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非得已

一早,憶秋年的心情就給他非常之好。

在浴室哼著歌刷刷洗洗,連姪子拋過來批評歌聲難聽的白眼都不在意,甩著外套就去警局了。

「風仔早~」遠遠看見心上人,憶秋年笑著就迎了上去,「今天晚上……」

話沒完,就突然見到風之痕身後蹦出一黑一白兩個身影,讓他張口結舌,只差眼睛沒凸出來。

「這、他們?」他是知道這兩個是誰,可重點是──為什麼會在這裡~~!?

「誅天夫婦出國,託我照顧他們一禮拜。」風之痕簡潔解釋後,看見他那僵掉的模樣,「如果不方便,那晚上──」

「不!不不,沒關係。」憶秋年連忙回神,擦掉額頭那三四條黑線奉上笑臉,「人多也比較熱鬧嘛,我叫那個不肖姪兒多買點菜就好。」

其實,他心裡在倘血。

嗚嗚,他都安排好了晚餐後可以各自帶開,可是現在……他美麗的花前月下,甜美的兩人獨處時光啊啊啊~~QQ(作:這個就叫樂極生悲^++++++^

不過他很清楚風仔的個性,誅天這一交付,他絕對是會非常『守信』照顧;所以多兩個電燈泡,也總比風之痕跟他取消約會來得好。

遇上心上人的事情,再怎樣不得已也得妥協啊!

風之痕看了看那個明顯僵掉又擠出笑容的臉,眉頭一蹙,「憶秋年,若是──」

「就這樣說定,我去打電話!」生怕風之痕真的給他來個改約,憶秋年速度極快地閃人打電話去了。

「風叔,這樣好嗎?」悄聲猶疑開口詢問的,是白衣少年,「我跟闇蹤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

風之痕看著兩人,思索了會兒,「如果你們無事,就一起去吧!」

其實他原先也認為一個晚上而已,白衣跟闇蹤應該是沒問題的,但是憶秋年都這麼堅持,一起前去他也比較放心。(憶:某作你是不是故意整我>_<;;; 作:哪有,我多兩個美少年陪你,多『疼』你啊~^+++++^

白衣點了點頭,轉而問起身邊的人,「你覺得呢?」

「啐,隨便啦,要去就去。」闇蹤不耐煩地說完,一拉白衣,「哥,你不是說要去買東西嗎?快走吧!這裡真是無聊透了!」

「這──」猶豫地,看向長者。

「去吧,記住五點前回到這裡。」對闇蹤的話不以為忤,風之痕只是這麼淡淡交代。

「嗯,那我們離開了。」白衣點點頭,扯緩闇蹤拉著自己急急離去的腳步,「走慢點,不急。」

見闇蹤聽話地緩下腳步,白衣才一笑,跟著並肩離去。

風之痕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向來都是如此,有白衣照顧,闇蹤應該就不會有什麼事情。他兩人分別是有如光與影的性格,白衣冷靜闇蹤衝動,互相制衡卻也能互相推拉著前進,是一種完美的互補。

一雙冰綠眼眸望向那正在打電話的男子──那總掛著的微痞笑容,還有那麼容易與人親近的氣質,似乎也是自己所缺少的。

互補嗎……?人與人,是否都是這樣?

他靜靜思索,沒發覺自己凝望的目光,已漸趨柔和。

 

「喂,你不要開玩笑了老兄!」站在街邊講電話的洛子商一翻白眼,「沒事你給我帶兩個燈泡回來幹嘛?」

「我也不願意啊!可是風仔不來怎麼辦?」那端,憶秋年的聲音也是極委屈。

「關我什麼事?」他撇了撇嘴角。

「喂,洛兄,你想想清楚,今天你約人的藉口是什麼?要不是我,你有機會把人約出來嗎?更何況雙雙對對,總比你們中間卡一個我來得好吧?」

「好啦,算你有道理,我多買點菜行了吧?」他一雙眼看著在櫥窗前發怔的人,「不跟你囉唆,續緣在等我。」

「喔,那你就好好約會吧,晚上見!」語畢,憶秋年也收了線。

洛子商收起電話走過素續緣身旁,見他與自己的影子同時投射在櫥窗鏡面上,一身便服的兩人看來年紀是沒差多少,若要說有不同,那就是素續緣臉上神色有些沉重。

「你在想什麼?」從見面起,就覺得他神色怪怪的。

「喔、沒什麼,可以走了嗎?」素續緣回神,侷僅似的笑了笑。

「嗯。」洛子商有些狐疑地點點頭,並肩走了幾步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還是說,你有其他事情急著要做?」

「不是!」他答得又快又迅速,遲疑著又說:「我沒什麼事情……」只是,不知道該怎樣與他相處。

小釵叔叔那句話實在是嚇到人了,而雖然相信他說的話具有真實性,然而畢竟不是從當事人口中說的,他不能就這樣自以為是的定論下去,萬一誤會就不好了,不是嗎?

雖然這麼想,可卻還是控制不了情緒上的幾分彆扭,與不知所措。

而萬一……萬一是真的,那該怎麼辦?他雖不討厭洛子商,但不管怎麼說他也可以算是自己的學生了,還小了自己五歲。

生平第一次面臨到這樣的狀況,一下子,竟然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作:看吧!我就說素拔保護過度!)

洛子商聞言雖是不怎麼相信地挑了挑眉,然而又覺得萬一真的問出了什麼事情來搞不好約會就泡湯,只好笑著說,「剛剛那老兄打電話回來說晚上會多兩個客人,我得先買好禮物再去多買些菜。」說著,俏皮地眨眼,「今天,就只好麻煩你做二廚了。」

這神情,讓素續緣不由得跟著一笑,「既然來了,就隨你吩咐吧!」(作:續緣你降子不行喔……bb

「那這樣,就快走吧!」

說著,洛子商極其自然地拉過素續緣的手就要往前走;而素續緣一怔,一股莫名熱紅泛上耳根,卻是來不及思索原因何在就被拉著往前跑了。

而察覺到這個情境的洛子商,唇角揚起笑,手握得更緊了。

 

憶家廚房中,洛子商舀起了一匙剛煮好的濃湯,吹溫後遞到素續緣唇邊餵他喝下。而試了數樣數次,素續緣對這樣靠近的親密動作也已經習以為常了。

當然,洛子商總是故意把味道弄得淡些或濃些,因為這樣才有辦法多試幾次咧!

「味道?」問著,眸裡露出幾分期待地故意貼過去。

「好像淡了一點。」他未曾察覺兩人的距離,只是在喝下後想了想回答。

「喔,那我再調整一下。」

他轉回爐火旁,而素續緣渾然不覺兩人身軀的靠近,只是幾分關注又幾分好奇地看著他的動作。

家中以往是線叔叔在做菜,他被天策真龍『拐帶』(←素拔的說法)以前,還下了嚴令要父親絕對不可以進入廚房;後來做飯的就多數是小釵叔叔跟他了,而兩人其實會的都不多,所以見到洛子商俐落的巧手,他難免就有幾分的好奇與羨慕。

「來,再試試看。」攪拌後,洛子商再度舀起一匙吹涼輕遞過去,仔細看著他的表情動作。

素續緣就著湯匙喝下,甜美的湯汁在嘴中散開,唇角也彎起了笑,「嗯,很好喝。」

「嘴唇沾到了喔!」

「啊?」楞楞的,摸著唇畔。

「另外一邊。」說著,他直接用手指揩去素續緣唇上那抹湯汁;唇上輕撫動作引得素續緣一怔後,耳根迅速發燙。

剛回到家的憶秋年,見到的就是這樣甜蜜羞澀,宛如新婚小夫妻相處的模樣。

唷,靠得那麼近,洛兄一下午不知道吃多少豆腐去囉~是說素還真這麼精明,怎麼兒子一點都看不出他家洛兄的意圖呢?

「咳咳!」看見洛子商抽過紙巾再度往素續緣唇邊擦去,憶秋年終於忍不住咳了兩聲提醒。

「喔、你回來啦?」

「憶叔叔?」回頭見著眼前人,素續緣眸中透出幾分訝異,又迅速領悟地回頭看了看洛子商,「原來你們是……」

「唷?好久不見了,續緣,原來你就是我家洛兄一直掛在嘴上的素醫生啊?」瞟了眼侄兒,憶秋年上前去拍了拍素續緣肩膀,「怎麼,素還真最近還好吧?」

裝傻,就要裝得徹底!(作:嘖嘖,叔姪倆共謀啊~ 憶、洛:喂!說話客氣點!)

「我也沒想到會這麼巧。」想起之前竟還有些以為他們叔姪處得不好,素續緣不禁有些許靦腆,「父親近來一直都很好,多謝關心……之前,也很謝謝你們的幫助。」

「哈,不用客氣,那是我的工作。」他說著,想起似地把人拉出廚房,「風仔,這是素還真的兒子素續緣,你們見過。」

風之痕頷首示意,而洛子商已經衝出廚房把素續緣的手一拉,面色不善的說:「喂!不要拐帶『我的』二廚!」

話剛完,就聽到一個尖銳的熟悉聲音氣衝衝大叫,「痞子洛!你怎麼會在這裡?」

「咦?你們兩個……」一眼望去看見那一黑一白總粘在一起的一對,洛子商眉峰訝異地挑起轉頭看向自家叔叔,「老兄,你說的客人就是他們?」

還真巧呢!原來這一對兄弟跟風之痕還是認識的啊?也難怪不知道,畢竟他們從未聚在一起過,今天還是第一次呢!

「你們認識?」憶秋年臉上幾分訝異。這世界還真是小啊……簡直像粽子一樣,隨便牽起來就是一大串。

「劍道比賽裡常碰到。」洛子商簡單解釋後拉了拉一旁有些弄不清楚情況的素續緣,顧做親密地湊過他耳邊,「那個黑衣服的,就是我之前說過的那隻黑貓闇蹤,另一個是他的哥哥白衣。」

素續緣因為耳畔氣息而閃避了下,有些臉熱卻仍舊向兩位初見的人打招呼,旋而被洛子商又拉往廚房。

「你們自便,我要去忙了。」他關上廚房門前,又落下一句:「記住,『閒雜人等』勿近!」

說完,門砰的關上,繼續享受他的『兩人世界』去了;而門外的憶秋年只好打著哈哈,不得已的扮演起熱情的主人招待所有人入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