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思譴綣

午後陽光,醺得人暖和中帶些昏沉。

素續緣看了看腕錶,發覺時間將至,便走到一旁揭拉開帷簾。

帷簾後的單人床上,平日神色飛揚傲氣的少年,長睫閉合正睡得香甜。

看著那這幾天老把自己工作場合當休息室的人,他唇角不由輕揚,走過去伸手拍了拍那賴在床上的人。

「洛子商。」溫和的嗓音輕喚著,「洛子商,別睡了,快到上課時間了。」

「──再五分鐘……」呢噥地蹙眉。

「不行,你得去上課──啊!」驀然被抓住手臂一拉,身軀前傾的素續緣眼前一花,定神卻瞧見洛子商那笑得好不開懷的模樣。

「你裝睡?」素續緣微惱地一瞪。

「不,我確實睡了一下子,」他伸展雙臂將人給環住,低首靠上那肩窩埋著,「說實話如果有你在,我會比較好睡。」

他知道素續緣有工作,不可能一整個午休時間都陪著他,所以吃完飯就藉口休息賴在保健室,隔著一個帷簾聽他說話、走動來去,感受著他在身旁的感覺。

前半個多月的灰心好像都是很久前的事情了,現在即使看見老兄跟風之痕親熱的模樣,他也不會覺得很礙眼、很想扁人。

「也只有你,把這裡當成休息室。」他笑了笑,對他這般親暱的動作雖然還有些不習慣,卻也漸漸說服自己接受。

沒有任何的不愉快,只有那種甜入心脾的感受,甜而不膩的緩緩暈開。

從不知道,跟人如此親暱是這麼舒暢開懷、絲毫沒有一點的沉重畏懼──只是,他仍不習慣去敞開訴說感受,仍是幾分矜持著。

「耶……因為你在這裡嘛,」洛子商打個喝欠,幾分玩笑幾分試探地說,「我跟你又不是普通關係,不是嗎?」

臉驀然微熱,素續緣一會兒答不上腔,只是不否認地惱睨他一眼。

「有沒有人說過,你這表情好可愛。」洛子商見狀只是笑嘻嘻地逗著他,看他有些嗔怒的神色,就越發愉快。

這幾日來,這些表情多得讓他如獲至寶。

他一直知道素續緣很不容易顯露情緒,但卻也沒想過,原來他那許多從未顯露的生動表情,是如此動人。

「……什麼可愛,我可是比你大了好幾歲。」怎麼會有人說過呢?他根本不記得有誰會讓自己這樣過!

「不過五歲而已,但是,也一點都看不出年紀。」洛子商神色認真地看著他的臉,評論了起來,「如果換上學生制服,保證沒人看得出你不是學生。」

「就算這樣,也比不過你這個真正的學生。」他拉開他的手起身,又將他拉起來往外推,「學生就有學生的本分,乖乖上課去。」

「欸……等一下,別那麼急──」

「……不管我們關係如何,」素續緣突然認真地凝視著他,語氣溫和卻十分堅定地,「在這學校裡,你是學生我是老師。所以,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好嗎?」

他不想讓人說閒話。再怎樣,洛子商還是得唸書,而他,也得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

該做的事情不該變,該下的決定……也是一樣。

「──你這種表情,我能說不嗎?」洛子商笑了笑,握住他的手,「我知道你的顧慮,放心吧,我會做個乖寶寶的。」

乖寶寶?這回倒是素續緣眉稍微揚了。

「哎呀,看起來不相信我。」哀怨似地一瞅。

素續緣聞言,真的唇角微揚笑了起來,「你自己相信嗎?」

「──不相信。」洛子商誠實地答著,聳了聳肩,「好吧,反正我會儘量盡我『學生的本分』,你也一樣,做你的『老師』本分──不過~」

「不過?」含笑,反問。

「不過,獨處的時候就別這樣啦!」他輕拉著他的手,低聲笑語,「我可不想叫你『素老師』啊!」

「……打從開始,你就沒叫過吧?」

憶起兩人來往的日子裡,他還真沒尊敬的叫過自己一次呢!

「我才不會傻得一開始就劃下距離呢!」洛子商湊過他耳畔,笑說著,「你可是我喜歡的人啊……」

近乎肌膚相貼的挨蹭著,溫熱氣息曖昧而朦朧地在兩人間散佈開來,幾許熱度,隨著悄然攀升。

四目相投,眼眸底,不由得泛起幾分醺醉的朦朧。

倏地,上課鐘聲鐺鐺的響起,打斷了接續的話語動作。

素續緣驀然醒覺,掩飾臉熱地迅速別開臉,拉開門將人往外一推,「你快去上課!別遲到了!」

唉……錯失機會。洛子商心底哀怨一聲,「好吧,那我上課去了。」

他猶有未甘地凝望眼前人一瞬後,卻在該轉身的頃刻忽然回身,迅雷不及掩耳地在素續緣頰畔烙下一吻。

──「要想我喔!」

一聲話語,如笑談又如許溫柔地撂下後,他轉身離去,留下有些怔楞的素續緣兀自撫著被吻的臉龐。

半晌後,在他唇角展露出了一抹略帶羞澀,卻又可名為幸福的笑容。

而思念,從他轉身離去一刻起,繾綣蔓延。

 

「風仔……」

「嗯?」淡淡的,似有幾分不耐。

「你好冷淡……」哀怨的語氣,指控著。

「……有嗎?」

「有!」斬釘截鐵。

「我不覺得。」還是回答得冷靜而淡漠。

「可是我覺得啊~!」

「──真如你所說的話,你還能抱著我不放?」

風之痕冷眼一瞪那緊抱自己不放的男子,再也懶得說話的別過頭去,也不管那還在身後巴著的人就靠著沙發假寐起來。

工作段落後,他本想要回自己住處休息,結果卻被憶秋年死拖活拐的給拉來他家,然後就是一連串諸如此類的廢言對話,聽到他都快不想回答。

不過即使他如此多言囉唆,那擁抱的臂彎,依然有種令人眷戀的溫暖。

「風仔,我們難得獨處,你怎麼可以不理我?」得不到注視,憶秋年不甘願地將人一拉,抱住。

「我每天都見得到你,而且──」風之痕那雙冰綠眼眸張開,毫不溫柔地冷睨,「你每天話都很多,很煩。」

「啥!?」憶秋年頗受打擊似的,抱屈道:「我多話,是因為你不說話啊!」

還不是因為風之痕都老是那麼安靜,他只好多說一點啊!他可是一人說兩人補欸!!(作:你騙誰==……)

「……說兩人份的話,你不累?」

說的人不累,他可是聽得有些疲乏了──只不過,若有天憶秋年變得安靜少言,他說不得會覺得他一定是病得不輕。

「跟你說話就不累。」

依然幾分嘻笑又認真的回答著,惹來了懷中人眸裡幾分淡淡笑意,再加上那幾分因為倦意而染上的慵懶,一雙冰綠眼眸,頓時煞是動人。

憶秋年驀然低首輕觸他的唇,而風之痕眉峰雖是蹙了會兒,卻也沒有反對意思,只是很自然地雙唇相就,讓吻漸漸加深。

如許芳甜的氣息、呼吸輕淺急促,隨著雙臂不自主的越摟越緊,隔著衣物緊貼的體溫也逐漸攀升。

「咳咳~~!」用力的咳嗽聲,突然如冰水般降臨。

雙唇驟分,憶秋年狠狠瞪向那突然降臨的大燈泡,卻是沒辦法制止風之痕迅速拉開距離的動作。

「喔~不好意思,我打擾到你們的獨處時間了嗎?」洛子商眉梢輕揚、毫無愧疚地說後,幾分好奇問道,「是說,你們兩個人怎麼不出去來個晚餐約會,還在這裡幹嘛?」

說真的,他不以為老兄會不知道他的下課時間,所以再怎麼說都應該會想辦法避開他這個『不肖姪兒』跟戀人親熱才是,畢竟,他可是個特大的燈泡啊!(作: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嘛洛兄……)

聞言,風之痕只是不答地平復了呼吸後,看了眼身邊的人,「──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說著,就要起身坐到另外一張椅子上。

他其實知道憶秋年拉他來的目的不只是想要獨處這麼簡單,但是,他也不想淌混水。

「啊?風仔~~不要這樣嘛~」憶秋年見狀連忙巴住他,雙手如八爪章魚般纏上腰,「俗話說,夫妻要同甘共苦……」

眉峰一緊,「誰跟你是夫妻?」

「不夫妻,那不然夫夫好了……」很委屈地道。

「憶秋年!不要耍嘴皮,有事情就快講!」

「咳,好吧,既然太座吩咐──」一眼瞥見親愛的風仔投來殺人目光,憶秋年連忙閉嘴,轉向叉手等他說話的姪兒,「你坐下吧,我『們』有事情跟你談。」

一旁,風之痕雖因聽出那刻意強調的『我們』而攢眉,卻沒有開口駁斥。

「這麼正經?」洛子商怔了怔,雖然有幾分不好的預感卻也聽話的放下書包,坐了下來,「看你的表情,我怎麼覺得事情不妙。」

「哈哈,放心吧,不是壞事。」說實在也不是什麼好事就是。

「喔?可是你的『哈哈』聽起來很心虛啊老兄。」他越看越覺得古怪地眉頭一擰,「喂,你該不會背著我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吧?」

越想,越覺得情況不妙。

尤其是風之痕也在場,看起來很明顯的是老兄在找幫手。

「欸~講這樣就傷感情了,我怎麼會害你呢?」他摸了摸鼻子,確實有些心虛。

「哈!這句話等你問過自己的良心再來談。」他好整以暇的向後一靠,打算以不變應萬變,「有事情就乾脆說吧,省下時間。」

憶秋年看了眼一旁的風之痕,才斂下笑臉,定眼看著姪兒,「你還記得,上禮拜我提起遇到素還真的事情。」

「……記得。然後呢?」

「──其實,是他來找我。」

「他找你?」洛子商一楞,迅速直起身,「為什麼?」

「為什麼,以你洛兄的聰明才智,不需要我提醒吧?」

──是因為素續緣!

為什麼素還真會找上老兄談這些?他是去表達反對立場嗎?但是,他不以為老兄會薄情到斷絕他的情路,否則也不會又鼓勵他去追了不是?

再者,他跟續緣也已經情意互通了,沒什麼好怕的。

他想著,定了定神,「你們談了什麼?」

「他說,他尊重兒子的選擇。」憶秋年看著洛子商明顯鬆了口氣的神情,才又故意加上了但書,「只不過──」

「只不過?」神色頓時又緊張了起來。

啊哈哈~有趣有趣!果然十年風水輪流轉,終於也有讓我看戲的一天啊!

憶秋年忍住笑意,眉梢卻幾分得意的揚了起來,「只不過,他有幾個條件請你遵守。」

於是,他將那不多的條文一條條的列出、詳述,然後看著那臉色越來越灰敗。

而,就在那最後的一個條文說出口後──

「什麼!?老兄!你不要開玩笑了!!」

伴著那高聲憤怒的大喊,是一場再度上演的叔姪親密交流。不同的是,那冰綠眼眸的冷然人物,冷靜地坐在一旁等著一切鬧劇結束。

──反正,也死不了人。──他如此想著。

 

是夜,不同的場景,同樣的對談後。

若有所思的,他正在想著那人知道這些條件後,定然會有些忿忿不平吧?只是,他認為或許這樣也是好的。

有些事情需要時間,也需要一些的考驗。

「續緣。」

「嗯?」

「你,做好決定了嗎?」很溫和、從容不迫地詢問著。

「……嗯。」他堅定地,抬起了眼眸清晰道:「──我要回素氏。」

有些決定,是無論如何,都非做不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