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隨事牽

週四,難得的輪休日。

這一天,風之痕一個人上了街,只為了某個從一個月前就不停在耳邊提醒他某個節日就要到的人。

以前,對於節慶、紀念日等等的日子,風之痕沒有什麼概念。

他總覺得,人怎麼樣都是過一天,想做什麼何必一定得要某些日子才做?更何況,想要的東西自己買不就可以了,何必得等他人送來?

可是近幾年,每年從生日、情人節到過年、端午節、中秋節、聖誕節等等──這些零零總總每年重複的節日,總有個憶秋年在耳邊碎碎念,要不就是自動自發塞禮物給他然後厚著臉皮要回禮,這樣的日子多年過下來,他竟也習慣了會去記得這些節日,在耳朵被疲勞轟炸前便先行挑選禮物給他。(作:憶杯,看來你也不是沒進展嘛…… 憶:十年抗戰總要有點成果吧……QQ……)

給人禮物,其實是一件怪事情。

明明自己是給予的人,但給出的時候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就好像等著收禮的人是自己,而有些期待跟忐忑不安。

所以,他不喜歡送禮,尤其是送給憶秋年,因為那種莫名的感覺會更加強烈。

但即使這樣,他還是在這難得的休假日出門選禮物了。

他不知道憶秋年到底想要什麼,因為一問他,都會得到『風仔送的我都喜歡~』這種沒答案的無厘頭回答。

相識也有十年了,他總覺得憶秋年似乎從沒不喜歡的東西,不管對人對事對物,他都保有一慣的憶式幽默,看不出他真有討厭過什麼。就連自己這種冷慣了的性格,在憶秋年眼裡似乎也可以列為『有趣』兩字吧?否則,他又怎會一直粘著沒什麼人敢接近的自己不放?(憶:風仔,那個不是因為有趣啦……Q___Q)

與兩人南轅北轍的個性一樣,比起憶秋年總是變化的禮物種類,他送的東西,顯得單一又不變。他只知道憶秋年素來愛喝茶,所以每年送禮,第一個想的總不外乎是與茶有關的東西。

是不是,該想想送別的東西呢?但是,憶秋年會喜歡什麼?

風之痕戴著墨鏡,站在櫥窗前凝視著窗裡的陶瓷茶具組默默想著時,身後陡然卻傳來一聲略低卻又微怯的呼喚。

「風叔。」

眼神微偏,他神色略顯訝異地看著鏡面上投影出不該會在此時出現附近的少年。

少年有一雙水藍的眼眸,以及宛如白瓷的柔雅肌膚。

「白衣?」

 

白衣,是風之痕好友誅天收養的義子,今年十八歲;比起誅天的親生子闇蹤,只略長了一歲。

也所以,在週四的中午時分,這少年該當是在學校上課,而非在街上遊蕩的。

但是風之痕沒有責問,只是將少年帶入一旁的咖啡屋內,並且點了餐等待白衣自己開口說。

跟誅天十數年交情,他幾乎可說是看著這兩個孩子長大,也教導過他們一段時間的武術,所以對於這兩個孩子的個性他也幾分了解。

闇蹤直來直往,雖有些被寵壞似的暴躁易怒,卻仍心性秉直;白衣沉默安靜,乖巧穩重的他素來懂得拿捏分寸,但也常過於壓抑自我。

會讓這孩子想翹課,那件事想必是十分困擾他。

「風叔最近好嗎?」白衣終於開口,卻是詢問風之痕近況。

對於風之痕,他一直有一種崇敬與仰慕在,那是一種與對養父誅天的尊敬完全不同的感覺;遇見問題時,也總無由的相信著素來冷漠的風之痕能給自己幫助。

「一樣。」風之痕神色一慣的淡然,只是凝視少年的眸裡少了那分對外人的冷漠,反問著,「你呢?」

「我……」少年欲言又止,一雙眼卻明顯染著鬱色。

「──是闇蹤?」能讓白衣關注猶豫困擾的人,世上不多。

「……嗯。」他這一問,讓原本不知如何開口的白衣終於被引導似的低聲道:「闇蹤他,好像很討厭我……」

「嗯?」風之痕心中幾分訝異。

闇蹤討厭白衣?他完全未感覺到這種趨勢,反而常覺得闇蹤很喜歡黏著白衣,而且是帶有一種霸道佔有的黏膩,而現在白衣說闇蹤討厭他,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變了嗎?風之痕思索著,卻陡然地發覺眼前望過去有個黑色的影子推門而入,怒氣沖沖地直衝過來還狠瞪自己一眼。

那完全承繼母親犀利美貌的面孔,不是闇蹤,又是誰?

「你們在幹嘛!?」

劈頭就是桀傲不遜地詰問,沒有修飾的音量使得本就在注意這裡的眾人更家明目張膽的注視這裡。

比起白衣的怔楞,風之痕依舊保持著冷靜的說:「坐下,你吵到別人了。」

「本少爺幹嘛聽你的啊?」見著兩人一起,闇蹤神色上的不爽更加高昂,一把就想抓起白衣的手,「走了啦!」

「闇蹤!」白衣扯回手出聲遏止,一雙眉攢了起來,「不可這樣對風叔說話!」

「我為什麼要──」

「坐下!」風之痕聲音不高不低,卻更加有威嚴的沉喝。

闇蹤頓時住了口,老大不願地撇嘴坐下,氣呼呼地瞪著桌面看。

「怎麼回事?」這場合下,身為長輩的風之痕平靜問著,「你們兩個吵架嗎?」

「沒有。」「才沒有!」

異口同聲的高低音回答,出自倆兄弟口中。

「我只是──」白衣猶豫的看了眼弟弟,垂下眼瞼沒說下去。

「幹嘛啦!」見他這樣,闇蹤益發焦躁似的喊,「有事情就說清楚!」

「闇蹤,說話輕聲。」風之痕攢眉制止著,又放緩道:「白衣,有話就說。」

「……我聽見闇蹤跟人說……」白衣不看闇蹤,逕自的沉默了會兒,才清晰道:「他說他討厭我。」

「什麼時候的事!?」闇蹤一雙眼瞪著,顯然想不起自己有說過這種話。

「今天早上,跟N高的劍道社聯賽時。」把話說清後,白衣似乎冷靜了許多地看著弟弟,神色卻掩不住那一些黯淡,「你還說我不是你哥哥,要那人不准再提。」

從沒想過闇蹤那麼討厭自己,所以,難免一時打擊有點大。

「我那是──」可惡,跟那痞子的對話怎麼偏就讓他聽見了嘛!闇蹤想解釋但又頓時發覺不知怎麼解釋,只好低罵一聲自暴自棄地說,「反正你本來就不是我親哥哥啊,有什麼關係!」(作:小黑,雖然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這樣說有人會傷心死的……bbb

白衣一聽,不說話地抿緊唇;風之痕見著他強忍傷心似的神色,眉頭也緊蹙起來,伸手就輕撫下他的肩。

「不要亂摸啦!」闇蹤見狀氣得伸手一拉,就把白衣像所有物一樣緊緊抱住。而雖然他身型還比白衣嬌小些,但力氣卻比白衣大,所以白衣一時竟也掙扎不開。

「我沒有討厭他!」凶狠地瞪著風之痕,很鄭重地聲明,「說沒有就是沒有!」

白衣面色稍霽,仍是猶豫問道:「但是,你那時候明明說──」

「我是討厭他一直提你啦!」闇蹤羞怒地懊惱放開手喊著,「我聽得不爽嘛!你又不是他的誰,他怎麼可以一直講你。」

可惡的痞子洛,下次見面一定拿竹劍敲得他滿頭包!(作:小黑,你這樣是在幫洛兄製造機會說……)

「原來……」白衣低喃著,緊攢的眉終於鬆開。

一旁的風之痕雖看出那麼一點端倪,卻依然保持緘默。

驟然的覺得,時間竟過得那麼迅速,一忽兒這兩個孩子已經到了這樣的年紀了。

孩子總是會長大的,該如何發展,不在於長上的管束範圍內;更何況,這原本也不在於他人能管的範圍內。

見兩方尷尬無話,他知道已然沒問題地站起身,「吃完飯,就回學校去吧。」

見白衣點了點頭對他露出感謝的笑容道謝後,他轉身離開這合好了的兩人,回到大街之上。

站在川流的人群中,即使知道自己要繼續找禮物,也不免對方向有些茫然。想著該去用餐,卻又突然覺得一人吃飯有些無味,不怎麼想吃。

看來,他又有個習慣被憶秋年給改了,那就是開始習慣了吃飯時,有個人陪伴。

戴上墨鏡,他正待轉身,卻聽到一聲呼喚。

「風仔~~」

充滿熱情的呼喚聲,讓風之痕一時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地攢起了眉。

「風仔~這裡啦~」

乍然回眸,墨鏡下的眼瞳一眼認出了那個人。

莫名的一種喜悅染上了心,但他沒有往前──因為一直以來,都是憶秋年會直往他這裡衝,所以他只是如以往的等待。

「不是我說,風仔你實在太好認了。」憶秋年笑容滿面的。本來就是嘛~他這麼出色的心上人,在這一波波人潮中簡直可以說是出類拔萃、軼類超群;卓絕群倫、艷冠群芳啊啊~真是令人不著迷也難~~(作:喂,你克制一下……bbb)。

風之痕沒說話,墨黑鏡片遮住了幾分訝色。

其實,他也從沒想過自己會在人潮中,一眼就認出憶秋年來……更沒想到,他的突然出現會讓自己整個心境,都有了改變。

週遭的空氣不再窒礙,人群不再紛擾躁鬱,就好像這裡變成了他們常常相處的地方,不再陌生與讓人孤寂。

「風仔你吃飯沒有?我們一起吃吧!」他笑問。

其實他早就守株待兔很久了,就想著難得的休假日可以跟心愛的風仔來個約會,可是卻被白衣搶先了一步,嘖!(作:憶杯,其實罪魁禍首是你家洛兄欸。)

風之痕靜默一會兒,摘下墨鏡凝視著他,突然地轉身走了幾步到早上曾駐足的店門,指著櫥窗,「這個,你喜歡嗎?」

他等待著,那個答案。

「這個?」憶秋年看著,不假思索便道:「你喜歡的,我就喜歡。」

──意料中的回答。

風之痕垂眸半晌,突然地抬起眼,笑了。

就在某個人被他的笑容電得七葷八素、不知身在何處時,他轉身入店門;出來時,將手中的袋子交給了那兀自呆楞的人。

第一次毫無猶豫的給予,因為,明白了其實是什麼都無關,重要的在於心意。

人一直在成長,所以總是有些東西隨著身旁的人事物而不斷改變;而他似乎總被憶秋年的行為影響,懂得了許多不曾了解的事情。

「生日快樂,憶秋年。」

他淡淡地笑說著,旋即在大街上,被某個感動得快痛哭流涕的男人抱個滿懷。

 

※  ※  ※  ※  ※  ※  ※  ※  ※  ※  ※  ※  ※

 

幕後──

「洛兄,你到底跟小黑說了什麼?」某作攔截了要去保健室送飯的人問。

「喔,我只不過誇白衣是個美人而已啊。」聳聳肩。

「然後咧?」難怪小黑會發飆。

「他不准我誇,所以我說──」痞子式笑容浮現,「反正他們只是兄弟,何必管我誇不誇?」

「……洛兄,你知不知道白衣在旁邊啊?」懷疑地問。

「當然知道啊!不然我幹嘛說。」某洛沒什麼良心的挑眉,「好啦,我要去跟續緣午餐約會了,掰。」

然後,某作妒忌地,看著某洛愉快拎著便當離開。

嗚~洛兄~留一個給我吧~~QQ~~(←某作心中的吶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