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雨過天晴4(瀟雨花淚II)

佾雲沒有敲門,直接推門而入。

聽見他來,瀟瀟只回眸冷睨他一眼,便又將眼神放回天晴臉上。

「我一直不明白,為何你能夠放下對他的仇怨。」靜默中,他突然地開了口。

佾雲向來多情、多慮,所以優柔寡斷,他以為除了自己,佾雲該當是最無法原諒半花容的人。

然而在與半花容決戰之後,他似乎變得堅毅了許多。

「我只認為當初之事,我、你、 暴風 君與半花容,各該負些責任。」佾雲站了過來,與他一同看著床上沉睡的人兒,「當日一戰,我已將恩怨盡了,你呢?折磨了半花容一年餘,令他還情還命之後,你心底的恩怨可了了嗎?」

隱約地,他想起了當初在無夢樓的風雲雨電同聚時曾是如此盡歡,而今煙消雲散。

他逃避了白如霜的情, 暴風 君愛上了未婚妻以外的女子,瀟瀟為白如霜而與兄弟反目成仇……性子極端的半花容見兄弟如此、見所愛之人如此,自是恨怨。

「了了恩怨,也挽回不了什麼。」即使有愛,想起當初心愛女子之死,仍是痛怨。

「正因為無法挽回什麼,所以更不該再失去了不是?」佾雲平靜地說道:「瀟瀟,半花容與你,都因為專情而顯得無情,因為你們眼底只容得下所愛之人,對他人無視、更不重視。若說半花容殺人無數,你也不遑多讓,然而受到指摘的只有半花容一人,這對他何嘗公平?」

瀟瀟沒有回答,冰涼的唇在天晴額上一印,起身便要離開。

「瀟瀟,」推開門的一瞬,佾雲在他身後開了口:「但願一個月後再見,你已經完全釐清一切。」

瀟瀟身形一頓,迅速消失在門外。

 

離開了琉璃仙境,瀟瀟身形倏動,卻是回到了雨風飄搖之外。

大小落石坍塌掩埋了生活多年的洞口,四周景色一片蒼枯荒涼,早不再是往常風雨不斷的濕冷模樣。

手撫上冰冷的岩石,他腦中回想的是以往的種種──如霜、天女……以及半花容。

如霜的喜悅、傷心,自在的溫柔、關懷,他都能記得很清楚,只是想不起來,每一次到雨風飄搖來探自己的半花容,除了那故做煙媚的笑外還有什麼?

每一回自己轉身背對,半花容總有須臾的沉默,就像是為了專注的看自己一般。那時的他眼底是什麼?心底又在想什麼?

他不知道,因為他的眼底只看見如霜跟自在,從不去理會身後。而現在即使想問又如何?早已沒人可以回答他。

印象最深的,竟還是他全身染血地在自己臂彎中,閉上眼前露出的最後淒絕笑容。

『瀟瀟…下輩子……我不想再遇見你,愛情我也不要了……』

『下輩子我會把你忘了,把這些癡纏就留在這輩子……』

蒼白的臉龐,溢血的唇角,含笑著說出他的放棄。

說到做到,『天晴』對他的厭惡躲避,是否在實現『半花容』的遺言?

冷哼一聲掩去心臟的痛,瀟瀟掌心發出一道勁氣震碎了掌下岩石,化身為紫色的光點往自己居住了一整年的小屋飛去。

一個月……一個月的分別,究竟能有何改變?

 

時日匆匆,半月餘已過。

聽從素還真吩咐專心靜養的天晴,在無任何『干擾』之下亦漸漸痊癒,雖然無法說像以前一般健康,但至少已經可以活蹦亂跳。

他徹徹底底的,成為了一個普通人。

身與心相連,瀟瀟影響了他的心,當然對他的健康有相當程度的危害。隨著瀟瀟不再追逐,他氣色漸佳,卻也有越多的疑惑。

身子未痊癒前,他被吩咐著不能想太多、不能做太多,所以從未去多深入想過瀟瀟所說的一切;而現在看著佾雲,他的疑惑卻是越來越多。

生來心思纖細如髮,並不會因為失卻記憶就失去了這份本能。

「佾雲,我以前會武嗎?」

看著寶貝地拭著劍的佾雲,他如此問道。

「怎麼如此問?」佾雲瞧了他一眼,手腕一翻一轉收劍回鞘,劍鋒流暢轉處,盈如秋水三分。

「因為你們都會。」他怔怔看著入鞘的劍,仍是覺得佾雲的劍,很美,即使入鞘,也彷彿是與佾雲一般的金黃秋色。

「過去已過,你認為現在這樣不好嗎?」

「我……我也不明白。」天晴眼睫垂了下,有些迷茫疑惑,「只是,我不知道我要做些什麼?」

他就是這樣而已嗎?待在琉璃仙境,然後跟佾雲在一起,被佾雲保護著?

他喜歡佾雲,也喜歡這裡,但是為什麼,覺得失落了什麼一般?

「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佾雲明白地溫言道。

以往的半花容有目標,從成為天下第一人到追逐瀟瀟的情愛,他一直有一個追逐的對象,有一份野心在。

即使旁人看來的半花容是如此瘋狂、冷血、悖逆倫常,但他眼裡的半花容就像是火,能夠無視於旁人,為了自己所要的痴狂地燃燒。

火滅了,即使再起,也沒了能燃燒的東西。

從頭開始摸索的困惑,他能明白。

「如果,我想學你的劍呢?」

「刀劍無眼,容易傷人。」

「我以前可曾用劍?」對於劍,他總有一種熟悉感。

……是,你以前使的是劍。」佾雲淡淡說道:「只是,你現在已經不適合動武了。」

更何況,那血色一般的劍法,現在的天晴已然不適用。

天晴聞言靜默了一下。怎麼想,他都想不出來以往的自己是如何的武功高強,更想不出自己曾經愛過誰,他只知道醒過來的自己,身邊陪伴的是溫柔的佾雲。

總是包容著自己的佾雲。

「佾雲……

「嗯?」

「我失去的東西,很多嗎?」不然為何,會覺得失落?

佾雲沉默了一會兒,才看著他道:「有些東西,失去了比較好。」就像是傷心,與傷人傷己的情愛。

「我不懂你的意思。」他嘆了口氣後習慣地傾過身,閉上眼賴在他的膝上,「佾雲,喜歡我嗎?」

「嗯。」手指一如以往,溫柔地撥撫著白髮。

雖然無法愛他,然而,他已經更能用一種包容,去面對天晴。

「我也喜歡佾雲。」在他身邊,總是感覺安祥、寧靜,什麼都不必擔心,因為佾雲不會害他。

這樣就好了,他不要再多想。

……那麼,瀟瀟呢?」

膝上的身軀明顯震動了下,才悶悶地說:「我討厭他。」

「為什麼?」

「討厭就是討厭。」他坐起身固執地道。

佾雲忍不住笑,有耐性地問,「瀟瀟有哪裡對你不好嗎?」要讓瀟瀟聽見天晴這麼說,那又得陰天了。

「我討厭他追著我。」

「但他後來已經沒有追著你,對你也很好,但你還是討厭他?」

一提醒,天晴的神色有了些疑惑,納悶了半晌,「我不知道。」要真想起來,瀟瀟除了一開始總是一直要碰自己以外,想不出來有哪裡不好。

「如果不討厭,能否試著對他好點?」佾雲說著,試圖藏起眼裡的笑意正色道:「不提從前,你想想他喜歡你,卻總是被你這樣討厭,很可憐。」

很可憐?他偏著頭,蹙眉想了想,「……我一定要對他好嗎?」

「瀟瀟畢竟是我的結拜兄弟,不喜歡他沒關係,至少不要對他像仇人。」他頓了一頓,又道:「他跟你,應該沒有冤仇不是?」

整他太久,也該是時候給些助力了。

「是沒有……但為什麼他總是說我以前很愛他?我明明喜歡的是你。」他最不懂的是這一點,他不知道這麼討厭瀟瀟的自己,以前怎麼可能愛他。

「這個,等你跟他接近後,慢慢的會懂。」佾雲說著微微一笑。

他會慢慢懂,喜歡與愛,畢竟不相同。

「但是──」

「不說這個,一線生點心該做好了,你不去嗎?素還真是不會留給你的喔!」

「啊~!」天晴眼眸圓睜,跳下椅子就往後院跑。

佾雲悠悠閒閒地隨在他身後,嘴角揚起一抹若有所思的笑。

瀟瀟啊,機會給你了,造化如何,但看你自己的選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