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雨過天晴2(瀟雨花淚II)

迴廊數折,瀟瀟見到葉小釵關上門出來,身邊卻沒那人兒。

「葉小釵,他人呢?」

葉小釵彎身,在地上寫了個字──睡。

瀟瀟點點頭欲走,卻被葉小釵啊的一聲喚住,回頭見他在地上又寫了字。

『謝謝你保護天女跟孩子。』他一直想說,只是沒機會。

「不必,瀟瀟向來做事憑自己高興。」他冷冷地答。殺人、救人都是隨性所致,不需理由,也不需要人謝。

葉小釵點點頭,微微一笑轉身要走,卻換做瀟瀟喚住了他。

「葉小釵,你不恨半花容嗎?」

『江湖仇怨不需久留心頭。』他知道瀟瀟問這話的意義,搖了搖頭迅速寫道:『人既死,一切勾銷。』

江湖上,由同伴變敵人、或由敵人變同伴者,多不勝數。

對敵人可以狠下殺手,他與瀟瀟也曾拼過生死,然而現在依然可以面對面談話;半花容曾救過自己,雖是有目的,然而恩怨交纏,真要算也無從算起。

「但他還活著。」為何每個人都是如此,除了自己。

『半花容有恩怨,但天晴無。』寫完,葉小釵起身頷首示意後,就離去了。

瀟瀟靜靜的立在當地,似乎在思忖什麼,半晌後轉過身推開房門,走向床上恬睡著的白髮人兒。

在床側坐下,自己的一身黑,顯得白色更加純淨、亦脆弱。

「半花容……」他伸出手臂,輕輕地把人抱入懷裡。

手指,從蒼白的臉龐輕劃過,滑落白髮掬起。從前那烏黑與酒紅參雜的艷絕髮色早已不見,若告訴他人眼前這人就是半花容,世上可有人相信?

他明明是半花容,卻又不是半花容。

但,對半花容,他有恨亦有愛,所以愛恨交纏難分,難以分辨……他看著眼前這人,卻沒有感受到恨。

是不是,就是這樣的簡單?

「佾雲……?」天晴眼睫輕輕煽動,眼眸半瞇,神色迷濛的喚。

佾、雲!?瀟瀟霎時臉色森冷。可惡,佾雲竟然有抱著他睡過!

「我不是佾雲!」他壓抑地低聲怒道。

……小釵?」

小、釵!!竟然連葉小釵都──瀟瀟只覺得自己青筋暴露,全身電流差點就要轟出之時,卻因為那人兒挨上了自己胸膛而登時電流消散。

「不對……小釵不會說話。」他呢噥地說著打了個喝欠,手圈住瀟瀟的腰眼睛又閉上了。

依賴的體溫令瀟瀟怔了一下……不是沒有抱過半花容,但是,他有這麼溫暖嗎?暖得,像是沁入了心底。

手臂束緊,他低下頭,低聲地附在他耳邊,「瀟瀟。」

……」懷裡的人動了動。

「叫我瀟瀟。」他繼續慫恿地道,以一種從沒有過的眷寵心情。

「唔瀟瀟……」睡眠受到打擾的天晴蹙起了眉,不怎麼愉快的嘟噥,「我要睡……好吵……

一抹笑意從唇角逸出,眼底的柔,散開了總是與雷霆相伴的陰霾。

 

「佾雲?」

雪白的人兒,繞過重重迴廊,疑惑地呼喚著。

整個琉璃仙境空蕩蕩的,除了鳥語花香,竟沒有任何人的聲息。

「小釵?」他再度地呼喚尋覓,推開一扇又一扇的門扉,依然沒有見到任何人影。

……素還真?……素還真、一線生,你們在不在?」他有些急了,但腳步急踏,雙眼四處地瞧,仍是沒瞧見任何人影。

天晴兀自的尋找著人,沒有察覺到身後一個黑影如影隨形,輕巧的躡著他的腳步,似是跟隨、又似是守護。

他一雙犀利的眼眸盯著雪白人兒的一舉一動,看著他不停呼喚那四人,就禁不住想他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呼喚自己。

今日一早,素還真與葉小釵就離開琉璃仙境去辦事情,要明日方回,所以他要求佾雲跟一線生也暫時離開琉璃仙境,讓他跟半──跟天晴獨處一日。

佾雲答允了,但除了要瀟瀟盡責照顧外還提出兩個條件。

一個是,若非天晴願意,瀟瀟不可以碰觸他;二則是,除非天晴呼喚了他的名字,不然他不可以出現。

瀟瀟想起前幾日,一雙眉深蹙。

那一日,他明明安安穩穩在自己懷裡睡,可是一醒來就張牙舞爪,推開他跳下床奔去找佾雲;那剛睡醒衣衫不整又慌張的模樣,令亭中泡茶品茗的四人同時用眼神質問他──『你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他根本什麼都沒做!他當時哼了聲一句解釋都沒說,瞪了一眼那故做親暱地抱住天晴的佾雲,然後就轉身離開。

他依然想不透,亦不能接受那以往愛自己愛得不擇手段、甚至可以什麼都不要的人,現在卻將自己當成毒蛇猛獸,避之唯恐不及。

「為什麼沒有人在……」天晴欲哭似的低喃勾回了他的思緒,看著他坐在地上泫然欲泣的模樣,瀟瀟腳步一踏就想上前,然而一想到答允了佾雲的事情,卻又硬生生將腳步收了回來。

瀟瀟握緊了拳,按耐著心中交織的各種激烈情感。

在他的心裡自己真當那麼不重要?連存在都被忘了?

「佾雲、小釵……素還真……一線生…………」眼前額上都已經滲出汗水的人兒近乎沒有氣力地呼喚,一雙眼裡的淚珠險些就要滾滾掉落出來了。

為什麼沒有人?不要,他不喜歡孤單,不喜歡一個人……一個人的時候,就好像要被什麼給吞噬了一般,好可怕……

腦中驟然想起一個黑色的人影,天晴咬了下唇,近乎不抱希望地低喃,「……瀟瀟……

話才說完,一個黑影像是期盼已久地迅速地出現在他身邊。

「瀟瀟!」他抬頭驚喜地瞠大眼,沒有多加思索就撲了過去緊緊抱住來人,委屈地哭了出來,「人都不見了……

正因為他的主動接近而心頭一喜的瀟瀟,聽見這句話臉色又沉了下來。

原來……這小子不把自己當人!

皺眉,然而依賴在懷裡的溫熱讓他遲疑了一下,仍是抬手放上了雪白的髮頂,順著髮笨拙地撫著。

可才半晌,懷裡的人猛然推開他並退開了數步,一張殘有淚痕的臉龐上盡是驚疑不定的神色。

瀟瀟停頓在半空的手握拳放下,倏然轉過身就要離開。

天晴遲疑了一會兒,追了上去,「你要去哪裡?」

……廚房。」他回答著,頓了一頓迴身伸出手,「要來嗎?」

天晴怔怔地看著他,又看著他的手掌,臉上不斷閃過猶豫、遲疑、畏怯,很顯然的並不想跟他接近。

得不到回應的手再度放下,瀟瀟暗嘆了口氣又轉過身要離去,天晴立刻一驚地緊抓住他的衣角不放,「我跟你去!」

瀟瀟怔了下低頭看著他抓緊不放的手,突然覺得,這,或許也算是有了進展吧?

「來吧。」沒再要求他伸出手,他放緩了步伐,引著他向後走去。

琉璃仙境裡,只見到雪白的人影緊跟著黑色的影子;一雙手,還像怕弄丟似地緊抓著黑色的衣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