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未可知

「父親,一個人特別親近另外一個人,是為了什麼?」

週末前的夜晚,如以往寧靜的餐桌上,素續緣卻破天荒打破沉默。

洛子商說的特別,他始終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就他所知洛子商朋友不缺不少,怎麼會特別對自己另眼相待?

「怎麼突然問這個?」素還真有些訝異卻仍苦著張臉,看著葉小釵夾胡蘿蔔放進自己碗裡。

哎呀,他就討厭吃這個嘛,小釵每次都要逼他吃!

「因為,學校有個學生總是跑來保健室找我。」素續緣維持一貫慢條斯理地,靜靜說著舀了碗湯。

「嗯?」每天去纏他兒子?素還真心中警鈴頓時大作,仍是保持鎮靜地問,「你說,那個學生每天都去保健室幹嘛?」

「……上藥吧。」其實,他很想告訴洛子商實在沒必要老是弄了些小傷才來保健室,因為那很浪費藥水,可是他好像還蠻樂在其中的,所以他也就省下了。

「每天上藥?」哪來的人每天都會受傷啊?又不是災難大王!其心可誅!

他哼著夾起胡蘿蔔咬了一口,皺起臉,偷覷旁邊人正盯著的眼神,不敢放下筷子卻又不想吃地噘嘴。

「嗯,每天。」素續緣答著喝了口湯,覺得稍鹹地蹙眉。

他有些不知道該不該告訴父親,洛子商這半個月每天都會拎著兩個飯盒來找自己吃午飯的事情。說實話,他的手藝真的很好,一個多月來不僅把自己的胃口養刁了,還令得他每天中午開始期待他的出現。

「續緣……那學生是男是女?」素還真抱著幾分希望地問。他也知道如果是女孩子,不太可能那樣成天弄傷自己。

「男的。」

「……每天找你,就是為了上藥而已??」太危險了!

「……還有吃飯、聊天。」

「啊?」素還真聞言,有些傻了地看著兒子。

這樣,你還要問我是為什麼?兒子啊~~這根本是午餐約會啊!!!(作:我不是說了嗎?遲鈍是會遺傳的嘛~ 素:……閉嘴!)

「那……他有沒有碰過你的手……什麼的?」

這問題讓素續緣覺得怪怪地,但仍是回答:「上藥的時候會吧!因為會痛的樣子。」

素還真聞言筷子鐺鐺落地,滿臉黑線。

這根本就是吃、豆、腐──!想我素某人聰明絕頂,兒子怎麼會這麼地──(作:啊我不是跟你說遲鈍是──  素:你、惦、惦___/!)

「父親?」

沒得到答案的素續緣一臉疑惑,而一旁一直沒說話的葉小釵,此時終於站起身,對素續緣說了一句話──

「那個人愛上你了。」然後,轉頭對著掉了筷子的人說,「明天,吃胡蘿蔔全餐。」

不要以為他不知道,他是為了掉胡蘿蔔才『順便』掉筷子。

接下來,葉先生酷酷地離開餐廳,留下被他的話炸得呆滯的兩父子。

 

葉小釵向來守信用,所以在保全這一個領域有很穩當的地位及名望,因為他絕對說到做到。

他開口說能保的人與物從沒失誤過,這點,從七年前他為自己的雇主檔下致命的一槍時已經得到了證實。而其實他也沒吃虧,因為當時的那位雇主,現在是他的枕邊人。(作:根本是私心吧……=_=)

而他的說到做到沿用到現在的情況,也就是當他說要做胡蘿蔔全餐時,那餐桌上就絕對都是胡蘿蔔做的菜。

連杯子裡的飲料,都是胡蘿蔔汁。

素還真落入可怕的胡蘿蔔夢魘,而一旁的素續緣似乎仍沉浸在自己的複雜思緒中,草草吃過早餐就出門赴約去了。

「這、小釵……」見兒子走了,素還真立刻擺出可憐兮兮模樣地眨著眼,試圖擠出一兩滴眼淚博取同情。

不過很可惜,他的枕邊人實在太過了解他。

「吃。」簡單俐落的發言。

嗚,他下次再也不敢故意掉筷子了><;;;────素還真一邊苦著臉吃早餐,一邊在心中哀嚎。

「還有這個。」

葉小釵手一推,將那保證現榨新鮮的蜂蜜胡蘿蔔汁五百西西大杯裝推到面色慘澹的人面前,盯著他極度緩慢的捧起杯湊到嘴邊喝了一小口然後迅速扁了嘴,轉頭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有那麼難喝?」淡淡問,一絲幾乎無可察覺的笑意染上眼。

身為名醫,嘴裡老要人注意身體健康、還倡導飲食要營養均衡的素還真,卻是挑食得毫不知慚愧;弄得以前一線生在的時候總要想辦法把那些他不吃的食物弄得沒了原本的味道跟樣子,才能拐騙他吃下。

聽出他話裡的放軟,素還真眼珠靈動一轉捧過杯子道,「不然你幫我喝一半好不?」

碰上這種時候,就顧不得什麼穩重睿智的形象啦!反正,也沒有別人看得見~

「好。」令他意外的,葉小釵竟然一口答允,接過杯子就飲了一口。

就在素還真訝異之際,頸子被手掌一扣,俯身的人迅速吻上錯楞微張的唇,渡過口中半口胡蘿蔔汁。

有一點甜蜜、一點青澀,與許多怦然。

唇分半晌,素還真從突來的吻中恢復地眨了眨眼笑,「全部都要這樣喝嗎?」如果是這樣倒是可以接受,因為喝起來一點都不討厭。(作:…=____=…←不知道要說什麼)

「先解釋這個再決定。」葉小釵從身後拿出一大疊紙,略為一揮,長長的傳真內容便啪的一聲展開落地。

一見那疊紙,素還真瞠大眼眸『啊呀』一聲,偷覷著枕邊人的表情扁嘴不說話。

「解釋。」沉聲發問,依然簡潔有力。

「啊那…我只是…擔心嘛……」話,不怎麼有力地說得小聲。

「嗯?」尾聲高昂,顯然不同意這個理由。

根據以往慣例,這不只是擔心,還會包括干涉(作:素拔,你到底暗自解決了多少人?…bbb)。

「不說,自己把剩下的解決。」很簡單的給了兩條路選。

「……我只不過是幫續緣過濾一下。」這句話,說得有點理直氣壯了。

本來就是嘛,不管是要追他兒子還是要給他兒子追,都一定要評選認定好的才行啊!才不能隨隨便便讓人拐走他的寶貝續緣!

「保護過度。」葉小釵冷然下了評語。素續緣到現在還是對情愛懵懵懂懂,都是因為這個父親在私底下做了不少功夫的關係。

「可我總要知道那個人是怎樣的啊,不然萬一續緣被騙怎麼辦?」

他知道在續緣的幼年跟青少年時,自己太忙碌於事業而少溝通才造成父子倆不太有話說的情形,但,這並不代表他不關心兒子的情況。

「他已經長大。」所以,有自己的人生跟主見,就算受挫,也是一種成長。

「……我知道。」一瞬,垂肩消了氣。

「那這個銷毀。」

「不行!」眼眸瞠大,那可是他冒著被某笨龍踩扁的危險拜託一線生連夜查的耶!

「不然?」眉頭一挑。

「至少,讓我知道對方是怎樣的人嘛~」祭出哀兵政策,蹭了過去巴著。

「……你保證不干涉。」

「不干涉。」舉手發誓。

葉小釵盯著他半晌,雖覺得其實這發誓的用處不大,但還是把紙張交給了一臉期待的素還真。

「耶?」看著那長串資料到某一欄位時,素還真不由一怔,「你看過了?」

「嗯。」看了就看了,他倒是沒否認。

「所以才要我不干涉?」優美唇角,勾起了笑。

說別人保護過度,他還不是一樣!

「本就不該干涉。」橫睨一眼。

「資料歸資料,人品不是這樣可以看出來的。」輕輕一哼。

「所以?」葉小釵叉起手。

「……沒有什麼。」不甘願地嘟噥著。

有憶秋年在背後撐,又有小釵檔著自己,算那個洛子商好運!不過這只是剛開始,這份情緣究竟會如何發展,還是猶未可知呢!

看見眼前人不信似的挑眉,素還真眼珠一轉,索性捧起那杯胡蘿蔔汁喝了一口,有樣學樣的湊了過去。

渡著飲料的唇,漸漸纏成了吻,甜蜜而不可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