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真意切

「……吃這個好不好?」

「──我不要芹菜。」

「可是芹菜很好吃啊。」好聲好氣地勸說。

「反正我不喜歡那味道,你先吃掉芹菜再給我。」

「喔,那魚呢?」

「好麻煩。」眉頭攢了起來。

「不會啦,我去刺了,你吃看看。」

挾起一塊直接餵起人來,然後索性一路說、一路勸、也一路餵了下去,看得週遭的人個個發麻,卻又不能開口制止這對目中無人的戀人。

「──喂,你們兩個夠了沒有?」終於,一旁的洛子商受不了這對白癡情侶地一翻眼,「現在是自習課,不是午休!」

「有什麼差,過不到十分鐘就要下課了。」斜睨一眼,寂蓮又回頭讓湛江雲餵了一口,「反正你中午不是也要去送飯嗎?跟他一起吃不就好了。」

「……你以為每個人都像湛江雲這麼好講話?」發生那種事情,始作俑者竟然還好意思一點懺悔樣都沒有的叫他去『吃飯』!

「這叫信任。」寂蓮眉梢動也不動地回答,「更何況我是在製造機會給你,你該感謝我才是。」

洛子商一挑眉,哼了聲,「我覺得你是在製造讓我失敗的機會。」

信任?哈!信任的話還會揪著他領子警告不可以亂來啊?呿!真是搞不清楚狀況!明明就是他被人『亂來』欸!!幸好他閃得快,只是稍微碰到一下而已。

「那是因為他還不夠信任你,對吧?」末兩字,是微笑地轉頭問一旁尷尬無語的人。

湛江雲只能尷尬地摸摸鼻子。那種情況看在戀人眼中,能被容忍才是奇蹟──所以怎能怪他一時不顧『兄弟之情』嘛,而且事後他也跟洛子商談過了,也『取得諒解』了啊。

「……有差嗎?反正他也沒什麼反應。」唉,看來他還得努力很長一段時間呢……

「你不去問,怎麼知道他真的沒反應?」挑眉,寂蓮一副睥睨的模樣,「洛大哥~洛兄弟,你不是一向很有自信嗎?怎麼連問個問題都不敢?」

「……光有自信是不夠的。」這是那天湛江雲回給他的話,此刻說來,倒也是很切中心思。

只有自信並不夠,若得不到認同,信心也會逐漸消萎──感情也是一樣,面對喜歡的人,即使平日再有自信,也容易沒了信心。

「那就去問啊!有或沒有,總要問個清楚吧?反正最糟不過現在,還不如放手一博呢~」寂蓮說著頓了頓,目光含淺淺笑意地看了眼湛江雲,「要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把心中所想寫在臉上。」

所以,他才更愛看湛江雲那總是明顯的緊張與在乎。哪像洛子商跟那素續緣,那麼多猶豫,還不如當面說清楚的好。

喜歡不喜歡,愛或不愛,有那麼的難嗎?

洛子商還想說些什麼,下課鐘就響了起來。

「時間到了,你該去了。」

他擺了擺手,再不理會地繼續享用起他的愛心午餐。而洛子商在接收到湛江雲以唇形說的一句『加油』後,才提起飯盒走出教室。

而寂蓮,揚眉看著眼前直盯自己的人,「幹嘛…?」

「你應該去解釋一下。」湛江雲說道。

「有必要嗎?」寂蓮微微地、不怎麼想地撇了下嘴角。

「……有。」他很是認真的直盯著眼前人。

他知道,這種事情不解釋清楚心裡總是會有疙瘩的。就像那日即使知道寂蓮絕不會跟洛子商有什麼曖昧,他仍是會耿耿於懷,直到事情說清楚才略有放鬆。

「是嗎?」寂蓮想推託似地眸子轉了轉,但看著眼前人難得固執起來毫不放鬆的模樣,也只得故做不得已的模樣嘆氣:「那,吃完這個我再去囉。」

反正~他也挺想看看有什麼後續效應的。

 

事情,會有那麼容易嗎?

保健室前,洛子商苦笑著自問,半晌後終於抬起手敲門,屏息地等待那溫潤的聲音回答。

──嗯?沒有回應?

他又敲了敲,在等了片刻仍是沒有回答後,便伸手打開門。

白袍掛在椅背上,微風吹起窗簾,日光映著一室的寧靜安詳──可是,沒有那人兒的蹤影。

走向前將飯盒放在桌上,他一眼望見桌上攤著一本診察日誌。

禁不住笑,他還記得之前每日跑來時總是要賴到上課才肯走,即使素續緣總是忙著寫日誌、照顧來保健室的學生,他也是沒有就這樣跑掉。

即使只是看著,也會覺得滿足。

想得出神,一下子竟是沒注意到身後的腳步聲。

「──你來了。」

一句溫和的話語令他霎時回頭,望見一雙烏亮眼眸,正凝視著自己。

很平靜、毫無迴避的凝視,他好像有很長一陣子沒有這樣看他,因為他總是會避開自己得眼光──

「我送飯來了。」他勉強開口找話題似的說道,不想看見他無動於衷似的冷靜眼眸,卻又不能遏止自己的眼光一直追逐眼前的臉龐。

「……嗯,多謝。」素續緣輕聲道謝,腳步仍停在門口沒有往內靠近。

即使明白了,卻就是,還畏怯著很多很多事情。

空氣又凝窒了會兒,洛子商才開口,「我回去了,你吃飯吧。」

素續緣一怔,在他錯身而過的瞬間回首想喚,卻又驀然想起那時錯身的那句『算了』而梗住了話語。

如果──如果他真的想『算了』該如何?是否,就真的『算了』?

但,他仍是來了啊……他來這裡,就為了送上親手做的飯菜給自己,那是否代表著還有一些希望,是否還可以一試?他可以,賭上當時告白的那份真實嗎?

他深呼吸,下定決心轉身追了出去,直追到樓梯口看見那已經走上半層樓的人,立刻不假思索喚著,「──洛子商!」

聲音迴蕩在梯間,呼喚的人與被呼喚的人同時一怔。

「有事?」洛子商定了定神,低頭看著停在下方階梯上的人。

「──不算有事,只是──」素續緣不由緊張地握著提袋,既是幾分猶豫又有些焦急著不知如何開口,總不能,一開口就那樣地問……

沉默間,喧鬧聲由遠而近,幾個學生笑鬧著跑了過來奔上階梯。素續緣正想閃開,已經被洛子商圈著臂膀往旁邊躲過。

鬧聲遠去,兩人匆匆對望一眼鬆了手,竟是都有些的尷尬。

除了那日檢查,已經有很久沒靠這麼近了。

「你想說什麼?」洛子商終於忍不住地問,心口跳得有些急。

他喚住自己,總該是有些話想說不是嗎?

「我──」

「洛子商!」

話沒出口,就被另外的呼喚打斷。

素續緣抬頭一看,微怔地看見那日所見的那個學生含笑緩緩步下階梯,神色不由得有些尷尬僵硬。

「你來幹嘛?」洛子商一擰眉,沒好氣的瞪著靠近的寂蓮,沒注意到素續緣些微的退離了一些。

「來找你啊~」寂蓮好似沒見他嫌惡的模樣故意親熱地靠了過去,衝著神色微僵的素續緣一笑,「有人說,要我來解釋清楚誤會。」

「你不要搗亂就好了。」洛子商發現素續緣的神色,當下有些焦躁地想拉開距離,卻又突然地被一拉。

雙唇又將碰上的瞬間,他不假思索地迅速用手去擋,險險地躲過了另外一次狼吻。

這寂蓮搞什麼!又來這一招!

正想罵人,寂蓮已經一臉無所謂的淺笑鬆開手對素續緣說道:「好,你都看清楚了,那天就是這樣──所以放心,他還是喜歡你的!」

正兀自怔楞的素續緣一聽,就像是被說破般迅速垂下眼瞼,頓時有些不知所措;而洛子商霎時會意地一楞,頓時只能傻傻看著素續緣那被說中心思的模樣。

「就這樣,我走了,掰~」他這麼做,夠給湛江雲面子了吧!

說罷,寂蓮瀟灑走人,留下幾分彆扭無言相對的兩人面對著,卻是一時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又是一群學生經過,洛子商伸手護著素續緣避開,也不管經過的人都好奇地看了他們好幾眼,因為此刻,他只看得見眼前的人。

他在乎嗎?在乎自己是否喜歡他?

掌中的溫熱,引來胸口翻騰且呼之欲出的喜悅。

「你,在意這件事情嗎?」週遭安靜下來時,洛子商終於開口。想維持平靜的聲音卻因為含著些許膽怯,以及想確認的急切盼望而有些急促地輕顫。

眸子一抬、一斂後,素續緣終在他的屏息下點了頭。

「那你──」他握著眼前人的手,更緊了,「你在意──我嗎?」

「……」素續緣聞言沉默著,半晌後,他終於抬頭凝視著他,悠悠地開口輕道:「我……很在意。」

一聲輕微抽氣,他倏然被緊緊摟抱的當刻,只感覺如釋重負。

濃濃的酸楚伴著甜蜜,在擁抱的溫暖中,一點一滴沁入了心脾,卸去這些日子所有的難解、焦慮,困惑、紊亂。

原來,一切是那麼的簡單──原來只要一句話,就足以表達這份真切。

「我喜歡你。」

耳畔傳來這樣的喃喃自語時,他微笑著,閉起眼回應擁抱的同時,恬然地感受起這份不再有隱蔽的感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