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切情怯

週一早晨,素還真幾乎是擰起了眉,目送兒子出門。

從週六過後,續緣就很不對勁,老是發怔的神色中,似煩惱似擔心、又有幾許的惆悵失落模樣。

這兩日素還真屢次想開口問,卻又每每被葉小釵擋了下來。

『讓他自己好好想想。』他簡短的道,在他還想說話前就給了冷冷一橫眼,『他會如此困擾,你的干涉過多也是原因。』

一句話堵住他接下來想辯駁的任何言語,也同時讓他生起了悶氣,結果使得一個早餐桌上三人各懷心思似的沉默著。

終於,在素續緣離開宅子後,素還真回頭看著葉小釵。

「那小子要是敢讓續緣難過的話,就算是你也阻止不了我!」他神色冷然,昂著頸子信誓旦旦地說,彷彿是威脅眼前人一樣。

「那是當然。」葉小釵聽到這樣慷慨激昂的宣言,只是眉頭動也不動地答了這一句。

「…………就這樣而已?」他見狀瞬時氣餒、氣勢降下的頹喪自語。枉費他還準備了一堆理由好應付,結果小釵就這樣帶過去了,害他什麼都沒得說!

見狀,葉小釵伸手輕輕地一撫他的髮,笑了笑,「你該去醫院了,走吧。」

說罷率先走出了門,而雖然還有些不甘願,但素還真也認了地跟著。

每次都是這樣,害得他想跟小釵爭論什麼都爭不起來……唉,早該知道有句話是切實實踐在他們身上的,而那句話就是──

世上,總是一物剋一物啊~!

 

中午時分,下課鐘響,校園從寧靜轉為倏然的喧嘩。

將手中的學生資料收上架後,素續緣深深吸了口氣,平撫自己越接近中午就越急驟的心跳。

會來嗎?那每天中午都會出現的人。

有些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了,明明前日才跟人說了那樣的話,明明理智上覺得他確實不該再跟自己太接近,卻又有些的希望他會出現──就像往常一樣,笑著說著,像什麼都沒發生。

只是,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那天不該就這麼跟他揭破嗎?但,他認為自己沒做錯,保持距離對兩人都好,自己既然不想談感情事,那就不該再曖昧地給希望,更別提他還算是自己的學生呢……

想都沒想過這樣的差距,一點都沒影響過洛子商接近自己的意願──而那時的洛子商,竟是沒有平日那種略帶學生稚氣的輕快飛揚,給了他一種彷彿眼前人已然成熟穩重了的錯覺。

失神間,忽然傳來敲門聲。

他一驚,手上的東西險些落地,忙抓住後,平撫了呼吸才開口道:「請進。」

一雙眼瞧著等待門開,但過了半晌門外仍沒有聲息,素續緣微怔,又突然聽見再度的敲門聲。

他舉步走向門口,猶豫了會兒,悄悄深吸口氣將門拉開,卻一楞地看見門外是空無一人。

沒有人……可是剛剛明明──他疑惑著,卻在眼角瞥見門把上掛著的東西時,一瞬失卻呼吸。

這提袋──是洛子商!

一個箭步跨出了門,有些莫名急促地用目光左右梭尋著走廊兩端,卻是沒見著人影。

人呢?這是他拿來的吧!那他為什麼沒有進來?

想著,素續緣驀地停住了腳步。

他想起,是因為自己說過保持距離,所以他才這樣做的──是自己說的,不是嗎?

那又做什麼要找他?找到了又如何?

他在原地佇立了半晌,終於一聲悠悠嘆息地拿起門上的提袋抱著,回到保健室內。

懷中微溫,熨得人心口發酸,莫名所以的悵然。

而在門關上後,一直靠在走廊轉角處等待的那名少年才一聲喟嘆地直起身,往走廊盡頭去了。

 

數日間,班級上都籠罩著一股鬱悶烏雲,尤其以靠窗中間那位頭上的烏雲最明顯。

「喂,你是怎麼一回事?」

纖纖指尖,毫不客氣地戳著趴在桌上有氣無力似的人。

只見洛子商懶懶側過臉,「我在鬱悶,不行嗎?」

唉,他鬱卒、他鬱悶、他憂鬱~尤其每天回家看見老兄那張幸福的臉,就很想衝上去痛扁他一頓──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因為老兄最近跟風之痕黏得可緊,得罪一個等於得罪兩個。

得罪老兄事小,得罪風之痕,那可能比較嚴重一點。

為了生命著想,他只是做了『一些』老兄討厭的菜色,作為小小報復。

「每個人都知道你在鬱悶,可是你到底在悶什麼?」苗蜜撐著身坐到他旁邊的課桌上,直言道:「跟你的保健室醫生有關對吧?」

她跟洛子商並不同班,可是因為湛江雲的關係,所以也熟識了。

而全學年──或許說全校吧,幾乎都知道洛子商成天往保健室跑的意圖所在,而聽說最近中午他一樣出教室,卻每次都是一臉更加鬱悶地回來。

「……很明顯?」

「非常明顯。」苗蜜說著,眸裡閃動笑意,「想不到你平常看起來那麼自在瀟灑,一戀愛起來也是這樣的人啊!」

「妳沒資格說我吧,苗美人。」洛子商撐起臉斜睨,「怎樣,妳跟那位『白護衛』最近好嗎?進展到什麼地步了?上禮拜有沒有出去約會啊?」

「喂,你怎麼老是這麼直接!」方才還豪氣模樣的苗蜜,頓時暈生雙頰,更顯嬌媚。

「哈!當初不知道是誰每天主動去追,追得兩個學校眾人皆知,現在還在這邊害什麼羞啊?」洛子商頂不客氣的戳破。

「洛子商!我是在問你不是在說我!」她羞惱地叉起腰。

「還問什麼?妳不是都知道問題所在嗎?」

她眉梢一挑,「喔?你被甩了?」

「喂!說話客氣點,什麼被甩了!」(作:這口氣…洛哥你跟憶杯果然是一家人)

「沒被甩的話你唉聲嘆氣幹嘛?好沒用。」瞪著眼,她啐了眼前人一口。

──>_<──!好個苗蜜,妳、夠、狠!!

「妳是特別跑來落井下石的是嗎?」切!

「誰那麼有興致,是湛哥叫我來問的,他說你都含糊其詞,才叫我來試試看。」她一聲輕哼。

「他還有時間來管我閒事?」洛子商挑眉一笑,這些關心讓他心情似乎好了些,「寂蓮那邊他擺平了嗎?」

「擺平?我看寂蓮擺平他比較差不多。」苗蜜噗嗤一笑。

湛哥拿寂蓮沒辦法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一個過於駑直遲鈍、什麼都擺臉上,一個則心思玲瓏、老是笑裡藏刀,所以湛哥老是被寂蓮耍得團團轉,簡直是冤家一對。

「……其實,也沒什麼。」他起身試圖精神點,心情卻還是鬱悶。

「好吧,看來你不想講。反正需要幫忙就講一聲,湛哥不行的話還有我啊!」聽見上課鐘響,她跳下桌拍拍衣襬,「我該回去上課了,掰掰。」

「嗯。」洛子商擺擺手,就又百般無聊似的趴上桌。

是真的沒什麼……沒見面也沒講話,還能發生什麼?

每天中午,他都會拿著便當去,敲門後閃人;而除了第一天外,素續緣也從沒有再試圖找過自己,只是每日放學前會將洗乾淨的便當盒掛回門把上等他去拿。

這就是這一個多禮拜來,他們唯一的聯繫。

有時候他站在那門前聽著他的聲音,會很想就這樣敲門進入,可是一但聽見他說了聲『請進』,又會立刻閃開了去。

現在才知道,自己沒想像中可以那麼無所畏懼、毫不氣餒,只不過因為那一夜、那句『保持距離』,使得他到現在都沒能跨過那道門檻。

因為,不想看見他拒絕的表情……不想看見,他的排拒。

唉聲嘆氣,撐起臉煩悶地撥撥自己頭髮,劍眉蹙起。

原來情意深切,也會因情而怯。

這種滋味,現在的他終於也是懂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