一陣氣惱,素續緣推開人抽開手,一個背身就要走開,卻又被一把勾住抱住不放。

「對不起囉,別生氣。」洛子商靠在他肩上,擺出了幾分哀怨,「可是我剛說的想法都是真的,我是真的對那些條件很不滿,所以才希望你可以對我說出口,否則以後的日子我要拿什麼信心去磨?」

就算他再有自信,也沒辦法在素續緣不說一聲喜歡的情況下去支撐以後可能會有的一堆麻煩跟磨練啊!

「……可是你也不該──」素續緣瞬間抿住唇,因為他是真的感覺到失去的恐懼跟慌亂,否則,怎有可能失了分寸跟理智。

但是也讓他明白,原來,那份喜歡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深……

「誰讓這方法迅速又有效囉。」

這頑皮又帶幾分委屈的口吻,讓素續緣氣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好一瞪眼略表不滿,「你是不是早就想好怎麼收場了?」

「這~你說呢?」洛子商見他脾氣緩下,又得寸進尺的抱得更緊,幾分玩謔地低笑道:「而且不這樣,我怎麼會知道我們是真的情投意合了?」

素續緣怔了怔,垂眸之際,才察覺臉畔的熱氣不只因為自己,還有因為貼緊的人正輕輕廝磨著耳鬢。

曖昧的、溫熱的呼吸,就這樣貼在臉畔頸間,而體溫、熱度,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漸漸急驟的心跳,越來越高。

「以後別再做這種事情了,我不──」他回眸試圖冷靜地說道,卻在瞬間,被急切的掩去了聲音。

被吮吻著、一瞬即分的唇,已經足夠讓他不知所措的瞠眼,楞看著眼前人。

「你──」

「我喜歡你。」

認真的、直接的宣告之後,灼熱的呼吸再度掩上微張唇瓣。

隨著越亂的呼吸心跳,是越見密合的身軀,及掩不住的切切濃情。

 

同一時刻,某警局──

「風仔。」

「嗯?」

「你說,我那侄兒的情路到底會不會順利呢?」

「──不知道。」

「唉,沒想到時間匆匆過去他也到了這年紀,過幾年,我看他也就翅膀硬了飛了,想一想,還真是寂寞啊~」

「……」沉默、忍耐過後,終於──「憶秋年,你要緬懷過往,也不用一定要躺在我腿上!」

一早來就這樣一直說話打擾他找資料分析,難道他就不能做些別的事情嗎?(作:風叔……重點應該是他還躺在你腿上吧……bbb

「我受傷了嘛~」死賴活賴。

「那點傷要不了命。」風之痕冷冷地說道。

「風仔你怎麼這樣說,你一點都不心疼嗎?」憶秋年此刻一付受傷模樣,只差沒掛兩滴眼淚博取同情。

「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好狠心Q__Q。」虧他們已經兩情相悅了欸,結果風仔還是一樣冷酷──不過他就是這點迷人~~(作:你也是心甘情願嘛……)

「……閉嘴。」知道再說下去沒完沒了,風之痕逕自翻起手中的案件紀錄,專注於其中不想再理他。

結果安靜沒三分鐘,憶秋年又動了動起身,湊到風之痕身邊看著他專注的神色後,驀地開口。

「風仔~」

「嗯?」

「我們認識十多年了,是吧?」

「嗯。」專注於文件上的風之痕對這問題,只是心不在焉地應了聲當作回答。

反正憶秋年的廢話他聽得很多,就算只應一聲他也會很高興的繼續講下去。

「我們現在是情人了對不對?」

「嗯。」

「我們也是工作上的好夥伴,對嗎?」更進一步逼近。

「嗯。」風之痕依然心不在焉。

「所以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我們很多事情都不分彼此一起共有對嗎?」一連串繞口令,也只有憶秋年說來不會打結。

「嗯。」

「那這樣,我們一起住吧!」

「嗯……嗯?」冰冷的人兒在順勢應聲後,這才迅速反應過來自己被拐騙地冷冷一睨那笑到嘴巴快裂開的人,「憶秋年,你很開心?」

「當然~!」他現在,可是開心得不得了啊~!

同居同居,他夢寐以求的生活~

「……我只是嗯了一聲。」這樣也有得說嘴,憶秋年這傢伙──

「不管,反正你答應了就不能反悔!」他迅速抓著風之痕逼近。

他早知道風仔會這樣說,不過都好不容易抓到機會,怎樣也要拐到手啊!!

「……」風之痕聞言一瞇冰綠眼瞳,半晌後驀然出乎意料地開口說道:「好,我不會反悔。」

「欸?」這下,反而是憶秋年怔住了。

那素來不笑的唇畔,此刻清楚的彎出了一抹笑;而就在某人看傻眼的同時,那如同以往一樣的冰冷嗓音緩緩說道:

「只是──我沒有說是哪時候。」

「啊咧?」框啷一聲,憶秋年彷彿聽見希望破裂的聲音。

怎麼──他怎麼就沒想到在問題上多加個時間限制啊啊啊~~><~~

「我要去資料室。」風之痕彷彿沒看見眼前情況逕自拿起資料起身,「你不工作,也不准打擾我的工作。」

「啊~風仔~~~」

他連忙追了上去,正想開口的時候,風之痕就又發話──

「三小時不說話,我就考慮。」

「──唔!」

憶秋年霎時閉緊了嘴巴,只是,還是一樣如影隨形的粘在風之痕身邊,那一臉的哀怨以及想說話又拼命忍的模樣看在風之痕眼裡,除搖頭外,還有隱忍不住的笑意漸漸蔓延眼角唇畔。

他怎會不知道憶秋年想的什麼,只不過即使已然關係改變,也要有時間,慢慢地讓自己的感覺完全接近──

而他,並未告訴憶秋年那完全的情投意合來到之際,應該,不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