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風流千古˙一時人物
關於部落格
關門中...(閉關or被關?)
  • 1012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霹靂】雨過天晴1(瀟雨花淚II)

晴空朗朗、醺風送暖,琉璃仙境的蓮池裡朵朵白蓮隨風輕擺,搖曳散發著蓮香。

池上亭中,石桌上的棋盤錯落著黑白子,而一襲素灰道袍的青年正兀自閉眼冥思,衣袂飄飄、雪白髮絲微揚,一派仙風道骨,宛若不沾塵煙的摘世仙人。

從高雅的外貌,及那攢髮的蓮冠與青釵一瞧,憑誰都知道這就是琉璃仙境的主人──號稱掌握文武半邊天的清香白蓮,素還真。

輕噫一聲,他張開眼瞼,手指捻起黑子正要落盤,卻驟聞平地一聲雷起而停手。

唉,每三五時辰打一次雷,有時還會下雨!他這堪稱人間仙境的琉璃仙境,最近還真是天氣多變化。

素還真輕嘆一聲,將黑子放下後轉過頭,瞪著那金髮飄逸、一身白衣俊逸走來的人。

「佾雲,十分秋悟,想必天氣不錯吧?」

好個佾雲哪,說什麼十分秋悟種有許多珍貴的草藥,要是時時打雷下雨可就不好,然後就成天回十分秋悟,將兩個兄弟丟在我這琉璃仙境!

「腦中經書既可藏萬貫,琉璃仙境多住兩人,應是沒有大礙的吧?」佾雲在他面前坐落,拿出一捲白絹小心攤了開,現出一束含芳且猶沾水珠的深紫色草藥,「喏,這是今早方採下的紫龍草,可用來提煉護元丹藥。」

素還真望了一眼,沒有伸手接過地微笑,「如此珍貴之物,何不留著自用?」

「就當作是謝禮跟賠禮吧!更何況佾雲並非醫者,種植草藥只是興趣;給你,總比自己留著有用。」

「既是如此,素某卻之不恭。」

東西才剛剛包了起來,霎時又是平地一聲雷,眼看烏雲漸漸要湧了過來。兩人對望一眼,沒半晌果然見到葉小釵身負刀劍一臉困擾地走來。

素還真即使不問,也知道一定是因為『某兩人』又怎麼了,才會打斷了小釵調息冥思。

「坐吧!」他指著身旁的椅子便道:「這一次,又怎麼了?」

葉小釵臉龐微微側過去,以心語說了幾句話後,素還真也不禁莞爾。

「佾雲,你的兄弟身上,又有新傷了。」

新生的半花容,面對瀟瀟時潑辣得跟隻沒馴服的野貓沒兩樣。也所以,巴掌印、抓痕、指印,瀟瀟臉上的戰績,還真是一日比一日可觀。

整個琉璃仙境,唯一受益人大概就是管家一線生了,只不過他雖是看得津津有味,但也沒膽子大到敢在瀟瀟面前笑出來──瀟瀟的喜怒無常可是眾所週知,他可還想要命。

「佾雲!」人未到聲先到,一聲高喊後,一個雪白人影就這樣衝了過來躲進佾雲的懷裡,「你終於回來了!快帶我走!」

來的人不消說,自是那早已忘卻一切的半花容──沒了記憶、沒了前半生的愛恨糾纏,再非天下第一人、不是風雲雨電的雨,所以更不再眷戀那雷電。

他的名字叫做天晴──雨過,天晴。

「天晴。」看著含怒漸漸逼近的黑衣男子,佾雲微微一笑將人兒給摟了緊,『憐愛地』順著他的一頭白髮,「怎麼?你不喜歡琉璃仙境?」

至少『名義』上,他還是『情人』哪!

「不是,可是那個人──」

「佾雲!」另一聲低沉的怒喊,「放開半花容!」

亭中原有的三人抬眼,除了早已經看過的葉小釵還是神色平靜外,素還真跟佾雲的唇角都十分明顯地上揚了。

瀟瀟那張總是鬱鬱難解的冷竣臉龐上,現在貼著一個十分明顯的紅色巴掌印。

兩人抿著嘴唇忍住笑,總算知道為什麼一線生這麼愛泡茶吃點心順便看戲──因為,實在太有趣了!

「我不是半花容!」天晴先一步怒道,秀眸一瞪,反手將佾雲抱個死緊,「佾雲,我不要見到這個人,我們走吧!」

討厭!十分討厭這個老是一臉陰鬱地叫自己半花容的男人!而且他每次見到都要摟要抱的,還想親他,簡直跟採花賊沒兩樣!

還是佾雲好,溫柔又溫暖,讓人安心。

「但你身體還沒完全復原,你看,才跑一小段路嘴唇就泛白了。」一年多的折磨、以及那從鬼門關險險拉回來的生命,需要更多時間調養才有辦法恢復。

「可是──」

「我不懂醫,你還是留在這兒比較讓我放心。」佾雲一雙眼看向那唇角含笑、神態悠然想置身事外的琉璃仙境之主,「素還真,你說對不?」

「是啊,素某雖不才,但總比佾雲好。」暗箭報了一仇。

一旁的葉小釵睨了素還真一眼,暗自搖搖頭,讓素還真又是一笑。

看天晴抿著略為蒼白的唇不語,佾雲又道:「而且琉璃仙境有素還真、葉小釵跟一線生,難道你連他們也討厭?」

自動也故意的把瀟瀟排除在外,惹得瀟瀟怒目一瞪。

天晴搖搖頭,「我喜歡小釵。」除了佾雲外,他最喜歡的就是葉小釵。

直接的話聽得葉小釵俊臉微紅,啊了一聲,素還真便忍住笑代為開口:「小釵是說:謝謝你。」

唉,小釵的魅力總是比他這個清香白蓮來得大哪!

「佾──雲──!」完全被忽略的瀟瀟,全身怒意彷彿就要化成電流;同時,天色整個就陰暗了下來。

「瀟瀟,你的耐性越來越差了。」佾雲不愧是佾雲,俊美臉龐依然溫文儒雅。

「哼!」他冷哼一聲伸手就想要把人抓回來,然而卻被天晴張牙舞爪地拍開了,戒懼地抓緊佾雲的衣襟。

他不喜歡瀟瀟接近自己,除了討厭,也覺得可怕。

「天晴?」察覺他身子有細微的發抖,佾雲蹙起眉看向素還真。

素還真微微一頷首,轉頭道:「小釵,可否麻煩你去找一線生,請他準備茶跟點心送來?」頓了一頓,像突然想起似的,「順便帶天晴去吧,他該用藥了。」

葉小釵點點頭站起身,便帶著天晴去了。

 

「欲速則不達,瀟瀟,你該當明白。」挪開棋盤,素還真一順衣袖道。

再如此下去,兩人關係只會更加惡劣,他這琉璃仙境不就永無寧日?

「兩個月了。」瀟瀟沉聲地道,已覺得自己很有耐心。

「也才兩個月。」佾雲接了口。

「佾雲!」

「怎麼,我可有說錯?」他淡淡道,姿態依然高雅,「比起一年,兩個月,可長?」

瀟瀟深蹙眉頭,默然不語。而素還真瞧著兩人,並沒有打算插話,畢竟風雲雨電雖已消散,羈絆卻依舊存在,非外人可以插手。

「瀟瀟,我告訴過你『半花容』已死,他的名字叫天晴,不再有雨,當然也不再跟雷電相伴。」

「他明明就是半花容。」瀟瀟依舊執拗地冷道。

他是半花容,所以他應該要愛自己,也該是自己的!

「你依然看不破,是嗎?」佾雲的口吻,似乎稍稍動了氣,「就如當初你明知自在天女跟如霜不同,卻仍拘泥於外表的迷障!」

滿口說重新開始,心卻突破不了以往的執迷,這究竟有何差別呢?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你──!」被戳中了舊傷,瀟瀟禁不住色變。

「瀟瀟,失去的東西是回不來的。『半花容』已然死了,他償了一切愛恨情仇的債,走了!」佾雲無視於他的神情,稜利地說:「天晴的個性,雖然是最單純時的『半花容』,但即使天晴愛上你……即使他會比『半花容』更加愛你,你也追不回以往的『半花容』!」

「你始終無法忘記『半花容』所做的一切,又如何重新開始?」佾雲漸漸放緩了口氣改以勸導似的道:「想清楚吧,除非你接受了天晴,否則,你只是在重蹈覆轍。」

眼眸微瞇,瀟瀟又是一聲冷哼,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聽進就轉身打算離開。

「瀟瀟,有一事,素某必須提醒你。」看著他欲離去的背影,素還真不徐不緩地開了口:「天晴的身體需要靜心調養,他經不起你一再地逼迫驚嚇。」

瀟瀟停下了腳步,不悅地道:「我不曾驚嚇他。」

「但是,他怕你。」

他驟然回過頭,眉峰怒揚,「什麼意思!?」

怕?半花容怎可能怕他?過往風雲雨電時,也只有他敢在自己發怒時接近,如此大膽的他,現在卻怕自己!?

「也許,是直覺。」素還真亦是從容不迫,「人,但憑一心,也許他的心直覺地知道你給予他的影響,怕,也是理所當然。更何況你一昧地只想抓住天晴,他只是會怕上加怕,越來越厭惡你。」

瀟瀟本身就冷硬,加上那張臉上的表情總是鬱鬱森冷,彷彿不曾開心、隨時都會發怒一般。別說記憶一片空白的天晴了,一線生也不敢太接近瀟瀟,就怕不小心惹怒了他被雷劈死。

「素某言盡於此,如何做,就看你自己了。」不過為了他琉璃仙境的安寧,還是趕快的好。

瀟瀟不說話,深蹙眉頭地迅速走了;而方向,自然是葉小釵與天晴離開的方向。

「唉唷~!」半晌,不遠處傳來一聲哀嚎,「走路也要看路……啊,沒事沒事,瀟瀟你走你的。」

沒過一會兒,一線生捧著茶具來了,還一臉的哀怨。

「好友沒事吧?」素還真笑問。

「素還真哪,那個瀟瀟什麼時候才會走啊?」他一邊安置茶具,一邊咕咕噥噥的抱怨著,「東西險險摔破了,你們這些人,一點都不尊敬老人家。」

「真是抱歉了,一線生。」佾雲似歉然地道。

「啊,沒啦、沒什麼,我也習慣了,反正琉璃仙境老是有人來來去去。」一碰到這樣好聲好氣說話的人,一線生就沒輒──所以才老是被素還真指使。

「小釵呢?」素還真問道。

「他陪天晴。」一線生叫天晴叫得比任何人都順口,只因為他根本不認識『半花容』,所以即使知道了一切,也從沒有把單純任性的天晴跟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半花容想在一起。

「那麼,就來泡茶吧!」素還真微笑,比了個請的手勢,「有勞你了,好友。」

「好好好……明明自己很會,可卻老是把我當茶僮。」抱怨歸抱怨,手還是勤勞的泡起茶來。

看著亭子外漸漸散開的陰霾,素還真與佾雲相視微微一笑。

欸~烏雲離開這裡了,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