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雨過天晴5END(瀟雨花淚II)

一個月過去的當天、琉璃仙境內,一線生近乎眉頭打結的看著眼前悠閒喝茶吃點心的素『閒人』。

「我說,素還真,你嘛想想辦法。」

「唔?想什麼辦法?」眼神連給都不給,素還真捧起一個香噴噴的點心就送往葉小釵嘴裡,「小釵,這蓮子酥還熱的,趕快吃~。」

葉小釵有些尷尬地看著送到嘴邊的東西,又看見素還真直盯著毫不打算放棄的眼神,不得已張嘴咬了一口。

「好吃嗎?」素還真微微一笑問。

葉小釵點了點頭,就聽見一邊的一線生在嘀咕著:「那是我做的耶……

「欸,好友,你做的東西有人讚賞是好事啊!」

「好好,你高興就好。」反正說不贏他,一線生索性認輸,「吃完點心,可以想想辦法了沒?」

「發生什麼事嗎?」素還真像是玩上癮了,一個蓮子酥又往葉小釵嘴裡送。

「還問發生什麼事情!?」一線生聲音拉高了,「你沒發現門口都快被人踩爛了嗎?」

那個瀟瀟也不知道在搞什麼,人都來了,可卻在門口從左到右、又從右到左,足足走了一個時辰耶!他是想把地上踩出洞來嗎?

「唔?素某並沒有不讓他進來啊!」真冤枉,他又沒在門口寫『瀟瀟不准進入』。

「總不能讓他繼續走下去吧!」

「那不然是要去把他拖進來、還是趕走?」

一線生啞口無言,因為他發現這兩個方法都不行,一樣會被電死。

「放心吧好友,能解決的人來了。」素還真笑了笑,拭了拭手後倒杯茶給葉小釵,而不遠處,正走來一雙身影。

「喔~挺好看的嘛。」一線生看著眼神微亮。

天晴換上了一身玉色新衣,柔軟綢緞貼和地襯出有些消瘦的身形,白髮依然散在臉龐邊,只是額上繫了錦帶稍作固定。

「素還真,我們來辭行的。」佾雲未曾坐下,只是看著亭中的人道:「叨擾你許久,這幾個月多謝你照顧了。」

兩人說話間,天晴已經奔過去葉小釵的面前,顯然是頗為捨不得。

畢竟當他記憶一片空白的醒來時,就是這幾個人在他身邊,對什麼都沒有的天晴而言他們就像是親人一般,分開自是不捨。

「不客氣,你打算要回十分秋悟嗎?」素還真微一頷首。

「是。」

「那門口那個怎麼辦?」一線生趕忙問。

「這,就得看他的選擇是如何了。」佾雲微微一笑,牽過天晴的手便道:「告辭。」

眼見兩個人這樣就走了,一線生半晌後捨不得似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好友。」素還真揶揄地問:「琉璃仙境本來就總有人來來去去,這麼多次了,你還是會捨不得嗎?」

「慣了也還是會捨不得啊!」一線生白了他一眼,一邊把一些雜物收了收往後面走去還一邊念著,「我又不像你……

看著他越走越遠還一邊咕噥,素還真無辜似的捧起香茗對葉小釵道:「我真的很無情嗎?」他只是覺得只要活著就有機會見面,無須感傷罷了。

葉小釵搖了搖頭,唇瓣微動。

「耶?小釵說我多情?」他聞言笑了笑,「你把素某看得太好了,難怪旁人都說你是被我騙了。」

葉小釵無言,只是蹙眉看著他。

「欸~事實如此呀,你何必生氣?」素還真為他將茶斟滿八分,笑意盈盈地,「其實旁人怎麼說也無謂,至少你我都是照著自己的本心,比起門口那明知自己心意還走來走去的人好多了不是嗎?」

身邊的人即使來來去去,但還有他,會一直陪在自己身邊。

就因為蓮的孤高,才顯出葉支撐的重要。

 

接近的腳步聲,令兀自在門口踱步的黑衣人抬起頭一看,一時怔了。

耳畔的聲音霎時消失,他聽見自己因為屏息而加驟的心跳聲,眼神更是直盯著那白色身影不放。

眼前走來的人,一抹淺笑掛於唇畔盈盈,清明的眼神裡有幾分雀躍,眉型帶著幾分高傲的揚起,顯得有些任性。

半花容──極像風雲雨電初識時的半花容,少了算計似的心機,且笑中毫無任何因愛而顯的淒厲苦楚,又更多了些純真。

然而,他的眼神卻是依賴地看著身邊的佾雲,而不是自己。

雖然明白佾雲說的道理,所以才會在分別一個月後躊躇腳步;但直到現在目睹,他才又更加體悟。

眼前的人叫做天晴,不是『半花容』。

瀟瀟心中不由一慟。『半花容』早已經不在了……無論如何,他面對自己時如飛蛾撲火般的無悔情深,是永遠都回不來了。

那麼自己呢?愛的是半花容,抑或是天晴?

這一個月來,從來不怎麼動腦筋思考的他認真思索起自己情感上的問題,卻發覺越是想越是無解。

走到門前,佾雲看見的便是瀟瀟眼神直盯著自己身旁人不放,彷彿眼中根本沒有其他人事物的存在一般。

他心中覺得好笑。兄弟多年,他明白瀟瀟是一個不怎麼愛動腦筋思考繁雜問題的人,他的情感直接簡單,性子有些陰鬱但愛恨過於分明,所以不懂轉圜,常常讓人覺得固執、冥頑不靈。

這樣一個人一但決定鑽進去思考起來,卻又太過於頑拗認真,就連事實明擺在眼前也會渾然不覺。

過與不及,都不是好事。

輕咳一聲,佾雲提醒著眼前人回神──因為身畔的天晴已經被他盯得閃到自己身後躲起來了。

瀟瀟頓時回神,皺起眉看著打斷他的人,「你要帶他去哪裡?」

「回十分秋悟。」看他神色一轉為冰冷,佾雲又說道:「他身子已經好了,當然不必要一直留在琉璃仙境。」

「你不能帶走他。」眉頭皺得更緊。

「我不能帶走他?」他淡然一笑,帶著幾許明知故問,「為什麼呢?」

「因為他是──」他是我的!

心裡這麼想,卻發覺無法像以往理直氣壯蠻橫地說出口。

他知道半花容會跟著自己走,但是天晴呢?他愛的人……是佾雲嗎?

會猶豫了,好現象。佾雲微微一笑,「因為什麼呢?瀟瀟。」

「佾雲,你到底想做什麼?」他不耐地道。

「瀟瀟,這句話該我問你。」眸光微閃,他沉穩的低聲道:「這一個月的時間你想清楚了嗎?你要的人究竟是半花容還是天晴?你愛的人,是誰呢?」

瀟瀟沉默著,胸口起伏不定。

「若你依然給不出答案,那麼很抱歉。」佾雲手臂一攬,將人兒佔有地擁入懷中,「天晴將屬於佾雲,而你,就繼續眈溺於過往吧!請!」話落,轉身就走。

「佾雲!!」瀟瀟發出低怒的吼聲,身形一閃攔住了兩人的去路,「別逼我動手!」

天晴蹙起眉,有些不快地靠向佾雲。

他還是不喜歡……雖然說瀟瀟是佾雲的兄弟,但是,他不喜歡他這樣。

「佾雲也非好鬥之人。」佾雲伸手安撫了下身邊的人兒,轉頭又道:「只是這份感情既然如此不確定,放手了對你對他都好。」

「不行!」怒意傳遍周身揚起氣流,掃起腳邊落葉飛旋,天色緊接著陰霾。

「瀟瀟!你會嚇到他,別忘了他現在只是個普通人。」

簡單一句話,讓瀟瀟周身氣流霎時收下,卻隱隱升起一種悲苦的絕望。

不能動武,無法讓他看自己,那要怎樣才能得回他?難道他只能被遺留,懷抱往昔?

不能如此!怎可以如此!?

「要怎樣你才不帶他走?」他沉聲低問,雙肩卻頹喪似的微微下垂。

「告訴我你的答案。」言下之意,沒有答案,也沒有任何存留的可能!

瀟瀟身軀一震,思緒翻騰起來。

愛他嗎?眼前這個人……看著他的時候,眼底是誰?愛的是誰?

兩個名字在腦海中重複交替,心思雖不決,但看著那白髮人兒的目光,卻是盈滿了熱燙,看得天晴心頭發起熱來,轉開眼去。

……我不管他是半花容,還是天晴。」他終於深深地吸了口氣,目光坦蕩而無畏的開了口,「瀟瀟愛著他──這答案你滿意嗎?」

他的話,雖然仍是那樣霸道,但語氣再非以往認定他只屬於自己的頑固蠻橫,而似是真正的體會了。

佾雲聞言笑開,帶著些寬慰,也帶了釋然與輕慨。

他累人的兄弟們哪,為什麼每個都要他這麼花功夫呢?

「天晴,你可願意讓瀟瀟到十分秋悟拜訪?」眼眸一轉,他看著身邊的人問道。

天晴怔了怔,看了眼瀟瀟後不自在地轉開眼。

他不知道佾雲為什麼要問他……但想起佾雲說過的話,又想到其實瀟瀟對自己也不是那麼不好,便在猶豫半晌後點頭。

「既然如此,十分秋悟隨時掃榻相迎。」

淡然瀟灑的一句話後,金黃秋色帶著雪白身影消失在琉璃仙境之外,隨後半晌,一個黑影也隨之跟上。

隨在佾雲身邊的天晴察覺了他的跟隨,不由自主回眸一瞥之後又迅速地轉回頭,彷彿不敢再看他火熱的目光。

瀟瀟沒有逼近,只是淡淡地,笑了。

多少仇怨、過往仍歷歷在目,但在會失去他的前提下,已經不再重要。

心騙不了。即使愛恨流轉、情緣起滅,及至此時他終於能夠坦然說出口,無論天晴與半花容,自己是愛著這個人。

心意不再動搖,他會持續守候、追逐,等待著那人兒願意看自己。

等他回到自己懷抱的一刻,或許,身為雷霆的他也能完全的體會到雨過天晴的美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