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愛不愛之情有獨鍾

「唷~洛兄,這麼早?你不是在迎接我吧?」

清晨六點多才工作完回到家的憶秋年,甫一進門就看見燈光微微亮著,而姪兒正在廚房中忙東忙西。

「耶?有早餐!」難得難得,他家洛兄啥時候變得這麼體貼了?還煮得挺『澎湃』。

捻起溫熱的菜才打算要放進嘴裡,就被毫不客氣地拍掉手還回了一句話:「又不是給你吃的!這是我要帶的午餐!」

……?午餐?他一個人的時候不是跟自己一樣都吃外食嗎?該不會是──

「洛兄,你是在打什麼主意?」

「……他說我做的菜好吃。」聳聳肩,洛子商將火熄掉拿出兩個飯盒開始做擺飾,年輕飛揚的眉梢幾分得意。

經歷數天的夾纏,他努力的ㄠ用力的ㄠ,終於在昨天ㄠ到素續緣肯吃一口他做的菜;而且東西入口時,那表情從幾分小心轉為驚訝,一聲讚賞就這麼脫口而出。

第一次知道當喜歡的人說自己做的菜好吃,會是那樣令人整顆心都飛舞!

所以趁勝追擊,問他願不願意讓自己為他準備午餐。在那早知道的拒絕後,他又抬出一堆諸如『兩個人的飯菜比較好準備』、『吃午餐也是要花錢,就當作讓我打工』等等的藉口繼續說服,然後又趁機再餵一口美食,終於讓素續緣點了頭答應。(作:素拔,這就是你不會做菜又愛挑的後果,這下兒子被拐了……bbb

「用食物釣人?洛兄,這招不怎麼高明。」憶秋年的口氣,有點酸。

想他花了好多年才ㄠ到跟風仔同一組才有辦法天天一起吃飯的,這小子,才一個半月的進度竟然已經達到這裡!

「反正有效就好。」輕哼一聲,斜睨著,「幹嘛,羨慕我有條件可以釣人嗎?羨慕就直接說,我不會嘲笑你這個只會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不良中年。」

反正想到中午可以跟心上人一起吃飯他就心情好極,根本不在乎這個不良叔叔想挑釁什麼。

呿!這還不是嘲笑喔!「喂,好歹我是你的撫養人兼監護人!」

「哈!這句話在我十二歲以前還有效用~現在?哼!八百年前的爛用詞就省點收起來吧!」想當時年紀小又初來乍到,才會被他拐著不知道!現在,早就被磨得精了!

(作:十二歲?憶杯你竟然幹這種威脅小孩的事情|||||b 憶:這叫做訓練要趁早,不然會有現在的成果嗎? 作:……藉口……=____=

「而且,要不是因為有我這個姪子讓你『沒辦法相親』,你有辦法到現在還專心粘著風之痕?」洛子商壓跟不理他的威脅,手邊的動作依然沒停。

「是是是,扥洛兄的福氣。」鬥完嘴,憶秋年這才有些倦意地撐著臉打個喝欠,「不過,你也該讓我知道你喜歡的人到底什麼來歷、什麼樣吧?」

洛子商聞言,聳聳肩,「我只知道他叫素續緣,今年二十二歲。」

「素續緣……」少見的姓氏、名字,加上年紀剛剛好,又是醫生……憶秋年摸摸自己鼻子笑了,幾分奸詐幾分故意,「洛兄,你還沒搞清楚他的身家背景嗎?」

「為什麼要搞清楚?」莫名其妙,笑那樣子一定有問題。他是可以從素續緣身上的氣質看出一定出身良好,但是,那又怎麼樣?

「當然要搞清楚,才有辦法替未來鋪路啊!」憶秋年嘴邊的笑咧得更開了。

看看,他這叔叔多為姪兒著想!(作:你根本想看戲吧!=”=

「聽你的口吻,好像很清楚?」蓋上盒蓋,洛子商叉起手步伐站穩,「要說就說,別拖拖拉拉的耍彆扭,都幾歲人了。」

「我才三十歲,不要一直提醒我年紀!」很沒有長輩氣質(←大概也從沒有過)的狠瞪姪兒一眼。

「好啦,『才』三十歲的憶兄,你到底要說啥?我還得去上課。」

總覺得有種故意的陷阱等自己跳,不過事關心上人,不跳也不行。

看看時間真的差不多了,憶秋年也不再耍嘴皮,「素氏醫療中心,聽過吧?」

「當然聽過,五年前不就是你跟風之痕負責素氏那件狙擊案子嗎?」洛子商眉頭攢了下,迅速連結腦中的所知,沉聲問:「你該不是要告訴我,續緣就是那個素氏院長素還真的獨子吧?」

「賓果~恭喜答案正確!」拍拍手。

恭───恭喜個頭!不良叔叔!根本是故意澆他冷水!

「──不安好心!」洛子商有點咬牙切齒了。

「哈~好說好說。」憶秋年因為終於拉下姪子臉上的得意而樂呵呵的,「有點挫折才顯得珍貴嘛~還是說你要好好考慮一下?」

「不要拿你十年的坎坷來詛咒我。」冷冷的『吐』他一句後,洛子商將飯盒放入保溫袋拎起書包走向門口,「我根本不用考慮,喜歡就是喜歡,我才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打退堂鼓!」

長到十七歲的初次動心情愛,才不會那麼容易就被嚇退了呢!管他距離天差地遠,反正他想追,就是會努力去追到!

「喔、好氣勢好氣勢,洛兄,我等著看你的成績啊~」愉快揮揮手目送姪兒,憶秋年突然又想起什麼的喊住,「等等,洛兄,我們打個商量如何?」

少年停步,皺眉,「你又想幹嘛?肚子餓的話廚房還有剩菜跟白飯。」

──喂,差別待遇啊!為什麼他吃的就是剩菜剩飯?

憶秋年一翻眼卻想起有求於人,只好吞下話擠出笑容,「欸,只不過,是談個互惠的條件而已。」

「嗯?」洛子商懷疑地一睨。他們叔姪有什麼好互惠的?不自相殘殺就不錯了吧!

見狀,憶秋年咧嘴笑了笑,開始準備跟姪兒討價還價──

「洛兄,我提供你一切所需資料,你每天多準備兩個飯盒如何?」

 

「風仔~吃飯了~」

拎著飯盒,憶秋年笑容滿面的晃到風之痕面前,然後很不客氣地一拂清空桌上的東西把飯盒放下。

「……這什麼?」風之痕眉峰微微蹙起。

每天都拉著他出去隨便吃的憶秋年怎麼會自己帶飯盒來?據他所知憶秋年鮮少下廚,這飯菜,應該是他口中那不肖姪兒做的吧!

「整天吃外面也吃膩了,換換口味嘛。」掀開飯盒,香味頓時四溢。

喔喔,洛兄雖然有點厚此薄彼,但準備的菜色還是不錯啊~不愧是被他教養(?)了那麼多年,從外到內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將來一定是個好老公~!(作:憶杯,您要不要考慮開個好老公訓練補習班啊?)

「為什麼有兩個?」看了一會兒,風之痕依然冷淡淡地問。

早知道憶秋年是怪人一個了,不過,兩個男人一起吃家裡帶來的飯盒?這種感覺實在很怪異,尤其套用在他們兩人身上時,更不合適。

「風仔,我想跟你一起吃飯嘛~」

開始了,標準的憶秋年式裝可憐,不顧形象兼半耍賴,一副他不吃就要哭給他看的模樣(憶:不要破壞我形象! 作:……你有那種東西嗎?)。

攢起眉看著眼前人,風之痕表情依然微冷,但終於是動了手拿起餐具。

認識許久,早知道他是不懂什麼叫被人拒絕、且深諳得寸進尺原則,而明知被人牽著走不是好事的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任由他來,而且似乎沒一次可以在他那根本不可憐的裝可憐下堅持過?

同樣是朋友,他與誅天相處的模式就與對憶秋年完全不同;憶秋年對自己的態度,也比對其他人多了分黏膩、堅持。

思忖著將一口菜放入嘴裡,他神色頓時流露幾分訝異。

雖早有聽聞洛子商手藝極佳,然而卻沒想過一個十七歲的少年能將每道菜做得色相味俱全,吃入口中絲毫不嫌過膩。

連他這個素來不講究吃的人,都覺得很好吃。

「怎樣?好吃吧?」憶秋年笑瞇瞇地問著那神色明顯鬆緩點點頭的人,禁不住眉飛色舞起來。

喔喔~果然有效用,早知道就早點用這招啦!洛兄,我回去會好好感激你的~~(洛:老兄,你不要搞破壞我就很感謝了=_=)

「風仔,以後都一起吃飯吧!」

「為什麼?」他依然覺得,憶秋年的行為很詭異。

「因為不跟你一起吃,我會寂寞。」

幾分撒嬌黏膩口吻,深棕眸色裡卻是十足的認真眼神,定定地看著他。

不知不覺,那素來以冷酷自我聞名的風之痕,再度地、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的,被這樣的神情給誘拐,點了頭。

至於原因,想來,還是得等以後才會懂得的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