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何以堪(下)

遠望著前方一黑一白明顯的依戀前行遠去,素續緣轉頭望向後方,那一雙成年人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結果,還是這樣獨處了……在廚房忙碌時還沒有這麼明顯的尷尬感覺,現在月夜裡並肩散步,總覺得有那麼一些的曖昧難明呢……

「還好嗎?」

「嗯?」怔怔想著心事的素續緣被一喚回神,疑惑地側首看向跟自己並肩散步的那張年輕稚氣的俊顏。

「你一直在發呆,想什麼?」洛子商索性轉過身面對他倒退著走,一雙黑瞳直接望入他的眼眸裡。

輕輕地搖頭,避重就輕地,「沒什麼,大概是有些累了吧。」

一整日,都是跟他相處在一起──說還不知道或還不確定是不可能的,他對自己的態度太過明顯,不過,要是沒有小釵叔叔的直接點醒,他只怕還在懵懂地接受他對自己一切的好卻什麼都不知道。

只是知道了又如何?如果直接戳破拒絕,對洛子商而言是一種傷害吧……他並不想這麼做,可是,眼前的少年還小著自己五歲呢,他真的懂得喜歡是什麼嗎?

說不得,只是一時間的迷惑吧?

「今天這樣,你會不會不習慣?」似乎看出了什麼,洛子商靈敏地轉了話題。

在被憶秋年收養前他都是在數家親戚間打轉來去,對於人情世故看得多,處世態度、對人的情緒等,都有著較敏銳的知覺;某些方面來說,他確實較素續緣聰敏靈敏。

素續緣淺淡笑笑,「倒不是常有這種機會,今天很謝謝你。」

「其實偶爾出來跟別人吃個飯、走走看看也不錯,不是嗎?」不著意地趁勝追擊,「不介意的話,以後也可以常來。」

「這……太打擾。」他怔了怔,微感推拒地道。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認識我叔叔不是嗎?」

「但是,我畢竟也算是師長……這個樣子太不好。」猶豫地,找了個推搪藉口。

總覺得今日的約定已經是太逾越兩人的身分,若是以後都要這樣,那,總讓人覺得有些不該。

「你不過大我五歲,又不是好十幾歲。」洛子商撇了下嘴角,望著他,「我還以為我們可以算朋友了。」

他總以為素續緣是有些卸下了防備心才能這麼靠近自己,他待自己,也跟對待其他人不同些,不是的嗎?

「朋友……。」不自覺地,苦笑了下。

真只是做朋友,他就不會如此猶豫了。

想起葉小釵說的話,他停住腳步,暗嘆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少年有一張俊俏臉龐,含著幾分稚氣,還有一雙黑白分明、比許多人更加直接坦白又含著許多寬放輕快的眼眸。

容許他接近靠近,是因為他身上那份與自己截然不同的氣息,總可以帶來些許不同的感覺情緒與氣氛──但是即使喜歡他接近也容許他接近,但自己本身的事情已然佔去了多數思考空間,也所以他的感情世界,到目前都沒有準備讓任何人分享。

「怎麼了?」

「……或許,我們保持些距離比較好。」他突然看著少年說道,語調很輕很柔的,試圖不去傷害到眼前的少年。

眼前少年一楞,目光瞬時如箭般瞬間射入他眼中。

一瞬,素續緣微怔。那有些稚氣印象、跟自己一起時總有點撒嬌意味似的少年,在眸光收起笑謔、直挺起背脊的同時,陡然流露出許多從未見的成熟氣息。

心口一束後,心,漸漸怦然。

「我還以為,我不說你就不會知道。」洛子商突然地開口,唇角還是笑的,只是那抹笑意為此刻不再玩謔,而有幾分的穩重。

「我──」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吶吶半晌後才道:「其實,你一直說得很明白,只是我從沒往那裡想過──而且,你畢竟還只是個學生,或許只是一時間……」

「我沒有你想的那麼不懂事,」他迅速打斷他的話,「懂不懂感情跟年齡無關,起碼,我一直很懂得自己在做什麼。」

他不希望年紀跟現在的學生身分,會是他不接受自己的原因。

「……或許你認為你懂,但是於我,卻不是很了解。」素續緣別開眼,寧靜了心緒後試圖以理性溫和的語氣開口,「除了年紀身分,目前為止我也未曾想過要談感情,所以,我希望你也好好想一想,不要隨便就下了定論。」

「未曾想過,不就是可以現在開始想嗎?至於結論,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洛子商不曾退卻,反而前進了一步目光灼灼看著他,「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所以才接近你!」

「你──」他被這直接告白震攝似的楞退了步,神色赧然之外,還有些許的狼狽倉促,「你還是、好好想想吧!」

轉身欲走,卻被抓住了手腕。

「你不相信我是認真的嗎?」他問著,很執著地。

「這、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他側首,不怎麼敢看那雙眼,「只是──」他沒有準備、也不想要去談這方面的事情呀!

情愛這種事情不在他懂得的範圍內,也所以帶有危險的感覺,讓他不怎麼敢碰觸。

尷尬的僵持不下,白色的挺拔俊逸身影,卻陡然出現面前。

「怎麼了嗎?」一樣安靜、冷然的聲音,打斷這有些難解的氣氛。

「沒什麼,」素續緣匆匆道,趁著洛子商鬆手瞬間一個箭步走到風之痕面前,「我要離開了,今天很高興跟您見面。」

風之痕微一頷首,素續緣便轉身,匆忙且些許狼狽而去。

「──欲速則不達。」看著少年直盯著遠去身影的目光,冷竣男子淡淡說道。

「……我也沒想過會這麼快。」洛子商收回目光,故作輕快似的看了看他,「只有你?我那不良叔叔呢?」

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那不良叔叔沒巴著心上人不放?

「……他回去了。」聲音,似乎變得有些僵。

「喔?」挑眉,鬼靈精似的眼珠轉了轉,好像看穿了什麼。

「我們也該回去了,多謝招待。」說罷,風之痕伸手招過一雙朋友託付的少年,淡然轉開身離去。

而洛子商仍於原地站立,腦中想著方才所發生的事情;片刻後,他才不自主唉嘆了聲轉身回家。

 

客廳沙發上,只見憶秋年坐著,發呆。

「怎樣?」洛子商坐了過去,很『麻吉』地挑眉拍了拍他肩膀問道。

「……什麼怎樣?」半晌,有氣無力地反問。

「就是你跟風之痕怎麼樣了啊?」他聳聳肩力圖輕鬆發問,卻發覺自己心中也是沉甸甸的。

「……他說,要好好想一想。」憶秋年想起後,一張臉,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的揪著、扁著。

沉默很久後,風仔只給了這麼一句話,就起身就走了。

而他只能楞看著他冷漠身影離開,那感覺就好像心口被掏空一塊一樣,讓他只能呆楞楞地回到家裡來。

十年啊……熬了十年的告白,是不是只能草草收場?

「哈!正好跟我相反。」洛子商聞言哼笑了聲,笑中卻是苦澀滿滿,「他說,要我好好想想。」

「……是你主動提的?」呆了呆。

不會吧?叔姪兩默契好到同天告白還同天踢鐵板?

「不是,是他先說要保持距離的。」他往後一仰靠上沙發,閉起眼,蕭索似的喃喃自問,「年齡……是不是真的會有很大差距?」

憶秋年看了看姪兒,驀地站起身拉開酒櫃,幾瓶洋酒就這樣抱了出來。

「幹嘛?你要借酒澆愁?」洛子商橫睨他一眼。

拜託!酒量那麼差還跟人借酒澆什麼愁啊?

「反正無聊不是嗎?洛兄。」他拉開瓶塞各倒一杯酒,砰地一聲放下酒瓶豪氣地說,「管什麼年齡未成年,想喝的時候就喝,想說的時候就說!」

「……哈,說得也是。」他說著拿起杯子一口灌,辛辣酒液入喉,發燙嗆辣,眼淚險些逼了出來。

憶秋年跟著喝,不過一杯入肚沒半晌,整個人就如洛子商預料的砰一聲倒上沙發。

他無謂地聳聳肩,看了看杯中殘存的苦澀酒液,又望向窗口灑入的明月光。

保持距離,好好想想嗎?這近乎被拒絕的滋味,不好受啊……。

為什麼不相信?真是因為年紀,還是有其他?

 

生平不識愁,只為相思苦。

此夜、此景,情,何以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